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煌许若雨超级兵王在线试读

时间:2021-01-11 15:42:17    作者:何为道    来源:zsy

小说简介:主角叫叶煌许若雨的书名叫《超级兵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何为道倾心创作的一本兵王文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心!许若雪看到扑来保安手中扬起的砍刀,脸色顿时大变,惊叫一声提醒叶煌。叶煌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身子一弓,双脚用...

叶煌许若雨超级兵王在线试读

第13章 一拳打爆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陈队长被宁若瑜这股疯劲吓的脸瞬间就白了,右手不着痕迹的伸向腋下,在那里别着一把装着子弹的五四***,陈队长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仇剑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他拼着得罪朝阳城的风险也不能让老朋友的女儿发生危险。

若瑜。

仇剑刚要发怒,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抬头望去,一男一女正从里面向这边走来,走在前面的女子长的十分漂亮,虽然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可依然无法掩盖她精致的五官,一头乌黑的卷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她穿着一套贴身的西装短裙,一副标准的办公室OL装扮,见到她的一刹那,仇剑的瞳孔中闪过一道惊艳的神色。

走出来的正是许若雪和叶煌两人,原本许若雪在派出所里没有找到宁若瑜,正想要给她打电话,谁知电话还没接通就瞧见宁若瑜站在大门外跟一个长相凶恶的男子激烈的争论着什么,因为担心小女警吃亏,许若雪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仇剑的眼睛就像被定住了一样直愣愣的望着越走越近的许若雪,虽然眼前的小女警长也同样漂亮,可仇剑更喜欢许若雪这种女强人风格的女人,征服这种女人能让他有一种异常的满足感。

这女人是什么来头?趁着两女说话的功夫,仇剑向跟在身后的陈队长问道。

她是今天这事的另一方当事人。

一看仇剑那淫邪的眼神,精于世故的陈队长瞬间就猜到了他的心思,不过只要仇剑不伤害到宁若瑜,其他人的安危倒是无所谓,所以陈队长十分痛快的将他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了仇剑。

我一定要得到她!

幻想着许若雪躺在自己胯下哀婉娇喘的模样,心底里一股***的火苗开始剧烈燃烧,仇剑不能自持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小宁,你去将今天带回来的那些人全都放了吧。

为了不让鲁莽的宁若瑜牵扯进这件事,陈队长也算是煞费苦心,不等仇剑开口,他自作主张抢先把正在跟许若雪说话的小女警支开。

宁若瑜闻言欲言又止的说可是

没什么可是,这是命令!见小女警如此不听话,陈队长板着脸大声呵斥道。

是。

宁若瑜还从来没见队长发过这么大的火,心里委屈极了,看了眼队长的臭脸,又转头看了看许若雪,见她点头这才不甘愿的答应了一声。

叶煌,我们也走吧。

宁若瑜满脸委屈的离开,许若雪招呼一声叶煌准备回去,毕竟现在时间不早了,公司里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她去处理,没想刚走下梯坎,仇剑的声音便从两人的身后传来。

站住!

见许若雪和她身边的男子停下脚转头望向自己,仇剑大步走上前去,指着两人说道今天就是你们两个打伤了我二十几号弟兄?

今天真是麻烦事不断啊。

叶煌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些朝阳城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如此嚣张跋扈,难道不怕惹到他们得罪不起的人吗?

叶煌正想说话,许若雪却抢先了一步,据理力争道明明是你们的人先动手,我们只是自卫

我不管谁先动的手,既然你们打伤了我的人,今天就得给我一个交代!仇剑十分霸气的挥挥手,粗暴的打断了许若雪的话。

那那你想怎么样?被仇剑那凶厉的眼神一扫,原本还理直气壮的许若雪心里开始打鼓,脚下不自觉的向身旁的叶煌靠拢了几分,她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一种潜意识的动作。

一见徐若需那略显惊慌的眼神,仇剑心头更加得意,假意看了眼四周,说要想解决问题也不是不行,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咱们换个清净点的地方谈吧。

这里毕竟是派出所,就算仇剑再嚣张还是难免有些顾忌,别看现在的陈队长在自己面前乖的像个孙子,他忌讳的只是自己身后的人,如果对方铁了心要办他,仇剑自问还没那个能耐与国家的暴力机构抗衡,做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自明,只要大家面上都过得去,心照不宣就行了,强抢女人这种事,还是不要做的这么明目张胆为好。

