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宗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29 19:30:47    作者:宗七    来源:wyy

小说简介:慕安安宗政御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慕安安宗政御的小说是《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是作者宗七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你是清白的罗森的询问,宗政御并未回应。他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后吐出...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宗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第18章:你是清白的

罗森的询问,宗政御并未回应。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后吐出漂亮烟圈,但在冷风略过时,很快将烟圈吹散,同时白色烟圈从宗政御眸光略过时,将那双充斥着危险的眼眸遮挡住。

眼底,满是暴戾。

留着她自己处理。

很散漫的话语。

但在七爷抬头朝酒吧看去时,眼里闪过冷意。

罗森立即明白,冲着后面一直等候的人做了一个手势。

当即,一群黑衣人快速朝酒吧涌入。

黑衣人胸口别着金色,上面标注着绝对权利的词:御园塆!

黑衣保镖迅速冲入KING酒吧,与酒吧内保镖会和。

同一秒时间拔出腰间的枪。

随着枪声起,当即KING酒吧陷入一张混乱、逃杀的状态。

而数十名保镖生生开出一条路,将揽着陈花的慕安安,护送出酒吧。

在慕安安和陈花踏入酒吧那一刻,酒吧门关上,更隔绝了酒吧内的惨叫与暴乱。

罗森见到慕安安上来,赶紧过去把处于发疯状态的陈花接走。

宗政御已经迈步上前,将慕安安打横抱起,带到车内。

七爷,你怎么来了?慕安安脱口而出。

她去找罗森时,就料到七爷会知道。

但慕安安推算,宗政御会派罗森过来。

却没想到,他亲自过来了。

宗政御并未回应,在把慕安安带到车内后,一旁佣人恭敬举起一盘子。

盘子上分类放好,消毒毛巾、热毛巾。

在宗政御拉过慕安安擦手时,看到她白皙手背上的红痕,当即蹙眉,深沉的眼里,涌现杀意。

罗森。

是,爷!

副座的罗森回应,当即对着蓝牙耳机下了死命令,彻底让KING酒吧变成人间炼狱。

而在宗政御目光重新对到慕安安时,那暴戾的杀意已经

消失。

在给慕安安消完毒,宗政御便拿过热毛巾,开始给她擦手,同时再了慕安安的帽子和口罩。

帽子一摘,那一头乌黑的头发顺势散落下来。

宗政御给慕安安洗脸,同时询问,还有其他地方受伤?

慕安安摇头,七爷,我没有受伤,受伤的是那些人。

宗政御并未回答,继续给慕安安擦脸,擦脖子。

擦到脖子的时候,慕安安有些发痒,尤其是宗政御指腹划过慕安安脖子上的皮肤时,简直跟点火一样,让慕安安心脏跟疯了一样狂跳。

脑中不可控的想起,跟宗政御那个疯狂的夜晚。

当即脸就烧了起来。

但,在慕安安抬头跟宗政御目光对视上时,赶紧掩盖下来,转移话题,七爷,我可以陪陈花到医院吗?

宗政御没有回答,那双眼眸像是能洞察一切一般盯着慕安安。

慕安安紧张到爆肝。

最怕宗政御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把她小秘密都看的彻底。

慕安安又不能在这边掩耳盗铃的解释什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陈花的事情,陈花今天出事了,我觉得其中肯定有问题。我都怀疑,是冲着我来的。我得去问清楚,然后求证一些事。

