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情深意长》夏沐厉靳寒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20 19:23:37    作者:马语孝    来源:wyy

小说简介:夏沐厉靳寒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夏沐厉靳寒的小说是《念你情深意长》,是作者马语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夏沐!女神!教师办公室内气氛已经安静下来了,又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尴尬。所有人都...

《念你情深意长》夏沐厉靳寒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念你情深意长》第18章夏沐!女神!

教师办公室内

气氛已经安静下来了,又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尴尬。

所有人都在看赵惠英。

赵惠英终于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看向夏沐,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还是不能相信,夏沐竟然会奥数,还那么厉害。

夏沐将赵惠英震惊的神色尽收眼底,淡淡一笑,对了赵老师,刚才你那道题,小数点抄错了,我给你改了回来,不然那道题就不成立了,还有,别忘了下周一的道歉。

赵惠英这才回过神来,通红的脸上满是不自在的表情,我

要她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跟夏沐道歉,她是万万不愿意的,但是话她已经说出去了,要怎么反悔?

赵惠英咬了咬牙,看向年级主任。

主任默了默,来到夏沐的面前,夏沐,赵老师到底曾经是你的班主任,这样吧,你就让她在这跟你说声对不起,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行吗?

不行。夏沐语气坚决。

她又看了眼赵惠英,突然笑了出来,这样吧赵老师,你去广播室道歉吧。

赵惠英脸色依旧不见好转,还是阴沉沉的。

夏沐看得出,赵惠英死活就是不愿意道歉了,她笑了笑,几步来到赵惠英面前,对了赵老师,我想报个补课班,不知道你有没有好的推荐呢?

赵惠英闻言一惊,诧异地看着夏沐。

她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了?

难不成夏沐知道她在外面私办补课班的事情?

夏沐冲赵惠英挑了挑眉,她确实知道赵惠英在外面私办补课班的事情,前世就知道了,因为后来爸爸要给她找老师补课,就找到了赵惠英。

赵惠英心里发虚,咬了咬牙,点头答应了下来。

毕竟相比在全校师生面前说对不起,那还不如去广播室,至少不用露脸。

于是

各班级的音响里传来了赵惠英的声音,大家好,我是高三十二班的班主任赵惠英,我因为不了解情况,冤枉夏沐奥数比赛作弊一事,在此,我向夏沐同学真诚地说一句,对不起。

这会,各个班级,尤其是高三,都已经开锅了。

十二班

老班跟夏沐道歉了,那岂不是说,夏沐没有作弊,这次比赛她真第一呀!

夏沐这么做不是打老班脸吗?刚被老班赶走,就把第一给抢走了。

原来老秦才是最大赢家。

一班

Wow,夏沐好样的!

夏沐!女神!夏沐!女神!

咱班也扬眉吐气了一回!

十五班

只是一个奥数而已,高考又不加分。

这不是加不加分的问题,而是那个人是夏沐,她是学校出了名的白痴

你才是白痴,你全家都是白痴!姜临溪猛地拍案而起,打断了教室里的议论。

教室骤然一静,向黎漫不经心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白痴都为学校争光了,你岂不是连白痴都不如?

坐在第一排的宁姗姗回头看了眼向黎和姜临溪,眸底闪过了一抹怨毒之色。

夏沐都跟她们断交了,她们怎么还帮夏沐说话?

夏沐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她怎么可能拿个冠军回来?

还有那天在图书馆,夏沐到底跟苏律说了什么,苏律又是怎么跟厉靳寒说的?

为什么厉靳寒会不追究夏沐跟萧纪堂见面的事呢?

最近真的很奇怪,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宁姗姗都开始有些搞不懂夏沐了。

五点半,放学铃声响起。

今天是周五,学生们都可以回家了。

夏沐快速跑出教室,一路狂奔到十五班门口。

向黎和姜临溪说说笑笑地出来,看到夏沐,向黎直接移开了视线,姜临溪觉得尴尬,还是说了声恭喜,才跟向黎一起离开。

夏沐其实是想跟她们俩道歉的,为自己过去的傻逼行径道歉,她正欲追上去

姐姐?你在等我吗?宁姗姗走出来,一把握住了夏沐的手,甜美的小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你今天去比赛拿回了个冠军,我还没恭喜你呢,姐姐,你好厉害呀!

