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童童寂时寞&苏童童寂时寞小说无错版阅读

时间:2020-11-20 10:22:18    作者:卡卡白    来源:盒子小说

小说简介:网文作者卡卡白的热推力作《苏童童寂时寞》上架啦,想知道苏童童寂时寞的精彩故事吗?快来这里看看吧:寂家因婚礼的原因安排安保人员完全封锁了寂园,多家媒体记者只得蹲守在苏家所在的丽景小区观望。寂家来迎亲的豪车一辆又...

苏童童寂时寞&苏童童寂时寞小说无错版阅读

为大家推荐一本都市言情爆文《苏童童寂时寞》小说,是作者卡卡白 所撰写完成,讲述了苏童童寂时寞痛心断肠的爱情纠葛,章节片段试读:

寂家因婚礼的原因安排安保人员完全封锁了寂园,多家媒体记者只得蹲守在苏家所在的丽景小区观望。

寂家来迎亲的豪车一辆又一辆地进了小区,看花了众记者的眼。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一种婚礼。

豪车是豪车,阵容强大也强大,但是毫无喜气,车头上连朵鲜花也没有。

“快看,新娘子出来了。”一个记者赶紧跑了上去。

现在的鼎盛豪门都崇尚中式婚礼。

寂家自然也不例外。

众人目瞪口呆.

苏童童穿着繁缛的秀禾服,却根本不是红色,而是白色,连头顶的盖头都是白色。

新娘手中的手帕却是鲜红色。

寂家的佣人扶着苏童童往前走,苏童童有点晕,寂家真是有钱为所欲为,不但要求白色的秀禾服,还要一方血帕,血帕的鲜血还必须是新娘的血!

杀千刀的恶魔!搞得她现在失血过多,晕晕乎乎的。

陡然间,无数强光打在她身上,各种长枪短炮伸到了白色盖头底下,几乎要触到她的脸。

“苏小姐,为什么你结婚的喜服是白色的?手帕为什么是红色的?”

苏童童无语,她也想知道为什么,真特么古怪的一家人。等她以后有钱了,一定要让她这个短命鬼老公放一次血染一次手帕!

“新郎似乎没来接亲呢?你是什么心情呢?”

“也没看到你家人来送你,请问有什么隐情吗?”

苏童童心里一滞,鼻尖渗出一层细汗,捏着裙摆的手瞬间收紧。

想起已经锁在保险柜的房产证,还有父母那恨恨的表情,他们虽然最终同意了她的条件,可婚礼他们到底没有出现。

还有寂时墨,他真的病到连接亲都来不了的程度了?

饶是她不在乎这场婚礼,可这些尖锐的提问还是让她感到了难堪。

“让开,让开!”身边的佣人拉着她直接把她推上了车。

一路忐忑不安,车终于停了下来。

“少夫人,到寂园了,今天的仪式上您不要说话,我们会带您走完。仪式走完就可以回房间休息了。之前给您的资料希望您能记熟,明天在家宴上才不至于闹了笑话。”

佣人语气生硬的说完,还不等苏童童细问,扶着她就往里走。

一路弯弯绕绕,苏童童小心翼翼地提着裙摆,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绊倒,才到了大厅,威严低沉的男中音响起。

“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进大厅举行仪式!”

苏童童被佣人扶着不知方向地走着,一颗心“砰砰”乱跳,浑身炙热难当。

也不知道寂时墨到底是不是如传闻中一般可怕?

苏童童闻到了香的味道,她一怔,眼皮跳了跳,盖头下的视线里,只见全是白色,这特么是要搞冥婚?

那短命鬼传言是要死了,可不是还没死么?

难道说一嫁进来就要当寡妇?

豪门寡妇应该也挺舒服吧?喝喝下午茶,做做指甲,刷卡购物……

她一把扯下盖头,入目的居然是方大棺材!

靠!

端坐在大厅正前方的中年女子雍容华贵,一双丹凤眼里却满是冷冽。

正是佣人给的资料里的寂时墨母亲,她未来的婆婆,秋长清。

“少奶奶,赶紧跪下,拜堂!”佣人扯着她的手,刻意放低的声音里满是严厉和冷漠。

苏童童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的厉害,手指紧紧攥紧了有些汗渍的裙角。

什么年代了,新中国了!寂家特么还让她和棺材拜堂!

这不是诅咒自己儿子死吗?

这家人脑子都被驴踢了么?

“你们为什么要让我这样拜堂?不说清楚,我今天就撞死在这里,也不拜堂了!”

秋长清蹙眉时眸色里有说不清的轻视,“你父母没告诉你?这次拜堂我们是请了高人设了局的,时墨身体不好,每况愈下,需要找个八字合的女子借命,白色阴弱,但是用你的血染过的血帕可以当做借命的媒介,这方血帕的四个角都结了四个不同的扣,里面缝了时墨的生辰八字,这样你们拜过堂,成了亲,你的命就会给时墨一半……我们可不白拿你的命,给了你父亲不少钱。”

大厅里的宾客,纷纷发出低低的嗤笑声,脸上嘲讽的、幸灾乐祸的的表情铺天盖地的向苏童童涌来。

苏童童只觉得心裂得厉害,痛啊。

她从不信鬼神,是真的不信。

可即便不信,还是被秋长清的话伤得哆嗦,不是怕短命,是她的父亲从来没说过原来把她的命卖给了别人。父亲是个迷信的人,他既然相信,也把她卖了。

这样的亲情,岂止是让她心寒?

她胸口剧烈起伏,被攥住的裙角早已扭曲变形。

“够了,吉时到了,立刻拜堂!”秋长清冷着一张脸,重重拍击桌面,手上玉镯叮当作响。

苏童童虚软无力,两个佣人压住她的背脊,搭上了白色的盖头,硬生生地给公婆行了礼。

罢了,以后和那个曾经的家井水不犯河水了。

礼毕,两个佣人拉着苏童童往南苑走,带她上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少夫人,这就是您的房间,现在我会带您去少爷房间,洞房花烛夜过后,您必须再回到这个房间。”

苏童童匪夷所思,感情她不是嫁给一个天煞孤星的短命鬼,嫁的是九五之尊?搞得像妃子侍寝似的,陪睡了还回自己房间?

也不知道寂家是怕她杀了寂时墨,还是怕寂时墨克死了她。

苏童童寂时寞小说《苏童童寂时寞》已完本,点击继续免费阅读。

苏童童寂时寞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