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斛窝

6年暴跌90%!曾是云南人致富神话 如今很多商人“梦碎”

      编辑:石斛       来源:石斛窝
 

掌上春城讯央视财经最近披露,国内铁皮石斛的价格曾经达到每公斤700元,但如今每公斤仅卖90元,6年时间价格跌去九成,令人唏嘘。有云南网友发出担忧的声音:石斛会不会步玛咖的后尘,最终出现价格全面崩盘的结局?

对此,云南石斛业内人士老解认为:“石斛跟玛咖有本质上的区别。石斛的药用功效已有科学论证,而玛咖的保健功效纯粹是被商家炒作出来的。石斛价格之所以一落千丈,是因为整体种植面积过大,量多则价贱。”

嘟嘟对石斛的印象,基本还停留在几年前生吃石斛鲜条的时候,当时只知道这东西很贵。这些年来,石斛似乎已跌落“神坛”,这一路走来,石斛都经历了什么?

石斛曾经贵如黄金 引来各路资本入滇“围猎”

老解说,云南石斛产业的拐点发生于2013年。

2013年之前,石斛“寸草寸金”,堪比“仙草”。由于有大量资本加持,种植规模迅速攀升。老解记得,在京东商城,一款云南产铁皮石斛(枫斗)曾标出650元/克的价钱,而当天的黄金价格为280元/克。

到2013年下半年,云南铁皮石斛鲜条最低批发价60元/公斤,“后来又涨了一些,但涨得不多”。

“石斛上树,农民致富”是流传在云南石斛产业的一句话。从2008年野蛮生长到2013年高位跌落,5年时间里,大量云南斛农靠种植石斛建了新房,买了新车。追随石斛的身影,各路资本曾纷纷进云南“围猎”,2013年年初,大量热钱涌入滇西,保山、德宏掀起种植石斛的热潮,石斛种植面积一下子连番增长,云南迅速取代浙江成为全国石斛种植第一大省,产业规模过60亿元。

也正是因为种植规模过大,价格随之一落千丈,很多“上山”的商人一夜梦碎。

跌落神坛的石斛似乎才更亲民

篆新农贸市场靠入口右侧,两个药材铺面均出售各种形态的石斛(鲜条或枫斗),鲜条堆在门口显眼处,一捆一捆随意堆放,感兴趣的顾客摸一下,甚至掐一掐,老板娘也不作声。很难想象,这些一捆捆的“藤条”曾是千金难买的“仙草”。

铁皮枫斗(石斛干制品)则装在一个蛇皮袋里。谁感兴趣,说一声,老板娘会用小铁铲铲起一些,拨入来人的手掌心,“随意看成色”。

询价得知,铁皮石斛鲜条卖价在130元-150元/公斤,分品质定价。糯一些的鲜条130元/公斤,老一些、颜色偏深的鲜条150元/公斤。老板娘介绍,枫斗因为是干制品,要贵一些,但价格也只是400元/公斤。

市民何女士说,从没见过石斛这样堆着卖的。“以前石斛珍贵得不得了,普通家庭哪买得起啊?一小把鲜条上千元,枫斗按克卖。一般店家会把枫斗收在柜子里,还上锁。现在石斛价格更亲民了,想煲个汤,也不用前思后想,一公斤不过100多元钱。”

对何女士这样的普通消费者来说,她并不了解石斛产业背后的大起大落深层次原因,只是出于普通人的思考角度,“价格下来了,老百姓买得起,自然就是好现象”。

在淘宝平台上,一款产地为保山的紫皮石斛(500克)仅售49元。店家还特地注明“包邮”。不过都市时报记者发现,即便是在淘宝这样的开放平台上,也几乎找不到石斛深加工产品,多数店家都以原材料的形式售卖石斛。

石斛长期处在1.0时代 深加工行业的缺失是主因

目前云南石斛产品的销售,主要的产品形态是鲜条和初加工品,以外销为主。本地的深加工产品只占总产量的很小一部分,产业链短,效益不高。这也是多年来诸多关于云南石斛报道的习惯性论调。