夏沐又看了眼向黎和姜临溪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看向宁姗姗,神色已经恢复如常,谢谢。

姐姐,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我跟你回彼岸风华好不好?宁姗姗问。

那天在图书馆发生了什么,她一定要搞清楚。

夏沐告诉自己不能拒绝宁姗姗,即便她现在很想给宁姗姗几巴掌,也要忍着。

她点了点头,跟宁姗姗一起出了学校。

校门口,苏律坐在车里等着,见夏沐出来了,立刻下车迎上去,小姐。

苏特助!宁姗姗甜美的声音率先响起。

苏律只是看了眼宁姗姗,便过去替夏沐开车门。

夏沐上车之后,宁姗姗也要跟着钻进去,苏特助,我今晚去彼岸风华陪姐姐

不好意思宁小姐,你不能进入彼岸风华。苏律冷声说完,便关上了后车门。

随即他上车,直接开车离开。

宁姗姗愣在原地,耳边是苏律那句不好意思宁小姐,你不能进入彼岸风华。

她不能进入彼岸风华?

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她和妈妈都可以自由出入彼岸风华的,为什么突然不可以了?

该不会是苏律搞的鬼吧?

宁姗姗眯了眯双眼,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厉靳寒的私人电话号码。

结果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连续拨了三次,都是这样的结果。

厉靳寒去哪了?

还是

厉靳寒把她拉黑了?

车内

夏沐回头看着在原地打电话的宁姗姗,又转回身看向前面的苏律,忍不住问道:苏特助,为什么不让宁姗姗去彼岸风华?

苏律目视前方,恭敬地回答:这是先生的命令。

夏沐这就明白了,那天在图书馆,她跟厉靳寒说那对母女之前一直帮她逃跑,厉靳寒果然放在心上了。

夏沐勾了勾唇,随即身子往前倾了倾,跟苏律聊天,苏特助,我今天去比赛了,还得了第一名呢。

苏律:!

小姐这是在跟他唠嗑?

小姐真的充电了!

《念你情深意长》第19章谁让她嘴贱来着

两年了,小姐在先生身边两年了,别说他了,就连跟先生,她都不怎么说话的,更何况是跟他聊天

当然,骂先生的时候不算,小姐骂先生的时候,话还是挺多的。

可是今天,小姐不仅不骂先生了,在听到先生禁止宁姗姗进入彼岸风华的时候,反而一点不生气,还跟他聊天。

小姐这几天一直都有点反常,难道馋先生的身子已经馋到连性格都改变了吗?

正当苏律胡思乱想的时候,夏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苏特助,你要带我去哪呀?

苏律猛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刚才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竟然错过本应该转向的路口。

亲娘咧,可能会影响钱途啊!

对不起小姐,我我刚才

他刚才实在是太震惊了,毕竟以前的小姐何曾跟他闲话家常过?

夏沐知道苏律是因为她的变化才这么紧张的,她又往前凑了凑,苏特助,你是不是也把我当成妖女了?你担心我迫害你家先生?

苏律咽了口口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事实上,他是担心的。

夏沐坐了回去,自问自答,你不用担心,我对你家先生没什么别的想法。

听夏沐这么说,苏律才松了一口气。

说句老实话,小姐突然性格大变,他确实很担心小姐会对先生不利,毕竟小姐那么恨先生,谁都保不准小姐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不是什么障眼法。

却不料

我只是想泡他而已。

苏律:!

车子猛地停下,一点征兆都没有,夏沐在后面没系安全带,顺着惯性就窜了出去,小脑袋直接撞到驾驶座的靠背上。

苏律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焦急地询问:小姐,您没事吧?

