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最苦是相思》崔茜如奕卿尘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20 10:27:05    作者:碎碎冰    来源:wyy

小说简介:崔茜如奕卿尘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崔茜如奕卿尘的小说是《平生最苦是相思》,是作者碎碎冰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他是如何,已与我无关。崔茜如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洒满了细碎的星。他...

《平生最苦是相思》崔茜如奕卿尘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平生最苦是相思》第18章他是如何,已与我无关。

崔茜如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洒满了细碎的星。

他时常帮我干活儿,孔武有力的堂堂部族族长,在我面前却乖得像个孩子。后来我的肚子大得快要生了,他突然对我说要做我孩子的阿爸,我一时接受不了,就拒绝了。

可是他每天更加殷切,温柔起来连中原男人也不遑多让。我生沃卓那天难产,他一直陪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甚至偷偷抹眼泪。生下沃卓之后,他又说要做我孩子的阿爸,我委实感动,便接受了他。

莫顿那时对她说的是:你的娃娃没有阿爸,从今以后,我就是他阿爸。

她仍记得,听到这话时的自己,心中一直惶惶不安的感觉终于消失殆尽。

她不再是游荡在天地间的一缕不知身世几何的孤魂,她的身体找到了依靠,她的灵魂可以安心地停泊。

崔茜如的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这是由内而外散发幸福的人才能有的感觉。

小莲见了,不由眼眶一热,涌上泪来:小姐,您如今真是苦尽甘来了

小莲是真心为她感动高兴,曾经的她一往无前,却落了个满是伤痕,狼狈不堪。如今总算有一个人能治愈她的伤痕,在她即使恢复了记忆也没有陷入阴霾,全然一副幸福坦荡的模样。

主仆二人又哭了一会儿,小莲才问出了心中所想。

当年您不是流了很多的血么,孩子没有事么?

提起这个,崔茜如的脸色闪过一瞬的晦暗,随即又扬起蕴笑的眉眼:也许是我的孩子和我一样坚强,知道他娘亲无依无靠,所以才要出世陪伴我吧。只是——

她眼中浮起晶莹的泪光,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道:沃卓也确实在胎里受了伤害,出生后就患有哮喘,还十分畏寒。

她跳崖那日正值隆冬,玉带河的水冷得刺骨,许是刺激到了胎儿。

小莲听得也连连流泪,心疼沃卓小少爷。

崔茜如没有一句话提及奕卿尘,仿佛前尘往事并不存在一般。但小莲不吐不快,将自己见到的听到的,关于奕卿尘的报应都说了个遍。

崔茜如始终面无表情: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我说过,此生与他再无瓜葛,黄泉碧落不复相见。他是如何,已与我无关。

可沃卓小少爷要是他看到了怎么办?他们说他伤了根本,不能再生育了,沃卓小少爷就是他唯一的子嗣

崔茜如平静的脸上显现了裂痕,声音果决:要是有人要夺走我的孩子,我就是拼上性命,也要与他斗到底!

谁要夺走我们的孩子?

低沉的男声骤然插入,两人循声望去。

想必这位就是小姐口中的莫顿单于了吧。小莲一边想着,一边悄悄地打量他。

他似乎不太像她刚刚在外面瞧见的那些匈奴人,虽然也是身躯高大雄浑,但他的长相并不是那么粗犷,反而瞧着有些俊,除了一双深邃的碧蓝色眼眸,其余的地方长得有那么一点点像中原人。

崔茜如见是他来了,明艳的笑意晃人:我在和小莲说笑呢,没有人敢抢夺我们的孩子。

他这才露出笑容,抬手抚了抚她脑后的长发:我不许任何人欺负你和我们的孩子。

小莲见他们伉俪情深,由衷笑了起来,但下一瞬,莫顿的眼光扫来,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凝住。

果然是铁血手腕的匈奴单于,不怒自威。

你不要怕他,他只是天生这样一副尊容,其实他不凶的。崔茜如拉着小莲的手安抚。

小莲挤出一个难看的笑来,心道:小姐呀,他这还不凶?只是在你面前不凶吧!

