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爱难逃龙枊翔柳安然小说完本

时间:2021-01-11 18:22:12    作者:相思意    来源:wyy

小说简介:受到追捧的人气小说《妃爱难逃》已完结,本书是女频大神作家相思意 的古言之作,文中叙述了龙枊翔柳安然之间浪漫感人的恋歌、小说内容试读:本为忠义侯府嫡出的千金,成了堂堂的楚王妃,却遭失忆楚王凌辱、虐待…&hellip...

妃爱难逃龙枊翔柳安然小说完本

《妃爱难逃》第18章王妃病了

一路上,他都在心底念叨着:媛儿,你千万不可有事,千万不可

他甚至已在隐隐地后悔,是不是自己那日的话太重了些?

毕竟,江明月的毒已经解了。

而媛儿,说到底也只是因为嫉妒。

如果她不在意他,又怎会如此?

这么一想着,萧木何煎熬了数日的心,总算是又好受了些。

媛儿

他箭步冲入碎竹轩,看都不看跪在地上的下人,步履匆匆地往内室行去。

进了寝房,萧木何只看了一眼,便是一惊。

只见短短数日不见,沈时媛竟比前些日子消瘦了一大截,她素面朝天地靠在床头,身子单薄得如一张纸,似是风一吹便能刮走。

萧木何心口一痛,扑倒至她床前,哑声道:怎地病成了这样?

回应他的,只有冷风寂寂吹过的声响。

自他进门,到开口说话,沈时媛自始至终头都不曾抬一下,也不愿看他一眼。

她整个人似乎都失去了生气,瞧上去病恹恹的。

媛儿萧木何忍不住将她搂进怀里,轻声道:那日我原是被你气着了,所以才动了怒。如今江氏已经无碍,你乖乖的,莫再去招惹她,也就是了。

他说了半天,沈时媛仍旧一语未发。

萧木何忽然想起方才夏霜所言的,关于沈时媛数日不说话的事,他一下子慌了,紧张地盯着她:媛儿,你跟爷说句话可好?

依旧是一片死寂。

萧木何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蓦地,他朝门外怒吼一声:太医呢?怎还没到?

门外伺候的人,这几日本就过得战战兢兢,听见他的怒火

,更加是不停战栗。

好在这时,院外传来了萧山的声音:王爷,杜太医到了。

快带他进来!萧木何说着,忙起身迎了出去。

见到来人,他怒意退了些,朝对方颔首示意:杜大人。

臣参见王爷。

快别管这些虚礼,先去瞧王妃。

是。

杜衡说着,忙跟着往寝房行去。

一进门,他也跟萧木何一样,被沈时媛的气色吓了一大跳。

可是看着身畔威严的楚王爷,他又不好贸然开口问询。

身旁的药童,从药箱里拿了布枕出来,杜衡接过,朝沈时媛施了一礼:请王妃抬手。

床上,沈时媛神色不变,眼眸始终看着室内墙壁,一语不发。

她似是对周遭的一切都置若罔闻,半点没有伸手给杜衡号脉的打算。

王爷,你看这杜衡无奈,不得不回头求助于萧木何。

媛儿,听话。

萧木何说着,上前将沈时媛手腕放在布枕上。

可也仅仅是一瞬,当他松开,沈时媛马上便受惊般缩回。

就这般,寝房内陷入了僵局。

王爷,王妃这些时日皆是如此,您看要不先让大家出去,只留太乙在这里?身后,夏霜小声地建议。

她话落,沈时媛忽地抬眸,清清淡淡地瞧了萧木何一眼。

这一眼,也不知怎地,萧木何竟一下子便读懂了。

他马上挥手:都随本王出去。

萧木何领着下人们一走,房里便只剩杜衡和夏霜。

沈时媛这才配合地伸出手,让杜衡号脉。

刚刚把完一边,杜衡已面露惊讶之色。

沈时媛这才配合地伸出手,让杜衡号脉。

刚刚把玩一边,杜衡已面露惊讶之色。

待两边都号脉完毕,他心中基本已经确定。

王妃他刚要说话,已被沈时媛以眼神阻住了,她的眸色似悲似喜,轻声开口:杜伯伯,媛儿有一事相求

外头的正厅里,萧木何不停地来回踱步,神色焦急。

不多时,外头进来一个侍卫躬身禀告:王爷,江姑娘派人来传话,说是熬了牛骨汤给您补身子,请您晚上去紫蝶轩用膳。

本王没空,让她自己吃吧。萧木何想都不想地便拒绝。

话落,又朝着寝房的方向望眼欲穿。

足足等了一炷香的功夫,杜衡才总算出来了。

王妃如何了?萧木何当先问道。

回王爷,王妃乃是忧思忧虑、情绪欠佳所致的肝气郁结,微臣已开了调养的方子,命人按此方煎药即可。另外,日常也要留意莫令王妃接近伤怀之物、伤心之人,如此好生调理,至多一个月便好了。

好一个伤心之人!

萧木何不由自嘲一笑,那伤她心之人,可不正是他么?

