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毒by九道泉水最新章节

时间:2021-01-12 13:34:32    作者:九道泉水    来源:zsy

小说简介:九道泉水 是作者的悬疑文小说已完结,小说《蛊毒》是一部破镜重圆类型的情感著作,文中的关键人物是萧关。具体讲述了师父沉默不语,看了一眼我道,萧关,这人是我的大仇人大仇人,我心中念叨,师父还有个仇人!师父道:十年前,我来到这...

蛊毒by九道泉水最新章节

第12章 吓死人的麻老姑

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想看清楚小女孩体内麻老姑到底是什么,可我这一双眼睛十分普通,并不是传说中那样的阴阳眼,也看不到麻老姑是什么样子。

看不到麻老姑,却感觉到她的存在,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你告诉我,你师父长得什么样子?年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回的声音更加压抑,我冷不丁地颤抖了一下,黑大叔伸手将我给,给了我鼓励。

个子不高,为人低调,左腿是残疾,我们这些年过日子,主要靠养蜈蚣卖钱,我们在夏天捡过癞蛤蟆的皮蜕我说道。

事实上,这些特点我说过一遍了的,我对师父的描述就是这一些,其他的东西我都想不起来。

你知道你师父叫什么名字吗?麻老姑问道。

我想了一会,在我的记忆之中,师父根本没有提起自己的名字,到底是不是叫做麻烈云,还真的说不上,我便摇摇头说不知道。

麻伦,这个小孩是你带来的吗?麻老姑问道。

这话说出来,屋里面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一起。

我往后退了两步,心跳得厉害,整个后背都湿透了。

我不由地把手放在罐子上面,这样,才稍微舒坦一点。

胖子麻伦听出了呵责的意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先是磕头,然后才说:麻老姑,不是我带来,是白月明带来的,小孩说是来找师傅,我估摸着就是烈云叔,才赶来见老姑的。

麻伦说完话,额头上沁满了密密的汗珠,身子抖得厉害。

我想,发怒的麻老姑肯定很可怕。

黑大叔虽然有些害怕,但害怕程度没有麻伦那么厉害,黑大叔平静地说:我在湖北和江西那一代办事情,正好见到了这个小孩子。

我和小孩一见如故,就带在身边,知道他要来茶花峒找师傅,就带着一起来了。

路上出了点事故,小孩子中了螳螂蛊,就来找麻伦救命了。

好小子,说这些鬼话就让我相信。

麻伦,跟鬼婴白月明一起骗我吗,你是想死吗?麻老姑的声音忽然变得猛烈起来,整个屋子的灯光摇曳更加厉害,窗户和门都在摇摆。

鬼婴,我听师傅说过,死了的女人生出的孩子,就是鬼婴,难道黑大叔是一个鬼婴,我有些怪异地看了一眼白大叔,觉得他全身皮肤白皙,跟鬼婴完全不像。

这麻老姑肯定是神志不清,说一些胡话了。

麻伦吓得不行,不断地磕头,额头都红了一块,喊道:老姑,我不敢诓你,不敢啊。

小明也不敢骗你。

你们随便找个小孩,说是烈云养大了,你们到底有何居心,是要从我这里骗得金蚕蛊吗,你们还嫌寨子里的事情不够乱吗?麻老姑声音越发尖锐。

不敢,不敢老姑,我麻伦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觊觎金蚕蛊麻伦已经要吓哭了,现在肠子已经悔青了,平白无故地挨了一顿臭骂。

你个老太婆,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我看不见你,我就怕你了。

我来这里找我师父,如果我师父不在这里,我就离开这。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大声地喊道。

好你个小子,敢在我面前叫嚷我告诉你吧,今天老姑心情不好,要好好收拾你,要打你屁股了,屁股打开花。

麻老姑已经气到一定程度了。

黑大叔听到这话,走了两步,挡在了我面前。

老姑,你说我骗你,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也在茶花峒呆过一段时间,怎么会骗你呢?黑大叔大声说道。

老姑,我有办法证明,他带着一个东西,说是他师父留给他麻伦大声说道。

麻伦又赶紧对着我说道:那个小孩,你不是有你师父留下来的东西吗,拿出来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麻伦说出了一个不错的主意,或许罐子可以证明师父的身份。

我想了一会,把方口罐子拿了出来,就握在手里面。

这方口罐子埋进去之前,就绑着红线和黑线,可是随着时间的变化,已经变了。

方口罐子拿了出来,屋里面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凝固,将麻老姑压抑人的气息给赶走了。

黑大叔也是第一次见到了方口罐子,不由称奇:怪了,这是一只什么样的蛊虫呢?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

麻伦这个时候也从地上站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黑色的方口罐子。

过了许久,麻伦满怀信心地说道:是啊,好奇怪,我说过,小孩子不是一般孩子,肯定是烈云叔养出来的。

整个过程之中,麻老姑都没有说话,我想她正在看这个罐子。

罐子我看过很多遍,极其普通,上面有些简单的花纹,难道麻老姑光靠一个罐子就能认定我的来历吗?