说完,慕安安又硬着头皮跟七爷对视。

在对视的十秒时间里,慕安安感觉自己好像就踩在刀刃上,一不小心就会被凌迟,但庆幸的是,她撑过来了。

而七爷并未回应,而是给了

罗森一个眼神。

罗森将陈佳丽与狼哥交易的画面放到慕安安面前。

慕安安脸沉了沉了。

她将iPad交给罗森,对宗政御道,七爷,我还是想去见陈花。

宗政御伸手抚着慕安安的脸,那就去。

慕安安松了口气,谢谢七爷。

车子到达医院门口。

慕安安一带着陈花踏入医院,医护人员便推着床车迎了锅来,将陈花带到检查室内进行处理荣。

十五分钟,检查结束。

陈花有摄入兴奋剂。

不过是少量,浓度不高,所以不需要洗胃,已经进行简单处理,住院观察一晚上就可以。

陈花被送到普通病房,慕安安在一旁陪着。

同时,慕安安给宗政御发了信息:七爷,等下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可以,晚安。

慕安安看着昏睡的陈花,思索陈佳丽一事。

明显今晚是有预谋。

而慕安安心里已经确定,陈佳丽是针对自己,利用陈花。

咳咳。

在慕安安想的出神时,床上本是昏睡的陈花咳嗽了一声。

慕安安将手机收起。

陈花哼唧了两声,才缓缓睁开眼,盯着天花板的时候,双眼很迷茫,没反应过来。

花花?

慕安安轻声喊了一句,陈花愣了好几秒,才扭头朝慕安安看来。

表情很懵,盯着慕安安看了老半天,才试探性询问,安安?

慕安安现在戴着帽子和口罩,所以陈花不太能认出来。

陈花撑着手,想要从床上起来,但浑身无力。

慕安安上前,把人扶着靠在床上说,医生说,你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

医生?休息?

陈花有些愣住,但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浑身开始恐惧的颤抖起来。

我,我记得陈佳丽叫我去酒吧,然后,然后我喝了一杯酒,那些人就开始摸我,他,他们,他们

陈花,你冷静一点。

他们拿酒泼我,他们要脱我衣服,我,我是不是啊!

陈花,冷静!

陈花摇头,恐惧爬上来,让她完全没有办法理智,跟疯了一样开始尖叫,挣扎。

慕安安没办法,直接用力把人扣到床上,喊道,什么都没发生!听清楚,什么都没发生!

陈花,你是清白的!

在慕安安喊到第二句话的时候,本是出于发疯状态的陈花,才像是找到了一点理智。

她不挣扎了,也不尖叫了。

就这么躺在床上,傻愣愣的看着慕安安。

慕安安声音缓了下来,我到的时候,你在舞台上,他们的确想脱你衣服,但没有成功,没事了。

陈花没反应,而是在一分钟后,突然崩溃起身抱住慕安安大哭了起来。

慕安安拍着她的背后安抚着。

等到陈花哭了一通,将情绪发泄出来后,才缓缓跟慕安安讲述起,晚上事情的经过。

而这事,要从陈花与陈佳丽之间的关系说起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第19章:希望你永远不要发病

陈花跟陈佳丽不仅是同学关系,还是堂姐妹关系。

陈花的爷爷一共生了两个孩子,大儿子是陈佳丽的父亲,经营一个医药品牌,可以说是江城还算成功的商业人士,加上陈佳丽成功勾上江琴,给自家品牌带来了不少合作收益。

反观陈花家,老实巴交的父亲拿着工薪,母亲没有工作。

陈花爷爷自然是疼事业有成的大儿子,而陈花家很多事情都要靠陈佳丽家帮忙,所以一直都不太能抬起头来。

在陈花父母看来,陈佳丽成绩优秀、长相漂亮,陈花成绩一般还胖,所以经常数落陈花,让陈花跟陈佳丽学习。

今天晚上也是陈佳丽去陈花家找陈花,说朋友聚会问陈花去不去,陈花不想去,结果被父母数落一通,说自己没本事,有个有本事的堂姐也不好好巴结等言语,陈花受不了父母数落就跟着出来。

谁曾想,一到酒吧,就看到陈佳丽跟狼哥那一伙人,还拼命让她喝,她喝了几杯,就莫名其妙的兴奋。

是有一点理智知道自己做什么,但是控制不住自己。

陈花将事情讲述完后,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大哭着,安安,幸好有你。

在听到慕安安说什么事都没发生之后,她顿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慕安安听完之后,脸沉了。

之前怀疑,现在肯定。

陈佳丽为了报复她,利用陈花。

实在可恶!

