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尽玉珠教白头小说by作者如烟已完结

时间:2021-01-11 15:40:23    作者:如烟    来源:wyy

小说简介:非常受欢迎的一本古言精选小说《数尽玉珠教白头》已经完结,小说中描绘了应启昭海棠之间的悲欢离合,精彩内容梗概:青梅竹马的恋人应启昭被合谋害死,海棠被逼嫁给安抚使左参议顾天鸿,终日抑郁苦闷,在临死前被告知应启昭的死与...

数尽玉珠教白头小说by作者如烟已完结

《数尽玉珠教白头》第18章围猎

两人满面绯红,慌里慌张的准备回去,偏巧从一角落开了一扇门。

从那扇门里走出一个妙人,不过芳华年纪,唇红齿白,神态雍容,自有一番雍容华贵的气势。

翠宁和翠安相觑一眼,心头略有些惊讶,仔细瞧瞧,这女子不是那晋安公主还是谁。

两人心中有些惊疑,却只是躲着身子,等到晋安过去了,两人方才闪身出来。

两人面面相觑,倒抽一口冷气,这佛堂寺院是清静之地,两个人曾经见过晋安,只是皇家富贵,只因为郡主是她姑母,所以得幸在府里见过一面。

两人心存疑惑,只相互彳亍着回了佛堂。

第二日一早,应启昭早早的候在厅外,海棠早听闻翠安来报,说应启昭早早的就来了,海棠只淡淡着装,远远的便瞧着,应启昭身着一袭白衫,长影玉立,果然一俊俏的好男儿。

应启昭瞧见海棠过来,远远的便笑着,犹如荒原上春花绽放,别有风姿。

海棠心头怦怦乱跳着,应启昭的俊俏是足以乱了一池春水的。

到了近前,应启昭收了笑容,一双目光却柔和的水似

的:跟我一起去围猎

我可以去?

只要你愿意

第二日,身着一身骑马装的海棠,形同俊俏的儿郎,意气风发,一袭长发束在脑后。

身旁伴着同等俊俏的应启昭,海棠一登马缰,马儿驰骋飞去,枣红色温良小马,性格极其温顺,驮着海棠,一路颇为稳当。

来追上我。

拉长的声音,娇俏如精灵,在一望无际的丛林里穿梭着,带着几分爽朗与英气,回荡在林间。

好。

应启昭大声应着,一扬马鞭,白色雄壮如高山之巅的白马,仰天嘶吼一声,扬着雪白的蹄儿,撒欢似的往前奔去。

很快追上了海棠,白马欢快如初,蹦着蹄儿,往前窜着。

海棠回过头,冲着应启昭巧笑嫣然。

远处一阵银铃声叮当叮当,有远而近,听着马蹄声,足有三四骑。

海棠与应启昭勒住马缰,遥遥而立。

马儿有远而近到了跟前,远远看去,身着一袭大红衣,英气勃发的琦玉公主一脸高傲的瞧着他们,冷冷的,仿如冰山上的雪莲,带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傲慢。

一身紫色衣袍,腰间束着白色宽带的五皇子紧随其后,伴着的是顾天鸿在侧。

琦玉冷傲的瞥了一眼海棠,海棠与应启昭翻身下马行礼,琦玉即使百般不愿意,仍旧顾着公主之礼,只鼻孔里绷着:免礼。

她瞧着海棠腰间束的细腰带,衬着海棠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一转眼见顾天鸿目不转睛,双目盯着海棠,神色间,却多了几许温柔。

琦玉眉头一皱,扬着马鞭,朝着座下的马儿狠狠招呼着。

嘶嘶马儿吃痛,扬起前蹄,高高抬起,蹦跶两下,疾驰而去。

马儿朝前奔跑十丈远,琦玉猛地一勒马缰又掉转头来。

转瞬即至,停在还未翻身上马的海棠面前,冷冷的:不过一寻常女子,却平白无故的做一男子打扮,好生怪异。

琦玉是公主,海棠自是不与她计较,且素无往来,只垂眉敛目,做温顺状。

五皇子素知自己这个妹子,向来任性娇惯,只瞧着海棠乖巧温顺的样子,便心生几分好感。

琦玉,咱们还是忙着骑马去吧,今个出来围猎,自是尽兴才是

琦玉冷哼一声,瞧着五皇子竟出言相护,更是有气不打一处来。这入了林场围猎的哪一个不是马上的强手,不如咱们比试一把如何。

琦玉高傲的挑衅

着,海棠微微一愣,只低着头,只面色平和,声音平稳,口气依旧淡淡的,不卑不亢。

公主一向马技著称,素来是在马上的巾帼英雄,臣女哪敢与公主一较高下。

哼,算你识相。

琦玉瞧着海棠,薄施粉黛,一张小脸白中透粉,端的是一张好相貌。

平白无故的生了几许醋意与妒恨,越发瞧的海棠不顺眼,心念一转,便立时将马鞭甩了一下。

力道颇大,凭空做响,噼啪一声。

本公主瞧得起你,不如你且上马,就算赢不了本公主,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言下之意顿现,若是赢了公主,必然也不好收场,海棠怎不知这其中利害。

