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语静待花开》苏凌菲冷逸然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19 16:56:20    作者:陆晓果    来源:wyy

小说简介:苏凌菲冷逸然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苏凌菲冷逸然的小说是《时光不语静待花开》,是作者陆晓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嫌你丢人我要你笑!他咬紧了牙关,四个字像是咬碎了吐出来的。她觉得滑...

《时光不语静待花开》苏凌菲冷逸然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光不语静待花开》第十八章嫌你丢人

我要你笑!他咬紧了牙关,四个字像是咬碎了吐出来的。

她觉得滑稽,竟然让她笑!

我笑不出来。她抿住了唇。

少装,对着别的男人可是笑颜如花。他极为幽讽的目光剐过她苍白的面庞。

他替我解了围,我很感激他。他是整个俱乐部唯一愿意帮助我的人,不像那些冷冰冰的人,只会袖手旁观。她的语气里夹杂着嘲弄,眼神里充满了她与生俱来的野性的不驯。

你自找的,活该!他冷哼一声,他在等着她亮出身份,但她没有,自始至终只字未提,即便被人质疑,也不辩解。

蠢得像猪一样的哑巴,平常的伶牙俐齿都不见了,活该被攻击!

你说得对,我是自找的,我本来就不该来,我也不该进冷家的。

她的脸上有了一丝凄迷的笑意,原本应该嫁给你的是我的堂姐,她从小就是按照豪门媳妇的标准培养的,上贵族幼儿园,贵族学校,穿最漂亮的衣服,用最好的化妆品。如果她嫁过来,你们应该会喜欢的。我就不同了,我是放养长大的野丫头,不懂礼仪,不会打扮,我高攀不起你这样的贵公子。

她那白皙的小脸看起来又清纯,又洁净,又明朗,又稚气,一双浸透在水雾中的大眼睛像穹苍里的两颗寒星,明亮,深远,而皎洁。

如果她不是个二手货,不是个拜金的女人,他一定会认为她是纯洁的、美好的。

但表象就是表象,她只是有一张可以迷惑外人的脸。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滚?

我要替苏家信守承诺。她挺直了背,带上了几分硬气。

难道不是为了钱?他漂亮的嘴角划开讥诮的冷弧,一句轻飘飘的反问,像尖刺一般直插进她的死穴里。

她确实为了钱,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尊严和志气,都会成为浮云。

除了钱,从你们冷家也得不到什么了。她耸了耸肩,脸上忽而有了一丝笑意,那笑既是在嘲弄自己,也是在可怜自己。

冷逸然微微眯眼,一点阴冷的怒火闪过,想要索取,就得付出。

贪得无厌的拜金女,他会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从车里出来,他脱下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像是为了遮掩她的狼狈。

看见如此狼狈的苏凌菲,

冷夫人她的脸色立刻阴沉下去。

我是让你去增长见识,不是让你去丢人现眼的。

苏凌菲深深的吸了口气。

母亲大人请息怒,这一次我并没有让冷家丢脸,有个叫王媛媛的,对我出言不逊,拿酒泼我。我狠狠的打回去了,抽了她两个耳光子。冷家的家规是礼尚往来,我是万万不敢忘的

她说完,又把语气一转,不过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他们都在质问我的身份,问我是不是冷家的人,我没敢承认。因为我要承认了,他们就会去找大姐来认人。我想着,那么多人质疑我,大姐也没出来为我正名,应该是不想认我这穷亲戚。我不能让大姐为难,所以我咬着牙关,没敢承认。母亲,您说以后要是再遇上这种事,我是承认自己是冷家的人,还是不认呢?

