石斛窝

“霍山石斛”被冠“天价”恶名,如何应对市场乱象?

      编辑:石斛       来源:石斛窝
 

今年“十一”黄金周,48岁的攀枝花人彭女士去云南游玩,在香格里拉一家商场以20元1克的售价,花了18200元买了910克“霍山米斛”。虽然此事以卖方全额退款而告终,却也让霍山石斛冠上了“天价”的恶名。

霍山石斛至少3年才能采收,这么长的养殖周期,剖去人工等生产成本,150元以下也没有多少利润空间,市场上20元1克的怎么可能是真正的霍山石斛?”该县石斛办主任李名海忍不住为霍山石斛“抱不平”。

发展势头良好,市场乱象堪忧

2009年,“中国石斛之乡”霍山县开始把石斛作为特色农业主导产业来抓,设立专项资金,加大对霍山石斛的开发力度,做大做强产业,鼓励规模种植,积极推行“政府引导,龙头带动,市场运作”的产业发展模式,通过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实现霍山石斛的品种化栽培、规模化生产、标准化管理和集约化经营,让石斛产业走上了产业化发展道路。

然而,在礼品市场的恶意炒作下,石斛价位曾经一路飚升,礼品市场的冷落又导致石斛价格跳水。受利益驱使,很多不良药商也有意混淆“霍山石斛”的概念,收购外地其他品种的石斛,甚至是黄草、大黄草、草根等,经烘烤、定型加工后,冒充“霍山石斛”流入市场。面对真假难辨的石斛产品、雾里看花的价格差距,普通消费者缺乏有效的鉴别标准而无所适从。这些难解的市场乱象,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极大地侵害了消费者权益,也损毁了霍山石斛的声誉。

5.jpg



“市场就是一面镜子,乱象恰恰暴露出我们霍山石斛的基础性研究,特别是系列标准研制严重滞后,继而影响到产品鉴定、品牌保护、市场流通等多个环节。”李名海分析道。

规范行业标准,破除市场乱象

“今天的石斛产业亟需要做的是制订并严格执行产业规则,规范生产和流通环节,现在的市场乱象无法可依,仅靠行业自律、商家良心和道德约束是远远不够的,也不符合现代市场生存法则。”该县石斛办副主任、工程师杨立勇说。

为进一步规范行业标准,该县与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研制霍山石斛真伪鉴别、质量等级、种子种苗等5个国家标准。到2015年末,《霍山石斛栽培技术规程》、《霍山石斛种子生产技术规程》、《霍山石斛枫斗加工技术规程》等3个安徽省标准向社会发布,《霍山石斛栽培技术规程》、《霍山石斛种苗繁育技术规程》等两个行业标准发布,另有4个省级地方标准、一个行业标准获批立项。

目前,该县正在与中科院云计算中心合作,开发霍山石斛溯源认证系统。“到那时候,您买任何一款霍山石斛产品,都可以通过微信二维码扫瞄技术,及时、准确、方便地查找到该产品的具体产地、生产日期,药效含量等身份信息,让消费者买得明白、用得放心。”李名海主任肯定地说。

扩大种植规模,延伸产业链条

只有做大做强自身,才有能力主导市场良性发展。2014年,霍山县提出了《霍山石斛产业发展规划(2014~2020年)》,规划了霍山石斛产业发展的总体思路、目标和原则,明确了产业发展的定位、重点和布局。其总体目标是,到2020年,全县种植基地规模达到1万亩,深加工企业3家以上,开发精加工产品3至5个,形成“百里长廊,千亩园区,万亩基地,百亿产值”的格局。

为此,该县整合项目资金,大力扶持基地建设,夯实发展基础。对新栽霍山石斛每平方米最高补助200元,每年安排不少于500万元的专项资金用于石斛产业,极大地调动了企业和农户的种植积极性。

2015年末,全县石斛基地占地总面积达到5000亩,年产枫斗约1万公斤,产值10亿元,是“十一五”末的30余倍;石斛种苗组培能力达到700万瓶,可年产种苗3.5亿株,产值1.5亿元,是“十一五”末的10余倍。

全县现拥有石斛产业协会一家,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50多家,其中市级示范合作社6家。长冲、天下泽雨、九仙尊、五峰山、白马尖等公司成为引领霍山石斛产业的五大龙头,共开发括石斛浸膏、颗粒、胶囊、含片等新产品10余种,大力发展精深加工,延伸产业链条,推动产业集聚。

2015年9月30日,霍山县政府与中国药材公司签订霍山石斛产业化协议,组建新公司中国中药(霍山)石斛科技有限公司,将高桥湾现代产业园作为生产基地,斥资3个亿共同打造霍山石斛产业化项目,经营范围为石斛等中药材种苗的培育、种植、购销、深加工和技术咨询服务,以及石斛的中药草、中成药的研发与销售。

“等市场规范后,我们可望成为中国霍山石斛全产业链的领航者,加大深加工领域的研究,改变目前霍山石斛只能作为高档药材出售的局面,开发一系列平易近人的保健产品,让霍山石斛这株‘中华仙草’也能入得寻常百姓家。”中国中药(霍山)石斛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孙大学满怀信心地说。(特约通讯员 陈波 来源皖西日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