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王妃摄政王有礼了》傅晏丞顾南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20 13:31:07    作者:玲珑雪    来源:wyy

小说简介:傅晏丞顾南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傅晏丞顾南的小说是《法医王妃,摄政王有礼了》,是作者玲珑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死者刘念  你也算是朝廷中人,应该知道勘验第一现场对破案有多大的...

《法医王妃摄政王有礼了》傅晏丞顾南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法医王妃,摄政王有礼了》第18章死者刘念

  你也算是朝廷中人,应该知道勘验第一现场对破案有多大的帮助,早一点勘验现场,便能多一分破案的把握。

  身为法医,顾南舒当然知道现场对于查案有多大的帮助,身为奋战在第一线的工作者,遇到突发事件,她当然义不容辞!

  况且,来到这里多日,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场,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想到能够从尸体当中得到更多的信息,顾南舒就觉得异常兴奋。

  终于,能够再次摸到尸体了!

  随身携带物品包已经成为她多年的习惯,哪怕是在这里,也依然改变。

  前几日禁足的时候,顾南舒就为自己做了手套能必需品,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真是物尽其用。

  拿纸笔,我说你记。

  见人已经进入了房中,是根本没想再出来了,昼夜知道阻止不了王妃,便也只能照她的话去做了。

  掌柜将纸笔端来了,顾南舒便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

  死者男性,年龄23-25之间,十指均是骨折肩胛骨被穿透。

  仔细抚摸着手臂上的每一处骨骼,然后摸到了脖颈之上,最后摸上头颅。

  后脑手有被钝器击打过的痕迹,舌头被人用利器割去了。然后继续摸向下体。

  就在顾南舒要摸到男人大腿根部的时候,昼夜倏然开口阻止。

  万万不可!

  身为女子,岂可碰触男人的那个东西!

  而顾南舒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直接摸向了大腿,目光倏然一凛。

  生殖子孙根也被人给割了,双腿骨折,脚筋被人给挑了,浑身多处刀伤,但都不是致命伤,他的致命伤是在喉部的那个孔洞。

  快速记录的昼夜,望着口若悬河的王妃神色很是震惊。

  从没想过,王妃竟然还懂得这些?!

  她所说的这些东西,那都是仵作才懂得,而她却张口就来,甚至,连致命伤在哪里都已经判断出来了。

  只有经验老道的仵作,才敢如此断定。

  此人是被虐杀而死,而且杀人手法很专业,很像是杀手所为,仇杀无疑。

  只有心存恨意的人,才能下手如何狠厉。

  折磨致死是为了得到极致的快感,沉浸在杀人的过程当中,那是一种心理满足,也更像是欣赏着自己的一副作品。

  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尸体,顾南舒便开始查看现场,发现房间之中到处都布满着血迹,离着书桌不远的地方,还有着一张琴。

  不等顾南舒过去查看,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惶恐的嗓音。

  这、这不是刘念吗?

  忽然见有人认识死者,顾南舒直接指向那人,目光凛然,好似这里才是她的地盘。

  你认识这个人?

  被指向的那人神色很是恐慌,吞咽着口水点了点头。

  死的这人,乃是四品司丞之子——刘念,不过,他怎么会死在探春楼?!

  死者的身份一揭晓,人群瞬间议论纷纷了起来,探春楼掌柜更是倒抽一口凉气,当场晕了过去。

  司丞的儿子死在他这里,他的探春楼,是甭想再开下去了,那刘司丞还会找上门来拼命啊!

  眼瞅着那掌柜要倒向房里,顾南舒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健步冲了过去,直接将人给抵住了。

  一个耸肩便将人向外甩去,倏然冷哼一声。

  要晕也别晕在这屋子里,免得坏了现场,将人拖下去。

  真没胆量,这才多大场面就将人给吓晕了,连她这个女人都不如,还做什么生意,开什么酒楼。

  眼瞅着掌柜被人拖了下去,顾南舒毫不留情踹了一脚身旁早已吓晕的沈忆枫。

  还有,连这头死猪一起拖下去,免得挡路。

  身为栎阳侯之子,沈忆枫当真是没用的很。

  在旁人喊着有死人的时候,就已经被吓昏了过去。

  有子如此,栎阳侯府后继无人啊。

  瞧着她一脸嫌弃的模样,昼夜低头忍住笑意,眼睁睁看着人被拖了下去。

  四品司丞的公子无缘无故死在了探春楼,自然是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本应刑部出人前往查看,最终这桩差事却落在了镇扶司的头上。

