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斛窝

动辄上万一斤现在才几百,铁皮石斛是跌落神坛还是回归理性?

      编辑:石斛       来源:石斛窝
 

羊城晚报记者 陈泽云 仝婧禹 实习生 王一婷

素有“仙草”之称的铁皮石斛大幅下降了!日前,羊城晚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铁皮石斛的价格已经不像往年那样高不可攀了。铁皮石斛鲜条500克售价多数低于200元,有的甚至低于100元。铁皮石斛枫斗500克售价多为500元到800元,只有少数几家品牌还一枝独秀,如东阿阿胶永生源牌500克原价1500元,折后899元;同仁堂牌100克鲜条价格高达1080元,折算下来500克价格为5400元。

从动辄一斤上万到现在几千甚至几百,铁皮石斛究竟怎么了?业内专家指出,前几年随着铁皮石斛价格走俏,需求拉动生产,不少资本涌入铁皮石斛种植行业,全国种植面积太大,生产过热,而真正的需求量“远没有想象那么美好”,产大于销,导致了价格的低谷。此外,几十块到几千万的价格区间也暴露出铁皮石斛在定价机制和市场管理上还有待进一步规范。

1.JPG

清平药材市场在售多种“铁皮石斛”,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均有 摄影:仝婧禹

现场走访

“铁皮石斛价格掉了至少一半”

铁皮石斛是石斛类植物中药用价值最高的一种,以其茎入药,属补益药中的补阴药,可益胃生津,滋阴清热,享有“北人参南枫斗(枫斗指铁皮石斛的加工品,也指铁皮石斛干品)”的美誉,也素有“仙草”之称。高峰期,礼盒装一公斤铁皮石斛鲜条售价达上万元,上等铁皮石斛干品每公斤售价高达3万元。

不过,这个价格正在悄然发现变化。日前,记者走访广州最大的中药材批发市场广州清平药材专业市场时发现,批发市场上已经很难见到上万的铁皮石斛枫斗。平价的铁皮石斛才是主角。最便宜的只要150元一斤,280元、350元、420元、800元、900元、1800元等各种价格档次均能见到,而记者询价多家药材铺,看到最贵的一款售价近4000元。

清平中药材专业市场珍宝药材老板透露,前几年铁皮石斛的价格远比现在高昂,不乏有上万一斤的石斛,店里3800元的铁皮石斛枫斗可以卖到六七千,两三百元的当时可以卖到六七百元。也就是说,现在的铁皮石斛相较于前几年,掉价了一半以上。

康美中药网价格走势也显示,云南的铁皮石斛统条价格是900元/千克,而2015年这个价格是3500元,两年多时间已跌去了七成。

价格参差的现象在各大电商平台更是一目了然。以天猫电商平台为例,该平台上在售的“铁皮石斛”,便宜的只要几十块,而更为普遍的价格是200-500元左右。这些铁皮石斛多数打着“霍山原产”“现采现发”等宣传点吸引顾客,更推出了“买3送1”“买5送2”等优惠促销。

不过,记者注意到,加工过、礼盒装的品牌铁山石斛枫斗价格则相对高一些。如东阿阿胶、同仁堂、霍之宝,价格普遍要几千元,同仁堂的特级石斛枫斗价格则要上万。但这些价格上万的还算是少数,且从销量上看也不如平均价格几百元的石斛受欢迎。

捕获.JPG

清平药材市场在售多种“铁皮石斛”,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均有 摄影:仝婧禹

产量过剩

“种植户都在赔钱”

“现在铁皮石斛市场平均价格就是六七百元。” 中药材天地网副总裁贾海彬告诉羊城晚报记者,铁皮石斛价格降得这么厉害,跟生产过热供过于求有关。

原来,由于生长条件苛刻、自然产量稀少,加上过度采挖,致使野生铁皮石斛濒临灭绝,铁皮石斛一度被列为世界濒危保护植物。但随着市场关注度加强和科研力量的不断投入,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铁皮石斛逐步突破人工种植技术瓶颈,2006年以来,铁皮石斛开始进入规模化人工养殖。

据中药协会石斛专委会的统计,到2016年,全国石斛大大小小的生产种植企业数量已接近1万家,不少企业通过自建基因或从农户手中收购等方式进入到石斛行业中。

2016年的一份券商研报还曾预测,石斛产品的市场需求量每年以25%-30%的速度在增长,铁皮石斛的供应市场仍存在很大缺口。不过,在业内专家看来,真正的需求量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好”,在2005年之前,石斛保健功能没有开发之前,铁皮石斛年需求量常年保持在200吨左右,但随后就快速增长,在2015年达到历史最高峰4000吨左右就开始维持在平稳状态了。