这许若雪也不是好糊弄的,对方就是一个无赖***,走出派出所可就容不得自己做主了,她正想找个借口推脱不去,谁知叶煌却抢先开口说道也好,我们就出去好好谈谈。

叶煌之所以答应的如此痛快,也是想快刀斩乱麻,今晚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让这些苍蝇缠着错过就麻烦了,倒不如过去痛痛快快揍他们一顿,让他们早早滚的远远的。

有胆量!仇剑一招手,司机便将堵在派出所门口的汽车原地调了个头,叶煌拉着许若雪坐在了后座上。

大哥,咱们现在去哪儿?司机一手扶着方向盘一边问道。

仇剑瞄了眼后座上的两人,说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就江边吧。

银灰色猛士发出一声咆哮,快速往郊区的方向驶去

傻瓜,蠢货,自以为会点功夫就了不起了!说话也不经过大脑,竟然轻易答应上了这些坏人的车,到时候到了人家的地盘上,想跑都跑不了了。

想起刚才仇剑看着自己那种充满占有***的眼神,被叶煌拉上贼车的许若雪心里又气又急,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了,她狠狠瞪了两眼身旁这说话不经大脑的叶煌,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小手不着痕迹的凑过去,在他腰部的嫩肉上用力掐了一把。

正望着窗外景色发呆的叶煌没料到许若雪会搞突然偷袭,忍不住痛哼了一声,他转过头却发现许若雪一脸悲愤的望着自己,叶煌挠了挠脑袋,实在想不出顶头上司这暴脾气是怎么来的。

仇剑透过后视镜看到后座上的两人那‘打情骂俏’,心里早已经盘算好了,一会儿到了江边就把这小子弄死,丢进江里喂王八,堂堂‘鬼见愁’看上的女人也是容其他人染指的?

今晚没有月亮,一阵阵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似乎有一场大雨即将降临。

汽车开到一个相对平缓的地方停了下来,附近连一盏路灯都看不见,想来车已经开出了城区,在车前灯的照射下众人勉强能看清离这十几步远的地方就是涛涛流淌的江水,在这里别说个人,就连个鬼影都看不到,是个杀人越货的理想地方。

四人相继下了车,仇剑凝视着眼前波涛涌动的江水,说说说吧,这事你们想怎么解决?

此时此地许若雪唯一能指望上的就只剩身边的叶煌了,谁知叶煌下车后就成了哑巴,一声不吭的杵在那儿,像根木头一样。

叶煌你倒是说话啊!

许若雪银牙紧咬,恨不能冲过来拉着叶煌耳朵大声质问,你刚才那么神气,怎么现在就哑巴了,你倒是说啊!!!

叶煌像是没看到许若雪焦急求助的眼神,双眼盯着黑黝黝的天空,就像上面有个美女在跳脱衣舞一样,看的如此的专注。

嗯?!得不到回答的仇剑扭过头来,重重的哼了一声。

面对仇剑咄咄逼人的目光,许若雪整个心全乱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今天是你们的人先动的手,再说他们伤的都不重,大不了我赔医药费总行了吧?

你赔?仇剑的脸色变的更加阴霾,恶声恶气的说打了我朝阳城的人就想赔点钱了事?你不打听打听我们的来头,朝阳城的人也是你们可以随便碰的?不怕告诉你们,今天就算把你们弄死在这里都不会有人过问。

那那你们想要怎么样?

许若雪多少听说过关于朝阳帮的传闻,天阳市地下世界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她明白仇剑不是虚张声势,看刚才在派出所那陈队长卑躬屈膝的样子就知道了,每年有那么多人口失踪的案子,再多上一两起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见成功震慑住了对方,仇剑兴奋的舔了舔嘴唇,放缓语气说道嘿嘿,其实我也不想对你这种美女做出赶尽杀绝的事,可你们毕竟打伤了我的弟兄,如果就这样轻易的放了你们,被道上的朋友知道了还不被笑话死,以后谁还肯听我们的话

仇剑的眼神就这样赤果果的在许若雪凹凸有致的躯体上游弋,喉结不断蠕动,一步步逼近许若雪,仿佛想将眼前的小羊羔一口给吞进肚子里。

被他如同饿狼的眼神盯了一眼,许若雪双手拢在胸前下意识的往后退着,前有饿狼后无退路,就连同伴叶煌也指望不上,她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聪颖的许若雪已经猜到了仇剑华丽的意思,一想到自己的清白之躯被这恶棍占有,她情愿选择去死,要是对方敢用强的,她就立马往江里跳。

仇剑一边逼近一边继续说道嘿嘿,要我放过你们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答应做我的情人,我不但放过你的小男友,以后你遇到麻烦随时可以找我,在天阳市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谁敢不卖我仇剑三分薄面!