但同时小莲也很开心,说明这个莫顿单于对小姐很好的呀。小姐经历了那样彻骨的痛苦,却还愿意敞开心扉接纳的人,一定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了吧!

见那二人相视而笑,小莲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多余的人,不由捂住嘴巴偷偷笑笑,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出去了。

这厢莫顿揽着崔茜如坐下,俊朗的面容变得有些冷峻:探子回来了,说大玥的皇帝派了端王奕卿尘来与我部对抗,听说这人战无不胜,恐怕有些棘手。

《平生最苦是相思》第19章我不会让他抢走我们的沃卓

崔茜如一愣。

从莫顿口中听到奕卿尘的名字,她总觉得有那么一丝别扭。

果真是造化弄人,她都已经远离中原,到了大草原上,却还是躲不开阴魂不散的他,难道让她躲进大漠中去么?

她不怕与他再见,只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不想让他见到沃卓。

当年他不惜亲手扼杀他的孩子,那她只当沃卓的生父也已经死了。

见她缄口不言,莫顿有些奇怪,往常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就算什么都不评价,也会饱含鼓励的微笑看着他。

茜茜?你怎么了?

崔茜如思量再三,终于心一横,抬头望进他碧蓝色的眸子里:莫顿,端王奕卿尘就是沃卓的生身父亲。

什么?!莫顿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自己的阏氏竟然来头这么大。

那你你们他平生第一次感到心慌,舌头在嘴巴里打了结,不知要如何表达。

崔茜如看出了他的慌乱,立刻握住他的手,声音娓娓却字字铿锵:你放心,如果你听了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你就知道我是绝不会回头的。

她就这样握着莫顿温暖的大手,将曾经以为再也不会触碰的记忆挖掘开来,撕开自己的伤疤给他看。

才只说了几件,莫顿就气得捶桌子。崔茜如瞧着孩子气的他,柔柔一笑:都是过去的事了,你听我讲完。

莫顿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听她继续讲述那段触目惊心的往事。

最后一句尾音未落,莫顿搂着她的手臂倏地收紧,声音中带了几不可查的颤抖:茜茜,你不要害怕,有我在,一定不会再让你受苦。

你也放心,我不会让他抢走我们的沃卓。他眸色深沉,承诺道。

至于那个禽.兽奕卿尘,就由他来亲手了结吧!

他简直不可置信,这世上竟然会有男人这般对待自己的女人,就算她当年果真做了羞辱他的事情,多年以后,他已经功成名就,便不该那般小心眼。

奕卿尘对茜茜做出的诸般行径,像极了中原人常说的得志小人。

夫妻二人相拥而笑,岁月静好,却未注意到帐篷外一个身影晃了过去。

半晌过后,莫顿想起刚刚来找崔茜如要商量的事情。

道城的汉人跑得差不多了,我想带着大家去城里住。

大玥是她的母国,却没有她所留恋的人。她虽也不赞成打仗,但这是莫顿的野心,她无权干涉,只是劝导他不要屠杀无辜的民众。

而今他想要去城里,她也没什么可阻拦的,便点点头:听你的。

莫顿生在草原,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离开过草原,虽然他的母亲也是位中原女人,却一直没有什么机会亲眼见见母亲口中的中原景色。

进驻道城只是他问鼎中原的第一步。

而此时,奕卿尘这边也已经抵达了道城附近,因为前方已经被匈奴所控制,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不近不远地驻扎。

这一天,他的人远远便瞧见了匈奴人大举迁入道城。

匈奴人的野心不小。仅凭这一个小小的举动,他便看穿了匈奴的心思,剑眉冷凝,收拾一下,本王要亲自去城中一探究竟。

平生最苦是相思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平生最苦是相思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平生最苦是相思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