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爱成婚》小说主角许芯如宁泽珩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1-01-11 16:30:19    作者:柚子红茶    来源:wyy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许芯如宁泽珩的小说叫《蜜爱成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柚子红茶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许芯如以为能留在宁泽珩的身边,就能留住他的心。殊不知,她爱的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心。.........

《蜜爱成婚》小说主角许芯如宁泽珩免费在线阅读

《蜜爱成婚》第18章护短

顾辰快速上了车,第一时间把车门锁上。当许芯如反应过来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顾辰,你你又骗我!许芯如就不该相信顾辰,他可是宁泽珩身边最忠心的人。

耸了耸肩,顾辰无奈地说:是宁少吩咐我这么做,你直接问他吧。

只见宁泽珩似笑非笑,威胁说:你敢下车,我直接让晨曦关门大吉。

论心机,许芯如只佩服这个男人。偏偏宁泽珩有钱任性,她咬咬牙还是把怒火忍了回去。

是宁总让我辞职,怎么又反悔了?从前你可不是这么没原则的人。许芯如面不改色地怼了一句。换做以前,她可不敢这么做。

宁泽珩皱了皱眉头,不徐不疾地说:对你,我还需要原则吗?对了顾辰,先去一趟服装店,她这身衣服看着碍眼。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许芯如猜到去服装店,只是预热而已。

我们做个交易。

宁泽珩往椅背上一靠,还是那副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的表情:今晚陪我去看画展,我答应你不会公报私仇。

这么轻易让步,一点也不像是宁泽珩的性格。许芯如眯着眼打量身旁的男人,警惕地问道:你该不会把我卖了吧?

瞧这丫头认真的表情,宁泽珩没忍住笑了:像你这种素质,卖掉也不值钱。今天举办画展的人与我而言很重要,刚好身边最懂艺术的人只有你。

许芯如是北城大学的美术系优等生,同时也是著名画家明月的关门弟子。无论国画还是油画,她都有极高的天赋。

你说的都是真的?许芯如还是不太相信,宁泽珩会轻易改变主意。

你没有选择。宁泽珩还是那么霸道。不过以许芯如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他不会信口开河。

仔细想了想,许芯如咬牙应了下来。说到底这交易,她不亏。

当顾辰把车子停靠在服装店门外时,许芯如差点没骂人。上次她在这里受尽白眼,还被程秋雅欺负得够惨的。

能换别间吗?我不喜欢这里。许芯如好看的柳眉扭成结。

宁泽珩猜到这个小女人顾忌些什么,抓起她的手钻出汽车:放心,有我陪着没人敢欺负你。

同一间服装店,同一帮店员,看到许芯如跟在宁泽珩的身后进来,态度却不一样了。

帮她选一件礼服,别太花俏,端庄点。宁泽珩言简意赅,没有一句废话。

店员认得他,连带对许芯如的态度都是毕恭毕敬的:请稍等,我马上帮许小姐挑选。

不到十分钟,店员便挑选了好几套价格昂贵的礼服,热情招呼说:许小姐这边请,我带你去试衣间。

随意挑了一件湖水蓝色的礼服,许芯如轻声道:就这件吧,其他都不要了。

这些都是我们店里的新款,既然是宁少埋单都带回去吧。店员赔上笑脸说。

想起上一次被眼前的这个女人嘲讽、讥笑,许芯如心里膈应。要是把这些衣服都买了,提成可不少,她才不会上当。

不用了,还是留给其他VIP客户吧。许芯如再次拒绝,抓起衣服转身往试衣间走去。

没走出几步,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往这个方向走过来。冤家路窄,北城那么多的服装店怎么就能碰上了呢?

许芯如下意识脚步一顿,未料到程秋雅早已发现了她。

哎呦呦,你看是谁来了?还嫌上次没把脸丢尽吗?这家服装店都被她拉低档次了,真是煞风景。程秋雅性格尖酸又刻薄,一言不合又开始人生攻击。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许芯如并不打算在这里吵起来。可程秋雅偏不,像个泼妇似的插着腰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你不是把珩哥哥的生日派对搞砸了吗?如果我是你,马上收拾包袱回老家,免得丢人现眼。

说话的同时,她一把夺过许芯如手中的礼服,嘲讽说:这么贵的衣服,你买得起吗?这件衣服我包了!

