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毒妃倾城全文免费阅读_重生之毒妃倾城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21-01-11 16:55:16    作者:云墨微染    来源:wyy

小说简介:一部非常感人的古言小说《重生之毒妃倾城》受到了读者的捧读,该书的创作者是云墨微染 ,主要人物是秦连霜北云依,小说具体内容是:简介:北云依原本是个聪明灵巧的姑娘,却在十三岁那年意外跌落悬崖成了痴傻儿。残忍、暴戾的晋...

重生之毒妃倾城全文免费阅读_重生之毒妃倾城小说最新章节

《重生之毒妃倾城》第18章母子之情

这让北云依下意识的朝床角缩去,身上仅穿着一件面料细软的外裳,越发显得她身量柔曼窈窕。

秦连轩缓缓起身,走到床榻跟前,俯身勾起北云依尖细、莹润的下颚,细细的看着:听说七弟在你身上花了不少的心思,但是你一个傻子却什么都不懂,好似还很怕七弟

也对,七弟整天戴着一张银色面具,谁见了谁都怕!一抹邪笑缓缓的从秦连轩那绯色的唇角荡漾开来,连带着让他整张俊朗的面容都笼罩上一层阴魅。

北云依看着越来越近的秦连轩,立刻撇过头去,但是随即被秦连轩捏住的下颚便传来一抹尖锐的痛楚。

本王还听说你嫁入王府两月,七弟还舍不得碰你是吧?秦连轩说着,荡漾在唇角的邪笑便越发的肆掠:哈哈哈七弟越是这样珍惜你,本王就越是喜欢你!

放开我!北云依眸色中是一

片清冷,丝毫没有一点儿惧意,张嘴就直接在秦连轩的手上咬了去。

紧接着便又是一脚朝秦连轩的下踢去。

趁着秦连轩躲闪的功夫,便立刻跑下床,朝门口跑去。

你个贱人,在七弟面前你是块宝,在本王面前你就是一个供本王发泄的工具!还没等北云依的手碰到门,脑袋后面便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

秦连轩凶狠的揪住北云依的发丝,将她重又拖回到床榻上来。

北云依顾不上疼痛,伸出锋利的指甲就朝秦连轩的脸上用力的抓去,清妍的面容上是一片冷狠。

那长长的指甲平时看似无害,但是抓在人的脸上便立刻出现五道红印,尤其北云依是朝着秦连轩的眼睛抓去。

啪的一声,秦连轩恼怒的朝北云依脸上扇去了一巴掌,俊朗阴魅的眸中满是凶狠的光芒。

立时北云依白皙的脸颊上便映现出了五道红红的手指印,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整个脑袋也更是一片昏沉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敢抓本王的脸!秦连轩阴狠的说着,将北云依的身体扳正,便再次粗暴的朝北云依的身上压去。

正在秦连轩要去扯北云依身上肚兜的时候,紧闭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侍卫握着手中的大刀,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着。

离末握着手中的软剑,一步一步的走进来,眉眼依旧低垂着,但是被烛光倒映在白色墙壁上的身影却异常的陡峭险峻,透露着一种强烈的威压。

听到动静的侍卫们立刻赶了过来,举起手中的长刀便朝离末砍去。

离末一个闪身便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同时轻转手腕,手中的软剑便准确无误的刺入了迎上来的侍卫身上。

玄王,放开她!离末看到被秦连轩压在身下的北云依,外裳已经被撕碎,仅剩的一条肚兜也被秦连轩扯得松松垮垮,不由冷然的说道。

哼,本王倒要看看,七弟身边的暗卫有多厉害。给本王杀了他!秦连轩却是眯起了那双阴寒的双眸,冷嗤着说道。

立时冲进来的侍卫便全都朝离末杀去。

离末神色未变,握住软剑的手腕快速的旋转,翻动。身手更是极为的敏捷快速。

几乎都让人看不清他是怎么出手的。

最先冲上去的几个侍卫,便已经痛苦的倒在了血泊中。

一时间雅韵的房间中满是兵器的碰撞声和叫喊声。

玄王府的侍卫尽管训练有素,但是离末毕竟是秦连霜从战场上带回来的,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冲进来的侍卫便已经倒下了大半。

咚的一声,几个挡在离末跟前的侍卫,被离末一脚踢到了床榻前,直直的朝秦连轩摔去。

秦连轩见状立刻便拉着北云依躲闪到了一边。

随之一把滴着鲜血的锋利软剑便朝秦连轩刺来。

秦连轩没有躲闪,眸中闪过一抹阴光,直接将面前的北云依朝剑口推了过去。

剑已出鞘,想要在收手已经来不及了,锋利的剑锋就这样划开肌肤刺进血肉。那尖锐的疼痛让北云依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昏沉的脑袋也在这时变得无比清晰,霎时间冷汗便从北云依的额头渗出。

