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斛窝

铁皮石斛遭爆炒,云南浙江价格天渊之别

      编辑:石斛       来源:石斛窝
 

本报记者 钟文

又到每年铁皮石斛的采割期,对于指望今年能够卖个好价钱的许多云南种植户来说,这个愿望恐怕又要落空了。

“今年的报价只有每公斤170—200元,有的种植户可能连本都捞不回。”云南红河州一位种植户忧心忡忡地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以往高峰时每公斤都可以卖到上千元。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远在云南千里之外的浙江省,铁皮石斛鲜条每公斤依然需要上千元。

价格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这是为什么?

利润丰厚,浙商进军云南

铁皮石斛是传统名贵珍稀药材,居“中华九大仙草”之首。中国对铁皮石斛的使用和研究已有2000多年历史,20世纪80年代中期,浙江天台县的“赤脚医生”陈立钻开始进行铁皮石斛人工繁育栽培的试验研究,开启了人工培植铁皮石斛的先河。陈的浙江天皇药业有限公司后来成为国内最大的铁皮石斛企业之一。

进入21世纪,随着生物科技的发展、人工栽培技术的成熟运用,铁皮石斛的产业化进入发展期。浙江省中药材产业协会铁皮石斛分会副秘长何伯伟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浙江全省铁皮石斛种植基地已从2005年的2000余亩扩大到现在的20000亩,产值从2005年的4亿元上升至今年的35亿元。

浙江铁皮石斛商陈锋(化名)告诉记者,铁皮石斛产业的利润简直可以与鼎盛时期的房地产业相媲美。他说,按照每公斤铁皮石斛鲜条1000元、两年生每亩产鲜条200-300公斤计算,一亩地就可以达到20万-30万元,管理好的铁皮石斛一般可以连续采收4-5年,一亩地的总产值就可以达到100万元以上,而实际上在高峰时期,价格还不止千元一公斤。

由于产品价格高、利润大,许多企业纷纷投入这个产业。精明的浙江商人把目光投向了利于铁皮石斛生长的云南省,使得云南一时成为我国最大的铁皮石斛种植大省。

从2008年开始,仅用3年时间,云南石斛种植就一跃成为全国最大区,涉及云南全省的大部分州市,仅农业产值就接近50亿元。在红河州,就有几千农户加入到石斛的种植大军中来。

2012年12月,第六届中国石斛产业发展论坛在德宏芒市召开。会上通报,根据当年调查,全国石斛种植面积已经达到8万亩左右,其中云南有石斛4万亩,占据半壁江山。2013年7月,中国中药协会石斛专业委员会统计的数字显示,全国各类石斛种植面积12.56万亩,其中铁皮石斛约7万亩,云南占50%;紫皮石斛约1.5万亩,云南省占95%。

价格下跌,云浙相差数倍

云南红河群鑫石斛种植有限公司的沈先生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这几年铁皮石斛的价格是一路下跌。2009年、2010年高峰期,每公斤在千元以上,达到1200元每公斤,前年降到400多元一公斤,去年只有200多元,今年目前报价低到只有170—180元。还有一个月就可以收割了,估计价格最高也就200元。对于价格大幅波动,他认为,主要是产量高造成的。“物以稀为贵,东西少自然就珍贵,东西多了价格自然就下降了”。

云南铁皮石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段时间比去年同期略微涨了一点,鲜条每公斤200元左右,鲜条统货170元每公斤。他表示,春节过后价格可能还会下跌。

“我们这边还涨了一点。”浙江乐清市铁皮石斛产业协会副会长、温州岩圣源铁皮石斛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呈勇告诉记者,总体今年价格上涨了10%左右,铁皮石斛鲜条每公斤1000元,仿野生、种植在树上的要6000元一公斤。他说,相对于大棚里面2年生产量300公斤,树上种植的亩产只有100公斤,且三年才能采收。

