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萧墨北锦意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20 13:20:04    作者:阿慕    来源:wyy

小说简介:萧墨北锦意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萧墨北锦意的小说是《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是作者阿慕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堂审  锦意见过舅舅、舅妈。  锦意微微蹲下,恭敬的对着王蒙和钱...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萧墨北锦意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第18章堂审

  锦意见过舅舅、舅妈。

  锦意微微蹲下,恭敬的对着王蒙和钱云商行礼。

  恩!

  在抬头的一瞬间,锦意正好捕捉到了钱云商眼底划过的一抹厌恶的神色。

  你的屋子就在何玉园,秋月,带意儿过去吧!

  这样正好,锦意也不想要和钱云商过多的接触。

  在锦意的记忆中,这个舅母自从自己出事之后,态度就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我带你一起过去吧!王惊羽主动开口,想要多和锦意待一会。

  羽儿,你留下!钱云商的语气变得严厉,没有一点商量的地步。

  锦意瞄了带着警惕的钱云商,再看了看王惊羽,心里约莫猜到了钱云商的心思,开口有秋月带着就行!

  王惊羽有些疑惑看着自己的母亲,但是见锦意这么说,只好点头。

  这就是小姐的屋子了。

  秋月脸上带着明显的不耐烦,站的离锦意远远的,似乎很怕沾上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

  恩!请问这里

  还没有等到锦意说完,秋月直接就打断了锦意的话,低着头,夫人那边还有事,奴婢先告退了!

  站住!锦意走到了秋月的前面,眯着眼睛打量秋月。

  秋月姑娘,你打断了主子说的话,未经主子的同意就要走,这是舅妈教的规矩?

  锦意微笑着看着秋月,眼眸深处却是一片的冷意。

  秋月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似乎是没有想到一向懦弱的锦意居然会这么说。

  不是!

  既然不是,那你又该怎么做呢?

  只见,秋月心有不甘的对着锦意行礼,请小姐恕罪,是奴婢的错。小姐可还有什么吩咐?

  锦意环视了一眼屋子,正好觉得喉咙有些干哑。

  我渴了,想要喝热水。

  奴婢这就去取。锦意见秋月低眉顺眼的样子,就不再为难,直接挥手,让她去拿水。

  

  小姐,你这样出去,要是让太尉府里的人知道了,这样真的好吗?

  清英帮着锦意整理着装,紧皱着眉头。

  这毕竟是在别人的屋檐下。

  今天张凡的案子开审,我要去看看热闹,没事的,我一会就回来!

  锦意拍了拍清英的肩膀,让她放心,俏皮一笑。

  没一会,锦意就出了太尉府了,直接就往美食街奔去,在太尉府呆了好些天,都快发霉了。

  快快,案子快开庭了。

  就是宁亲王之子的案子是不是?

  对呀,快走,听说是为了一个妓女!快去看看!

  锦意一手拿着烤串,一手拿着糖葫芦,一听到了路人的话,想也没想直接就跟在了他们的后面去看看热闹!

  开始了,开始了。

  锦意被人群推搡着,挤在中间,前面挤不上去,只好踮起脚尖张望。

  咦,那不是徐仙仙吗?

  锦意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前面的徐仙仙,看着她担忧的模样,眼睛一直盯在了跪在地上的张凡,有一丝的疑惑盘旋在心上。

  你为什么杀死死者?

  萧墨北端坐在大厅上,厉声问道。

  废话少说,人是我杀的,直接定罪就是了。

  此话一出,人群开始沸腾起来。

  人真是他杀的。

  可不是嘛!

  不过,头一会见着这么快认罪的!

  

  锦意紧皱着眉头,也觉得十分的不对劲。

  张凡,你可知你犯的是什么罪?你想好了再回答!萧墨北的眼眸中带着深意,话中有话。

  呵,没什么可想的,墨王直接定罪就是了。张凡挺直了腰背,眼神坚定不移地看着萧墨北。

  这时候,站在前面的徐仙仙瞬间掩面哭泣。

  犯案过程!你和死者有什么矛盾?萧墨北一步步引导着,丝毫不受影响。

  他害死我未出生的孩子,我要报仇!张凡大吼着,带着满腔的恨意。

  怎么杀了他的?

  那天在花楼,我见他孤身一人,直接就动手了。

  萧墨北的脸色晦暗不明,让人猜不出他真实的想法。

  张凡太快承认了,更像是在隐瞒什么事情,锦意下意识的看了前面的徐仙仙。

  徐仙仙的身子明显的颤抖着,似乎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冲上前去,但都被身边的婢女使眼色拦了下来。

  锦意来回打量着徐仙仙和张凡,感觉自己似乎是遗漏掉了什么东西。

  本王再问你一遍,你认罪吗?

