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摆地摊》萧月山李不言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20 10:30:36    作者:00    来源:wyy

小说简介:萧月山李不言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萧月山李不言的小说是《我在古代摆地摊》,是作者00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青梅竹马  二姐姐喊什么夫人呐?这可是娘亲。李宿雨小声嘟囔,心里恼火得很...

《我在古代摆地摊》萧月山李不言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我在古代摆地摊》第18章青梅竹马

  二姐姐喊什么夫人呐?这可是娘亲。李宿雨小声嘟囔,心里恼火得很,这个哑巴真是给脸不要脸。

  李不言睁大双眸:哪来的娘亲,我以为那鞭子落下来已经断了我们的关系,怎么还带反悔?

  萧月山在她后面站着,虽未说话,可存在感觉极大。

  确实,那些鞭子可不能当没用。

  淡然的一句话噎的李夫人说不出其他,想起来时李守成叮嘱她一定要挽回李不言,不得不强挤出抹笑来。

  上次那是娘亲气昏了头,娘亲也知自己做的过分,这不特意过来给你道个歉,我们不言可要原谅娘亲,莫要将事记在心上,可好?

  李夫人边走边说,等最后一句话落下,她抓住李不言的手,满是语重心长。

  下一瞬,她的面容僵住。

  李不言毫不客气的甩开手:李夫人可别说的委屈,是我爹让你来的吧?

  你,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萧月山突然伸手,在李夫人僵硬的神色里握住李不言的手:先坐下。

  哎,好。

  两人在上首落座,李夫人按下嘴边的话跟着坐下,低头间掩饰住阴晴不定的神色。

  小婢恭敬地送上茶水,脚步轻快的离开,偌大的厅堂里剩下四人,连带着空气都仿佛带了几分凝滞。

  李不言打了个哈欠,审视的目光落在李夫人和李宿雨身上。

  李宿雨心里想什么都能在脸上看出些情况,李夫人啧,要说李宿雨能被看出不善是年纪小,可李夫人怎么也能看出怪异呢?

  说来,两位今天拜访王府,可还有别的事?要是没有的话我和王爷就先走了,来人,送

  等等!

  李不言一个客字还没说出,李宿雨刷一下跳起打断,对着几双望过来的眼睛,她吞吞吐吐了半天。

  就,就

  李不言靠在椅背上,忍不住又发了个哈欠:别就了,有话就直说。

  就来就去,不嫌烦啊!

  赵明月回来了。

  赵明月?

  李不言挡嘴的手顿住,这个名字好熟悉,等等,赵明月不就是李不言的青梅竹马?记忆里,他不是离开了皇城吗?

  不知为何,从记忆里翻出这么个人,李不言竟下意识的看向萧月山,视线对上,转瞬后她又慢慢移开。

  他回来与我何干?没事的话两位还是快些离开吧。

  送客的意思明显,李夫人虽还记得李守成的话,可被几次三番的赶也沉了脸,冷哼一声,起身就走。

  李宿雨落在后面,明明她是小辈,可这个时候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告,告辞。

  李不言瞥她一眼,再一次打了个哈欠,没劲儿,根本没有做首饰有趣。

  和萧月山说了声,李不言头也不回地离开。

  李夫人和李宿雨的拜访并没有让李不言在意,她只忙着做王府宴会接的第二笔订单。

  挑选的七个人留下一男一女继续打磨宝石,其他的则跟着李不言学缠绕,本就是特意选出来的,脑子自然不笨,李不言稍微讲了一遍,当中就有两人能自己琢磨花样。

  李不言发现时格外欣喜:你们叫什么?

  奴婢秋竹。

  奴婢夏实。

  一直没问过姓名的李不言记下她们的名字,晚间吃饭时和萧月山提了句。

  秋竹和夏实?萧月山面露深思,这二人是王府家生子。

  家生子?李不言听的好奇,忍不住追问,什么是家生子?

  王府下人生的,便是家生子。

  萧月山并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多说,提了一句便将揭了过去,反而询问李不言提两人的原因。

  这俩人脑子聪明!李不言将她们的举止说了一遍,赞叹说,能举一反三,就证明她们日后能走的更远。

  只是比起她到底见得少,这走的估计也不会远到哪里去。

  这些话李不言没说出来,又夸赞几句就将话题给带了过去。

  又过十日,二十五张订单成品被送了出去,看没事做,李不言就又捡起麻布,换了身粗布衣裳去摆摊。

  只是这次卖的不是她做的首饰,而是秋竹和夏实的。

  十几支彩云追月簪,两根金凤钗,几对耳饰,两根头绳林林总总,也将麻布摆满了。

  哎?小哑巴,你这次的首饰怎么没之前的好看了?

  对啊,看着太普通了,就觉得,暗了?