云南石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价格基本和去年差不多,每公斤鲜条2500元。不过他强调,他们公司铁皮石斛是种在树皮上的。

记者进入一个铁皮石斛的QQ群,群里价格更是五花八门。但基本处于这样一个价格,铁皮石斛鲜条:云南产每公斤180元—260元之间,浙江产的也只要450元左右。

对于云浙价格如此大的差距,多位接受采访者都表示,主要是云南那边产量太大。吴呈勇告诉记者,云南那边日照长、温度高,铁皮石斛的生长快,产量也高。他曾去过云南的一个铁皮石斛种植基地,高的有将近180厘米,而浙江白昼的温差大,铁皮石斛生长慢,一般也就几寸,高的也就一尺左右。

浙江农林大学教授斯金平告诉记者,中国从古代开始就对中药材讲究道地药材,古代对于药材的种植也有浙江为上、广西为次、广东再次之说,说明浙江是最好的产地。但实际上,从含量成分来说,未必云南的就差。就像我们民间所说的土鸡蛋比普通鸡蛋好,但从蛋白含量来看,未必土鸡蛋就比普通鸡蛋的含量高。他表示,今年的价格还是上涨的,价格下降的大部分还是一些小散户。

无议价权,浙商掌握主动

“他们没有议价权。”斯金平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云南大部分铁皮石斛的种植大户都是浙江人或者是浙江人投资的,而全国80%以上的铁皮石斛的深加工都在浙江,采购的价格权都掌握在浙江人手上。

另外,斯金平认为,价格出现下滑,也有消费不足的原因。他说,全国铁皮石斛的消费群体60%以上来自浙江。关键要做好宣传,引导大家科学消费,这个行业远不是现在这个产值,完全可以做到100亿元、500亿元甚至1000亿元。目前,斯金平的团队服务对象已经遍布全国15个省市。

“没有深加工产业支撑是主要原因。”云南石斛科技产业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云南作为全国石斛第一大产地,至今没有一个像样的品牌产品。全省石斛企业已具备生产胶囊、茶、含片、酒等各类产品数十个,受国家保健食品严管政策限制,目前仅有个别产品拿到国家保健食品许可,但做得并不成功。

浙江知名品牌有上十家。何伯伟告诉记者,浙江有21家企业生产铁皮石斛类保健食品,以铁皮石斛为主要原料、经国家批准的保健食品品种有45个,占全国品种总数的69%,产品包括了颗粒剂、胶囊、片剂、口服液、浸膏、茶剂、饮料等多种剂型。

尽管如此,何伯伟也担心一些企业特别是原材料来自云南的企业的质量把控。他在调研文章《铁皮石斛生产基地信息体系建设和产业标准制订研究》上就指出:“浙江省企业在云南、广西等产区建立的基地管理缺乏统一的技术质量标准,其产品对我省及全国市场的冲击影响很大。”

“品质也是一个伪命题。”陈锋告诉记者,浙江一些知名品牌有的在云南种植成千上万亩铁皮石斛,有的企业的原材料就来自云南,最终这些在云南种植的铁皮石斛都拿到浙江加工,谁知道哪些是云南产的哪些是浙江产的?哪些用的是云南产的?含量怎么样?

对于消费者来说,最后只能认品牌、认广告了,谁的品牌知名度高、谁的广告做得大就买谁的。他说,因为没有真正的标准制约,最后大家都拼命地去打品牌,而忽视产品的真正内在品质。

何伯伟告诉记者,他们协会正在做好这样几件事:一是推行铁皮石斛生产基地信息体系建设,实行质量可追溯;二是组织实施省级地方标准《铁皮石斛生产技术规程》,推行标准化生产;三是参与铁皮石斛专项检查和产品质量抽检,促进品质提升。同时他们也在做好企业品牌建设和企业诚信建设。他希望全国有铁皮石斛产业的省都能去做好这几件事,共同把这个产业做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