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昊芸娘山溪水色锁情阁(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

时间:2021-01-11 18:15:05    作者:相思意    来源:wyy

小说简介:主角名为耶律昊芸娘小说的名字是《山溪水色锁情阁》,这是一本精彩满满的古言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因为两个男人间的仇恨,却让她成为无辜的祭品!他说夫债妻还,所以他要掠夺她的一切...............

耶律昊芸娘山溪水色锁情阁(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

《山溪水色锁情阁》第18章生不如死

耶律昊平静地回视着气急败坏的萧大山,他无意屈服于这个莽夫之下。

他冷冷地瞄了他一眼。

下个月我会择期到府上下聘。

昊儿!萧萍惊呼。

萧大山满意地大笑。

芸娘仿佛被一拳击中腹部,她不敢相信,手中的长衫自指缝中滑下。她痛苦地跪坐在地上。

她木然地坐倒在地。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厅内的恭贺声再次穿透层层迷雾,到达她的耳中。

她不能再待在这儿了,她慌张地察觉屋内的人就要走出来,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尤其是现在这个样子。

芸娘拔腿狂奔起来,泪水使她目盲,四周的景物开始旋转,令她闷热窒息。她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走,而且一点也不在乎,她只想远离耶律昊,逃离内心苦涩的伤痛。

她不顾一切地往前直冲,直到她精疲力竭地跌倒在庭园中。昨夜的雨让园中一片泥泞。芸娘凄苦地趴在泥地中啜泣着,手上的长衫早已和她的衣裙一样沾满污泥。

但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只觉得疲惫──疲惫且空虚。

她该怎么办?她无言地向天呐喊。

耶律昊回房时芸娘仍木然地坐在黑暗的房中,她的脸色苍白如死灰,双手微微地颤抖。

她眼神中的空洞令他惊惶。一份不好的预感袭上他的心,下午在大厅他瞥见匆匆离去的背影会是她吗?她知道他即将成亲了。

怎么了?为什么不点灯?他轻柔地抚摸她细致的脸蛋,下意识地拖延可能会有的风暴。

他的碰触让芸娘弹跳起来,她根本没注意到他进门。

芸娘眼中的警戒,令耶律昊既挫败又愤怒。该死!他猜的没错,她知道了,而且显然气愤得不得了。

芸娘。他试着伸出手想将她抱在怀中向她解释一切。

想不到她却躲开了他,往床内缩去,仿佛当他是洪水猛兽。

芸娘,过来!他下颚紧绷,她的拒绝令他不悦。

芸娘拚命压抑着泪水,命令自己坚强而镇定地回视他。

我想知道,我的丈夫有没有回复你何时交付赎金。她抬起下巴,声音冷漠得不带一丝情感。

赎金?耶律昊浓眉紧皱,双眸危险地眯起。

是的!赎金!我想知道我何时可以脱离你的魔掌。她恨恨地说。

魔掌?耶律昊不可置信地斥责。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叫床叫得那么大声,我想所有人都已经听到了。

芸娘蓦地双颊绯红,这个恶棍。她气得双手握拳。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是我的女人,休想要走!

他阴沈的脸庞和令人丧胆的眼眸在她面前,芸娘发现自己不争气地颤抖起来。

你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就要成亲了,放过我吧!让我回家。你对郑忠的报复早就够了。积压了一整个下午的怨恨在这一刻全数爆发。

不,你错了!我成不成亲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是我的奴隶,我们的关系不会改变!他断然地说。

芸娘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

你要让我变成任你发泄兽欲的女奴?

耶律昊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你现在就已经是了,我成亲之后,你一样住在这里,没什么改变。

你要我住在你新房的隔壁!芸娘忍不住尖叫。她无法想象自己必须忍受他和妻子近在咫尺的折磨,也许她还得被迫听到他们欢爱的声响。想到此她的胃就一阵痉挛。

拜托!他对她的歇斯底里感到不耐烦。别告诉我在大宋,男人只有一个妻子。在契丹,妻妾成群并非怪事。

而我甚至不是你的妾,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奴她颤抖地低语,一颗心在淌血。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傻,她还以为他们的关系已经改变,原来他一直只把她当成他的娼妓。

她苍白的脸和空洞的双眸不知怎地刺痛了他的心。他不该有罪恶感的,该死!她为什么不接受事实,他怎么可能娶她为妻,现在这样是最好的安排了。他们之间的热情根本不需要因为他成亲与否而有所改变。

一滴泪珠从她悲切的眸中滑落,突如其来的心痛令他愤怒不已。

别哭!他霸道地抹去她的泪,用力地将她的身子钳制在身下。

我以为你爱我。她抽噎地说道。我怎么会错得这么离谱?

她的话让他心惊,爱上她?可能吗?可是,他又如何解释自己宁可毁掉前途也不愿见她受辱的愚蠢行径!难道这是真的?

他像被灼烧般地将她推开,恼羞成怒地瞪着她。

你别不知羞耻了,我爱你?哈!我只想利用你、糟蹋你。你不想留下来看我成亲?可以,只要赎金一到,我就放你走。他恶狠狠地攫住她的手。

一抹恶毒的冷笑

令他看来更显阴鸷。

不过,恐怕郑忠也不会愿意花五百两来换回一个我穿过的破鞋。

没有任何话比这更伤人了,她的身躯因心伤而打颤,他残忍地摧毁了她仅有的尊严。

出去!她泪流满面,朝他大吼。

耶律昊看着她,他的胸口沉重得令他呼吸困难。他狠狠地伤了她,却感受不到一丝复仇的喜悦,反而比她更痛苦。

他反身冲了出去,罪恶感紧紧追随着他。

他脑中有一个声音在回响着,他到底做了什么?