  可见傅晏丞对镇扶司的重视,而镇扶司能够执掌这桩案子,也是因为张子瑜与摄政王的交情不菲,自是让他带人前去查案。

  镇扶司的人一来,便当场封锁了探春楼,任何人不得出入,当即便带人前往二楼的方向。

  让开,让开,镇扶司办案,闲杂人等速速退去!

  当在门前看到昼夜的身影,张子瑜不禁有些疑惑,四处瞧了眼也不见摄政王的身影,当即便看向房中。

  望见房中有人,张子瑜目光倏然一凛。

  你是何人。

  瞧了眼他们的飞鹤服,顾南舒挑了下眉梢,镇扶司的人?

  大胆刁民,案发现场岂是尔等能随意进出,速速离去,莫怪以妨碍办案的罪名将你押入大牢!

  淡淡瞥了眼威胁自己的那名官员,口罩之下的面容浮现一抹冷笑。

  官职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你们镇扶司平日里便是这般对待协助官府办案的百姓?嗯?

  说话之间,顾南舒便将昼夜手上的东西转交到张子瑜的手上。

  这些是我初步勘验现场所得到的一些信息,对你们破案应该会有些用处。

  将东西交给他们之后,顾南舒又继续查看着现场,想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得到最多的信息。

  初始以为上面只是记录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可看了几行之后,张子瑜不由得神色深沉下来,接连翻阅着本子上的内容。

  看到最后,张子瑜内心受到极大的冲击。

  这些都是你发现的?

  张子瑜双眸发亮盯着眼前人。

  眼前这人看样子尚且年轻,却有着如此老道的仵作经验,便是镇扶司的仵作亲自前来勘验,想要找出如此多的细节之处,也是要花上一些时间的。

  从报案到来到此处,他们只用了几刻,他却已经收集到了如此多的信息?!

  此人当真是天才!

  若能收为己用,必然是镇扶司之幸!

《法医王妃,摄政王有礼了》第19章镇扶司上卿

  在下镇抚司上卿张子瑜,敢问兄台贵姓。

  若能借此结交上这位朋友,日后镇抚司办案,必然是有如神助。

  这位是

  不等昼夜将话说完,顾南舒便抢在他话前头,张大人称呼我一声莫公子便是。

  莫公子。

  一心沉浸在案情之中的张子瑜,哪里听得到昼夜说了些什么,神色颇为激动的走到顾南舒身旁,将那本子递了过去。

  莫公子年纪轻轻,但是却对仵作一事甚为了解,不知出自哪派。

  仵作也分许多门派,各有各的一套勘验手法,那些都是不外传的绝技,只有本门中人才会被传授秘法。

  而这些门中之人皆是各大衙门争抢的人才,而且这些人都是在朝中名录,方便随时联系。

  更因仵作涉及到案件审核,只有经过朝廷认证的仵作,所书之案情才能被当做呈堂证供,其余人等,也只是仅供参考。

  可眼前这份的仅供参考,却是太过详细,仅在短短时间内就有如此成效,实在是人才啊!

  一听要问出自哪里,顾南舒思考片刻便有了说辞。

  无门无派,自成一派。

  闻言,张子瑜倏然一愣,但很快便想通了。

  有很多都不希望旁人知道出自哪门哪派,为的是防止旁人追杀。

  仵作这份活计,成日与尸体打交道,向来是苦中作乐,而有些案件在破获之后,难免会招惹凶手家人的怨恨,时常会派遣杀手追杀。

  因此,仵作也是一份高危职业。

  既然莫公子不愿透露出处那也无妨,本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莫公子能够协助本官破获此案,报酬随莫公子您开口。

  此案死者乃是四品司丞之子,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将这桩案子破获,否则,在朝中只会引起更大的风波,而镇抚司也会担上一个办事不利的名声。

  到那时,镇抚司还如何能够在朝中立足。

  这位莫公子所书写的卷宗,清晰明了,还将细节之处也囊括其中,一看便是经验老道,若是能得到他的相助,破获此案便是很快了。

  好。顾南舒一口应允。

  这是她来到这里遇到的第一桩案子,自然不会错过。

  最重要的是,如果一直闷在王府里的话,她会被活生生闷死的,而今去镇抚司帮忙也能有一个正大光明出府的理由,还能做自己的老本行,何乐而不为!

