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沐沐陆锦丰大结局-农门辣女神医小痞妻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19 15:26:06    作者:柳叶    来源:WXB

小说简介:农门辣女:神医小痞妻免费阅读,陈沐沐陆锦丰全文结局是什么?陈沐沐陆锦丰小说名字叫农门辣女:神医小痞妻,是由作者柳叶倾情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跟我合作   李氏神色有些讪讪:小丰他爹还在的时候,是还有三亩田地...

陈沐沐陆锦丰大结局-农门辣女神医小痞妻免费阅读

《农门辣女:神医小痞妻》第五章、没有田地

  陆锦丰倒没做作,径直追上来,只是走了两步,身子晃了晃。

  陈沐沐眼尖,走过来扶他:怎么了?

  胸口有点闷,脚步虚浮,歇一下就好。陆锦丰晲一眼被她抓住的手,轻轻挣扎。

  这矫情的,好像她真在非礼他似的。

  陈沐沐翻个白眼,一把加重了手边的力道:行了,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我能占你什么便宜,有本事你自己走啊。

  就算她想吃豆腐,就他这尊容,她下得了嘴吗?

  陆锦丰被她问得喉咙一堵,闭紧了嘴巴。

  陈沐沐见他识相,也没再计较,背起他的小背篓,半拖半拉带着他往外走,一边吐槽。

  忙活半天,就摘了这么点野菜,都不够吃两餐,真够笨的。

  土地贫瘠,村民经常上山摘野菜,能采到这么多,已经是幸事了。兴许是感念她奋不顾身救过他,陆锦丰难得的回复道。

  那是因为你蠢!陈沐沐毫不客气数落。

  陆锦丰嗤她一声:你这么厉害,难不成你摘到很多?

  反正比你多。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她放置自己小背篓的地方,陈沐沐努努嘴,得瑟望着他,怎么着,崇拜吧?

  陆锦丰面色古怪,沉默几许,抬眼看她:你吃竹子?

  你才吃竹子,你全家都吃竹子!这是竹笋,很嫩的,可以当菜,没见识。陈沐沐忍不住吐槽道。

  难怪山上这么多竹笋,她还当是山林资源丰富,原来是村里的人不知道竹笋可以吃!

  可以吃?陆锦丰拿起一根竹笋看了看,摇摇头,也罢,反正都到吃树皮的地步了,竹子吃点也无妨。

  你才吃竹子,又不是国宝!陈沐沐都懒得理他了。

  陆锦丰却犹自不休,拿起背篓里的蘑菇就往外丢。

  这些蘑菇是有毒的,不能乱吃。

  打住,再扔我剁手了!陈沐沐按住他丢东西的手,一张脸又红又青的,亏你还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连蘑菇的种类都分不清,丢尽了村里人的脸。

  这蠢货,快气死她了。

  陆锦丰脸色铁青,辩驳道:村里人都不吃这种蘑菇。

  那是他们不是我。陈沐沐把被丢弃的蘑菇捡回来,白了他一眼,晚上当菜,你不吃我吃,挺多也就是毒死我!

  陆锦丰无奈:由你吧。

  心好累,跟这女人完全无法交流,她喜欢吃竹子和毒蘑菇,就吃去吧,吃出后果,就知道不听话的代价了。

  天色渐黑,下山的路不好走,两人负重花了不少功夫,总算在天黑前赶到家里。

  李氏已经做好了饭菜,正在门口翘首以盼,看到两人,半是嗔怪半是欢喜迎上来,上下打量。

  怎那么晚才回来,在山上是不是遇到什么野兽了,你们俩的衣服,怎么湿了?

  这是陈沐沐第一次见李氏,古朴的妇人模样,一头长发用布巾盘在头上,五官很平凡,典型的扎到人群里都找不到影子类型,眉眼温和怯弱,因为疼爱在眼中化开,瞧得很是亲善。

  陈沐沐对李氏印象不错,刚想回话,陆锦丰突地掐了她一下,抢先开口道:没遇到野兽,就是想抓一只山鸡时候被草绊住,掉进了水里,可惜的是,山鸡也跑了。

  我们也没那个吃肉的命,跑了就跑了,身体要紧,下次可不许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了。李氏赶紧把两人推进屋里,快去换掉身上的湿衣服,没得生病了。

  跟陆锦丰在一起换衣服?