离末立刻上前接住北云依倒过来的虚软身体,迅速的扯过桌上的桌布,盖在了北云依的身上。

夫人?夫人?离末低下头看着怀中面容苍白的北云依,轻轻的唤了几声。

而她的身体却不断的往下滑,直让离末越发的搂紧她的腰肢。

她的病情刚愈,肩头又被离末刺了这一剑,抬头看了两眼离末后,便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当秦连霜赶来时,便看到离末抱着衣不遮体,已经昏迷过去的北云依,站在一堆尸首中。

立时眸心欲裂,冷骛面容嗜血的可怕,犹如从地狱中跑出来的恶魔一般,周身散发出凌厉恐怖的杀气。

脸上冰冷的银色面具在烛光下泛出死亡的光芒。

原本想要上前杀了离末的侍卫,立刻惊惧到了极点,就连秦连轩看着一步一步走进来的秦连霜,垂在身侧的手都不由的握紧。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如死一般沉寂。

或许是因为怒极让秦连霜变得格外的平静,在看了一眼昏迷过去的北云依之后,秦连霜便直接朝着秦连轩走来。

七弟,你别忘了,你是我母妃一手抚养秦连轩的话还没有说完。

秦连霜便已经来到了秦连轩的跟前,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中满是阴骛的寒意,冰冷阴森的盯住秦连轩的眼睛,仿若要将秦连轩一刀一刀的凌迟一般。

直让秦连轩害怕的说不出接下来的话。

若不是因为惠妃娘娘,早在你对我的战马做手脚时,你就已经死了!从小到大我一直都看在惠妃娘娘的面上,对你一忍再忍,即便你命人给本王下毒,本王也忍了。但是今日你竟然趁着本王不在,将本王的女人劫走,你是不是以为,你还可以像小时候一样肆意的抢走我的东西,而我除了忍耐对你没有任何的办法?

秦连霜启开薄削的双唇,一字一句的从唇中吐出这些话,字字狠厉,犹如隆冬里的砭骨寒风,刮在秦连轩身上,直让他全身冷得刺骨,寒意一点一点的从他后脊窜出。

你是想为了一个女人杀了我吗?尽管这样,秦连轩的面上却依旧强装着镇定,冷嗤道。

秦连霜是不可能杀了他的!

自从他脸毁了之后,只有他的母亲对他没有一丝嫌弃之意,尽心尽力的抚养他长大。

而秦连霜性格虽然手段残忍,性格暴戾,但是他却是十分孝顺的。

只要母妃一日在,秦连霜就一日不会对他怎样。

这不是一个女人的事,而是你又再次动了我的东西!秦连霜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平缓的语调骤然拔高,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威慑和杀意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秦连轩袭来。

额头的青筋更是在瞬间暴突而起。

来人,将玄王的衣服全部扒光,?到望京城最繁华的长街去,谁若是敢拦,杀无赦!秦连霜狠戾冷酷的说出这一句话之后,便转身而去。

秦连轩听完,如同一记闷棍狠狠的打在他的脑袋上,让他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紧接着手脚便是一片冰凉。

随后便冲着秦连霜抱着北云依离去的背影喊道:秦连霜,你敢!你若是这么做的话,母妃绝对不会原谅你。你忘记你小时候生病,是谁守连夜命人去找太医为你医治的?在你受伤时,又是谁守在你身边?你在父皇面前犯了错,又是谁为你开口求情的?

秦连霜,如果没有我母妃,你早就死了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中,更别说现在会成为声名显赫的晋王了!

秦连轩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无疑不是在秦连霜的伤口上撒盐,强迫他回忆着他最痛苦而不堪的过往。

六皇兄,我哪一次生病和受伤,甚至是在父皇面前犯错,哪一次不与你有关?秦连霜刚跨出门槛的身体一下停了下来,随后慢慢的转过身,薄削的唇角噙着残冷的笑意,样子格外的骇人:就因为本王感念惠妃娘娘的养育之恩,才会容忍你这么久的!而如今你已经触及到了本王的底线,所以本王也要让你尝尝被羞辱的滋味。

秦连轩看着秦连霜离去的身影,原本站得笔直的身姿骤然开始摇晃起来,寒意一点点的顺着他的血液流淌直他的四肢百骸。

他紧捏住的手,一条条青筋从手背上暴突而起,手指骨节更是被捏得泛白。

秦连霜,你怎么敢?你怎么能?