慕安安:花花,这件事是因我起的,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因为你?陈花很莫名。

今天洗手间,我教训了陈佳丽,所以要报复我。

就是论坛上的那些照片搞陈佳丽的人是你?陈花非常震惊。

认识慕安安很多年,一直都以为是安静的学霸。

可转念一想,陈花又觉得不对劲,那只是学校冲突,怎么就上升到外面了,而且还找人

后面的话陈花没办法说下去。

慕安安明白,也理解陈花的不可置信。

她12岁的家变,随后跟在宗政御身边,见了很多世面,明白这个世界上的恶,是无关年龄的。

不是年龄小,就没有尺度。

年龄越小,狠起越毒。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陈佳丽付出代价!

慕安安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闪过狠意。

但只是一闪而过。

陈花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先休息,我得回去了。你放心,我没有告诉你父母,如若你想说,你现在打电话,我可以等你父母来我再走。慕安安说完,抚了一下戴在的口罩。

不,这件事不能告诉我父母。陈花脱口而出。

慕安安没有多说什么,那你休息,明天实习帮你请假?

不,不用。陈花赶紧摇头,我可以的。

慕安安也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刚才医生也说了,陈花只需要休息一个晚上就可以。

慕安安跟陈花打了招呼,随后便准备离开。

走到病房的时候,陈花突然喊了一句:安安。

慕安安回头,嗯?

你,真的要对付陈佳丽吗?

慕安安当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本来想低调读书,可这人非要找死,我就送她到西天!

她言语霸道,没有一点留情。

宗政御手边养大的小孩,从来不会知道什么叫做‘放过’。

慕安安不再多说什么,拉开门便离开病房。

陈花愣愣的坐在病床上。

脑中都是慕安安刚才说那话的时候,简直像看到了一个女王一样。

可在陈花与慕安安多年交情里,她认识的慕安安一直都是一个挺安静的小丑女,面对欺负的时候,基本不太说话,好像很无所谓的样子,就一心读书。

但,在那一刻,陈花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认识慕安安了。

慕安安离开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江城临海城市,早晚温差大。

慕安安一离开医院,一股冷风吹过,让她当即打了一个冷颤。

却在下一秒,慕安安感觉到见上一沉,一股熟悉的味道便充斥鼻息。

慕安安一侧头,见到站在身边的男人时,很惊喜,七爷,你没回去吗?

宗政御将外套给了慕安安,只穿了一条白色衬衫,领带松松垮垮挂着,双手插在裤口袋。

嘴里本是叼着烟,但在面对慕安安时,便掐灭在一旁,从喉咙里‘嗯&r

squo;了一声。

处理完了?宗政御询问。

慕安安点头,可随后又摇头。

宗政御挑眉,嗯?

七爷,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

说。

今天晚上这个仇,我想自己处理。慕安安话很直接。

聪明如她,在见到御园塆保镖进入KING酒吧处理时,就知道宗政御一定不会放过陈佳丽。

而慕安安向来信奉,自己的仇,自己报。

就好像宗政御当年教她的一样,受委屈了?那就用拳头讨回来。

可以吗,七爷?慕安安再次询问。

宗政御低眸,虽然没有说话,但微微点了头,算是默认。

慕安安松口气。

还挺担心宗政御不同意的。

宗政御伸手将慕安安头上的帽子去下来,抚着那柔顺的长发,累吗?

慕安安摇头,正要说话,抬头时刚好跟宗政御的目光对上。

宗政御的眼型是非常好看的凤眼,眼尾又深又长。

不知道为什么,慕安安有时候跟宗政御目光对视上,总觉得那一双眼睛藏了很多东西。

他是在看她。

慕安安又觉得,他似乎在透过她,看什么东西一样。

慕安安想不通,干脆不想了。

挺累的。她故意说。

那就回去。

宗政御迈开长腿。

走了两步却发现小孩没跟上。

回头时,慕安安站在原地不走。

宗政御挑眉,怎么?

慕安安调皮一笑,七爷,走不动了,要背。

那一脸无赖小模样,直接叫宗政御无奈。

但宗政御表情虽无奈,却还是走到慕安安面前,蹲了下来。

慕安安顺势趴到了宗政御的背上,将脸贴到他宽阔的背上,特别安心。

七爷。

嗯?

你最近头疼还发作吗?

没有。

希望你永远不要在发病。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