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引九重在线阅读

时间:2021-01-11 15:47:32    作者:上玖殿下    来源:wyy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池帝尊孟娴的小说叫《君引九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上玖殿下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上古时期陨落的君池帝尊十五万年后重归六合九州,苏醒后只致力两件事,一则是寻找出现在梦中的红颜知己,一则...

君引九重在线阅读

《君引九重》第14章可记得他是谁

  夜色凝重,秋娘独自一人提了纸钱,在梧桐树下燃了香案,自言自语:不知不觉,十六年过去了,少奶奶和少爷,也走了十六年,这偌大的一个孟府,毫无半分的冷暖,他不允我在府中给你设下灵位,也对,咱们做丫鬟的,死后连葬身之地都难以寻到,他又怎会容忍一个背叛自己的人留在身边呢,少奶奶,少爷,没出生的两位小主子,还有我们,无一不是他手中的棋子,他要舍弃谁,都易如反掌。

  

  我躲在墙角,抬起掌心捂住自己的心

口,似是这颗心,自打那一梦动了动后,便静如止水,任凭如何都难以提起半分力度。

  

  玉成,是我欠下你的。

  

  皓月当空,湖心飘着两盏燃着的莲花灯,水面波光阵阵,风吹暗香来,我握着那枚梧桐叶深思,静了许久后,耳畔传来了富有磁性的声音,夜半不晓得在屋子中休息,竟然来这里吹冷风,你果然同旁人不大一样。

  

  我昂头看他,你不也是。

  

  他浅笑一声:孟娴,你可知,前几十万年来,本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有趣的女子。

  

  我靠在栏杆上看月亮,答得轻松:那是因为,你老了,况且,我猜你的身份也挺高贵的,他们多半啊,是不敢同你这样说话。

  

  哦?他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头:我,老么?

  

  我抿了抿唇,思量了阵,镇静道:其实你看着不老,嗯,仙风道骨,俊逸无双。

  

  他似极为满意这个答案,凑近我两步,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笑:你觊觎的,难道就只有我的美色么?

  

  我被他的这个问题噎住,瞪着眼睛惊诧看他,他倏然抬手,握在我的肩头,欣然道:看来我来人间,还是有些收获的,至少有人愿意觊觎我的美色,而对我念念不忘。

  

  这神仙的脑袋,该不会是被驴踢了吧!

  我有些暴跳如雷,急忙拂开他的手,羞窘转身,口中支支吾吾道:你别胡说,我,我不可能对你有个什么的,你可别忘记了,我丢失了情魄,是不能动情的,更何况,我只是感念你的救命之恩并非啊

  

  许是来人间之后我的运气也连同智商一并急速下降,竟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扰乱了心神,迷迷糊糊就从岸上摔了下湖,遽然间冰凉浸透骨髓,激得我浑身打颤,虽说这湖水淹不死我,可我是只旱鸭子,多半跳下去,是上不来的

  

  岸上人笑颜看我,蹲下身子,挑眉继续道:孟姑娘的运气可真是令在下佩服。言罢伸出了一只玉白大手,风入广袖,沉声道:过来。

  

  我听着他这声过来唤的颇为柔和,只好可怜兮兮得将手递了上去。

  

  小亭子中,我拿帕子捂住鼻子,猛的打了个喷嚏,他端坐在亭中,看我狼狈的样子无奈摇头,蹙眉道:衣服已经湿透了,我带你去换一身。

  

  我抬头遥望了眼十里长街,颓然甩帕子:若是在冥界就好了,我们冥界无论日夜都有鬼做生意,这地方又离孟府那样远,店铺大多也关门了,早知道就不一时兴起想要来看风景了。

  

  他瞄了眼我袖口淅淅沥沥滴下的水滴,起身握住我的手腕,带我离开了小亭子,一阵冷风吹过,我又狠狠打了个喷嚏,掌心的温度亦是愈发凉了下来。

  

  不知行了多久,只记得我揉了揉鼻子抬起头便瞧见了一处荒废的竹屋,这竹屋为何会凭空出现在这里,我不禁怀疑是不是他为了方便用术法变出来的。

  

  此处暂且能够避一避,天色已晚,若用术法带你回孟府,我担心你会得风寒,还是寻个地方等你衣衫干了之后,再回去吧。

  

  他放开我的手,凤眸明亮,我小心的推开竹屋,空空如也,看来是废旧已久。我吸了一口凉气,看着他颤颤道:啊?等我衣衫干了再回去?可我担心,我的衣衫一时半会也干不了。

  

  他低眸道:一个时辰不行,便两个时辰,我陪着你。

  

  我咽了口口水,我同他说的意思,原本不是为了让他陪我的

  

  他拂袖用术法在屋子中燃起了一堆火,我双颊烧红的坐在他身旁,火光烤得双腮炙热,他倒是贴心的陪着我,幽深的眸子深如古井,便是这样的一个人,时而温润如水,时而沉默淡然。

  

  火光中发出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声,我瞧着他有些入神,他往火中丢了一根树枝,拍了拍手道:在想什么?