  陈沐沐眉眼一抽,拉住李氏的胳膊:娘,我没有衣服了。

  娘?陆锦丰眉头一跳,看向她的眼睛。

  陈沐沐脸不红心不跳,继续扯着李氏的胳膊,可怜巴巴卖惨:娘,我就只有身上这一套衣服。

  瞧我这脑子,你就这么一套衣裳,还没来得及做新的,跟我到我屋子里,先穿我的旧衣服吧。

  好的,麻烦娘了。陈沐沐嘻嘻一笑,跟着李氏进了另一间屋子。

  她都快冷死了,脸面什么的,先放一边去。

  李氏早已经把晚饭做好了,陈沐沐和陆锦丰换好衣服出来,就能吃到。

  依然是只有三四粒米的一碗稀饭,米和水的比例是以一比千万为单位计算的。

  陈沐沐嘴角一抽,从背篓里拿出蘑菇和竹笋,洗净了切好放到锅里。

  李氏目光奇怪地追随她的动作,有些疑惑:沐沐,蘑菇有毒,竹子也不能吃,你这是饿昏头了?

  陈沐沐一抚额头:娘,这是竹笋不是竹子,可以吃的。而蘑菇,并不是所有的蘑菇都有毒,色彩鲜艳的那种才不能吃。

  李氏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陆锦丰却是睨了她一眼,拉住李氏的手,道:随她去吧,反正我们也就只能吃这东西了。

  饱死总比饿死强,而且看她那神态,也不像是在找死,她会一些医术,或许有些他所不知道的认识?

  李氏很认同儿子的观点,表情虽然有些兔死狐悲的悲戚,倒没再说什么,见陈沐沐笨手笨脚地生火,便过来打下手。

  很快,一锅香喷喷的蘑菇炖竹笋汤飘出热气,陈沐沐深嗅一口,感觉肠胃如同吹过一阵春风,舒畅得都雀跃起来。

  然后,肚子更饿了。

  拿了一双筷子准备夹一块蘑菇尝尝味道,院子里忽然传来脚步声,随后有人喊道:小丰娘,小丰娘在家吗?

  听声音,应该是四五十岁左右的妇人。

  在的,王SZ你怎么来了?李氏听到喊声,急急忙忙出去。

  陈沐沐也凑着脑袋往外一瞧,看到院子里站着个妇人,一手拿着小半袋东西,一手挎个菜篮子,篮子里面装着两颗水嫩嫩的大白菜。

  大白菜?水嫩嫩的?陈沐沐怪异的投向陆锦丰。

  是谁说村里土地贫瘠不好种植作物的?是他们一家子不种而已?

  自己懒,怪土地,活久见。

  陆锦丰对上她的目光,眸光微闪,佯装没看到,径直夹了一块蘑菇放入口中。

  咦,味道还不错?

  废话,当然不错。吃了一阵子差不多白水的稀饭,别说是鲜嫩的蘑菇和竹笋了,就算是树皮,味道都得是顶呱呱。

  陈沐沐也抢着夹蘑菇放入口中,一边侧起耳朵听外边的对话。

  王SZ,这怎么使得,我们一家子经常叨扰你已经很不安了,怎好再拿你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吧。李氏推拒道。

  我家里还有,我一个人能吃多少东西。你们家已经没米了,你不吃,两个孩子也要吃。王大娘叹口气,硬把东西塞到李氏手上,这里面还有几块生姜,沐沐那丫头又是发烧又是生寒的,这生姜煮了熬汤喝下去,对病情有好处。

  话说到这份上,李氏也不好拒绝了,只道:那我代两个孩子多谢SZ了。

  说话间,一阵香味扑鼻而来,两人都是一怔,王大娘吸了吸鼻子,有些诧异:什么味道这么香?