  萧墨北不知道为什么一次次的给张凡机会。

  哼,墨王的耳朵是有问题吗?不管你问多少次,人就是我杀的。

  萧墨北没有理会张凡的嘲讽,反而开口问,你用的是什么兵器?

  匕首!

  张凡想也没想直接就开口了。

  突然间,萧墨北直接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带着微怒,仵作验尸,死者是被菜刀所伤!怎么自己用了什么凶器都能够记错的吗?

  这时候,身旁的师爷抬头瞄了一眼萧墨北,又装作若无其事的低头继续记录。

  张凡被萧墨北这么一说,脸色僵住了,可能是我记错了!

  哼,这都能记错?张凡你还是没有说实话!萧墨北的眼中带着不屑和嘲讽,似乎看穿了张凡真正的心思。

  张凡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神色忽然变得有些紧张。

  你

  萧墨北站起身,带着明显的失望看了一眼张凡,并不着急定罪,开口今天到此为止!

  等到人群一散,锦意就立刻溜进去找萧墨北了。

  张凡有可能不是凶手!

  锦意一见到萧墨北,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萧墨北挑眉,似乎没有想到锦意居然跟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

  他肯定是隐瞒了什么东西。锦意的语气十分的肯定。

  说说你的理由!萧墨北翻看着案子的卷宗,颇有兴趣的看着锦意。

  第一,他太快承认了。第二,凶器明明就是匕首,但他却不能肯定。

  萧墨北放下了手里的卷宗,你怎么知道凶器就是匕首的?

  锦意耸耸肩,直接就坐在了萧墨北身边的椅子上,你就是故意诈一诈张凡的!你以为我是傻的吗?

  说完,跟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萧墨北。

  萧墨北恩脸色一黑,你

  没想到自己的计策被锦意看出来了,心底说不出的悸动。

  既高兴又觉得有一点点的尴尬。

  还有徐仙仙的反应太奇怪了!

  锦意用手撑着下巴,脑海中一直回想着刚刚的一幕,便不自觉的说了这句话。

  你知道什么?

  萧墨北倒茶杯的手停留在了半空中,等待着锦意的回答。

  就是徐仙仙刚刚

  而正好师爷进来了,王爷,宁亲王来了!

  萧墨北站起身,转身就看到了满含怒气的宁亲王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走来。

  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有定罪?墨王,难道你想要包庇张凡不成?

  锦意见状,就躲到了一旁,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第19章回府

  这件案子还有疑点,现在还不能够定罪。

  毕竟宁亲王是长辈,萧墨北不得不给他三分颜面,依旧保持着恭敬的态度。

  哼,有什么疑点,张凡都已经承认了,还有什么好查的。

  宁亲王气的拍了一下桌子,跺着脚,完全没有皇室尊贵的仪态。

  宁亲王还是请回吧!

  萧墨北直接做了个请的姿势,没有理会宁亲王难看的脸色。

  宁亲王气的瞪大了眼睛,身子发抖,你到底是什么居心?你要包庇外人不成?

  证据确凿,本王自会定罪。

  萧墨北板着脸,端着手请宁亲王出去。

  脸上写着不耐烦三个字,要不是换做别人,早就被自己轰了出去了。

  这样最好!

  宁亲王转身,直接踢了脚边的凳子,离开了。

  萧墨北看着躲在角落里的锦意,胆小鬼。

  语气满是嘲讽。

  锦意满脸黑线,白了一眼萧墨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王爷?

  真是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想的?

  锦意在心里默默的吐槽着。

  刚刚你说到徐仙仙怎么了?

  萧墨北瞄了站在一旁的师爷,示意他,去拿笔和纸过来记录。

  师爷点头,速度很快的拿了笔和纸。

  刚刚你审判张凡的时候,徐仙仙好几次都想要冲进去了。

  锦意边说边挪动了脚步。

  恩?萧墨北发出了疑问,觉得锦意说的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徐仙仙和张凡青梅竹马,这么做或许只是担心张凡而已。

  徐仙仙看到时候,在张凡承认的时候无意识的摇着头,锦意停顿了一下,案件结束的时候,徐仙仙嘴里一直念着一句话。

  什么话!

  萧墨北觉得这句话应该才是重点,抓住了关键点提问,慢慢的有些佩服锦意的观察入微。

  不是他,不是他。

  你听见的?锦意没想到萧墨北居然那么的敏锐,我看到的,我会读唇。

  萧墨北此刻十分的怀疑锦意话中到底多少可信度?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告诉你,她说的绝对是这三个字,不会有错的。锦意之所以这么的信誓旦旦因为专门学过唇语训练。

  何以证明?萧墨北还是保持怀疑的态度。

  锦意气急,不信的话,我们就做个实验。

  什么是实验?