越骂越离谱,许芯如不反驳还算正常人吗?上次是你自己摔倒,还故意在阿珩面前污蔑我。程小姐,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你厚脸皮缠住珩哥哥,真让我恶心。上次我是故意的又怎样?我就看不惯你这么不要脸!程秋雅双手叉腰,语气愈发嚣张:珩哥哥只是可怜残疾人,才会暂时收留你。好听点说,你不过是他身边的一条狗。

残疾人这三个字,戳中了许芯如的痛处。哪怕被嘲讽上千次上万次,她的心还是那么难受。

拿别人的缺陷进行人身攻击,你就不羞愧吗?身后突然传来低沉的男声。

程秋雅愣了愣,缓缓转过身。待看清楚身后的男人是宁泽珩时,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珩珩哥哥,你怎么来了?

快步走到许芯如的面前,宁泽珩冷着脸说:跟芯如道歉!

认识这么久,程秋雅还是第一次看到宁泽珩朝自己发火。她吓得脸都青了,哆哆嗦嗦地问道:我为什么要跟她道歉?珩哥哥,我没错!

宁泽珩没有没有说话,只是眉头一皱盯着程秋雅看,便把她吓得不轻。

对对不起!她哄着眼,委屈兮兮地说。

许芯如冷笑,自嘲地说:没关系,反正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话里话,宁泽珩还是听出来了。这次确实是程秋雅不对,但她愿意道歉已经很难得:这衣服不适合你,还给芯如。还有,她是许家的人,而不是我养的一条狗。

程秋雅的表情要多难堪,就有多难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宁泽珩在护短。

先去换衣服。宁泽珩轻声吩咐说。

至于在换衣服的这段时间里,宁泽珩跟程秋雅说了什么,她就不知情了。走出试衣间的时候,程大小姐早已不见了踪影。

而店员对许芯如的态度,比刚才还要热情和周到。

许小姐,这双鞋配搭这一身礼服刚好。店员把高跟鞋快速放在沙发旁,示意她试穿。

许芯如唇角的笑容瞬间消失,盯着那双款式别致的鞋子黯然伤神。她两年没穿高跟鞋了,免得在别人面前自暴其短。

对不起,我穿这双就好。许芯如垂眸盯着自己的平底鞋,委婉拒绝说。

店员为了推销新款的鞋子也是拼了,赔上笑脸说:穿礼服得配高跟鞋,我帮你穿上试试吧。

说着,她弯身就要帮沈悦涵脱鞋子。

刚想再次拒绝,宁泽珩朝这个方向走过来,瞥了一眼高跟鞋淡淡地说:帮她换一双新的平底鞋。

是的,宁少。店员礼貌地笑说。

休息区只剩下两人,气氛有点尴尬。宁泽珩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手机说:我出去打个电话,上车等你。

好。许芯如满怀心事地说。

《蜜爱成婚》第19章目的

前往艺术馆的路上,两人均没有说话。过去一年许芯如早已习惯被嘲笑、被挖苦,情绪很快调整过来。

倒是宁泽珩,沉默半响冷冷地问道:被秋雅骂,怎么没还嘴?

对不在乎的人,没必要大动肝火。再说程秋雅没说错,我的右腿确实行动不便。许芯如面不改色地说。

她的右腿受过伤,宁泽珩是知道的。听说早前许少峰带她寻访过不少名医,却一直治不好。

两人见面最多的地方就是床上,其余时间许芯如一直在小心隐藏。久而久之,宁泽珩并没有太在意。

然而他再毒舌,却从没有拿这件事来羞辱许芯如。

秋雅是过分了,我已经帮你教训过她,不要放在心上。宁泽珩的语气难得温柔,反倒让许芯如不习惯。

从昨晚至今,这个男人的做法让许芯如费解。认识这么久,他还真没对她这么客气过。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我猜你今天找我,应该不会看画展这么简单吧?许芯如试探性地问道。

以宁泽珩的性格,绝对不对浪费时间去看一场画展,更不会对许芯如和颜悦色。

我刚才护着你,至少也得说些感谢的话吧?宁泽珩突然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许芯如,短短半个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是从前那个唯唯诺诺、乖巧听话的丫头。

也许,这才是她原本的样子。

我还以为宁少不会喜欢别人的恭维。许芯如勾了勾唇,无奈地笑说:不过刚才真的谢谢你所以今晚的画展,你打算让我做什么?