  两个孩子白天去山上采了些笋和蘑菇回来,正熬着汤呢。李氏望向厨房一眼,看来沐丫头说的也没错,这东西也可以当菜吃。SZ也进来喝上一碗吧?

  不了,灶上还烧着水呢,我得赶紧回去了,两个孩子身子都不好,你也辛苦了。

  送走王大娘,李氏走进厨房,被满鼻子的香味给勾了神,陈沐沐和陆锦丰把蘑菇鲜笋汤盛了三碗出来,陆锦丰笑道:娘尝尝,还从未吃过蘑菇和笋,这味道还不错。

  李氏端起碗喝了一口汤,也赞叹不已,问道:沐丫头,你怎么知道这笋和蘑菇可以吃的?我记得东平村的人也不吃这东西的。

  陈沐沐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是穿越的,越是封建的地方人就越是迷信,万一要是没弄好,直接把她当妖怪给烧了可就划不来了。于是笑笑道:家里条件不好,父亲老是不归家,我饿的时候去山上找食物,无意中发现的。

  陆锦丰若有所思看她:你运气似乎不错。

  关你什么事。

  陈沐沐没理他,埋头喝汤。不得不说,这蘑菇和笋熬的汤喝下去,空荡荡的肚子一下子就暖了起来。

  吃饱的感觉如此美妙,让她幸福得满脸都是笑意。

  陈氏却是相信了她的说法,道:村里的野竹子很多,蘑菇也鲜少有人采,明天我们一起再去山上采些回来,到月底的口粮就不用发愁了。

  陈沐沐眉头一挑,这提议倒是不错,只是

  目光瞥到灶台一边王大娘送来的大白菜,问道:娘,野菜迟早会吃完的,您就没想着自己种一些吗?

  你当我们不想种?哪来的田地给我们种,以为我们是你,有手有脚好吃懒做么。闻言陆锦丰似乎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下子就炸了。

  陈沐沐停住筷子,目光里有着疑惑:半亩田地都没有?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农村里的人没有田地,下场就只能是活活给饿死。

  她终于明白了陆锦丰为什么要赶她走了,没有田地,娘儿俩一个个病鸡似的,他们连自己都养不活,加上她,只会加快饿死的速度。

  不过,她记得陆锦丰是陆家的子孙,陆家算得上村子里大户人家,不说大富大贵员外郎,小康之家是绰绰有余的,作为陆家一份子,陆老爷子那帮人,就没给自己EX孙子留一块田地?

《农门辣女:神医小痞妻》第六章、跟我合作

 

  李氏神色有些讪讪:小丰他爹还在的时候,是还有三亩田地的,他爹去世后,陆家就把田地收走了。

  看来EX和孙子都不算陆家人,那些人竟是连一丝活路都不给。

  陈沐沐摇摇头,没有详问陆家怎么抢走田地的,想到自己刚醒来时候的感冒发烧,眸色暗沉。

  那些人明里暗里欺负孤儿寡母也就算了,但敢把手伸到她头上,这笔账有机会她一定要讨回来。

  李氏见她表情黯淡,叹口气,安慰道,沐沐你放心,虽然家里没有田地,但娘在镇上安家做一些杂活,每年约莫还是有半两银子的,不会让你和小丰饿死。

  陈沐沐抚额,一年半两银子,目测都不够塞牙缝,而且一年发一次,她这身子板,病还没好呢,再吃不饱,等死吧。

  她可不想继续过这样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看来得早点谋出路了。

  吃过晚饭,李氏把新鲜的竹笋和蘑菇给清理了,分了一半给王大娘送去。

  陆锦丰也没闲着,熬了姜汤,端过来时候瞥一眼缩在被窝里的陈沐沐,招呼道:过来喝点姜汤,本来就生病,今天还落水,要是病情恶化我可没钱给你医治。

  这乌鸦嘴是吐不出好话来了是吧?

