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斛窝

什么是四勿?石斛的味道差异如此之大,黄一品令人神清

      编辑:石斛       来源:石斛窝
 

四勿

去年引种的两苗红花建兰“娇颜”迫不及待地开了,全无神采。苗未壮而放花,其花也弱。老子云:大器曼成。为兰为人皆不可揠苗助长,急于事功。

君荷

兰也好,人也罢,这辈子不过如此。脚踏实地,不论有无功与名;随缘自在,莫管是非雨或风。成功又怎样,无非一遭辛劳迎名誉名毁;无名便如何,不过几番闲看花落花开。自古万事皆如此,天下人与物,白云苍狗,遽遽过客。高雅如兰者挡不住欲望,也亏欠了这三分王香,直以恶相示人。遑论浊流中人如你我乎!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沉潜足下,终以修心为要;大开胸怀,方能立地成佛。

兰瓶红

石斛饮

晨起倦怠无神,想起昨日访客携赠川茶竹叶青,沏茶一饮,神清气爽。佳茗涤烦虑,诚不虚也。

黄一品

铁皮石斛花间一朵奇大,未曾见过此般,置于丛竹下,且与翠筠同芬。几片玫瑰石斛嫩叶偶断,乃作代茶饮,滋味酷似铁皮枫斗。遂折玫瑰石斛茎一节,入口咀嚼,竟是满嘴苦味难以忍受,赶紧再折铁皮石斛叶数片同嚼,清甜味道稍压苦涩。同为石斛,味差之大何以至此?

夜静,香生。容州荷仙如凤仪贵人,华美姿色更显佳绝;一盆梅瓣开得周正谨慎,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盗仙草

去岁初秋宿杭州灵隐寺,素喜寺中草木渊薮。禅房外有金桂数株,下布岩垒,几丛吉祥草于其间生机勃勃。征得管事僧之允,与母亲于雨中撑伞挖得吉祥草一丛,携回京城,与丛兰共养并置。

昔日所“盗仙草”,而今已盛开矣。忆上旬回杭,江南吉祥草尚未出花箭,此南北气候之异尔。因对此草,每怀故事,人生何待常安然。

黄一品

窗外的雷雨,窗前的兰竹。黄一品的梅花蓓蕾初绽,一株红花大叶寒兰反季节开花,他们的暖色让人愉悦。阴雨天,正合与此二花为伴。

黄一品亦川产建兰名梅,株型健朗,花色乳黄,瓣质嫩气骄人。黄梅碧叶,秀颀入云,赏之令人神清。又有红一品,黄红复色相参,花小而貌端,株型稍矮,亦名品也。建兰梅瓣,红、黄一品,黄、绿光登(蜀梅),可谓新“四大名旦”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