需求平稳了,但铁皮石斛还在全国扩种,这种“生产热”其实在2013年就已经全面爆发了。

“2013年仅鲜铁皮石斛的产量就差不多4万吨,折合干品7500吨,可是当年各个渠道,对各种规格石斛的总需求量也不超过4500吨,产大于销,导致后来的行情跌落。”贾海彬指出。

石斛种殖户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石斛消费热度有所下降,石斛的生产也开始萎缩,大量的浙江、广东、福建等地的石斛种植户都在赔钱。”贾海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四年的种植周期计算,每亩投资要超过22万元。而铁皮石斛的市场价位只有六七百块钱,这个价格接近甚至是低于生产成本的。

“目前来看,铁皮石斛价格已经处于低谷,与此同时,市场需求也是相对萎缩的,经过这几年的市场调节,供求趋向于平衡。”据贾海彬介绍,2017年每年需求量已经低于3800吨,而产能在4400吨左右。

市场还有待进一步规范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走访药材市场时还发现,目前打着“铁皮石斛”售卖的石斛产品,价格低的有几十、两三百,贵的有几千元,为何有这么大的浮动范围?

业内人士表示,总体来说铁皮石斛行业定价还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定价比较随意。铁皮石斛“有品类、无品牌”的现象仍然比较突出。目前铁皮石斛有几个主要产地,如云南、霍山,尽管出现了一些规模以上企业,但并没有真正形成家喻户晓的石斛品牌,整体上行业集中度低,大多数企业仍处于中小规模发展阶段,而缺乏有影响力的大品牌则进一步加剧了行业定价的混乱。

此外,由于铁皮石斛中野生的规格价格相对较贵,现在市场上有一些用米斛冒充野生石斛的现象,实际上,真正的野生石斛量非常少,目前石斛的流通市场容易出现以次充优,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贾海彬建议,消费者在购买石斛时,常见的鉴别方法就是嚼一嚼,入口化渣、煮碗汤之后可以全部吃掉的石斛质量较好,质量差一些的全是纤维,不能化渣。当然还有一些外观上的差异,比如铁皮和紫皮的颜色有一些差异。还可以看石斛的长短,越饱满、短粗的质量越好。石斛越往上越好,“不见得大就是贵”。

财经观察》》

上万家石斛企业何时能出现一家“东阿阿胶”?

2012年左右,我国铁皮石斛产业从原料种植到加工生产保健产品,开始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不仅出现了浙江康恩贝、正大青春宝、天皇药业等规模以上企业;云南品斛堂、厦门塔斯曼、四川千草等众多中小企业,也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石斛深加工及药品、保健食品的研制工作;个人投资者更是趋之若鹜,石斛产业一片火热。

不过,对比其他的滋补保健品行业,如阿胶,目前已经形成了明显的龙头企业,第一梯队的东阿阿胶和福牌阿胶两者所占的市场份额将近60%。反观铁皮石斛行业,为了满足市场对铁皮石斛的需求,国内也有很多保健品企业斥资种植铁皮石斛,但因受到资金、技术、渠道、环境等多方面影响,导致多数企业还是从农户手里收购。分散的小农户种植方式很难在质量上促使国内铁皮石斛市场规范化发展,也难以真正形成石斛行业的大品牌。

对此,贾海彬建议,第一,石斛产品除了与产地挂钩外,还应该与企业的品牌挂钩,这种模式需要企业的长期投入,将产业链延伸做深。除了鲜用、药用石斛以外,鼓励企业开发一些保健品,比如石斛粉、石斛饮料等,但这种衍生品的开发最好可以与溯源基地挂钩,明明白白地告诉消费者,这种石斛是哪种规格的、产地来源是哪里、经过了哪些加工过程,只有石斛溯源清楚,消费者才能更放心。重点还是要做长期,只做三五年就放弃肯定是无法构建品牌的。

第二,在生产技术上要有所突破,尽量降低生产成本,避免过高的投入,否则这种长期投入对任何企业都是很大的负担。同时相关企业要注重线上线下利用互联网手段的宣传。 (陈泽云 王一婷)

清平药材市场在售多种“铁皮石斛”,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均有 摄影:仝婧禹

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