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太强不要撩南煜季沅小说_鬼夫太强不要撩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20 09:11:08    作者:彼年豆蔻    来源:WD

小说简介:鬼夫太强不要撩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鬼夫太强不要撩》的主角是南煜季沅,作者:彼年豆蔻,为您提供鬼夫太强不要撩南煜季沅小说在线阅读,鬼夫太强不要撩小说讲述了:我叫南煜许静看到南煜以后,眼睛就开始转移不开了,我心里是...

鬼夫太强不要撩南煜季沅小说_鬼夫太强不要撩小说在线阅读

《鬼夫太强不要撩》第8章我叫南煜

许静看到南煜以后,眼睛就开始转移不开了,我心里是知道的,是她害得我和小北分手,害得我差点被人打,我所谓的曾经最好的闺蜜,原来就这样对我好的。  我和南煜的手正牵着,许静的眼睛从南煜完美的脸上转移到我们的手上,脸色怪异的很。

我拉着南煜正准备离开,想去人少的地方,和他聊聊天。

才刚刚迈出步子,就见许静上前来了,与其说是到了我的旁边,倒不如说是站在了南煜的面前。

我一时反感,转身就想要离开,南煜的手微微用力,把我拉了回来,我不懂南煜的意思,只能站在原地不解的看着他。

许静当然看到了这一幕,眼里的兴奋溢于言表,她踌躇着开口对我说:沅沅,这是你的男朋友吗?怎么都没听你提起过,今天才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呢。

我没想着应她的话,撇开眼睛不看她。

南煜倒是像充满好奇的问她:你是?

许静见南煜对着自己说话,紧张的差点说不出话来,她有些激动的说:我是沅沅最好的朋友,以前沅沅的每一任男朋友沅沅都是第一个介绍给我看的,这次竟然不过没关系,现在我们也算是认识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这是什么话?每一任男朋友?我除了杜小北,还谈过哪个男朋友?她的意思是说我水性杨花?

南煜脸上挂着微笑,碧绿的瞳孔里映照的都是许静的脸,他的声音磁性而温和:我叫南煜。

我再也忍不住,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转身疾步的走掉了,即使走到街道转角,也依然没有见到南煜追上来。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怕回了宿舍以后南煜也上不来,只能慢悠悠的徘徊着。

到了学校,正好看见新闻社的几个同学正挂着工作牌,戴着摄像机穿行在石板路上,看样子是要去采访什么人的样子,我走了过去喊住他们。

你们是新闻社的同学吗?我想问问阿珍社长在哪里?

他们几个见我问起阿珍,都愣了愣,有个女生指了指教学楼那边回答:社长正在2504教室开给新生培训新闻稿撰写。

我照着他们说的,去了教室门口,果然见到阿珍正站在讲台上面,讲解着什么。

座位下面黑压压的一批人,坐满了教室,新闻社的人数众多,可见一斑。

我礼貌性的敲了敲门。

阿珍的话被打断,有些诧异的转过头来看我,台下乌压压的一群人,也都看了过来。

阿珍见到是我打断了她,表情有些复杂的对下面的人说:你们先写,我出去一趟,过一会儿回来。

她走下了讲台问我:季沅?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她:今天早上,我看到公告了,有些好奇

我是有些好奇许静是怎么给她改变的主意,改变了说辞,所以才会想要问阿珍,却没想到被阿珍冷漠的打断了。

她冷笑着讥讽道:新闻社所说的话,就是真实,新闻社如果有半路的谎话都编的出来迟早要被学校关闭的。

台下那些新生都是刚刚才入社的社员,对新闻社的印象都只是出自于别人的传言中,向来都没有人敢说新闻社的坏话,都是挑好的来说,权威性和权利性,在我们学校新闻社比学生会更说得上话,