有时候,他觉得许芯如还不算笨。

今天举办画展的林志贤先生,是国际很有名的建筑师。我三翻四次邀请他加入城北项目,均被拒绝了。宁泽珩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有点不自然。

想不到在北城,也会有人拒绝宁家大少爷。

宁少搞不掂的人,凭什么觉得我可以?许芯如早就猜到了结局,只是心里还期望着宁泽珩今天所做的一切是因为在乎,而不是利用。

宁泽珩把手放在膝盖上,弯曲手指轻轻敲打膝盖:林先生是艺术家,接项目看心情。今天你的任务,就是想办法跟他混熟,趁机劝服他接手城北项目。

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一年多了,许芯如没想过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她是该高兴呢?还是应该为自己的天真而难过。

如果我不同意呢?许芯如反问道。

宁泽珩没想过会被拒绝,眉头轻蹙缓缓道:我答应你,只要顺利完成任务,晨曦的事我不再插手。你可以继续工作,芳华别墅喜欢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

这是稳赚的交易,许芯如却没有半分喜悦。留在这个男人身边那么久,她现在才发现根本走不进他的心。

他时而冷漠,时而温柔,时而让人捉摸不透;他会嘲笑她、在别人欺负自己的时候却会护着。

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宁泽珩?

需要想那么久吗?宁泽珩不耐烦地问道。

行,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事成以后我要拿回自己的身份证。许芯如抬眸对上男人的视线,神色凝重。

良久,宁泽珩才淡淡地应了一句:好,我答应你。

得到期待中的答案,许芯如却没有丝毫兴奋之情。相反,她感觉心脏像被什么掐了一下,疼痛难受。

如果不是有利用价值,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宁泽珩这么温柔的对待吧?

北城美术馆。

林志贤是知名建筑设计师,这些年已经逐渐淡出圈子,把精力都放在画画上。他的作品真实、细腻,是低调而极具天赋的画家。

因为工作日的缘故,看画展的人不算很多。许芯如在宁泽珩的带领下,从侧门走进展厅。

看到那边穿白色衣服的中年男人吗?他就是林志贤,这画展的主人。宁泽珩凑到许芯如的耳边,轻声提醒说。

顺着男人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一抹白色清秀的身影映入眼里。在许芯如的眼里,艺术家都像自己的师父明月那样不修边幅。

可林志贤却不同,他长得眉目清秀、衣

着品味很好,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和风度。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过去搭讪吗?许芯如久居深闺,不懂交际。

宁泽珩收回视线,勾唇一笑说:不急,我们先逛一圈。

原以为除了生意场上的事,宁泽珩

不会对艺术品感兴趣。可是转了一圈下来,他知道的并不少,对很多作品都能点评几句。

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对油画也有研究。许芯如对宁泽珩刮目相看。

他停下脚步,不以为然地说:参加画展前,我上网搜索过林志贤的作品。不过在艺术领域,你才是专业的。

你这算是夸我吗?许芯如苦笑说。

想了想,宁泽珩接着说:你性格偏执、自以为是、无趣,还不接受现实,唯一的优点就是对绘画的天分。

你说的是自己吧?许芯如翻了个白眼,自言自语地说。

小女人微怒的样子,惹得宁泽珩闷笑了几声:不逗你玩,先过去看看那边的油画,是林志贤多年来的珍藏。

在展厅的尽头,挂着一幅名为《秋天麦田》的作品。宁泽珩上网做过功课,主动解说:林志贤无论设计作品还是画作,都以细腻舒适闻名。这次的城北项目我们主打的就是宜居商城,如果由他负责总设计效果一定会很好。

他的风格真的很特别许芯如全神贯注地盯着作品看,表情认真。

恰好这时,身后传来浑厚的男声:宁总,想不到你也来看画展了?

闻声往后看,许芯如成功撞入一双漆黑的眸子。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林志贤,那就是霁月清风。

尤其是男人眉目间的柔情,深深吸引住许芯如。与宁泽珩的成熟帅气不同,这个男人身上更多的是亲切和温和。

蜜爱成婚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蜜爱成婚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蜜爱成婚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