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九大结局-圣龙剑尊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0 10:46:17    作者:金锅炖肥鱼    来源:WXB

小说简介:圣龙剑尊免费阅读,牧九全文结局是什么?牧九小说名字叫圣龙剑尊,是由作者金锅炖肥鱼倾情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小说。 我他妈弄死你说完,他拉着牧宁的手走出了庭院,直奔饭堂而去。兄妹二人在庭院匆忙走过。引起不少人注意。...

牧九大结局-圣龙剑尊免费阅读

《圣龙剑尊》第5章 白色光影

房间中!

牧九盘坐在地,双眼紧闭,陷入到一种其妙的状态。

他的脑海中,有一道白色光影,一招一式的挥舞着手中的剑。

而牧九觉得,这道白影就是他自己,亦或是自身与白色光影重叠,具体什么关系他说不清楚,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随着剑的舞动,招式竟一点一点的刻入自身。

此刻,白色光影已经变幻了三个姿态。

一剑直刺,一剑竖斩,一剑横斩。

只是三剑,却让牧九有种再生为人的感觉,整个人兴奋到了极点。

与之相比,之前用剑,犹如孩童一般。

就比如眼下的这一剑竖斩。

一剑斩出,数道剑光叠落,剑势如层层叠浪,延绵不绝。

这一剑看起来与牧家的惊涛剑技很是相似。

不同的是,惊涛剑技少了延续性。

一个如惊涛海浪延绵不绝,一个如崩腾洪流气势倾消,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只是这一剑,足以让牧九认定,脑中的这道白影,更强。

这让牧九更加认真起来,摒弃一切杂念,所有精力集中在脑中的这道白影上,疯狂吸收着其中的精髓,达到忘我的境遇。

不得不说,剑域出现的正是时候,此时的牧九,太需要提升实力了。

他此刻面临的局面,已经是危机四伏。

少主身份被罢黜,矿山一事尚未浮出水面,他心有怀疑,觉得这一切是大长老在背后主使,山林里的杀手,手段阴狠毒辣,绝对不是一般人物,丘陵城没有这样的存在,这就是一场预谋,若是如此,即便有七天的比武约定,这几天也定是难安。

另外一方面,天阶将至,武令将临,想要离开下凡界,就必须要得到武令,持有武令才能冲上天阶,只有这样才能带妹妹离开,去上凡界寻找炼药师医治怪病。

若是错过此次,他必须要再等五年。

他能等,但是妹妹情况越发严重,若是妹妹有个闪失,去上凡界又有什么意义。

而每人只能夺得一块武令,有身份的人可以额外带领一人离开下凡界。

少主就是身份。

这个规定是谁规定的牧九不知道,在他看来下凡界就是被圈养的一界,只能在上凡界的规定下苟延残喘,根本不会有同情和商酌的可能。

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必须夺回少主位,并且在武令争夺的时候弄到武令,只有这样,才能带妹妹离开。

............

不知不觉,过去了许久。

某一时刻,牧九睁开了双眼。

他脑中昏昏沉沉,虽只是三剑,却让他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而三剑之后,脑中的那道身影溃散了去。

牧九知道,这是受到他自身修为的限制,毕竟他现在只有武修的实力,连武者都没有达到。

对实力虽然渴望,但也知道一口吃不了一个胖子的道理,目前,三剑已经足够他使用,至于修为,知道如何提升,也就无需过多担心。

长呼一口气,感受体内奔腾的力量,说不出心中的兴奋。

转头看向窗外,光线青寒。

竟是不知不觉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咕噜咕噜

这个时候,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在山林里辗转多日,以草木为食,此时身体恢复,体力的确需要补充。

也该为妹妹准备些吃食。

转头看向床榻,心头一震。

被褥掀开,牧宁不见了踪影。

牧九一跃从地面弹起,他所在的是少主的住所,房间不小。

里外找了一圈,牧宁竟是不在房间。

妹妹一向乖巧,因为体弱很少出门,所以见妹妹不在房间,一时慌了神。

去了哪里?

牧九焦急的冲出房门。

刚刚冲出房门,看到牧宁蹲在庭院的角落,昨夜下了雨,地面湿漉漉的,而牧宁此时正用布帕沾着一处洼水,擦拭着脸颊。

牧九眉头微蹙,紧忙走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牧宁转头看来,见到牧九,像做错事了一样,将脑袋别了过去,将脑袋埋的很低。

牧九来到身边,缓缓蹲下身子,看着怪怪的牧宁,问道:怎么了?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牧宁摇了摇小脑袋,伸出小手,将一个沾了些灰尘的白馍递了过来,哥,你吃...