他们听到社长这样言之凿凿的说话,底气更加足了,纷纷觉得自己加对了社团。

阿珍却还是怕我会说一些对她不利的话,就直接下台扯着我的衣服出了门。

她有些火大的说:季沅,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用茫然的眼神看她,说:你当初来调查许静的事情,现在为什么又帮她洗白呢?我就是有些好奇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要让她去曝光许静的秘密,我也不忍心的,我想问一问真相而已,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反应会那么大。

明明她什么真相都知道,为什么会不惜破坏新闻社的形象来帮助许静,我一时想不通,而且昨晚看她的样子,也并不是想要帮许静啊。

阿珍说:我也没有办法,你宿舍的章琪昨晚告诉了许静,许静威胁如果我把查到的事情公之于众,她就会把我的事情公开,你知道的,人都会有秘密,也都不愿意被曝光,况且我还是新闻社社长,全校师生的眼睛,都在盯着我,我不可以引起任何舆论的不利。

我想了想,很中肯的说:你公开了假的信息,要是被人知道。舆论依旧不会偏向你。

她摇摇头,笑着看我:不,没有人会知道新闻社公布了假消息,没有人会去求证我们调查的事情,因为我就是他们眼里的真相。许静给了我能够证明我过去的一些证据,我帮她洗了白,两不相欠,以后我也不会再被人牵着鼻子走,新闻社,还是以前的新闻社。

我又哈哈的笑了两声:你们一群人的说法,根本撼动不了我的地位,所以,你好自为之。

她说完这些话,转身就走了。

他这么说也算是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了,虽然态度并不好。

后来我没有看到南煜来找我,心情很是不好,就早早的回了宿舍上了床准备入睡。

梦里,还是熟悉的那座宫殿,我站在屋子里面,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房间发着呆。

一片金色的光芒从窗外射来,停留在了我的面前,瞬间就化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完美的脸和身材,古代的服装,不是南煜还能是谁?今天他现身在许静面前的时候,并没有穿一直以来的古装,而是一身现代西服,看起来昂贵,又显出他的帅气完美,也难怪许静会两眼放光的想要勾搭他了。

我这这时候看到他,想到白天他和许静畅聊,不理会我的时候,心里一阵烦躁,索性坐在了床上,一言不发。

他走上前来,一脸邪邪的笑容。

《鬼夫太强不要撩》第9章阿珍之死

南煜看着我的样子,一阵轻笑:吃醋了?  我转过头生气的瞪着他:没有,许静是我的好朋友,你们能这么聊得来我很开心。

他听出来我语气里的不满,直到我是在口是心非,揉了揉我的脑袋温柔的说:你那个室友身上,又阴人的气息,而且很强。

我疑惑着,没想到他突然转移了话题,愣愣的问他:有鬼在纠缠她?

南煜点头:是鬼,但是不是一般的鬼。

我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告诉他:许静之前流产,我看到过一个女鬼在害她。

南煜说:不,应该不是那个鬼,而是一个能力更强大的,隐藏更深的

他皱着眉头,眼神微微眯起,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我静静看着他,不懂他在想什么,只能茫然的坐在床上。

他的话突然戛然而止,注意到正在呆呆看着他的我,忽然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俯下身子,直视着我的双眼。

那么近距离的注视,让我的心跳又不可抑制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的眼睛就像一块清澈碧绿色的宝石,镶嵌在眼角微微上翘的邪魅双眼中,我看的傻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南煜慢慢靠近了我,嘴唇一片温湿,已经被他温柔的含住了,我闭上眼睛,回吻过去。

