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传人在都市小说南疆传人在都市在线阅读

时间:2021-01-12 12:37:13    作者:薄情龙少    来源:zsy

小说简介:刘文小说在哪看啊?南疆传人在都市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这里有。南疆传人在都市讲述了刘文心中的恐惧久久难平!冰冷的塘水浸泡着他的身体,丝丝的疼痛就像是过电一样的传遍了他的全身,就像是一条土泥鳅一样,疼的抽搐成一团,很快...

南疆传人在都市小说南疆传人在都市在线阅读

第八章 拿火头怪做实验

狗蛋刚被推开感到十分不高兴,对刘文爱理不理,无论刘文怎么问他就是不说话.刘文这个气啊,恨不得手撕了狗蛋,孟晓娟看到狗蛋对刘文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

走过去让刘文让开,温柔得对狗蛋说,狗蛋,能给姐姐说说,你刚才为什么想对姐姐那样吗?姐姐告诉你噢,这样可不好,这样别人会生气的。

娟儿姐,我,我就是看到他跟你在那样啊,我也,也想试一试。

刘文和孟晓娟听到狗蛋的话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哭笑不得。

孟晓娟转过头对狗蛋说狗蛋,刚才那事我可以和你刘文哥做,但是不可以和你做哟。

你要是想知道是什么感觉,你回去给你爹说说让他给你找个媳妇儿,以后你就可以和你媳妇儿像我和你刘文哥这样了

狗蛋貌似懂了得点点头,飞快得跑回家,边跑边大声得喊爹,爹,给我找个媳妇儿,我要抱我媳妇儿,我要抱媳妇儿.两个人看到狗蛋远去的背影,看了看对方,幸福得抱在一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孟晓娟声音小的跟蚊子一样说文哥,我该回家了,不然等会儿我爹要出来找我了刘文点点头重新点燃火把。

回家的路上,刘文走在池塘的堤坝上看到远方镇上的霓虹灯,感慨万千,自嘲道外面的世界灯火辉煌,我却还在用着这原始的火把,呵,社会不公平,我改变不了社会,我就改变自己,我一定要变强,让娟儿跟着我过上好日子。

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是个废物了,再也不是那个人人眼中没有上进的天残了。

想着想着竟然走到了自己鱼塘边上了,刘文举起火把将池塘照亮,看着孟晓娟给他的鱼苗一股幸福感涌上心头。

忽然刘文发现池塘中央火把照不到的地方有东西忽明忽暗,刘文感到很好奇,把火把在地上弄灭,顿时四周全都变黑了,池塘中央的那一点儿光格外显眼。

刘文赶紧脱下裤子,光着身子往池塘中央走去想一探究竟。

借着月光,刘文好不容易走到了发光点,近距离发现原来发光的是两个小手指大小的犄角在发光,刘文没有莽撞得去碰那两个发光点,小心翼翼的靠近,然后迅速用脚蹬了一下那个发光的东西。

刘文这一举动也许是惊动了水里发光的东西,那东西一动,力道之大差点儿让刘文跌倒,不过刘文幸好一开始就留了个心眼。

双手牢牢把发光的东西抱住,跌跌撞撞得好不容易才把那东西弄上岸。

刘文没有停留,也没有再去把火把点燃,借着月色,也不知道怎么回到的家。

刘文猛地一脚踹开大门,打开那看起来灰尘已经把光源全都遮盖的白炽灯。

映入刘文眼里的景象吓得他脸色瞬间都白了。

没想到这池塘中发光的东西居然是上次咬伤他的火头鱼。

刘文第一次看到这种奇怪的生物,说是火头鱼,样子却只是跟火头鱼类似,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分明是火头怪。

火头鱼只是脑袋上面位置有点像火焰,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一种比较特殊的鱼类罢了,既然是鱼,自然没有犄角。

但是眼前这个类似于火头鱼一样的东西却是有犄角的,那对肉角和人拇指一样大小,闪闪发光。

刚刚在岸上看见的那发光的东西就是这玩意儿的犄角。

而且还不止,这玩意儿不止头上的犄角奇怪,更为奇怪的是这火头鱼的眼睛,两只眼睛都是血红色的,红色的瞳孔,像是吸血鬼一样。

再加上其张开的大嘴之中,那一口可怕的锋利的牙齿,刘文能够想象若是自己的手臂被这牙齿咬上一下,就算不断也要掉三四斤肉。

不过奇怪的是,刘文现在这么将火头鱼抱着,但是火头鱼却没有咬他,那血红的眼睛虽然看着可怕,可是却并没有什么敌意,反而带着一种,一种亲切?就像是家里以前养的小狗看自己的那种眼神。

这是怎么回事?