牧九注意到牧宁的手腕上有一圈瘀紫,明显是手印的痕迹,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你手腕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牧宁紧忙将手缩了回去,支支吾吾说道:没...没什么!

牧九双眼一眯,仿佛猜到了什么,心中虽怒,却柔声问道:你手中的白馍从哪来的?妹妹,你从来没对哥哥说过谎,难道你要欺骗哥哥吗?

牧宁焦急的抬起头,我不会骗哥哥,永远不会骗哥哥!

而当牧宁抬起头的这一刻,牧九心头宛如被刀割了一般。

轰的一声,脑中空白一片。

牧九颤抖的伸出手,抚向牧宁的小脸。

红彤彤的五个指印,在牧宁精致的小脸上,那样的刺眼,右边整张小脸都是肿了起来。

唔~

牧宁吃痛,小脑袋又是深埋了下去。

冰冷的杀意,从牧九身体中蔓延而出,脸色瞬间冰冷到了极致。

牧九咬着牙关,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了一点白色粉末。

这是上好的金疮药,有活血化瘀之效。

手指轻柔的将金疮药涂抹在牧宁的脸上,押着怒火问道:告诉哥哥,是谁干的?

看着牧九冰冷的双眼,虽然牧九声音轻柔,但牧宁知道,他的哥哥想要杀人。

这样的目光,她见过。

在她小的时候,一次兄妹在街上,因为当街的一个孩童欺辱,牧九便拿着刀追砍了满条街。

牧九的凶名,也是从那个时候崛起的。

牧宁摇着头,一双小手抓住了牧九的手,哥哥,我没事的,我们不出去了好不好?

看着这样的牧宁,牧九的心更疼,他轻柔的抓住牧宁的小手,哥哥活着的意义就是保护你,若是连你都保护不了,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牧宁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扑进了牧九的怀中,我醒来的时候见哥哥你满身的血,我当时害怕极了,好在哥哥你身上的伤都不见了,我见哥哥累的坐着睡了过去,就想为哥哥你弄些吃的,可饭堂管事说哥哥你是叛徒,没有资格吃牧家的粮食,我与他们理论...他就打我。

牧九牙关紧咬,只觉得热血上涌。

牧九缓缓站起身,神情冰冷如冰,右手紧紧捏着,嘎巴嘎巴直响,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不管是谁,伤了你,我便让他加倍奉还!

《圣龙剑尊》第6章 我他妈弄死你

说完,他拉着牧宁的手走出了庭院,直奔饭堂而去。

兄妹二人在庭院匆忙走过。

引起不少人注意。

一路上,有人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人近前。

牧九为少主时,府中之人见到他无不是恭敬有礼,主动打招呼。

而现在,罢黜少主的消息传开,从前那些阿谀奉承之人,见到牧九连忙退避,或者装作忙碌视而不见。

牧九不在乎这些,也从来没在乎过。

不过失势的时候,更能让他看清一个人。

一路上,牧宁紧紧拉着牧九的手,她咬着小嘴,身体在轻微的发抖。

感受到牧宁的异状,牧九停了下来,用手抹了一下额头,并没有在发烧,知道妹妹一定在害怕,柔声道:妹妹放心,有哥哥在,什么都不用担心,就算天塌下来,也有哥哥帮你撑着。

牧宁颤声道:哥,我知道的,可我不疼了,真的,我们回去吧!

牧九摇了下头,问道:如果哥哥受到欺负,妹妹会如何?

牧宁看着牧九,坚定道:等我病好了,我也要修炼,谁敢欺负哥哥,我一定让他后悔。

牧九一笑,所以,谁欺负了妹妹,不管他是谁,哥哥都要讨回来!

说着,他拉着牧宁快步朝远处走去。

此时,正值饭点,饭堂里不少人正在吃食。

兄妹二人的出现,让饭堂的气氛一时凝固。

这时,一名男子走了出来。

此人,肥头大耳,体型浑圆,正是掌管饭堂的张管事。

一个外姓,能掌管牧族分家饭堂,是因为与刑法长老有着关系。

准确的说,刑法长老是张管事的姐夫。

别看只是饭堂的管事,负责的可是分家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吃食,每天的进出账可是不小,名副其实的肥差。

张管事看了牧九一眼,肥胖的脸上堆起戏虐的笑容,一步三晃的向牧九走来,喲,少主怎么亲自来饭堂了,想吃什么您吩咐一声就行了....哎呀呀,你看看我,这记性可真差,你已经不是少主了,在分家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庶人,既然是庶人,见到本管事为何不行礼?

