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茜如奕卿尘大结局-平生最苦是相思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0 13:21:35    作者:碎碎冰    来源:WXB

小说简介:平生最苦是相思免费阅读,崔茜如奕卿尘全文结局是什么?崔茜如奕卿尘小说名字叫平生最苦是相思,是由作者碎碎冰倾情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 你确定是我的孩子?崔云菲故作惊喜,抱着奕卿尘的手臂,娇笑着:卿尘哥哥,姐姐说她怀...

崔茜如奕卿尘大结局-平生最苦是相思免费阅读

《平生最苦是相思》第5章 我怀了王爷的孩子!

你怎么在这儿?崔云菲先是吃了一惊,随即抬手抿了抿散落在耳边的鬓发,娇媚的小脸上情.欲还未退却,窝在白色的貂裘中,惹人怜爱。

可偏偏娇艳的红.唇吐出的话语如淬了毒一般:想不到姐姐有这个爱好啊,都被打成了这样还不忘来听墙角。外面冰天雪地的可不得了,下次我给你在屋里摆一个位置,便吃点心边看可好?

崔云菲向来如此,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心机深沉地致她于死地。

她五岁的时候,父亲当上了丞相,将一对母女接到府里,正是谢氏与崔云菲。可笑的是崔云菲只比她小半岁,这说明父亲在与母亲成亲没多久就在外面养了外室!

母亲从那以后一病不起,谢氏逐渐掌权,崔云菲仗着父亲的喜爱,取代了她的位置,甚至污蔑她,让她动不动就挨罚。她虽是相府大小姐,却过得连下人都不如。

但那时她时常给奕卿尘写信,向他诉苦,他总是能想办法见她一面,将她温柔地揽在怀里,承诺他将来十里红妆娶她过门,再也不必受这样的磋磨。

他一直都知道,一直都知道她在谢氏和崔云菲的手里过得是何等猪狗不如的日子!

可他,却娶了这个女人!

这个害她不得安生的蛇蝎女人!

貂裘下的身躯未着寸缕,随着崔云菲的动作滑落在肩头,莹白的肌肤上密密麻麻布着红痕,无一不在刺激着崔茜如的神经。

小腹疼得她脑门上渗出薄汗,她死死拽着衣角,望向崔云菲的眼中涌上蚀骨的恨意:你娘做个平妻,你还是做个平妻,女承母志有何得意之处?奕卿尘生性薄凉,今日海誓山盟,明日便能弃如敝履,你的下场又能比我好多少!

任凭她字字泣血地控诉,崔云菲丝毫不以为意,涂了丹蔻的手指拽了拽貂裘,冷笑一声:你可真是自负到令人生厌,平妻又如何,卿尘哥哥刚刚亲口对我说,只要你死,我就是正妻。

崔茜如浑身一颤,瞳孔放大。

他竟这样说!

你放心姐姐,念在你我血脉相连,你死后,我会像我母亲对你娘一样,时时供奉,任凭谁见到了,都要夸我一声恭敬仁义。崔云菲娇笑着。

你这个贱.人!崔茜如若不是顾念着腹中的孩子,一定会冲上去与她同归于尽!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嫁给卿尘哥哥吗?偏偏崔云菲凑近,温热的气息传达出冰冷的信息,本来他说想娶个妓.女来压你一头的,但是他看见了我,因为他知道你恨我,所以才娶了我。哎呀我的好姐姐,多谢你了,妹妹才能有这个福气常伴卿尘哥哥呢。

崔茜如眸色猩红,恨不得生啖其肉。

小腹的疼痛再次如潮水般涌来,她猛地扬起下颌,高声道:我怀了王爷的孩子!

崔云菲震惊,正要说什么,身后紧闭的房门骤然打开。

你说什么?

崔茜如一惊,抬头对上了奕卿尘狂怒的眸子。

《平生最苦是相思》第6章 你确定是我的孩子?

崔云菲故作惊喜,抱着奕卿尘的手臂,娇笑着:卿尘哥哥,姐姐说她怀了你的孩子呢!我要做姨姨了哦!

我的孩子?奕卿尘盯着崔茜如满是血污的脸,恶狠狠道,你确定是我的孩子?

他将我字咬得格外重些,听上去异常讽刺。

崔云菲冷笑,崔茜如却浑身一颤,嗫嚅着:你怎么会这样想?那天,我们

那天是你趁我酒醉勾.引我。奕卿尘的话毫不留情,我娶了你两年,嫌你脏所以从来不曾碰你,为何那一日我会失控,说起来,定是你这个贱人给我下了迷.药,是你肚子里的孽种瞒不住了吧,所以才找我来背这口黑锅?

他越说越激动,抬手又是一巴掌打了过来,小莲护主心切,替她挡了这一下。

可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奕卿尘,他迅速上前,单手捏住崔茜如的脖子。纤细的脖颈在他宽大的手掌中,弱小的像一只雏鸟。

他的手慢慢收紧,崔茜如像是溺水,无法呼吸,意识渐渐模糊。

即使这样,她也只用了一只手去掰他的手掌,另一只手却始终护着小腹。

奕卿尘垂着眼去看她的小腹,更是怒火中烧,使劲一推,将她甩到了台阶下。

她的脸擦着台阶,鞭伤混合着擦伤,让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肌肤更加狰狞。

她却死死护着自己的小腹,仿佛那是她最宝贵最神圣的东西。

可这在奕卿尘看来,是对他莫大的侮辱——她就这么紧张这个孽种?

他狠狠磨了磨后槽牙,抬步到她身边,缓缓蹲下,一手将她委顿的身躯提起,英俊的脸上满是压抑的怒意:我给你一个机会,打掉这个孽种,你还是我府里的王妃。

崔茜如满眼含泪,哀求地看向他:他不是孽种,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奕卿尘握着她衣襟的手猛地收紧,怒不可遏,我给了你机会。

他像丢废物一样将她丢在地上,站起身来,大手一挥:来人!抬木驴来!

老管家目光一颤,出于善意,劝道:王爷三思啊!

奕卿尘一记眼刀飞来,让他低下头去。

崔茜如作为深闺女儿,哪里知道什么木驴,当这个刑具出现在眼前时,她还浑然不觉。

崔云菲意识到了什么,装作害怕的样子,躲在奕卿尘的身后偷笑,眼角眉梢都是幸灾乐祸。

把她扒了。奕卿尘微扬下巴吩咐道。

有人搬来太师椅,他揽着崔云菲坐了上去,长腿随意伸着,看着崔茜如在冰天雪地里一丝不挂。这女人的身材他是知道的,秾纤合度,只是此时血肉模糊,让人看一眼就恶心。

崔云菲撒了撒娇说自己冷,往他怀里钻了钻,他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鼻尖,命管家去取手炉,亲自递到她手上,两人的双手交叠在一起,似一对伉俪情深的璧人。

小莲哭喊着,脱掉自己外衣去扑崔茜如,却被人一脚踹翻在地。两个婆子反制她的双臂,将她死死压在地上趴着,眼睁睁看着崔茜如被人押上木驴。

肩上的大手用力一压,木棍瞬间贯穿。

啊——崔茜如惨叫一声。

《平生最苦是相思》崔茜如奕卿尘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平生最苦是相思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