  询问一句接着一句,起初李不言还能笑着,到后来就成了无奈,本就是便宜卖的,怎么可能会一直精致啊?只是她也没想到买首饰的人这么敏锐,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嘈杂声里,一个粗嗓门将议论声压下去:吵吵什么?就那么点银子还想买什么宝贝?要好的啊,就去千蛛娘子那儿,别在这儿堵着,散开散开

  一个粗壮的妇人推搡着人钻到前面,指着几样就让李不言给她包起来:别人嫌弃我可不嫌弃,都给我包了。

  李不言笑着给她包好,见她大方,还额外送了对耳饰,爽快的客人谁都喜欢,自然得让人舒坦些。

  妇人得了便宜更高兴,隔着麻布拍李不言肩膀:你这个小哑巴挺好,比一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会来事!

  就像打了胜仗,妇人临走前满是得意的环顾一圈,随后走掉,她一走,原本还在挑剔的客人顿时不管了,你一样我一样的买了起来。

  不过片刻,麻布摊上的首饰被一扫而空。

  听着耳边抱怨的话,李不言嘴角弧度加深,正要点头,突听一声不言,恰巧人群莫名安静,这一声竟引去了不少目光。

  李不言也是下意识望去,随后愣住,好一个二郎!

  人群外,一个身着竹青长袍的青年站在车辕上看她,两人视线对上,李不言立刻就认出了他——赵明月。

  前段时间李宿雨说的回来的青梅竹马。

  这人,怎么认出她的?

  不合时宜的疑问冒出,李不言立刻压下去,笑着摇摇手:好久不见。

  小哑巴开口说话了?

  被赵明月吸引去的人全都回头,错愕惊疑一片。

  你会说话?

  你不是哑巴吗?

《我在古代摆地摊》第19章二次宴会

  一片质疑声里,李不言眨眨眼,老神在在地回道:我一直都能说话啊。

  那你的木板上怎么写着哎?木板呢?

  摸摸鼻子,李不言笑:我首饰不好看啊,你们关心木板?难道我不是哑巴,你们就不买了?

  接连两句询问,问的围观人群步步后退,一想确实有理,个个都憋着不再说话。

  那边赵明月下了马车,越过人群走到李不言面前,眼神复杂地打量过她,笑道:你的哑疾好了?

  听都听到了,赵公子还怀疑什么吗?哎,我家里还有事,就不和赵公子多言了,告辞告辞

  李不言不欲和赵明月多说,这个青梅竹马的眼神可不太对,收拾好麻布摊,她起身就往巷子里走。

  等等。

  赵明月试图跟上。

  察觉到的李不言撒腿就跑,巷子里冯黑见她跑过来,机灵地留在后面,恰好拦住赵明月。

  碰见赵明月的事,李不言晚间吃饭就和萧月山提了一句,想了想忍不住抱怨。

  我特意装的哑女,这次被他一下戳穿,真是过分。

  萧月山嘴角微勾,因青梅竹马刚升起的担忧瞬间消失,他笑着夹了块肉给李不言。

  若觉得过分,日后避着些就是,不过他抬眼,眉头轻挑,你可没和我说过摆摊的事啊。

  萧月山只知李不言经常出去,还真不知她是去摆摊,那些夫人小姐的订单还不够做?

  咳咳!李不言重重咳了几声,说来,秋竹和夏实最近得多学点,等过上些日子,就能接手一些比较简单的首饰了。

  顾左右而言他,李不言生动形象地诠释了什么叫做心虚。

  萧月山笑笑,按下这件事不再说,只是想起赵明月那青梅竹马的身份,到底心里不太舒服。

  避开李不言,直接让府里管事去查人。

  我要知道这人的来历。

  是。

  之后几日李不言一直跑去摆摊,她不是哑女的情况也被散开,原先没有的讨价还价局面一下子就出现了。

  所幸李不言口齿伶俐,根本不怕和人商量,外加大方,也让不少人成了摊子的固定客人,更甚至还多了几个下订单的。

  李不言高兴的同时又很郁闷,因为

  哎呀,那个公子又来了。

  摊子前两个少女满是欣喜地偷瞄后方,赵明月正站在马车边,一脸平静地望着摊子。

  李不言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将最后一支发簪卖出,利落地收拾好摊子往旁边巷子走。

  这个赵明月到底什么意思?

  冯黑迎上,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好奇地往后张望:王妃娘娘,那人到底想做什么啊?

  鬼知道他想做什么。

  接连几天过来,要不是吸引了不少客人来,李不言早就发火了。

  另一边,萧月山也从管事口中得知了此事,眉间多了几分不悦:那赵明月什么情况?