他一直都知道从小失去母妃的秦连霜,格外的在意的与惠妃的母子之情,所以不管他对他做出什么来,他都一再的忍让着,从未在母妃面前提起过一个字。

也更是未曾对他怎样!

可是没有想到,今日为了一个女人,他竟然不顾与母妃的母子之情,要将他扒光衣物丢到长街中去!

《重生之毒妃倾城》第19章他不是为了她

一直站在门外的小溪子走进来,看了一眼脸色极为难看,眸底充血的玄王,轻笑着道:玄王,您看是您亲自更衣呢,还是奴才服侍您更衣?

秦连轩原本俊朗的面容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脸色更是如纸般苍白。

充斥着血丝的双瞳中满是无尽的恨意和狠毒。

似是要将秦连霜剥皮拆骨,千刀万剐一般。

晨曦的第一缕光,透过印有花纹的窗纸照射到北云依的脸上,睡在床上的北云依便幽幽的醒了过来。

竟意外的看到秦连霜坐在床旁,用那双略带疲惫的双眸看着她,似是一夜都没睡,一直都守在她身旁般。

这倒是让北云依有些不敢相信。

重生前,秦连霜可没对她这么上心过,做的都是表面功夫。

或许是因为疲惫,秦连霜的眸心微微泛红,见到她醒来,不由抿唇一笑,低吟着嗓音道:醒了?伤口那还疼吗?都是本王的错,本王临走时应该将离末留下来的。

说到这,秦连霜温和的眸色瞬间便划过一抹冷意。

上一次玄王给他下毒的时候,他就派人去警告他了,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一丝收敛,竟趁着他去军营的时候,派人劫走了他的女人,且试图占为己有。

这已经不是抢夺一个女人那么简单了,而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和藐视!

北云依乌黑莹澈的眸子在眸中转动了一下,她还在北府中,屋子中只有秦连霜一个人。

他眸底的红血丝和脸上的疲惫之色,不像是装出来的。

难不成他真的一直守在她床边,等着她醒来?

估计是担心她会死掉吧!

秦连霜见北云依只是看着自己,眸光好似受了惊的小鹿一般,怯怯的,并不说话。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便不免将音调放柔,语气轻轻的,似是在哄小孩一般:云依,你不用担心,昨晚的事情,本王绝对不会在让它发生了,以后本王便时时刻刻的将你带在身边,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到你!

秦连霜的话语说的十分笃定,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这就和上一世一样了,秦连霜将她带在身边,才不是有多宠爱她,在意她!

而是担心她再受什么刺激或者什么伤害,无法为他生下孩子!

北云依薄如蝉翼的睫羽轻眨了一下,随后身体便不由的动了动,结果一个不小心却是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那撕裂般的疼痛传来,直让北云依疼得皱紧了眉头。

秦连霜见了立刻道:云依,你不要乱动,刚刚北太医才给你换完药。你口渴不渴,本王去给你倒杯水?语气中满是紧张和担忧。

那清泉般的嗓音犹如流淌在山间的潺潺溪流,落入人耳,甚为的清润动听。

北云依依旧看着秦连霜,似是想要从秦连霜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一般。

如果没有经历过上一世的事情,她可能会真的再一次被他的伪装蛊惑吧?

北云依摇了摇头,那巴掌大的小脸上,略微的泛着白。

被打的左侧脸上,虽然已经褪去了红色的手掌印,但是却高肿了起来,使得她那一双受惊的眼神看上去有些凄婉,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生怜惜。

秦连霜见这样,却是无奈的笑了一下:你若想留在北府,那本王便陪你在北府住下,等你伤好了,我们在回王府,你看可好?

看来秦连霜为了能够让她平安的生下孩子,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和牺牲。

嗯。这一次北云依却是轻点了下头,从鼻息中发出一声轻嗯声。

这让秦连霜听后,放心了些。至少神智方面还是正常的。

小溪子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看到床上的北云依已经苏醒,略带着青涩的眉宇便舒展开来,露出一抹春风般的笑意,声音更是润朗好听:王爷,惠妃娘娘刚刚派了人来,让王爷你去惠宁宫一趟!

秦连霜原本噙着温和笑意的唇角,在听到这句话后,慢慢变得冷凝起来,最终那抹淡淡的笑意如风一般消散在他的唇角。

知道了!秦连霜从唇中轻吐出这句话。声音平静,没有任何波澜,让人听不出他话语中的情绪。

云依,本王还有些事,回来在陪你!秦连霜的声音重又恢复了轻柔,话音刚落便站起了身。转身离去的那刻,俊美如斯的面容上便瞬间爬满了摄人的寒意。

绿云端着熬好的药汁走了进来,小心的将床上的北云依扶坐起来,由衷的道:夫人,你不知道昨晚王爷将你抱回来的时候,你肩头的血都将王爷身上的衣物都给染红了。直到北太医为你包扎好伤口,确定夫人你没事之后,王爷才下去换的衣服,之后便一直都守在夫人身旁,今天可是连早朝都没去呢!