这琦玉公主出了名的骄纵,琦玉母妃深得皇上厚爱,后宫六千,独有琦玉母妃为佼佼者,且这五皇子也与琦玉一母同胞,处处维护着,放眼皇宫,没人敢招惹琦玉不悦,只恐一个不慎,便遭来杀身之祸。

顾天鸿声调平静,眼神里的爱慕依旧不加遮掩,随即也翻身下马。

他抱拳向着公主行了一礼,方才低着头:公主,我瞧着海棠小姐,素来是文弱极了,经不得马上颠簸,不如由小臣来随公主驰骋

琦玉紧皱着眉头,尖尖的指甲掐进马背,银牙紧咬,瞧着顾天鸿偏向一边的脑袋,分明眉目里多了几分温情。

她更是怒从心中起,恨意胆边生。

只她声调便平白的高了几分,只一扬马鞭,怒喝一声。

怎么,琦玉,你以前胆子这么小,连与本公主一较高下的本事都没了吗,当真是让我小瞧了一番。

说完,又瞧着顾天鸿冷冷的,言语对着海棠,意有所指的:素闻你平日也是马上驰骋惯了的,本公主也并非刻意为难于你,只是你今日百般推辞,难道对本公主心存芥蒂不成

海棠在心里轻声的叹了一口气,这骄纵的公主,今日是非逼着自己不可了。

既来之则安之,她索性抬起头,凝视着公主,依旧不卑不亢的。

正待开口,远处一阵金铃铛,摇晃如月儿风铃,叮叮当当由远而近。

马上端着的是花容月貌的晋安公主与英姿勃发的三皇子,晋安端的是一副温和的形貌,身后的三皇子端坐于马上高额宽面,瞧着是好一副福气的脸。

晋安笑着行至跟前:早就见你们骑马入了围场,怎的这半日了,还在这里溜达不停。

海棠与应启昭行了礼,晋安只是笑着,瞧着微微抬头的海棠,口气极为柔和,入耳若同春风拂面。

《数尽玉珠教白头》第19章落马计

不必多礼,姑母家的女儿果真灵气,越发出落得花容月貌,如这山间的风一般

别开生面的夸赞,让海棠红了脸。

琦玉却冷傲的哼了一声,极为不屑,轻轻的瞟了海棠一眼:刚才本公主的提议,你可赞同。

晋安疑惑的看着海棠,又看了看一脸高傲的琦玉只笑着:莫不是本公主错过了什么,琦玉,你且是要与海棠赛马。

自是

晋安略有些担忧的皱着眉头,莫名的替海棠担心,琦玉素来是马上出名的。

晋安皱着眉头,盯着海棠,口气极其柔和,带着探寻的意味。

这山林间,到处高坡,如此赛马,颇有不妥,若真有这闲情逸致,且出了围场,寻得一处宽阔平原,在行赛马不迟。

晋安建议着,琦玉眉头一皱。

她神情颇为不耐,冷眼瞧着海棠,越瞧越不顺眼。

应启昭站出来,只躬身行礼后:公主,海棠素来身体不好,不如由微臣代替海棠陪着公主跑两圈。

你们一个个的就知道袒护她,难道连这点本事都没有。

说完又咬牙切齿着,琦玉只觉得怒火中烧,恨不得扬起鞭子,狠狠的抽海棠一鞭子。

海棠突然抬头,双眼晶亮如星,只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坚定。

既然承蒙公主不弃,如此盛情相邀,臣女且陪着公主跑两圈,还望公主手下留情。

琦玉更是得意极了,一抹阴狠之色,荡漾在眉间,只是一闪,立时隐去。

她一扬马鞭,疾驰而去,海棠立时翻身上马。

突然应启昭扯住海棠的马缰,满目担忧的看着海棠:当心点

海棠只笑了笑,一扬马鞭,轻喝一声,马上疾驰而去,像一阵风,一袭白色衣衫飘荡在风中,转瞬之间即逝。

晋安临别一眼,瞧着琦玉眉目间的阴郁,心中一丝不祥之感顿生,瞧二人远去的背影,只轻声扬着马鞭:本公主且跟上去看看

马儿疾驰,像风中的银铃铛叮叮当当,丛林的深处,一白一红,两处身形在树林间穿梭着。

白马与红马相互之间始终隔着几米远的距离,忽远忽近,海棠紧紧的抓着马缰,很快赶上了琦玉。

琦玉转过身去,冷眉一扫,又哼了一声,从头上拔下一支金簪子,猝不及防的朝着靠近她的红马猛的一扎。

马背受创,顿时嘶叫一声,疼痛促使马儿疯狂的扬着蹄子,一顿狂舞之后,突然不受控制的撒着蹄子往前跑着。

