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斛窝

威宁自治县迤那镇群众树上栽铁皮石斛

      编辑:石斛       来源:石斛窝
 

  建设中的特色小集镇迤那镇在晨光中格外醒目。作为省级100个示范小城镇重点推进镇,迤那镇被誉为威宁西北部“次中心城镇”,由种植养殖区、特色产品加工区、商贸物流区三大功能版块组成,中心区规划面积44.58平方公里。
  威宁自治县迤那镇“美丽海子”梦正圆
  迤那,在彝语里意为“美丽的海子”。
  偏远、荒凉、干旱、贫瘠,这是昔日迤那的真实写照。
  雄浑、进取、变化、向往……这是到过这个藏在乌蒙深处美丽小镇的美好印象。
  六月的麻窝山下,远处是蜿蜒若玉带的地膜烟海,近处是如火如荼建设中的迤那小集镇。在利民合作社的种植基地里,一排排整齐护栏内是长势喜人的党参、黄芩、枸杞。金银花正在雨后吐着阵阵芳香,令人沉醉。

1.jpg1.jpg


  迤那镇坐落乌蒙山中段,山深坡陡,土地广阔。但由于受到境内气候条件差、生态环境恶化、基础设施落后、农业产业薄弱等诸多因素影响,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滞后,农民收入增长缓慢,产业结构单一,群众生活困难。
  曾经的迤那,是威宁扶贫攻坚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2011年以来,迤那镇在中央、省、市、县“四级联动”的倾力帮扶和自身发力下,“举全镇之力,聚社会之财,集全民之智”,经过干部群众四年多的不懈拼搏,在扶贫开发工作中,做到了“识别贫困对象精准、致贫原因分析精准、扶贫措施制定精准、项目资金投入精准、组织保障跟进精准”,闯出了一条喀斯特地区精准扶贫的新路子,探索出了扶贫开发的“迤那经验”。
  扶贫对象的“精准”,精在点子上,准在思路上,精准在入户摸底和具体帮扶上。
  在扶贫开发征程中,迤那干部职工经过长期的不懈努力,提炼出了扶贫开发“金点子”,在开展新农村扶贫工作中,坚持“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的“四看”法,力争在入户调查时,通过“四看”法计算评估贫困对象的收入水平,然后确定贫困户。做到心中有数,精准扶贫,帮扶真贫。
  数据见证发展,数据见证成果。
  迤那镇贫困发生率由2010年的16.14%下降到2014年的11.28%;农民人均纯收入由2010年的3036元增加到2014年的7215元。
  如今,开着车行驶在迤那——牛棚同城大道上,高原、阳光、蓝天、白云、和风,一道连两镇,缩短的不仅仅是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更拉近了两镇群众同城发展、同步小康的决心。
  “想不到在这样偏僻的地方,还修建出如此宽广笔直的同城大道。”这是如今很多外地人到迤那后发出的感慨。
  仲夏的夜,黑得特别迟。已是傍晚八点,天边仍留有一抹余霞。马家水库在夕阳的余晖中泛着金光。几名晚归的农户驾着拖拉机,向芙蓉新村方向快速驶去。以前“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道路不见了,换来的是宽敞干净的柏油路。
  “这是我们祖辈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啊!”迤那的村民们总是这样感慨。

 今年28岁的潘老然,去年从月亮山深处的榕江县计划乡摆拉村移民到县城。过去妻子潘海彦在家管孩子,养一两头猪,逢年过节自家宰了吃;他种植一亩多水稻,偶尔也外出打点零工,找些零花钱,日子过得比较清贫。
  2013年7月,潘老然一家被列为榕江县的第二批扶贫生态移民对象,搬进榕江县城,成为城里人。大儿子潘豪杰到古州三小读学前班,中午在学校吃饭,晚上才回家。妻子潘海彦在丰乐移民小区的榕江爱心眼镜配件加工厂里,一边看管小女孩,一边进行眼镜配件加工。潘老然没有技术,现在还只是做临时工,一个月有一两千元的收入。
  “从山旮旯来到这里,非常好,感谢党和政府!”潘老然说,“现在孩子还小,生活虽然苦了一点,家人能在一起,孩子能在城里读书就是好。”
  自从2012年扶贫生态移民工程实施以来,榕江县已有985户3918名群众从山上搬到县城安家。
  目前,该县正在通过培训,引导搬迁农户进厂务工、自主创业等,增加移民收入,使移民“搬得出、留得住、能就业、有保障”。

三都自治县大河镇引导农民推广“菜--稻--菜”、“菜--菜--菜”一年三熟蔬菜种植模式,打造订单农业。全镇16000多亩番茄、辣椒、豇豆等无公害蔬菜远销广东、广西等省区,成为泛珠三角“菜篮子”绿色食品供应地之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