说起昨晚的事情,绿云仍旧心有余悸,不过看到王爷如此的在意夫人,心里却是十分的高兴。

放眼整个东皇国,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王爷这般对待侍妾的人了。

北云依刚准备张口喝下面前浓稠苦涩的药汁,听到绿云这句话,眸中迅速的闪过一抹疑虑:王爷,没去上早朝?

是啊,夫人,这早朝的时间早就过了。溪公公昨晚劝王爷回去休息的时候,王爷直接让溪公公向皇上称病,今早不去上朝了!绿云说的十分认真,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意想不到。

为了一个侍妾竟然称病不去上朝,可见王爷有多在乎夫人了。

北云依低垂着眉眼,尽管这药里面加了甘草,但是药性却依旧极苦,然北云依的神色却是没有变一下。

这里是北府,秦连霜没有必要让绿云在她面前撒谎!

绿云看

了一眼北云依的神色,便又接着说道:那个玄王也实在胆大包天,王爷一直念着惠妃娘娘对他的养育之恩,这才没有跟他计较。可是没有想到玄王竟然惦记上了王爷的女人。夫人,奴婢听溪公公说,当时王爷赶到的时候,怒不可遏,竟然要人将玄王的衣服扒了,丢到长街上去!

在上一世的时候,她记得玄王将晋王惹得最厉害的时候,晋王也就是对着玄王说了几句狠话,回来后发了好大的一通火,还?了几个倒霉的侍从进狼圈。

但是却是没有想到秦连霜为了这件事,竟然命人将玄王的衣服扒光,丢到望京城最繁华的长街去,这对极为爱面子的玄王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耻辱啊!

然而北云依却只是不着痕迹的轻勾了勾唇,那双没有神色的眸光中迅速的划过一抹清冷。

别人或许以为秦连霜这么多全都是为了她!

然而事实上秦连霜是为了青鸾!

所有人都以为秦连霜孝顺,感恩惠妃娘娘的养育之情,这才对玄王多加忍让。

这不过是因为秦连霜从小缺乏母爱和亲情,所以十分的珍惜与惠妃娘娘的母子情谊而已。

他之所以一直忍耐,就是不想要失去这仅有的一份亲情,即便这份亲情稀薄,可是对于他来说,却是他仅有的了。

然而玄王这次却好死不死的触及到了秦连霜的底线,她并不是秦连霜的底线,只是因为她是青鸾公主的药引,没有她,青鸾公主就无法治愈好不孕之症。

可玄王却偏偏将她劫走!甚至想要占为己有。

当惠妃娘娘的亲情和青鸾公主的爱情同时摆放在秦连霜的面前,秦连霜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爱情了。

所以秦连霜可不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

惠宁宫中,惠妃娘娘坐在贵妃榻上,虽容貌并非上乘,但是却胜在明艳端庄娴静婉约的气质上。

皮肤更是保养的极好,然而那一双娥眉却微微的蹙着,染上一层哀愁。

晋王,本宫没有想到,轩儿作为你的兄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惠妃娘娘温和的话语中满是怒气,也带着深深的自责:你生那么大的气也是应当。不过晋王,轩儿毕竟是皇上亲封的王爷,你命人扒光他的衣物丢在长街中,不仅羞辱的是轩儿,也更是让整个皇室蒙羞,所以本宫命人前去阻拦,你不要怪本宫。

秦连霜如玉般的身姿恭谨的站在殿前,缠绕在周身的戾气和威压也在这时收敛了些。

轩儿,晋王光是一个称呼,就体现出了亲生与非亲生的区别。

不过他早已经习惯了,昨晚他虽说着谁要是阻拦就格杀勿论,但是当惠妃娘娘的人找来时,他最终还是狠不下心,就这样饶过了玄王!

母妃教训的是,当时儿臣

没有想那么多,回去细想过后,觉得这样做确实不妥!

晋王,本宫虽不是你的生母,但是也是一手将你抚养长大的,这么多年你吃了多少苦,本宫心里也有数。轩儿虽然是本宫亲生,但是这次他做得实在太过了,本宫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惠妃娘娘话音刚落,便见一脸颓败的秦连轩走了进来。

还不快给晋王道歉?惠妃娘娘本来柔和的声音一下变得凌厉起来。

重生之毒妃倾城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重生之毒妃倾城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重生之毒妃倾城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