张管事挺了挺肥硕的肚子,眉高眼低的看着牧九。

就在这时,牧九松开牧宁的小手,突然一个箭步上前,待张管事反应过来的时候,牧九已经到了近前。

啪~

一个大嘴巴,狠狠的抽在张管事的脸上。

力量之大,直接将张管事肥硕的身躯抽飞离地,飞过大厅,撞在一旁的墙壁上。

嘭!

落地的那一刻,地面都是微微一颤,可想一身肥肉达到了何种分量。

张管事晕头转向的爬了起来,右边整张脸肿胀的如同一个球,口鼻中鲜血不断的往外流淌,那模样要多惨有多惨。

而周围,所有人呆若木鸡。

说两句难听的就挨了打?

这牧九也太狠了吧!

在全场人的目光之中,牧九狞声道: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敢打我的妹妹,我他妈弄死你!

话音落下,牧九一个箭步到了近前,一手掐住了张管事的脖颈,抵在墙壁上,手臂一用力,竟是单手提了起来。

啪啪啪啪!

一巴掌一巴掌的往张管事脸上甩。

每一道都如雷声版响亮!

一连甩了十个耳光,牧九手臂使劲一甩,将张管事重重砸在地上。

噗!

砸在地上的瞬间,张管事喷出一大口鲜血,其中夹杂着数颗崩碎了的牙齿。

再看他,整张脸已经没了人样,嘴都被牧九扇开了花,疼痛的他近乎抓狂,可他顾不上太多,回头惊恐的看向牧九,感受到牧九眼中的冰冷,整个内心瞬间崩塌,哀嚎的向饭堂外面爬去,希望能逃脱牧九的魔掌。

牧九一步上前,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

这一脚力道也是不小。

嘭的一声,张管事被这一脚跺的喷出一口精血,肥硕的身体爬在地上不断的抽动,模样极惨。

牧九正要继续出手,这个时候,一声厉喝从远处传来:牧九,你好大的胆子!

牧九目光看去,双眼寒芒闪动。

来人,牧武,他的身后跟着一帮护卫。

牧九只是瞟了一眼,没有过多理会,脚下的力道加大了一些,使得张管事再次呕出一口鲜血。

张管事不知哪来的力气,伸手朝向赶来的牧武等人,口中嗷嗷呜呜含糊不清的求救。

见牧九没有停手的意思,牧武脸上更加冰冷,牧九,你可是在挑战我的耐心,还不将张管事放开!

说话间,牧武带领一干护卫来到近前,将牧九围在了中央。

放开?

牧九冷笑,看着牧武,少主什么时候这么闲,竟有功夫管起了闲事。

牧武咬了咬牙关,我以少主的身份命令你,给我放开!

看着牧武,牧九狞笑,下一刻他一脚跺在张管事的右手。

咔嚓!

啊!

张管事惨叫,这一脚直接将他的手骨跺的粉碎。

不等在场人反应,牧九一转身,一脚又是跺向张管事另外一手。

咔嚓!

啊~~

鲜血轰爆,手掌被这一脚跺成了肉饼。

张管事惨叫连连,片刻间,双手的手骨尽数被牧九跺碎。

一双手,白骨凸显,伤势极为严重,这辈子都再难恢复,想要医治,八成需要将双手砍下。

场中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牧武是双眼圆睁,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牧九的手段过于残忍。

所有人这才想起牧九的凶名。

九疯子!

跺碎两只手,牧九脚下用力,一脚踢在张管事的腹部上。

顿时,张管事如皮球一般砸向牧武。

牧武反应过来,右脚向后一抵,双掌推出。

掌势柔和,抵在张管事肥硕的身体上,脚下向后滑动,滑出五步的距离,牧武右脚向后一跺,一股气浪冲散,这才稳在场中。

此时的张管事只剩了半条命,彻底的晕了过去。

看了一眼张管事,牧武眼中寒芒闪动。

怒指牧九,牧九,在本少主面前行凶,你好大的胆子!

牧九冷视牧武,打了我妹妹,这就是下场,你若是不服,动手便是!

挑衅!

赤裸裸的挑衅!

这是你自找的!

牧武牙关紧咬,血气在体内翻涌,下一刻脚下一跺,整个身体直接向牧九射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闪现而出,将牧武拦下。

来人,正是大长老。

看清来人,牧武稳下身来,下一刻怒指牧九,大长老,他...

大长老一抬手,制止了牧武的话语。

大长老冷视牧九,当众行凶,伤了管事,可知何罪?

面对大长老,牧九神色没有多少改变,说道:我妹妹不过前来弄些吃食,却被他抽了一巴掌,如此小人就该打,你想庇护他,尽管动手,叽叽歪歪个什么。

大长老面色一怒:放肆!

话音落下,他身影一闪,直奔牧九。

《圣龙剑尊》牧九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圣龙剑尊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