应该不会吧。

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小女孩眼睛很清澈,但现在有些呆滞。

是烈云的手笔,这东西是造不了假,小孩,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来茶花峒了。

麻老姑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麻伦松了一口气,一双眼珠子看着我,开始有了温情:没想到烈云叔还收了这么一个养子,真不简单。

你说我师父叫做麻烈云?我算是明白了。

是的,你师父十年前离开茶花峒的。

麻伦说道。

我问道:那我师父最近来了这里没有?

没有,你师父没有来这里。

麻伦告诉了我一个不太满意的答案。

我听到这个回答,有些伤心:好了,那我走了,我要去找我师父。

师父不在这里,我的心也不会开心的。

小子,你到对师父有些感情。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麻老姑的声音又问了起来,听起来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大概是我的话刺激了这个老太婆。

老姑,他叫萧关,如果真是麻烈云的养子,老姑你好好救一下孩子。

如果麻烈云回来了,知道孩子死在你手下,肯定是不高兴的。

黑大叔开口说道。

黑大叔说了之后,麻老姑没有回答。

好了,小明,你和麻伦一起回去吧,就让小孩在我这里住上一晚上,我再想一想办法。

麻老姑的声音说了出来。

黑大叔当即就说不好,要留下来陪着我。

看样子,他并不放心这个麻老姑。

麻伦却很高兴,将黑大叔往门外拉:白月明,别傻了,老姑答应了,明早将会看到一个健健康康的萧关。

麻伦的眼神再一次落在我的身上,充满了关爱,可能是因为师父的缘故。

黑大叔到了门口,安慰地朝我喊道:萧关,明天早上我来找你,我答应你的事情会做到的。

很快,屋里面就只剩下我和小女孩,还有那个看不见的麻老姑。

一直站着没有动弹的小女孩,慢慢走了过来,她瞪大眼睛看着我,一双清澈的眼珠眨动了两下,有了身材,把我看了一个来回。

我心想,一个小女孩看着我,没什么好害怕,我也瞪大眼珠子回瞪着她。

女孩子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将额头上的簪子拿了下来:萧关,我叫郭心儿老姑走了你不要怕啊

原本一言不发的女孩子忽然说话,把我吓得一跳,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你是人还是鬼?

我当然是人,你看灯光下我有影子。

小女孩说道。

我道:刚才那个老太太是什么人,为什么看不见她?她不是要帮我把体内的螳螂蛊不,是钢线虫杀死的吗?郭心儿你快把她叫回来

不要紧,我可以帮你的,至于老姑,已经去休息了,你知道,要把老姑请出来,很费力气的。

郭心儿说道,跟着一起坐在我椅子边。

我看得出她额头上沁出了秘密的汗水,脸色也白的吓人。

那老姑和你是什么关系?我好奇地问道。

郭心儿甜甜一笑:我是个灵媒,可以请老姑出来说话,就这么简单。

我心说,什么灵媒啊,分明就是请神的神婆,只是年纪小了一点。

可是,她到底是怎么请麻老姑上身的,一个小女孩为什么住在这么大的宅子呢?不害怕吗,整天和一只灵住在一起,怎么还跟没事人一样。

你多大了啊?我问道。

九岁了,你呢,你多大了呢?郭心儿休息了一会,脸色恢复了红润,很简单地说道。

哈哈,你才九岁,比我小一岁,实在有意思,九岁的神婆灵媒我镇子上面有一个老婆婆,也能帮人过阴,请神请鬼,但她们的年纪都是五十多岁的大妈了,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你不害怕那个老姑吗,她要是赖在你身上不走,那不是糟糕了吗?我说道。

没什么好笑,也没什么好怕郭心儿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你这么小,有办法救我吗?我见一个人笑没意思,只能言归正传了。

蛊毒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