夏沐爬了起来,乖乖坐好,没事。

小姐,对不起。苏律道歉。

夏沐撇撇嘴,不是你的错。

是她的错,谁让她嘴贱来着,非得这个时候跟苏律开玩笑。

夏沐可不敢再说话了,安安静静地坐在后面,一路回到彼岸风华。

下了车,夏沐就直接冲进别墅,寒寒呢?我们家寒寒呢?

这会,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人,萧流,白子羡,还有厉靳寒。

听到夏沐的声音,三个人一起朝她这边看过来。

厉靳寒那张绝世的俊颜之上依旧没有过多的表情,清冷的眉目却似乎在这一刻与阳光相遇,如寒冰融化。

白子羡那张邪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味,殷红的唇轻轻勾起,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很期待接下来的好戏。

至于一边的萧流,在夏沐进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做好了拔刀的动作,那样子就像夏沐只要靠近厉靳寒,他就会杀无赦一样。

夏沐却看都没看白子羡和萧流,眼里只容得下厉靳寒一个人,大喊了一声寒寒,便跑过去,直接扑到了厉靳寒的怀里。

她坐在厉靳寒的腿上,双臂环着他的脖子,歪着小脑袋问:寒寒,两天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呀?

厉靳寒幽幽的视线笼罩着女孩玲珑出尘的小脸,嗯。

夏沐似乎对这个答案不满意,嗯?嗯是什么意思呀?是想还是没想呀?

厉靳寒:想。

夏沐展颜一笑,小脸埋进了厉靳寒的颈窝里,瓮声瓮气地撒娇,我也想你了,超级想超级想的那种,明明才两天没见而已,对我来说却像已经过了两个世纪那么久,寒寒,你说你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药呀?

苏律:

白子羡:

萧流:!

他要杀人!

夏沐忽闪着的大眼睛,软绵绵的声音里带着纳闷的语气,不然我为什么这么迷恋你呢?

说到这,夏沐突然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知道了,男神这张脸对我来说就是迷药啊,我都已经被迷得晕晕乎乎的了,可是男神,过分帅气也是违法的呦,你不能再用脸杀人了。

厉靳寒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女孩,眼神专注而又温柔,只是在某个深处的角落,还是带着一丝丝的迷茫。

这样鲜活的她,是否是真实的?

夏沐其实也知道,厉靳寒还是不相信她,但是没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就像她已经知道厉靳寒为她所付出的一切一样,厉靳寒也会知道,她的改变是真真切切的。

忽的,夏沐抬起小手,推开厉靳寒的脸,不让他看自己,正当众人不知道夏沐这是干什么的时候,夏沐突然大喊了出来,不要再这么看我了,厉靳寒,请你停止对我散发你这该死的魅力!

厉靳寒:

萧流:!

刀呢?

他的刀呢?

夏沐感受得到背后的杀气,可那又能怎样?

有厉靳寒在,萧流又不敢对她动手。

夏沐这才回过头,在看到白子羡和萧流的时候,面露惊讶之色,你俩什么时候来的?

萧流:

白子羡:

合着这妖女才看到他俩?

白子羡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说道:夏小姐,有点过分了。

夏沐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看着白子羡,我怎么过分了?

白子羡嘴角上扬出戏谑的弧度,暧昧地看了眼厉靳寒,你馋人家的身子,这么讨好人家情有可原,但大可不必这么践踏我们的脸面,我若因此抑郁自杀了,你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可我也不是故意忽略你们的存在的,实在是我们家寒寒的颜值太极品了,犹如太阳一样,光芒万丈,有寒寒在,谁还能注意到你们这几颗小灯泡啊?

灯泡?

还小?

白子羡和苏律忍不住跟着萧流一起咬牙切齿起来,三人都感觉有被冒犯到。

夏沐不再搭理他们,转回头看着厉靳寒,对了寒寒,我今天去参加比赛了,还得了第一名呢,我是不是很厉害呀?

厉靳寒薄唇轻勾,嗯,厉害。

夏沐又环住了厉靳寒的脖子,那你是不是该给点奖励呀?

厉靳寒:好,想要什么?

念你情深意长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念你情深意长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念你情深意长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