  

  我慌神摇头,蜷缩着身子坐在他身畔,静了许久,忍不住的问了句:你,究竟是谁啊,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来路不简单,而且,你本事那么好,来人间,该不会只为了无事可做找找事情打发时间吧。

  

  他斜睨了我一眼,道:我是谁,你不清楚么,况且,天规之上只明文规定不允凡人飞升的神仙下凡,我算不得凡人飞升,下凡既不违反天规,又能打发时间,如你所想。

  

  我哦了声,继续问道:我听木须叫你尊上?

  

  他顿了顿,随即又行如流水从身畔拾起树枝丢进火堆子中:这个,是天上的规矩罢了。

  

  我又迷迷糊糊的哦了声,搓了搓手将自己的袖子摊上火堆子处:我离开冥界的次数不多,所以天上的那些规矩我不大懂,就连每年去凌霄殿上清宫等地方诉职,那里的司命皆是看在我从冥界来的面子上对我甚是恭敬,实则就如阎君所说,我若生在天界,估摸早便被拉去诛仙台用雷劈成人肉包子了。

  

  人肉包子倒不至于。他风轻云淡的添了一句:顶多血肉模糊。

  

  

  

  夜色渐沉,外面的烛火被风吹灭,我摸了摸自己已经被烤得半干的衣衫,偷偷瞧了眼闭目养神的他,小声道:前日,你不是问过我,关于我情魄的事情么?

  

  他眯着明如皎月的眸,鼻尖嗯了声,我道:其实这件事我是没有打算和你说的,只不过你帮了我这样多次,天界和冥界的关系不错,自然你也不会对我怎么样,我想,告诉你也是无妨。

  

  他提起了兴致,我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圈圈:我是地府的神仙,掌管忘川,奉命给那些路过忘川的神仙灌一碗孟婆汤,忘却前世今生,投胎做人,可也许是因为断人姻缘这件事情造孽太多,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有一日阎君大人察觉到混沌镜中突生异像,那些都是我的劫难,我需入凡尘替人织三世姻缘方可算是渡劫,且每一世得的我,不得真爱,孤独永生,前两世遇见过什么人,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一世,有一个叫孟素生的人,他对我很好,好到,可以为了我去死的地步,也是因为如此,我的情魄才会滞留人间,不愿意离去。

  

《君引九重》第15章他的吻

  我枕着自己的胳膊看他,他搭在膝上的玉指握紧,敛眉问道:你可记得他长得什么模样,可记得你们之间,究竟经历过什么?

  

  我淡笑:其实我苏醒的这段时日,没有了情魄丢失了记忆,可后来似乎是因为偷看了命薄,才会将这些都记起来,我们之间的种种,该想起来的大约都想起来了,我想,若是凡间真的有那样一对人,一定很幸福吧。

  

  他眉心舒展,启唇道:所以,你记着他,就连丢失了情魄,也能记得他?

  

  我闭上眼睛:是啊,许是孟素生,对我真的很重要,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忘记他

  

  之后如何,我皆已经不知晓,沉沉的睡意洒来,脚下火盆暖和,云雾中有人将我揽进怀中,玉指拂过我的额头鬓角碎发,掌心罩在我手腕上的那寸冰凉地,迷糊凑在我耳畔:看来,本帝来人间的这一趟,值了。

  

  睡梦中有暗香拂过,似春日百花齐放,有琴声随风飘荡而来,洋洋洒洒落进我的耳畔神思。

  

  我是怎么回到木兰院的,自己也记得不大清楚了,许是君明的法术高强,一挥袖子便将我给送回来了,可若是真有那么厉害,为何我掉进湖中之时不那样做,也省了在竹屋中耽搁好些时辰的功夫。

  

  孟家是京城中有名的人家,就连秋日祭祀,都要讲究排场,木兰院的那间厢房也有秋娘命人开了锁,彼时秋娘站在厢房外,看着里面的光景怔了许久,我放眼望去,恍若瞧见有白衣人坐在窗前提笔写着什么,只是一晃神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明日少爷便要和老爷一同去祖坟那边看望先人,少奶奶生前不喜热闹,就如同往年一般,命人在屋中上两炷香,顺便,