他一时心中五味杂陈,沉默片刻,方沉声道:你且带人去太医院抓药,记得每日过来看诊,有任何情况,及时向本王禀报。

是,王爷。

杜衡忙领了命告退,萧山知道萧木何心思,又跟着再去了太医院。

萧木何在原地站了片刻,咀嚼了一回方才杜衡所言,心中又急又悔。

也罢也罢,既然她看到他便伤心,那他不出现在她跟前也就是了。

本已走到门口,可是即将出门之际,到底忍不住,又蹑手蹑脚地往沈时媛的寝房移步。

《妃爱难逃》第19章禁足令

刚刚走到门口,便又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干呕声,连带着夏霜的哭声。

王妃,您不能再吐了,您有什么想吃的都跟我说,大厨房不给咱们做,我就去找陈叔,或者出府找老太太。

萧木何一听,心中剧震!顿时便把杜衡的话抛在脑后,他闪身走到床前,寒声问夏霜:你方才说什么?何人敢不给王妃吃食?

王爷!夏霜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见萧木何神色,倒不像省她的气,这才胆战心惊地回:碎竹轩上下被禁足的这段时日,他们送来的吃的皆是冷的,馒头也硬极了,奴婢们生来贱命,倒是无妨,可是王妃千金贵体,如何能下咽?

大胆!

萧木何气得一拳狠狠地砸在床架上,瞬间,碎屑纷飞,几缕鲜血自他的手背蜿蜒流下,可他却是无知无觉,浑身上下泛着冷冽的寒气。

来人,传陈良来见本王。

咳咳床上,沈时媛又是一阵干咳。

这声音惊醒了萧木何,他意识到自己震怒之下吓着她了。

他后悔不迭,忙伸了手去扶她:媛儿

沈时媛惨白这脸,将萧木何的手甩开,冷笑道:王爷这又是做给谁看呢?要发火,也请回自己的屋子,倘若在这里过了病气,那时妾身的罪可就更大了!

她终于肯跟他说话,可一开口,却是字句如刀,割得人心口钝痛。

萧木何忽地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明媒正娶的楚王妃。

入府一年多,她谨小慎微、安静又低调,让他差点忘了还有这个人。

前两个月,她羞涩、却也不拒绝他的百般花样,他偶尔还能感觉到她看向自己时潜藏的倾慕。

可现在,她整个人如同一只刺猬,用厚厚的盔甲将自己包裹起来。别人碰一下,她都要竖起尖锐的硬刺刺十下回去。

他原本的滔天怒火一点点湮灭,最终,长叹一口气:你好生歇着,本王前头还有公务,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说完,便逃也似地匆匆离开。

他多么怕再听到她多说一句决绝的话。

这日之后,碎竹轩的禁足令便解了。

不仅如此,萧木何还命人送了许多的奇珍异宝来。

南海的珍珠、东海的珊瑚、北方的千年人参、前朝的大师古画种种赏赐,比之前两月更加丰盛。

有赏便有罚,当日夜里,厨房的管事便以大不敬之罪被赶出了府,原本碎竹轩外头的侍卫首领,也降职罚俸。

这一切原因不言自明,一时,府里众人皆知王妃已经复宠,见到碎竹轩的人也都是敬畏有加,并不敢轻视和招惹。

从外边看起来,碎竹轩又恢复了往

日的荣宠。

而只有里头的人才知道,事情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其中最主要的自然还是因为沈时媛。

那日之后,在太医的悉心调理下,她的身子一日日好转。

虽然每日依旧吃得不多,但总算不会一直吐了。

也愿意开口讲一些话,甚至于天气好的时候,还会去园子里头走走。

似乎她一切都恢复了原状,只除了一样——那就是她再未跟萧木何讲过一句话。

是的,整整十余日过去,不论是萧木何主动踏足碎竹轩,还是在园子里故意制造偶遇,面对他,沈时媛都犹如陌生人一般,既不行礼,也不出声,始终带着明显的疏离。

对于这一切,萧木何既无奈又难受,可是却想不出解决的法子。

这个大元第一美人,他的楚王妃,除了倾国倾城的美貌,还有那般骄傲、倔强、执拗的性子,让他无可奈何。

这一日下了值,萧木何又去看她。

王爷。

现在碎竹轩的下人见到他皆已习以为常,甚至于知道了他的习惯——无须对内通传,各忙各的事便好。

天气一日日冷了,越往屋子里走,越

能感觉到地龙的暖意。

萧木何脱了狐裘扔给小厮,穿着青色的衮服掀开帘子进去,一眼便看见沈时媛一个人坐在榻上,正在独自对弈。

媛儿,在下棋?

萧木何走了过去,在她对面坐下。

十几天来,他对于她的不言不语已经没有最初那般难以接受了。

沈时媛不说话,他便自己找话说。

扫了一眼榧木棋盘,只见黑白两方皆只下了十余手,萧木何笑道:原来是刚开始,那咱们对弈一局罢?

他的话如水滴落海,激不起半点涟漪。沈时媛依旧不理他,只执着黑子慢慢思虑着。

见她没有阻拦,萧木何便执了白子,与她接着下起来。

半个时辰后,看着胶着紧张的棋局,萧木何暗暗吃惊。

先前两个人也不是没有对弈过,彼时沈时媛的棋路温和严谨,不仅有女子的细密,也有大家的谦让风范。

而眼下,她步步落子皆是隐含杀招,对着他肆意围攻,毫不留情,且在进攻之下,犹记得严防死守,不露一丝空隙。

自古观棋察人心,却原来,她是这般聪慧的女子,在以前对弈时,故意未曾用全力。

萧木何对她更多一分另眼相看的同时,心中又暗暗苦涩。

如今她既不藏拙,也不再相让,皆因心中还是有怨把?

也罢,那他让着她也就是了。

这般想着,萧木何又走了几步,便故意悄悄地卖了个破绽给她。

妃爱难逃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妃爱难逃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妃爱难逃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