不知道是谁先躺下,等我再从热烈的吻里回过神来的时候,衣服早就通通不翼而飞了,随着温柔的抚摸,我的身体早就软的不像话了,只能随着他的动作,摇摆浮沉着

这次没有在阴间呆的太久,半夜我就醒了过来,从阴间回到阳世。

我坐起身来,看了一眼黑压压的环境,除了宿舍外面有路灯的光照射进来,没有一点光线来源,但是大致能够看的清楚宿舍里的景象。

我有点惊讶,明明灵魂已经下了阴的我,为什么会提前回来,叔叔告诉过我,下阴的时候,太阳升起,公鸡开始打鸣的时候,灵魂才会回来。

我躺下身子,刚准备入睡的时候,却听到了稀稀疏疏的声音从宿舍门口传来,声音就像是别人刻意放低了一般,细不可闻,但是在这样寂静的环境当中,却是分外清晰的。

门口有很轻的脚步声停下,然后是从哪里掏出钥匙的声音,接着钥匙插进门锁里,打开门的声音,包括那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我都听的十分清楚。

我不敢太大动作,只能靠着耳朵听着这一切,没有起来质问,直到她爬上了自己的床铺,我猜勉强能够区分出来,她上的是许静的床。

可是,许静这么晚出门,到底是能有什么事呢?而且我们女生宿舍的楼层,是到了十二点就会上锁的,现在最起码也有夜里两三点的样子吧?她到底去了哪里,现在才回来。

我没有想太多,只那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了。

等我再次有了意识以后,竟然是站在了我们宿舍的门口,我看了一眼楼道里挂着的大大的钟摆,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一瞬间,有都怀疑起自己是在梦游了,我抬脚刚走动了两步,就发现不对静了,我移动了,但是不是在走,而是在飘。

我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双脚,穿着拖鞋的双脚,此时竟然是呈半透明的样子。

难道,我又灵魂出窍了?

还没有等太久,我的身体就开始轻飘飘的游荡着了,我不知道自己身体是受到了什么磁场的召唤,这个时候也只能随着它的方向去往它想要让我去的地方了。

我的身体慢慢的飘向了一楼,凌晨三点的女生宿舍,到处散发着诡异的阴气,除了路标安全出口的字样发着绿幽幽的光。

一楼都是宿管阿姨和一些清洁工阿姨的住所,平时为了清洁工作的进行,在一楼的通道尽头,修缮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只能容纳一个人,平时都是放置的一些拖把,扫帚和簸箕的,同时还有一个水池,是供阿姨们洗拖把用的。

我的身体,此时正在往那个清洁空间里飘去。

我被隔离在门外,那门平时只是半掩着的状态,从未见过它紧闭着的模样,今天倒是的确有些反常。

这时候,顺着微弱的月光投射过来,我看到了自己的双脚下,有液体正在慢慢流动着,从那扇紧闭着的门里,正拥向了通道外。

我看着脚下的液体,慢慢的俯下了身子,这才看清楚,那液体是血。

大片大片鲜艳的血液,正从我漂浮着的双脚下流淌着。

这个天气,地面上早就冻上了一层寒冷薄薄的冰穗了,那血液流淌过地面,竟然还散发着热气,融化着那些冰穗。

我伸出手,想要打开那扇门,踌躇了半晌,才将手抚在了门把上,悄悄的打开了来

一声吱哇,那扇门里面的东西,也随之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一具看似刚刚死去的女尸,正面对面的靠在了墙面上,和我面对,她的双眼已经被人掏空。

嘴巴大张着,满嘴都是血液,面前的那个平时放置抹布的水池里,此时正有一条热气腾腾的,鲜红的舌头,被随意的丢弃在了里面,同时还有两只眼珠。

我看着面前那个满脸鲜血的女人,依旧能够分辨,她是阿珍。

我疾步退后着,这一生,我都没有见过这样可怕死亡的人,以前在帮助叔叔驱鬼的时候,他也将我保护的很好,没有让我接触到这种可怕的场面,可是现在,我只想逃离这里。

我转过身,不理会身体被鲜血的吸引,反方向的奔跑着,直到穿过了我的宿舍,飘向了自己床铺上的身体。

在灵魂与身体结合以后,我得精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真实。

我知道,阿珍一定是真的死了。

鬼夫太强不要撩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