  陈沐沐白他一眼,不过他说的是事实,因此也不矫情,接过他手里的碗,将姜汤一口喝干。在他转身离开之际,突然问道:陆锦丰,你打算就这样把日子过下去?

  虽然这小子嘴巴臭长得不好,但她能感觉得出来,他的智商不算低。

  人不笨,就应该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再这样食不果腹下去,他们都会饿死的。

  而且,你知道,就算少我一张吃饭的嘴,你们的情况也不见得好多少。

  陆锦丰身子一僵,微微一叹。

  作为家里的男人,他自然也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可是他凭什么?

  瘦弱的身板,做不了苦力活,即使能做,谁愿意聘用他?他这样一张脸,白给人家打工都没人要。

  肚子里有些墨水的人,可以写写画画为生,而他,也不过只识得几个字。

  陈沐沐听得他的叹息,知道他是无能为力,眼珠子转了转,勾唇一笑:陆锦丰,要不咱们合作吧。

  合作?陆锦丰不明所以望着她。

  跟我一起做生意,得到利益咱们七三分,保准你不会饿死,而你,只需要服从我就行。陈沐沐提议道。

  对于分成陆锦丰倒是没有多大意见,只是做生意?

  他眸光一瞥,似笑非笑看向她:就你?

  被质疑的陈沐沐心口好似中了一箭,没好气说道:你管我,我只问你一句,跟不跟我做?

  生意不是说做就能做的,至少她这病蔫蔫的小身板以及办事人生地不熟,必须得有一个伙伴帮衬着。

  而这伙伴,她只认得李氏和陆锦丰,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跟。陆锦丰没有犹豫。

  这爽快利索的,她都还没回过神来。陈沐沐默了一秒,你确定不后悔?

  为什么要后悔?陆锦丰反问,目前的情况已经不能更糟糕了,他有得选择的余地?

  陈沐沐哑然,她多此一举了,反正她只需要一个劳动力而已。

  那就这样定了,你赶紧睡吧,明天早起,有事情要忙。

  好。陆锦丰回了一声,拿着脏碗出去了。

  木板床又硬又硌人,陈沐沐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明日的计划。

  白天她已经看过了,那山上确实没有什么可糊口的作物,但野生的各种药材却有不少。李氏和陆锦丰母子没有田地,无法种植,也没有本钱做生意,她能做的,只能是带领陆锦丰一起去山上挖些草药去卖。

  好在药材普遍比米粮蔬菜贵,多采一些,至少温饱问题能解决了。

  第二天李氏早早出门,陆锦丰和陈沐沐照旧上山。

  陆锦丰聪颖,有昨天的经验,不用陈沐沐带,已经自己采了些蘑菇和竹笋。回头一看,见陈沐沐正在拔一株绿色白花的草,诧异问道:这草又丑味又苦,难不成你还想拿来炒菜?

  陈沐沐直接赏他一个白眼:你都说它味苦了,还是草,用来当菜,你吃?

  陆锦丰倒不在意她的讽刺,眼珠子滴溜溜转,转了两圈,有些过回神,试探问道:药材?

  还不笨嘛。陈沐沐将手中拔下的草递给他,这是莎草香附子,也叫雷公头,别看它不起眼,能治的毛病多着呢,比如未老先衰,偏正头痛,心腹刺痛等。

  陆锦丰半信不信点头接过,瞥见她手里的另一株奇怪的草,问道:这是?

  黄芪,羽状复叶,可以入药,这东西性喜凉爽,怕热怕涝,那边土层深厚透水力强,你可以去那边看看。

  这东西也能治病?陆锦丰有些不信。

  陈沐沐哂然一笑,目光有些古怪:这可是好东西,保肝利尿抗衰老,不但能补气固表增加人体的免疫力,还能治肾虚。像你这样各种虚的人,最需要它了。

  什么是免疫力?我肾虚?陆锦丰神色有些茫然,却也隐隐觉得这不是好话。

  陈沐沐没打算详细解释,挥了挥手,跟你说也不懂,你先把它拔了,不会看就对一下你手中的植物,别拔错了。

  陆锦丰点头,依言去采集药草。

  陈沐沐目光偶尔追随他的步子,倏忽眸光一动,赶紧跑过去:竟然是铁皮石斛!停停停,就在你脚边,别踩了,这东西消炎去热、明目强腰,是比较罕见的珍贵药材呢。

  这种干燥菌核叫做茯苓,也是药材。

  有什么药用价值?