  她若是再不工作的话,怕是这身老骨头都要闲的散了架了。

  以前当法医的时候整日里忙的不可开交,天天骂爹骂祖宗的,而今终于有了机会休假,却又觉得还是工作好。

  闲的时间长了,人都会腐朽了。

  她才不要回王府后宅,和一群闲的无聊至极的女人争风吃醋,那实在是太没格调了。

  还是工作好,至少,她不会闲的发慌。

  不知镇抚司的仵作

  顾南舒刚要询问镇抚司内的情形,却被忽然挡在身前的昼夜给打断了话语。

  只见昼夜颇为抱歉的拱手行礼,眸中闪烁着点点精光。

  对不住了张大人,我家主子性子顽劣,觉得此事甚是有趣,这才贸然应允了您,可若真是去了镇抚司,也只会给您添麻烦,还请您多多担待。

  一听到昼夜喊莫公子为主子,这回轮到张子瑜愣住了,想了片刻,顿时望向那名莫公子的眼神充满了震惊之色。

  能够让昼夜称之为主子的,除了摄政王傅晏丞之外,便也是只有那人了。

  震惊之余,张子瑜还不忘拱手行礼。

  下官张子瑜拜见

  咳咳!

  顾南舒重重一咳,目光落在外头往里面瞧的众人,面上是尴尬的笑容。

  张大人实在是太客气了,既是让我去镇抚司帮忙,我这便随你去!

  好不容易能离开王府,她才不要这么容易就回去咧!

  只要她离开了那个鬼地方,除非自己愿意回去,否则,自己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最重要的是,有命案吊着她,便是回去了,顾南舒的心里也只容得下案子,其他的,全都不在她的脑海之中。

  可惜,顾南舒还没跑出房间,就被两个人给抓住了肩膀,回头一看,正是昼夜和张子瑜。

  昼夜冷飕飕的目光看向她,您不能走,若是您走了,我如何跟主子交待。

  现在的情况,他就已经没法子交待了,绝对不能让情况变得更为复杂。

  如若让王爷知道,王妃的那双手碰了死人,还勘验了现场,定然会勃然大怒。

  毕竟,谁家的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外头抛头露面,更何况是身份尊贵的王妃!

  事情一旦传出去,连带王妃来探春楼私会沈忆枫的事情也会传出去,到时候流言蜚语一起来,可就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了。

  你家的主子,我来对付,你且放心!

  瞧着王妃拍胸脯的样子,昼夜倏然苦笑一声。

  您能放心,小的不能放心。

  谁都知道,这位王妃并不惧怕王爷,可是,他们怕啊!

  王爷不能光明正大处罚王妃,但要了他们的小命却是小菜一碟。

  知道这位莫公子的真实身份是摄政王王妃的那一刻,张子瑜便放弃了邀请她去镇抚司办案的想法,甚至,还觉得有些愚蠢。

  昼夜向来都是贴身保护傅晏丞的人,能够劳他随侍在侧的人,必然是摄政王王妃了。

  而今再细细听来,这位莫公子的嗓音透着尖细,可不就是女子才有的声音吗?

  您是王妃,身份尊贵,镇抚司那是下作的地方,岂能污了您的华贵。

  总之一句话,镇抚司的庙太小,容不下摄政王王妃这座大佛。

  幸好有昼夜提醒他,否则,人若当真去了镇抚司,那才叫悔之晚矣。

  傅晏丞不将自己的皮给扒了,那都算是对得起自己了。

  一听张子瑜反悔了,顾南舒倏然脸色阴沉,冷然阴沉气势万千的看向他。

  张大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岂容你说收就收!

  为了您的声誉着想,我决定,随您走一趟,成全了您的君子之名!

法医王妃,摄政王有礼了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法医王妃,摄政王有礼了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法医王妃,摄政王有礼了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