刘文觉得很是奇怪,也不知道这个火头鱼到底会不会咬自己,但是看其眼神,却好像并没有什么危害的样子。

为了以防万一,刘文还是拿来了一个桶,往桶中装满了水,然后方才将火头鱼放进了这个桶里面,拿上盖子盖上,还拿来一张凳子将桶盖压住。

做完这一切,刘文方才松了一口气,坐到了一边休息起来,心里也开始琢磨起自己应该拿这火头鱼怎么办了。

这种长了犄角的火头鱼肯定外面也很少见,自己若是拿去城里卖钱,说不得肯定要大赚一笔,但是这鱼可是自己的再生父母,若不是他咬了自己一口,自己那天残的毛病怎么可能好的了,一直到现在肯定都还在抱怨上天不公。

卖了,确实不好,况且这鱼只是咬了自己一口便将自己的天残给治好了,若是也去咬隔壁家孙瘸子一口,岂不是把孙瘸子的病也给治好了?

心里这般琢磨着,刘文看着那装着火头鱼的桶,心中生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第二天,刘文早早地就起了床,将衣服裤子穿好,然后手上带着那种五毛一双的尼龙手套,打开了桶盖,里面火头鱼静静地在桶中游动。

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把我的天残给治好了,咬我一口就能够治好我天生的天残,那么其他病还不是手到擒来,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也可以去治治别人了。

刘文自言自语。

然后他伸出手,将桶中的火头鱼一把抓住,便要从桶中提出来,那火头鱼也是凶悍,身子一摆,竟直接将桶弄得翻了过来,饶是刘文的力气也险些没有抓住。

一把抓住火头鱼,便使劲捏紧了,生怕其跑掉,而装着火头鱼的那桶已经侧翻在了一旁,其中的水都流了一地,把刘文刚刚换上的衣服弄得完全湿透了。

这火头鱼力气真的是很大,只是普通的一甩身子竟然将自己都带得往旁边侧了侧,险些摔倒。

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火头鱼被刘文的手抓住之后,竟然不再胡乱动弹,看那样子倒像是一条普通的鱼一般,弄得刘文很是奇怪。

不过也不用过多理会,现在就是做正事的时候了,火头鱼咬了自己之后,自己的病方才好,既然是这样,那么自然是其口中的什么东西混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治好了自己的病。

那么口中的东西,唾沫?牙齿?又或者这火头鱼有什么特殊的分泌物?或者寄生虫什么的,不过都可以一一做试验。

至于实验对象,刘文暂时还没有想好,但他肯定不会傻到拿自己做实验。

现在最关键的先研究研究火头鱼。

他将火头鱼抱在手掌之中,神神秘秘地往鱼塘方向走去,在鱼塘旁边有一个临时搭起来的台子,那是之前一段时间,刘文专门刨鱼用的台子,现在研究火头鱼也在那个台子上面研究,什么东西也都很齐全。

到了台子的地方,把火头鱼放在台子上面,火头鱼被放在台上,一动也不动,血红色的眼睛注视着刘文,带着几分好奇的味道。

刘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么一条鱼竟然能够有这么丰富的表情?说出去谁都不敢相信。

这般想着,刘文便拿出烧烤鱼用的签子,将火头鱼的嘴巴挑开,可是这铁制的签子刚刚挑开火头鱼的嘴巴,正准备深入的刹那,便听见咔擦一声响。

刘文张了张嘴巴,然后吞了口唾沫,那铁制的签子,竟然被火头鱼的牙齿直接一口咬断了,这是。

何等的锋利。

看看自己的手臂,上次火头鱼咬的地方已经好了,甚至连伤疤都没有留下,可是现在看看这火头鱼,牙齿这般锋利,这种家伙肯定是能够一口把自己手臂咬断的。

第一步就直接失败了,要获得火头鱼的唾沫或者牙齿,或者什么其他分泌出来的东西,至少你要能够让火头鱼张开嘴巴来,不过目前看来,这第一步却也是最为困难的一步。

火头鱼在干涸的台上呆的太久,现在已经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身子一直在台子上翻了翻去。

刘文在一旁思考着怎么才能够让他张开嘴,所以倒是没有怎么在意火头鱼的异样。

要不,用粗一点的火钳,直接伸到火头鱼的嘴巴里面去,然后再用棉签取他的口水?刘文自言自语,想着火头鱼那坚固而又锋利的牙齿,实在是为难。

可是却就在这时,火头鱼身子翻滚了最后两下,嘴巴一张,发出一声奇怪的鸣叫,然后便不再动弹了。

这。

这火头鱼还能够叫?这家伙真是怪的可以,但是为什么火头鱼不动了?这才多久,就是一条普通的草鱼离开水十分钟左右也是毫无问题的,但是这火头鱼竟然直接不动弹了。

难道死了?

南疆传人在都市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