  管事低着头不敢吭声。

  过了片刻,萧月山摆手让他出去,眼看着他快要出门,又将人喊住。

  散出请柬,道我九王府近日要办个宴会,请各家来赴宴。

  加重宴会二字,萧月山眼底泛起抹嘲讽,青梅竹马又如何?他的人可没理会过。

  他的人?

  萧月山瞳孔微缩,何时他竟将李不言看成了他的人?

  嘿,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李不言从外进来,见两人一站一跪,还都沉默着不说话,不由挑眉,难道是遇到麻烦了?

  没什么。萧月山回神否决,想到赵明月,他立时将宴会的事说了出来。

  我观你最近都去摆摊,索性便再办个宴会,接些新的如何?

  李不言眼睛一亮,兴奋的连话都说不出,只连连点头。

  新的单子好啊,虽说这几天也有新的订单,可比起一次宴会几十张太少了。

  打算什么时候办?

  萧月山答:五日后。

  搓手,李不言来回走了几步:我现在就去做些新款。

  好看的首饰不算少,别致稀奇的才能叫人趋之若鹜,她可得提前做好准备。

  萧月山:

  虽说吸引了李不言,可他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次日九王府的宴会散出请柬,管事就开始忙碌起来,五日的时间转瞬就过,

  宴会当日,李不言一早就摩拳擦掌的收拾好自己,各式首饰戴的王府下人都不敢直视。

  太闪了!

  秋竹和夏实瞧着也是惊叹,没等她们惊叹多久,李不言直接抓了两人。

  全都戴着,今天能赚多少可就看你们戴的好不好看了,不能懈怠。

  因李不言的坚持,最后三人都戴了满身的首饰。

  萧月山看见她们时嘴角直抽搐,几次想提醒李不言不用戴这么多,可话到嘴边又按了回去。

  罢了,还是不说为好,免得惹恼人。

  接收到请柬的客人已经上门,管事正忙着招待,萧月山和李不言一到,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其中尤以李不言的最多。

  哎?那头上戴的,可是新出的首饰?

  那花样我没见过。

  看样子是又出了新的了

  各种议论里,李不言随着萧月山落座,有几家小姐迫不及待的与她交谈。

  王妃娘娘头上戴的可是新做的簪子?

  我瞧着不止簪子是新的吧?

  李不言抿嘴一笑:我身上一套全是新的,近来闲着无事多琢磨了些,总算是没误了心血。

  交谈了片刻,终有那胆子大的人咬咬牙问道:不知王妃娘娘这新出的一套首饰卖不卖?

  偌大的皇城不缺长相好看的人,均是差不多的身份,其他方面不好比较,可这穿的戴的谁也不想输。

  对上望过来的眼神,李不言轻抬下巴:卖,若是各位有意,可在离开时与王府的管事说一声,除了这套,还有另外三套,不过数量有限,就看

  话没有说完,李不言留了个悬念,望着各家小姐间的暗涌,她满意地眯了眼。

  就得这样,要是不争不抢,她的首饰怎么往外卖?

  正说着,突然传来一阵嘈杂。

  那是明月山庄的公子吧?

  明月山庄的公子?等等,旁边的是谁?

  明月山庄?

  李不言循声望去,还没见着人,心里就莫名升起股不好预感,这明月两字,应该没问题吧?

  下一瞬,她险些不顾形象地翻个白眼,被管事引过来的赫然是赵明月和李宿雨,这两人可是够阴魂不散的。

  二姐姐。李宿雨站定就喊了一声,热情地说,几日不见,你的气色越来越好了!

  劳你挂心,没你在,我还会更好。李不言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目光落在赵明月身上,她的笑容越发虚假,这位就是明月山庄的大公子?

  李宿雨睁大双眸,一脸诧异的问:二姐姐不记得自己青梅竹马的人了?明月哥哥这次可是特地来王府的。

  一个特地,将赵明月的到来按在李不言头上,思及她的王妃身份,周遭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怪异。

  九王爷和明月山庄的大公子,李不言到底哪里吸引到他们了?

  咳咳!萧月山几声重咳吸引了目光,管事,还不快引人坐下?

  管事迅速上前,朝赵明月做出请的手势。

  九王爷,你待她好吗?

  突如其来的询问惹得萧月山眯眼:本王的王妃,自是捧在手心里,怎么?赵公子有别的看法?

  缓缓起身,萧月山和赵明月视线对上,气氛霎时凝滞起来。

  过了片刻,赵明月扔下一句重击:王爷所谓的捧在手心,就是让她在外摆摊挣钱?

  李不言:!

  她倏地站起,脸上的笑带了几分僵硬:这位赵公子,请你注意言行。

  可是二姐姐,你装作哑女在外摆摊,就不委屈吗?

  静默中,李宿雨的话一清二楚。

  她委屈个屁啊!

我在古代摆地摊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我在古代摆地摊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我在古代摆地摊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