“石斛产业其实很大,但产业化程度不高,导致发展非常被动”“如果产业化瓶颈打开,云南省石斛产业完全可以做到500亿元产值”……行业人士习惯这样来解读云南石斛产业。云南省科技厅2014年3月发布的《云南省石斛产业科技发展规划》中,提出的数据相对保守:到2020年,石斛产业有望突破200亿元。而从药用价值、适宜人群、安全性等方面对比,石斛相对人参、西洋参、虫草等性价比更高。相对动辄上百亿、千亿的人参、西洋参产业而言,石斛产业显得很弱小。

老解说,目前云南缺乏对石斛的自主精、深加工能力,整个产业链处于初级阶段,基本靠出售原料为主,“经过浙江等地深加工后的石斛冲剂、胶囊等产品,和原料的差价达到10倍以上。”

行业人士说

“石斛跌价主因是种植面积过大”

从论克出售,到游资围猎,再到价格动荡,石斛的命运看上去跟玛咖极为相似。但老解认为,石斛不会成为下一个玛咖。

他说,石斛在国内是“有根”的产品,被列为中华九大仙草之首,与虫草、人参等同属传统中药材范畴。《本草纲目》《道藏》等医学典籍对石斛都有记载。民间一直以来都有石斛药食两用的习俗。而玛咖纯属外来物种,在国内是“无根”的,玛咖完全是被资本哄抬炒作起来的,所以一旦玛咖神话破灭,就基本没有回天之术了。“之前出现的玛咖酒、玛咖精片近两年来基本销声匿迹,其保健功效从没得到权威机构的认证。”

石斛则不同,它的功效及成分是有权威机构认证的。这也是为什么国内药业巨头如云南白药、康美、康恩贝、光明等企业涉足该领域的原因。特别是被列入新资源食品目录后,更是给石斛产业彻底解绑,必将释放更大的产能。反观玛咖,基本都是私人资本进入,这也是玛咖突然蹿红又突然消亡的原因之一。

相较于玛咖神话的迅速破灭,石斛虽然也遭遇过资本炒作,特别是遭遇2013年的价格爆跌,产业陷入萧条,确实让人担心。但经过几年时间,石斛产业依然在发展,只是不再像原来那样野蛮生长。因为石斛产业有龙头大企业在拉动,消费端也有需求。

“石斛价格为什么高位跌落?我认为主要在于种植面积过大,而非民间资本在炒作。”老解说。

最新状况

紫皮石斛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发布 石斛的“寒冬”有望结束

对云南石斛产业而言,在历经寒冬的洗礼之后,今年1月迎来了好消息:云南省卫计委发布紫皮石斛食品安全地方标准,这意味着紫皮石斛成为继三七之后,又一个可“药食同源”的植物,同时也有了作为食品开发的合法身份。该地方标准于2月19日起实施。

紫皮石斛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的发布,为紫皮石斛进入食品领域打通了“最后一公里”,紫皮石斛产业发展进入新时代。龙陵石斛研究所所长赵菊润说, 这个地方标准对众多石斛企业而言,无疑是一块砸开食品行业的“敲门砖”,很多石斛企业已经翘首以盼多年了。

说到未来紫皮石斛进入食品领域后的发展空间,赵菊润的第一个念头是“紫皮石斛饮料”。“比如做石斛饮料,毕竟现在国内市场还是空白,一旦做成功,培育出一个‘石斛王老吉’,将会带来数百亿元的产值,可带动周边产业协同发展,促进数万人就业。”

据赵菊润估算,预计到2020年末,紫皮石斛产业总产值将达80亿元,农户增收18亿元,到2030年,紫皮石斛产业总产值将达1000亿元,农户增收150亿元。虽说是地方标准,不过赵菊润表示,这不会影响本土企业生产的紫皮石斛食品(饮料、糕点、面条等)进入省外市场销售。

在石斛产业遇到瓶颈,遭遇寒冬之时,紫皮石斛有了地方食品安全标准。未来,如果铁皮石斛也被国家纳入“药食同源”目录,制约石斛产业发展的藩篱将被清除,云南省的石斛产业或将插上腾飞的翅膀。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王海涛

责编:靳玉娇 一审:秦聪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