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小说在线试读

时间:2020-06-29 10:55:31    作者:水果硬糖    来源:WD

小说简介: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的主角是沈言渺靳承寒,作者:水果硬糖,为您提供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沈言渺靳承寒小说在线阅读,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小说讲述了:她要留在他身...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小说在线试读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第8章她要留在他身边

林之夏的案子十分顺利,被告方本就是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八卦期刊,主编一收到律师函,就立马亲自登门道歉,也干脆地交出了偷拍底片。

案件处理得漂亮利落。

沈言渺却半点感觉不到开心。

林之夏一直以来从不避讳提起自己的家世背景,在这个资本为王的世界,纵观整个娱乐圈,哪里有人敢得罪她。

即便是偶尔有不长眼的,也早早就被林家出面摆平。

而这一次,林之夏却偏偏舍近求远找到她,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正牌妻子亲自出面处理丈夫的花边新闻。

对一个女人的最大羞辱也不过如此了。

可她别无选择。

她只要留在靳承寒身边。

把想你变一半,另一半是你的呼唤

扔在办公桌上的手机骤然响起。

沈言渺看着来电显示微微一笑,努力让声音听起来轻快:秦大小姐今天怎么突然有空打给我啦?

话落,电话那端立马传来一道忿忿地女声:沈言渺,你还敢问,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沈言渺假装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装傻:知道啊,5月6号嘛?

果不其然,对面的人抓狂了:啊啊啊!沈言渺,我要跟你绝交!

那悲切的语气就差指着鼻子骂她狼心狗肺。

沈言渺乐得好笑,随即正了正色,淡定地说:绝交也不是不可以,只可惜,我这生日礼物恐怕是白买了。

对面那人态度立马来了个360度大转弯,嘻嘻笑着说:我最亲爱的渺渺,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啧啧,瞧瞧这塑料姐妹情。

临近下午的时候,沈言渺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是某个高档会馆的地址,还贴心地连带着行车路线附在后面。

紧接着又是一条消息进来:沈大路痴,本姑娘的生日party你是来呢,还是来呢?

沈言渺无语地笑了笑,回了一句:你这算哪门子的选择题?

会馆在近郊,等沈言渺一路到达,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见她停车,秦暖安立马开心地扑了过来,嘴里虽然埋怨着她怎么这么慢,所有的举动却是护短得不行。

她拉着沈言渺站到人群中央,特豪气地说:都给我听着的,我家渺渺可是一级保护动物,不许给灌酒,不许乱搭讪,更不许动什么歪心思!

她这一通警告,反倒让沈言渺有些不好意思了。

秦暖安人如其名,温暖又热情,人缘好得不得了。

宴会在场的人沈言渺没几个能叫上名字的,于是只好连忙打招呼:我是沈言渺,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包涵。

如果换做别人,沈言渺断然是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她向来懈怠交际,也疲于应对人心。

秦暖安自是无比了解她,看她稍微有些面露倦色,就赶紧挑了几样她最爱的糕点,带她到了二楼一处僻静的花园露台。

然后,又特严肃地叮嘱:你就给我好好呆这里,想要什么就叫服务生,绝对绝对不能自己一个人开车离开,听到没有!

沈言渺无奈地叹了口气:秦大小姐,我已经二十四岁了,我有成年人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

闻言,秦暖安没好

气地白了她一眼:所以上一次说要来旁听我讲座,结果却在A大把自己绕丢的人是谁啊?

沈言渺一时语塞,本来还想继续争辩,却听见楼下人群不停地叫嚷着寿星去哪儿了。

算了算了,寿星最大,不跟她计较。

沈言渺自顾自地想,然后妥协:好了,知道啦,一定谨遵秦大小姐教诲。

暖安这才满意地转身离开,结果不到半秒,又推门探进脑袋来,神秘兮兮地说:渺渺,我今天特意帮你准备了一份惊喜,你可不要太感谢我哦!

说完,就一溜烟儿地跑开。

沈言渺无奈地摇了摇头,淡定地从包里掏出一叠文件,根本没把秦暖安的话放在在心上。

毕竟,于她而言,能称之为惊喜的,实在太少。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第9章又被乱点鸳鸯谱

晚风拂过微微凉,携带着露台上清淡的花香,意外地让人神清气爽。

沈言渺向来一工作起来就会忘乎所以,纤白的手指握着水笔在资料上写写划划,朦胧的灯光下,半垂的侧脸恬静又美好。

就算沈同学再怎么热爱工作,也不能在这么昏暗的灯光下虐待自己的眼睛啊。

一道温润又熟悉的男声蓦然从身后传来,沈言渺心里一惊,立时站起了身。

当看清来人时,那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更是掩不住的讶异。

见她一脸不知所措的震惊,程子谦淡淡抿唇一笑,缓步向她走来,温声道:这才过了多久啊,这么快就把我忘啦?

沈言渺终于找回了些许神智,讷然地问:程学长什么时候回国的?

刚刚。

程子谦一身浅色西装在她面前站定,语气认真又随意。

沈言渺愕然:刚刚?

程子谦温和一笑,棕色的短发在灯光下闪着淡淡的光,暖暖的,跟他整个人一样,儒雅又谦和。

骗你的,傻瓜,他笑着拍拍她的发顶,又继续说,国内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就回来了。

沈言渺终于反应过来了秦暖安口中的惊喜是什么意思。

由于她和靳承寒婚姻的特殊性,沈言渺一直都没想好要怎么跟秦暖安说起这件事,结果就一拖再拖到了现在。

这下可倒好,这丫头一定是又自作主张帮她乱点鸳鸯谱了。

沈言渺顿时觉得一阵头疼,却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只好沿着话题顺势问道: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

程子谦微微颔首,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对,很重要。

跟工作有关?沈言渺又问。

不是,个人私事。

沈言渺明了地点点头。

也对,程子谦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世界著名的胃科医学权威,程家又在商界也算有头有脸,想来工作上也没什么事情能难倒他。

只是,从程子谦出国留学那年算起来,两个人已经有五年没有见过面,乍一相逢,还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尴尬。

沈言渺本就不善寒暄,于是绞尽脑汁想着要怎么样打破这诡异的安静。

却不料,程子谦率先开了口:你的胃病现在怎么样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

沈言渺怀疑自己可能是听错了,但在看到对方认真的神色时,又否认了这个想法。

于是,含含糊糊地随口带过:一点点小毛病而已,只要不乱吃东西就没问题。

程子谦却仿佛格外认真,就像医生叮嘱病人一样,滔滔不绝地说:你读书那会儿就经常胃疼,胃病不比别的,容易反复,所以平时饮食一定要格外注意,尤其是小米粥,要记得常常喝,还有

学长!

见他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沈言渺赶紧出言打断,说:就算学长你再怎么热爱工作,也不能在久别重逢后虐待自己的校友啊。

闻言,程子谦温声一笑,说:抱歉,职业病,习惯了。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我们都已经毕业这么久了,以后就别那么客气一直叫学长了,叫我子谦就好。

沈言渺笑了笑,说:好啊,只要学长不觉得我没大没小就行。

话落,不知怎的忽然有一阵清风掠过,原本整齐放在桌上的资料顿时四下散落。

沈言渺连忙弯腰去捡,程子谦也紧跟着上前帮忙。

慌乱中,两只手意外地捏在了同一张纸上。

程子谦的视线直直落在纸端那一只纤白的手上,看着她无名指间那一颗粉钻在灯光下熠熠生光,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