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斛窝

霍山石斛产业化发展现状与对策

      编辑:石斛       来源:石斛窝
 

霍山石斛产业化发展现状与对策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中医药产业的发展。2012 年国家中医药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积极推动中医药现代化产业基地建设,支持中药材种植(养殖)标准化、规模化、专业化、区域化生产”。安徽省随后出台了关于中药材产业化发展的意见,编制了中药材产业化“十二五”发展规划。国家和地方的一系列文件和规划均提出推进和扶持规模化、规范化的中药材种植基地建设,重点发展道地中药材种植,使中药产业有了长足发展。

2016 年 中 医 药 发 展 “ 十 三 五 ” 战 略 规 划 纲 要(2016- 2030)更是明确目标“到 2020 年,实现人人基本享有中医药服务,中医药产业成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之一”,为中药产业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推进中药产业建设必须理清其产业化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主要矛盾。中医药是我国的传统国粹,是具有比较优势的传统特色产业 。目前,我国中药产业现代化体系正在全面建立,但中药产业现代化发展速度仍然处于初等水平。究其原因在于中药产业现代化的自主创新力度不足。中药产业自主创新的争议和分歧主要表现为“继承与创新、传统与现代”的两对矛盾 。从理论角度来看,如传统中医药理论体系与现代医学的要求;从产业化角度来看,如“中药西化(制)”饱受争议,中药安全性检测评价体系尚未建立;从政策管理角度来看,传统保密处方与现代专利制度的冲突等。

中药产业品种繁杂,中草药的生长习性、药效、作用机制也千差万别。其中石斛产业化进程具有典型性,研究霍山石斛的产业化具有一定代表性。

霍山石斛(Dendrobium huoshanense)俗称米斛,是兰科石斛属多年生草本植物,主产于大别山区的安徽省霍山县 。由于其生长环境独特,繁殖困难,大多生长在云雾缭绕的悬崖峭壁、石缝隙间和参天古树上。安徽霍山特有石斛,野生资源己濒临绝迹,属药用石斛中的特级珍品,为国家重点保护的药用植物和名贵中药材。霍山石斛作为国务院颁布的珍稀中药保护品种之一,自古就被医家推崇为入药石斛中的珍品,因其自然资源稀少、入药效果良好而倍受医药界关注。在《本草纲目》《中华大药典》等医学典籍中对霍山石斛进行了详细记载及描述。现代研究表明, 霍山石斛含有石斛多糖、石斛碱、蛋白质以及人体所需的 20 种氨基酸等多种药用成分,具有生津益胃、抗肿瘤、抗白内障、抗氧化和降血糖等多种功效 。因此,霍山石斛享有“中华仙草之最”的美誉 。

1 霍山石斛产业化发展现状

1.1 霍山石斛中药农业现状

二十世纪初期,由于霍山石斛分布面积狭小,对环境要求高,野生产量极少,知名度过高,长期以来只采不种,加上过度采挖,导致霍山石斛物种濒临灭绝。

霍山石斛最初的种植方式为迁地保护下的野生变家种试验,即在发现野生石斛之后,根据发现地的环境,在异地进行模拟,以实现人工种植,所用繁殖方式为分株栽培与插播繁殖(即扦插),然而该方法繁殖系数低,繁殖效率慢,药材产量少 。随后开展使用种子进行试管苗的繁育,虽然试验成功,但一直未能实现规模化生产,而且种植方式依旧是模拟野生环境,生长速度极慢。

从二十世纪 70 年代开始,霍山石斛经过几代专家和药农的努力,积累了一定的种植经验,获得了一些技术成果,逐步实现霍山石斛从野生状态变为可人工栽培。1983 年霍山石斛实现了实验室内组培育苗技术突破,然而由于栽培技术的限制,霍山石斛濒危状态一直没能得到改善,长期处于异地保护与分株扩栽的阶段。直到 2010 年,实现了霍山石斛组培育苗产业化生产的突破,栽培技术也随着现代农业技术的应用而实现了突破,从而改变了霍山石斛的濒危状态,栽培规模也开始逐步发展。2011 年开始出现规模化种植,截至 2015 年底,霍山石斛在霍山县域内的种植面积已经达到了2000 亩,种植企业有 200 多家。

然而,目前霍山石斛大都采用公司加农户的运作方式,存在着农户分散种植,种苗参差不齐,管理标准不统一,管理不够规范,依据农户经验种植石斛,缺乏科学方法。从种源方面看,农户分散种植方式无法保证栽培中有无杂交变异,种源是否纯粹;从种苗繁育方面来看,目前种苗的繁育途径主要通过试管苗,所获得的试管苗有无变异和退化缺乏相应的跟踪监测标准 ;从栽培方面看,霍山石斛的栽培技术、管理、采收、质量、农残、重金属等都缺乏统一规范化的生产标准 。