  又出现了新的单词,萧墨北越发觉得现在的锦意就像是一本书,值得细细品读。

  师爷。

  于是,锦意就在萧墨北演绎了唇语的翻译实践。

  师爷目瞪口呆看着锦意,他没有想到锦意居然将自己的话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这下子你可以相信了吧?

  锦意得意的看着萧墨北,对于两个人脸色震惊的神色相当满意。

  明日我会去一趟忠勤伯府。萧墨北觉得有必要去拜访一下了。

  我跟你一起去。锦意主动跟随,她也想要找出真相。

  你就那么想和我一起?

  锦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萧墨北,有些哭笑不得。

  你未免太自恋了。

  

  锦意悄悄溜进了屋子,一打开门,就看见了脸色难看的钱云商,舅妈!

  钱云商见锦意回来了,怒火一下子就升了起来,直接指着锦意的脸,锦意,你将太尉府至于何地?

  舅妈此话怎讲?锦意自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对于钱云商的质问没有一丝的懦弱。

  对于锦意的转变,钱云商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之前的锦意怎么会反驳自己呢?

  哼,你住在太尉府,却独身一人出府,你干什么去了?

  钱云商很是不屑,仿佛是锦意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

  我去看二宝了,墨王可以作证。锦意理直气壮的模样更加加大了钱云商的怒火。

  你到底知不知耻?你害的锦王两家还不够吗?

  一听到锦意是去看二宝,钱云商就不免想到了当初就因为一个锦意,自己去参加宴会受了不少的嘲笑。

  我去看自己儿子天经地义,舅妈也是做母亲,难道不明白吗?锦意的眼神瞬间冷凝了下来。

  真是搞不懂这里的让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哼,强词夺理。你就是不知廉耻。

  锦意一下子就怒了,舅妈是什么意思?我已经说的够明白的了。

  钱云商不屑地看了一眼锦意,在你回去相府之前,不许你再外出。

  锦意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见钱云商要走,立刻拦住了她,慢着,我虽然住在太尉府,但是你没有任何的权利限制我自由。

  自由?

  钱云商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哼,来人,看住何玉园,小姐要是出去了,唯你们是问。

  说完,就直接走了。

  锦意气的浑身发抖。

  可人在屋檐下,又不能不低头。

  小姐,不出去就不出去吧,钱夫人也是为了小姐好。

  锦意想到了明天和萧墨北的事情,看来自己要爽约了。心里就不禁有些烦躁。

  

  小姐,夫人请你去大厅。

  锦意一来到大厅,就看见了母亲正在大厅中和钱云商亲切的交流着。

  给你添麻烦了。随即,王氏瞪了锦意一眼。

  锦意看着表现的一脸和善的钱云商,觉得很是古怪。

  嫂子说的哪里话,我巴不得意儿这孩子在我府里多住些日子。

  虚伪。

  锦意看着亲切的钱云商,拉着母亲得手就跟亲姐妹一样,便觉得恶心极了。

  马车上

  母亲。

  王氏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锦意,你就会给我惹麻烦,到了你舅舅家也不安分。

  王氏话中带着对锦意无尽的失望。

  舅妈跟娘说了什么了?我怎么就不安分了?锦意不服气,嘴角不自觉翘起,手下意识的收紧。

  还有什么,你居然独自一人跑出府。王氏真的不知道该拿锦意怎么办了?

  锦意就知道是这件事情,很是无语,母亲,我去看二宝了。有什么不对吗?

  你是存心想要去气死我吗?

  王氏气的发抖。

  锦意沉默着没有理会王氏的责骂,知道自己再怎么说都是错的。

  干脆闭口不言。

  你到底听进去了没有?你以后少去墨王府知不知道。

  知道了母亲,你放心吧!

  锦意一下马车,直奔自己的院子里,不想要和王氏多呆一会。

  这孩子以前不是这样的。

  看着锦意跑开的背影,王氏喃喃自语。

  夫人,小姐会理解您的苦心的。敛月安慰了几句,就扶着王氏回屋了。

  锦意心烦意燥,真的是完全不能理解古人的想法。

  难道自己完全不关注自己的孩子才是对的吗?这不是更加的狠心吗?

  夜晚,突然间,锦意的房间外面有一道亮光,起身一看,就看见了苗氏锦徐,还有自己的母亲。

  这是怎么回事?

  哎呀,大小姐,这也是为了你好,就让凌音寺的大师来为你好好驱下邪吧!苗氏笑嘻嘻地上前看着锦意,眼中带着得意。

  锦意黑着脸,自己是怎么回事自己是最清楚的。

  母亲,你也是这么想的?

  王氏想到近日的种种,原本很是反对的,但最后还是被锦徐说服了。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