冷逸然看着她摇头晃脑的模样,突然觉得很好笑。

小刺猬一口伶牙俐齿,扎的人还挺痛。

长记性了,那两巴掌确实打得好,没给我丢脸。

这话像是帮了苏凌菲一把。

冷夫人原本想要狠狠的训斥她一番,搬出家法抽她两棍子,被她这么一说,加上儿子的维护,所有的话都像被塞子堵住,硬生生的憋进了喉咙里。

只要不给冷家丢脸,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冷锦珊的嘴角像被马蜂蛰了下,狠狠一抽,苏凌菲这话明显的反将一军,还指责了她的幸灾乐祸。

你出去就不能穿的体面一点,非要穿着二手的旧货,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叫花子吗?

大姐,我这不是二手货,买的时候都是崭新的。我的消费观还停留在贫民阶层,不习惯衣服过了季就丢,所以就自己翻新了一下。以后我会努力改正的。苏凌菲用着几分自嘲的语气。

在你改好之前,还是少出入名流场所,免得我是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冷锦珊冷嘲热讽。

冷逸然幽幽的瞟了她一下,我的女人,我自己调教,你要闲了,回去调教你的男人。说完,抓起苏凌菲的手,上了楼。

进到房间里,苏凌菲把外套脱了下来,还给你。

扔了。他冷冷的甩出两个字。

她微微一怔,为什么?

脏了。他眉头微皱,划过一丝嫌弃之色。

她是个脏女人,穿脏了他的衣服。

我帮你洗洗,洗干净再给你,行吗?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咽下一股怨气。

洗的干净吗?他嗤笑。

她把自己都洗不干净,何况他的衣服。

她狂晕,你嫌我脏,就别把衣服给我披嘛。

你这幅鬼样子,太丢人了。他的脸上添了一丝暴躁之色,走过来,抓住她的领口,只听见刺啦一声。

《时光不语静待花开》第十九章你竟然敢说谎!

她花容失色,慌忙拿外套遮住了身体,又羞又恼,洗洗还能穿的。

把这些垃圾全都给我扔掉,不要再让我看到。他深黑的冰眸里喷出了一道火焰,不知是在生气,还是看到她的身体产生了生理反应。

她惊恐,唯恐他又兽性大发,赶紧躲进衣帽间,锁住了门。

她是不会把旧衣服扔掉了,扔了就得买新的,她不能乱花钱,要给小锋存医疗费。

看到手里的外套,她眼里闪过了一道狡狯的光芒。

阿玛尼限量定制版,全球仅此一件,如果拿到淘宝上去卖,没准能卖个好价钱。

屌丝想装逼撩妹,买这种便宜的奢侈品是最划算的。

第二天,去到公司,肖亦敏也来了。因为那点腿伤,她休了好几天的假。

张燕也来了,她是来收拾东西的。

泼开水的当天下午,她就收到了人事部的通知,她被炒鱿鱼了。

她郁闷不已,借口受伤,一直没来办手续。

这消息,总裁办不让外传,所以除了人事总监和主管,没人知道。

人人都以为要被fire的是苏凌菲,没想到会是张燕,大跌眼镜。

不是应该炒掉苏凌菲吗,怎么会是张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裁明明把苏凌菲叫去问话了,怎么被炒掉的反而是张燕?

是你都想错了,总裁公私分明,才不会因为肖亦敏的个人恩怨,就炒掉新员工的。张燕这次是抱错大腿了。

你们没发觉,苏凌菲挺幸运的吗?刚来就能进总裁办公室,那地方连肖亦敏都没进去过呢?

大家在微信群里议论纷纷。

苏凌菲埋头工作,不想理会那些人的议论,不过,她可以感觉得到,他们的眼光又不同了,有人见到她时,还会微笑的打声招呼。

这是洗清冤屈了吗?

午饭时间,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和郭璐璐在一块吃。

在她看来,郭璐璐比那些人都要真实、直率。

今天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讨论张燕的事,很多人在猜测肖亦敏失宠了。

苏凌菲嘴角勾起一丝极幽讽的冷笑。

失宠?她从来都没得宠过,又怎么会失宠?

冷逸然喜欢的是男人,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得不到他的心!