1.2 霍山石斛中药工业现状

霍山石斛有着悠久的历史, 但对其较深入的研究却只有近二十年。目前,霍山石斛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快速繁殖和优化种植方面;霍山石斛应用主要还是石斛产品粗加工,如枫斗,对霍山石斛的药物开发和应用几乎空白 。

近几年,石斛类化学成分研究文献报道较多,主要是铁皮石斛、金钗石斛、环草石斛、玫瑰石斛、鼓槌石斛等,但有关霍山石斛的化学成分研究尚未见报道,人们只是通过其他药用石斛的化学成分来推断霍山石斛的化学成分 , 对其准确的化学成分组成知之甚少。

作为珍稀名贵中药,若在其多种药理活性物质作用基础尚不明确的情况下,随意选择入药品种,将严重影响其合理应用和发展,严重影响成品质量和患者用药安全。因此,对霍山石斛的化学成分进行更加深入细致的研究,同时配合多种生物学活性筛选体系,进一步分离一些新的天然活性成分,发现己知和未知化合物新的药理活性和药用价值,探索活性成分的作用机理与分子结构的构效关系,将是非常必要和有意义的。

目前,有关霍山石斛有效成分的研究还处于萌芽阶段,多数学者的研究仅局限于含量的测定,未见到有关霍山石斛化学成分和结构系统的研究报道 。化学成分研究的滞后导致药理作用的研究缺乏理论基础,影响了霍山石斛的产业化开发。因此,在加大霍山石斛资源储备,大力发展霍山石斛产业的同时,也要加快对霍山石斛理论研究步伐,为其产业化开发提供坚实的理论依据。

1.3 霍山石斛中药商业现状

随着全民健康意识不断增强,食品药品安全特别是原料质量保障问题受到全社会高度关注,中药材在中医药事业和健康服务业发展中的基础地位更加突出。霍山石斛作为石斛中最高档次保健品的品牌意识已深入人心,享誉国内外市场。目前,霍山石斛的售价高达 400 元/ 克以上,而其他类石斛每公斤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

许多地方都借助霍山石斛的品牌优势将其他石斛包装成霍山石斛、霍石斛、金霍斛推向市场,导致目前市场上乱、假、散的现象严重,缺乏规范化的市场监管体制 。再好的产品,名气有了,但是生产、经营乱了,产品质量假了,消费者不知如何辨别真假,产品质量好坏也无统一标准,最终这种产品的品牌会倒下,整个产业也将因失去市场而垮下来。

霍山石斛现主要以粗加工品枫斗为主,无石斛深加工产品,开发技术含量低,导致经济效益较差 [14] 。现有的地方加工企业也属于小作坊形式,融资渠道单一 ,缺乏产品研发能力,难以进行石斛深加工产品的研发,这都制约了石斛产业链的形成,阻碍了霍山石斛的产业化发展。

2 霍山石斛产业化生产对策

随着全民健康意识不断增强,食品药品安全特别是原料质量保障问题受到全社会高度关注,中药材在中医药事业和健康服务业发展中的基础地位更加突出。《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等相关政策、 《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2015- 2020 年)》《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 2020 年)》等纲领规划的实施,以及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及相关配套政策的落地,将给予中药材种植业乃至中药农业发展极大的促进作用,也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2.1 完善霍山石斛生产和运作规模

中药材种植只有规模化才能真正实行规范化、标准化。只有规模化才能真正实行产业化,没有规模就难以产生经济效益,影响药农种植的积极性,就难以在市场上立足,最终导致中药材种植得不到良性发展。建议各级主管部门要引起高度重视。目前,公司加农户的运作方式只是权宜之计,农场化生产、工业化运作是中药材生产的根本出路,也是我国中药生产发展的根本出路。建议利用已有的种植基地和产业基础,制定中长期中药材种植业发展规划,合理谋划,优化种植布局,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田间管理规范和组织管理机制,以 GAP、绿色、有机、优质道地药材基地等认证标准指导药材生产,建设优质道地药材基地,为中药工业和大健康产业提供安全、优质的充足原料,做好良心药、放心药的第一车间。

2.2 加快霍山石斛化学组成成分的研究

通过科学技术手段,对霍山石斛进行系统的化学成分研究,以及霍山石斛活性成分的提取分离和结构鉴定, 研究已知或未知化学成分的各种生物活性,探索活性成分的作用机理与分子结构的构效关系,绘出霍山石斛化学成分组成图,并对分离的化合物进行抗氧化及抗肿瘤活性的筛选,以便为深入了解该植物药理作用提供物质基础、并为栽培品种的质量评价提供参考依据。

3 总结

霍山县作为霍山石斛的原产地,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资源及生物源种植资源。本着保护资源、营造地方品牌、以高新科技带动地方经济发展为出发点,整合现有资源,开拓霍山石斛产学研一体化发展,是一项利国利民、势在必行的优势项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