《山溪水色锁情阁》第

19章错了

耶律昊错了。

那笔赎金讽刺地在第二天送达王府。

他坐在大厅内,阴鸷地瞪视着郑忠派来的使者。

康福全身颤抖地跪在耶律昊身前。妈呀!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蛮子。他不但高大魁梧,全身肌肉纠结,好像一掌就可以将他击毙。最可怕的是他眼中森冷的怒意,像要把他千刀万剐。

天哪!早知代郑将军来这趟要冒这么大的险,他说什么也不干!

请请问耶律大人,这五百五百两已如约交付了,那沈姑娘是不是可以让我带回去?康福不自觉地颤栗着,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身首异处。

耶律昊的双唇抿成一直线,让芸娘走?不可能!他无法想象没有她的日子。可是,他怎能违背自己的承诺,昨天他已经答应赎金一来就放她走的。

此刻他恨不得割了自己多嘴的舌头。

那要看沈姑娘愿不愿意跟你回去了。

康福讶异地抬

头,他想不到耶律昊会有这种回答。莫非,沈姑娘跟他已经康福疑惑的神态无异对耶律昊是火上加油,他一双利眸狠狠的将康福瞪得发抖。

你暂且在王府住下,等沈姑娘决定之后再说。他面色严厉地吼道。

康福根本不敢反驳,他跪在地上直点头。

耶律昊不再看他一眼,烦躁地起身离去。

该不该告诉芸娘,郑忠果真派人来赎她了呢?不行!凭她刚烈的性子,只怕是一刻也不会留下的。何况他昨夜说了那么多混帐话。

干脆别让她知道,把那惹人厌的使者连同五百两一起斥回。他才不在乎郑忠怎么想,他根本没胆上门来。

这个念头愈想愈吸引着他,他的眉心舒展开来,就这么办!

他忽然止步。

芸娘出现在他面前,挺直腰杆,抬起下颚直视着他。

耶律昊看得出神了,她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美,粉嫩的脸,仿若掐得出水美丽的瞳眸闪着光芒。他沿着她的颈线往下看,一股燥热令他下腹紧绷。

压抑一夜的欲望如野火燎原。

我的赎金到了?她冷漠的语气像一盆冰水浇熄了他的欲火。

他忿忿地转身,拒绝回答她。

你说啊!什么时候要放我走?芸娘困难地跟上他的大步,毫不放弃。

耶律昊突地停步,回身狂暴地抓住她的双臂。

你就这么恨不得立刻离开吗?他嘶吼,感到像被背叛般的痛苦。

没错!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决绝地吼回去。

他愤怒的眼眸像要喷出火来。

他粗暴地将她扛上身,大步走回房。

芸娘挣扎着,狂乱地打着他肌肉纠结的背,可是根本没用,她像个破布袋似地被丢到床上。

芸娘立即从床上弹跳起来,以相同的愤怒瞪视他。

别嘴硬了,你走不了的。我们两个都知道,你不能没有我。他将她逼到床角,喑哑的嗓音挑逗、诱哄着她。

他的狂妄令芸娘为之气绝,但他紧抵着的胸膛又令她心跳加速。

放我走!我宁可死也不要再任你污辱。她双臂抵着他的胸,奋力地希望逃出他的禁锢。

污辱?她竟这样曲解他们这一个多月来的缠绵,怒火烧灼了他的心。

我不要你,永远不要再见到你。芸娘恨恨地说,他阴沈的眸子显示她已经成功的激怒了他,他的嘴角讥讽地扬起。

你要我,而我将证明这点。

不!她用尽全力推开他,想爬下床去。

事后,他颓然地趴在她身上浓重地喘息着,他不想离开她湿滑的温暖,两人的汗水,几乎融合在一起。

许久之后,他心满意足地翻身看着她,他的手悠闲地抚摸她尚红潮湿润的双颊,眸中盈满占有欲。

现在告诉我你会留下来。他自信而狂傲地对她露出一抹微笑。

芸娘颤抖地喘息,她刚才的表现简直像个无耻的荡妇。她知道只有他能让自己疯狂至斯,她又怎能否认她对他的情感。

然而留下来是不可想象的!

她怎么能让自己变成他泄欲的工具,他就要成亲了啊!到时她的命运又会怎样?她恐惧地握紧双手。

放放我走吧!她无助地掩住脸,深沉的绝望令她痛苦地打颤。

耶律昊难以置信地瞪视她,她的话像把利刃刺穿了他。她怎能决绝地说要走。难道她感受不到方才两人的结合所代表的意义吗?

我不准!他紧握住她的葇荑,眸中射出杀人般的愤怒。

芸娘在他狂暴的怒气中,像棵小草般摇摇欲坠。但她告诉自己要坚强撑过去,否则等着她的将是无边无际的炼狱。

她咬着唇,设法冷静地回视他。

你答应过的,难道你想反悔?

耶律昊气得大吼。她该死地击中他的要害──他从不食言。

好!你走!他大声咒骂着,怒火沸腾地起身,一掌将桧木桌子劈得粉碎。他回头怒视惨白着脸的芸娘,芸娘含泪看着他,但一张嘴仍抿得死紧,不肯示弱或求饶。

他心如刀割,知道自己再也挽不回她了。

他倏地转身离开。

芸娘咬着唇,怕自己忍不住开口呼唤他回来。她告诉自己这一切是早注定好的。离开是最好的结局。只是,为何她的心像被撕裂般痛楚。

山溪水色锁情阁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山溪水色锁情阁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山溪水色锁情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