你知不知道,特助Finn跟着总裁多久了?

听说他是集团的元老之一,从集团创立之初,就跟着总裁了。郭璐璐说着,露出了一丝花痴的表情,Finn太帅了,除了总裁,就属他最帅。我听说总裁手里有一个特助军团,里面全都是超级大帅哥。

苏凌菲噎了下,脑海里随即浮现出了一副冷逸然被众男宠簇拥的香艳画面。

她严重怀疑,所谓的特助军团就是他的男宠后宫。

Finn就是皇后,统领后宫!

餐厅一角,有双眼睛在阴鸷的注视着她们,她喝了口果汁,眼底闪过了一道诡谲的寒光。

午饭之后,郭璐璐去了洗手间,她悄悄跟在后面,关上了门。

郭璐璐,我们谈谈!

郭璐璐看着她,一张脸吓得惨白

苏凌菲回到办公室,就给司机小刘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买些纸钱。

她原本以为冷逸然晚上是不会回来的,没想到他却偏偏回来了。

平时,冷夫人吃完晚饭就会独自去花园散步,回来直接上了二楼,连话都不会跟她多说两句,把她当成空气无视,眼不见为净。

不过,她还是会规规矩矩的在大厅里候着,恭送婆婆大人上了楼,她才敢离开。

冷逸然不在,整个三楼只有她一个人,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这是她每天最快乐的时光。

他一回来,就不同了。

空气变得压抑无比,让她总感到呼吸不畅通,随时都可能窒息。

暖和的温度因为他不断散发出来的寒意,直降到冰点以下。

即便现在是酷暑,都不需要开空调。

她可以感觉得到,冷逸然也不想跟她待在一起,因为他大部分时间会关在书房里,直到午夜才出来。

坐在沙发上,她一直看着外面,黑暗已经把整个世界都吞没了。

小刘说七月半烧纸钱要等到天黑之后,鬼魂才敢出来收钱。

但不能太晚,必须赶在子时之前,子时一到,鬼门就关了。

等到冷夫人和冷逸然相继上了楼,她就偷偷溜了出去。

她不知道,冷逸然就站在阳台上,她一出来,就被他看到了。

他迷人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冰冷的黑眸在里面幽幽的闪烁。

大晚上,匆匆忙忙,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他像一阵飓风席卷了出去,借着夜色的掩盖,悄然跟在她的后面。

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小跑的来到了湖边。

回来的时候,她把纸钱和烧宝桶藏在了湖边的大树后面。

拿出烧宝桶,她点燃了三炷香,插在泥土中,然后点着了一叠纸钱,放进桶里。

阿聪,对不起,你走了这么久,我都没有给你烧过纸钱。你在那边会不会没有钱花呀?今天我给你买了好多东西,衣服、金元宝、别墅、汽车还有很多很多的钱,我要让你在天堂做一个大富翁!

不远处,最黑暗的阴影里,冷逸然一身黑衣,几乎同黑暗融为了一体。

原来蠢女人是在烧纸。

是烧给昨天见到的那个鬼吧?

蠢猪,还真信七月半的鬼话!

阿聪。苏凌菲的声音再次传来,昨天,你是不是来看我了?你是不是很生气,我跟别人结婚了,所以不愿意出来见我?对不起,阿聪,对不起!

泪水从她眼里滑落下去,如果没有那场车祸该有多好,我们现在一定结婚了。我们一起到法国留学,住在长满薰衣草的房子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你在院子里吹陶笛,我在旁边画画

她的声音悲凉而凄迷,传进冷逸然的耳朵里,就化为了一股惊涛骇浪。

他两道漂亮的浓眉拧搅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在极度的暴怒中急跃着。

该死的心机女,昨天在说谎。

明明就是个男人,是她的旧情人,竟然敢骗他是女人!

时光不语静待花开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时光不语静待花开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时光不语静待花开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