烧些纸钱。

  

  小丫鬟颤抖的立在秋娘身后,压沉声道:秋娘姐姐,我,我怕,听说夫人这几日的疯癫之病又犯了,可是吓人了,每年这个时候,夫人就会病的更加眼中,凝香院那边都说,是少奶奶回来了。

  

  我瞧了眼秋娘,秋娘冷然道:既然都不敢进去,那便我去吧。

  

  厢房时隔那些年,摆设都同当年一般无二,一尘不染,秋娘从箩筐中拿起香炉,置在墙上悬挂的那副女子画像下,我昂起头,眼角有些湿润,这些年了,我都快忘记当年他执笔为我画像时的模样了,秋娘燃了香,恭恭敬敬的俯身拜了拜,少奶奶若是在天有灵,定要常回来看看,这孟府,虽不复从前,但这里面的一点一滴,秋娘都帮少奶奶留着呢。

  

  纸钱被火舌舔尽,我黯然低头,偷偷将袖口中的东西往袖子中塞了塞,轻叹一声,旁人都怕她,唯有你,为何不怕。

  

  她伤怀一笑:少奶奶是我见过的最善解人意的主子,她不会伤人,我为何要怕。

  

  可斯人已逝

  

  她接过我的话,斯人已逝,可不代表,能忘记。

  

  我无言,只好静静的瞧着她。

  

  再遇见君明时,孟允浩非要缠着新来的叔叔学幻化之术,君明低了低下颌,看我道:见此幕,有何感想,你袖子中的那些冥币,许是够你花上一阵子了。

  

  我不知所措的从袖子里掏冥币,无奈道:还能有什么感想,只是伤感罢了,你忘记了,我如今是体会不到那些感觉的,或许等我的情魄回来,我会大哭一场,然后再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

  

  他不可思议道:你也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努力的掏出袖子中余下的那张冥币,囫囵道:啊?是啊,凡间的那些痴男怨女不都是这样么。

  

  本是想着在人间捞到了一笔意外之财准备暂先让黑白无常给我物色鬼市宝贝来着,可一抬头之间却恍然见到一只仙鹤自九天飞下,直奔我来,吓得我险些从台阶上摔下去,倒是君明十分淡然的伸出手,那仙鹤只眨眼的功夫便将书信撂下,扑扇翅膀原路折回,我踉跄了步,稳住步伐,见他敛眉,便好奇的探出头,可惜他收的太快,我仅瞥见了信角的落款,明珏,九重天上唤作明珏的神仙,大抵便只有上清宫那位天

尊一人了。

  

  你自幼,便生在冥府么,你爹娘,是何人?

  

  他转了话锋,我眨了眨眼睛,自然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自幼生在冥府,我只记得阎君说过,当年是冥王大人将我带回冥界的,我原本是一朵花,后来成了仙,就一直留在忘川,我没爹没娘,恰逢很多很多年前,地府那位孟婆婆因为天劫陨落了,于是冥王便命我接替孟婆神的职位,执掌忘川,孟这个姓,也是为了承孟婆婆的姓氏才给我的。

  

  忘川,花仙。他低声重复了一句,我歪头看他,我都已经把家门报得这样详细了,你不会还好奇我的身份吧。

  

  他闻言挑眉,负手广袖曳地,唇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巧了,我也没爹没娘。

  

  我愕然,总觉得他很奇怪,见他要离去便大步行去拦住他,我都差些将我的祖宗十八代都同你说一遍了,你也该告诉我你的身份了吧,能和明珏天尊有书信来往的神仙,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他止步,幽深的眸子平静如水,玉容柔和,抬手搭在我的肩头,扬起眉峰:我,同你一样,不过是个普通神仙罢了,和明珏有些交情,恰好,和你们地府的冥王也有些交情。

  

  我狠狠抽了抽嘴角,前面的那句已经是意料之中,只是后面这句,于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我怔怔在他面前站了片刻,待缓过神来转身便要逃之夭夭,他极为手快的握住我手腕,微用力便将我旋身扯进他怀中,不及我抬头,冰凉的玉手便捧起了我的脸蛋,低头朝着我唇角吻了上来

 我原本还在反抗的身子在那一瞬好似完全不听使唤的没了力气,那张咫尺之遥的俊容英俊无比,眉目含星,过耳清风中携着他衣袖间的梨花香,唇角的那处冰凉如同一泓清泉滑过。

  

君引九重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君引九重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君引九重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