  利水渗湿,健脾宁心,可以治水肿尿少,便溏泄泻,心神不安失眠等。

  那这个呢?

  半夏。

  有什么功效?

  燥湿化痰,降逆止呕,消痞散结别问了,快采,再磨磨唧唧天都黑了!

  

  两人一通忙活,太阳快下山时候,各自的背篓都塞满了各种药材和笋子蘑菇。

  太叫人喜出望外了,小小山村,土壤贫瘠,却满山都是宝。

  陈沐沐心情好,回去的路上整个人都喜笑颜开的。

  陆锦丰目光不时落在她身上,表情古怪,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磨磨唧唧可不是你的风格。陈沐沐逮到他眼神,一点面子都不给地挑出来。

  陆锦丰还是保持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把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陈沐沐有些无语:这么难为情,该不会是质疑我这些东西是不是真能治病吧?

  陆锦丰摇头:你那么誊定它们可以入药,就一定能入药的。

  认药容易,说出药用效果难,她找药草时候,基本上眼都不眨就说出了药用功能,就连经常接触药材的大夫也不过这样。

  他对她的认药能力没什么可质疑的,但

  那么相信我,那你在怀疑什么?陆锦丰毫不犹豫的回答惊讶了陈沐沐。

  你的阅历和见识,似乎不是一个乡村丫头能拥有的。陆锦丰沉吟道。

  又被怀疑了?陈沐沐暗暗吃了一吓,表情却是一派哂然:我不是乡村野丫头的话,难不成你以为自己能娶到一个千金小姐或者皇宫里的公主?

  这人观察入微,挺难搞定,她以后要小心一些了,可不能让他看出什么来。

  我陆锦丰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陆锦丰也知道她在讽刺自己,不以为然一笑,提醒她,还有你别忘了,我们不是真的夫妻,别动不动就拿婚事来消遣我,等你病好了,没有赚钱,你还是得走。

  嘢,这人哪来的脸,还嫌弃起她来了!要不要她给他送上一面镜子?

  你当我稀罕。陈沐沐耸耸肩,扭开头专心走路,放心,等我病好,别说蹭你口粮了,就是你求我我都不会留下来。

  呵呵。

  呵呵你妹啊,现代嘲讽专用词都精通,猴子派来的逗比都比不上了!

  背着重担远远看到家门口,陈沐沐和陆锦丰都有些虚脱,气喘吁吁的。

  要不停下来休息一下?陆锦丰提议道。

  休息个鬼,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没听说过吗?家也不远了,你这时候停下来,累死你!陈沐沐断然反对,我说你也太没用了吧,我这小女人都还没喊累,你就衰了丢不丢人?

  废话真多。陆锦丰睨她一眼,顾自紧走几步,甩开距离。

  陈沐沐的负担也不轻,不过见陆锦丰先走了,也咬咬牙,激勉自己坚持到底。

  脚下加快,前面的陆锦丰却突然停下来,眉头皱了皱。

  陈沐沐没看脚下,惯性使然,脑袋差点就撞上了陆锦丰的背篓,眉头一竖,正要骂人,陆锦丰突地嘘了一声。

  你听,有吵架的声音?

  陈沐沐一怔,侧起耳朵听一会儿,表情一凝:好像是我们家?

  糟了,我娘!陆锦丰惊呼一声,脚下仿佛加了马力,一口气窜出去好几步。

陆锦丰一阵风般卷走了,陈沐沐不敢耽搁也赶忙追上去。

《农门辣女:神医小痞妻》陈沐沐陆锦丰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农门辣女:神医小痞妻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