眼看着猎物即将到手,仇剑的鼻息越发粗重起来,神志也被情欲所占领,就在这时,原本一声不吭的叶煌终于动了,只见人影一晃,他便出现在了两人的中间,挡住了仇剑。

叶煌面露不屑的指着仇剑那张丑恶的大脸说道行了,你也别在这里充大尾巴狼吓唬女人了,想怎样玩你划下道来就是。

原本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的司机瞧见叶煌出来影响了老大的好事,现在正是挣表现的时候,不等仇剑招呼,司机上前一步,一个打耳光子往叶煌脸上扇去,嘴里还不忘骂道特么的,你小子找死!

小心!

惊叫声与‘嗵’的声音同时响起,惊叫声是许若雪发出的,没等她‘心’字出口,那名司机就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跌入了江水中,溅起漫天的水花。

叶煌突然爆发出的战斗力多少还是让仇剑大吃了一惊,刚才电光火石间被他一脚揣入江中的可不是一名普通的司机,这人其实是仇剑的心腹手下,司机的身份只是种掩护,平时在暗处负责保卫仇剑,他功夫已经达到了三流高手的境界,寻常七八个大汉都别想近他的身,没想到今天只一招就被人给废了。

眼前这人给仇剑带来了一丝危机感,容不得他不重视,他一面重新审视着对手一面冷声说道朋友,你隐藏的够深,有两下嘛!

有没有两下你试试就知道了。

叶煌仍然是那幅不温不火的模样,收回大脚,拍了拍鞋面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找死!仇剑岂会被他三言两语所吓到,只见他冷哼了声,右拳毫无征兆的往叶煌脸上快速打去。

拳头带着无匹的霸风将地上的河沙吹的四处飞散,空气中传出‘啪啪’的静电响,就连站在几步之遥的许若雪都承受不住拳上带着的威压,脚下一个踉跄摔倒下去,这一拳凝聚了仇剑十成内力,叶煌让他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所以他决心拼尽全力,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拳尖快速袭来,叶煌脸上还保持着傻笑的表情,连点闪躲的意识都没有。

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虽然拳头还没挨到叶煌,可仇剑已经能想象出眼前这小子接下来的下场了,颅骨粉碎性骨折!没有其他的可能,曾经仇剑只用了八层内力就把天阳市名地下拳王的脑瓜子轰爆掉了。

就在仇剑一分神的时候,叶煌出手,只见他毫无任何花哨动作,只是简单的挥动左拳,笔直的撞向仇剑打来的拳头上,软绵绵的看不出有什么力量。

两只拳头准确的撞在了一起,仇剑想象中的巨响并没有发生,就像打在了一块若软的海绵上,浑身有劲无处使,这让他异常的难受。

全力一击无功而返,没等仇剑收回拳头,面对的叶煌却是咧嘴一笑,露出一嘴洗白的牙齿。

寸!劲!

话音一落,叶煌的左手臂就像波浪一样上下起伏着,一股更加强大的气劲顺着手臂快速的涌向拳尖。

不好!

仇剑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抽身而退,右拳上便传来一股巨力,他‘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就跟一颗人肉炮弹一样飞驰而出,撞断了一颗手臂粗细的柳树才跌落下来。

你噗

可怜堂堂朝阳城三大高手之一的‘鬼见愁’连句场面话都没交代完整,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眼一翻便昏眩了过去,他的右手臂以一个诡异的造型垂在一边,一根断掉的臂骨从手肘处刺了出来。

叶煌像是做了一见微不足道的小事,随手整理了一下因打斗弄乱的衣衫,来到毫无淑女风范坐在地上的许若雪面前,伸出手说走吧,天都黑了还愣着干嘛。

停在江边的汽车没有熄火,钥匙就插在上面,叶煌坐上驾驶室,一脚油门,汽车掉头往回开去

超级兵王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