琦玉冷笑一声,瞧这马儿疯狂的状态,让这女人跟着马儿消失在这林子里,却却是一件极容易的事。

晋安由远而近,高声呼喝着停下了,到了琦玉跟前,瞧着琦玉阴郁的神色,顿觉不妙。

晋安四处瞧瞧,没见海棠的身形,颇为恼怒的看了琦玉一眼。

琦玉,海棠去哪了。

我才不管她去哪,皇姐,你且问着我,难不成疑心我害了她。

晋安却不与她多做计较,只是一勒马缰,朝前赶了过去。

马儿疯狂的往前跑着,鲜血顺着马背落在地上,海棠惊觉马儿受伤,心中已然明白,只无奈,这马儿疯了一般,委实不好控制。

她仍旧强制稳定,只由马颠颠的跑着,却丝毫不敢放松。

海棠心里清楚,自己若是一番松懈,必然会被马甩下去,这山坡甚是陡峭,万一滚下去,这底下便是深不见底的。

海棠正思忖着,突然前面一个大树桩,马儿栽了下去,海棠顿时被甩下马背,抛出几米远,落在一处荒叶上。

脚腕处传来一阵剧痛,海棠紧皱的眉头,冷汗滚落而下嘶。

海棠倒抽一口冷气,掀起裙角,脚腕红肿一片高高凸起。

海棠四处瞧瞧,那匹失了神智的马儿,不知奔向了何处,心念一转,只闭上眼睛,忍着脚上的痛苦。

远处有马儿的金铃铛,由远而近,海棠睁开眼睛,发现晋安已经到了跟前。

晋安翻身下马,瞧着海棠苍白的脸色,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左手握着脚腕,一副痛苦莫强的样子。

她只吃了一惊,伸出手去撩开海棠的裙角,看了一眼,倒抽一口冷气,脚腕肿得如馒头,红肿异常,可想而知受伤不浅。

花有些惊讶的看着晋安,只轻轻的:我没事儿

晋安皱着眉头,把她的裙角盖上,四处瞧了几眼,这里山坡甚陡峭,马儿不见踪迹,一丛丛的血迹流淌至坡下。

你这脚,估计是伤到了骨头。

说完只坐在荒叶从里,伴着海棠一起。

晋安突然伸出手去,一双纤白柔嫩的手,轻轻的揉着海棠红肿之处。

海棠立时不安,晋安贵为公主,此举甚为不妥。

公主万万不可。

晋安却轻柔一笑,只淡淡的,长发垂在胸前,极其温柔的样子。

皇宫里的公主一向都是高高在上,从来以倨傲为常,晋安这般柔和可亲的,委实是不多见。

海棠凭空多了几分感慨,同为公主,却天差地别。

天色逐渐黑下来,海棠一蹦一跳的晋安的搀扶下,向着丛林深处走去,凭着记忆,有人却不辨东西,这才发觉自己迷了向。

海棠很无奈的垂着头,叹了一口气:都怪我连累的公主。

平白的说这些做什么,趁天黑之前找到出路。

海棠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任由晋安搀扶着。

两人四处搜寻着,可以走出山林的出口,可是找了一圈,却没发现任何可通行的路,海棠脚上有伤,行走多有不便,不一会儿两人也是

气喘吁吁,随处在一洞口坐了下来。

天色快暗了,若再找不到出口,我们今晚只能在山里过夜。

晋安神色淡定的说着,丝毫不见慌张。

琦玉瞧了一眼身后,是一处黑漆漆的洞口,这处是天然洞穴,只瞧着逐渐黑下来的天色,时时传来的狼叫,海棠略有些担心,只有轻皱着眉头。

不如我们今天晚上在这洞里将就一夜,明日一早再行,出路也不迟。

晋安点点头。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往洞里走着,很快在一处较为干燥的地方停了下来。

数尽玉珠教白头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数尽玉珠教白头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数尽玉珠教白头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