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妻长宁by鱼小啾精彩章节傅长宁燕绥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1 09:18:38    作者:鱼小啾    来源:WANDU

小说简介:傅长宁燕绥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傅长宁燕绥是《哑妻长宁》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鱼小啾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世子拒婚有人从背后扶住我的腰,大手将我往上托,出了水面又将我拦腰抱起,我后背一阵温热,侧头...

哑妻长宁by鱼小啾精彩章节傅长宁燕绥小说全集

《哑妻长宁》第6章 世子拒婚

有人从背后扶住我的腰,大手将我往上托,出了水面又将我拦腰抱起,我后背一阵温热,侧头看见谢行止端正的脸。

他胸膛广阔,双臂毫不费力地环着我,浑厚的嗓音带着讥讽,公主落水落得可真是时候。

我想要解释,心中一急复又咳嗽起来,这不中用的喉咙火辣辣地烧着。

谢行止环着我的手微微一紧,公主真想赖着我不成?

并非打趣,他说得很正经,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我身上。

我顿觉脸若火烧,宫里极尽奢华,春衫都用的上好纻丝薄纱,湿了水便紧紧贴在身上,看起来如若无物。

我现在这样曲线毕露地躺在别人怀里,实在不雅,只好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

轻风拂过,只感觉整个人头重脚轻,浑身冰冷。

水碧这时候跑过来将一袭软红织锦披风罩在我身上,担忧道:公主,您怎么样了?

啪!

我抓着披风领子,恨恨地给了水碧一巴掌。她吃痛跪在地上,伸手来抓我的裙摆,地上布满水渍,水碧近乎跪在泥里,公主,是奴婢失职,未曾保护好公主,还请公主责罚!

她说得好听,方才在桥上只有我与她两人,除了她我还会有谁推我下水?直到谢行止将我救出来,我明白了,这又是燕绥的诡计!设计我落水,让谢行止英雄救美,两国借此缔结良缘。

我越想越气看着水碧更加恼火,反正燕绥就在边上看着,我伤不了燕绥,难道连个小小的婢子也不能收拾了吗?

我抬起手来手腕上却吃力被人握住,回头对上谢行止不耐烦的眼神,你自己不小心落水,为何要责罚无辜的人?

水碧无辜吗?她要是无辜,会事先备上披风吗?我恨燕绥将我的生死置之度外,又气谢行止的正义凛然,但我说不出话,在旁人眼里,我的一言一行都是怪异。

公主,皇上来了。是柳卿卿的声音。

她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拿着手里的绣帕递给我,公主擦擦吧,脸上都脏了。

水碧虽帮着燕绥,但燕绥若不点头,水碧不会真的杀了我。可柳卿卿不同,她是我见过最温柔的毒蛇,稍有不慎就会让你万劫不复。

我见她一次就恨不得杀她一次,她这般好意殷勤,我自然不会搭理。

父皇这时焦急赶来,身后跟着一身牡丹宫装的徐贵妃。

今日的赏花宴是徐贵妃一手操办,我出了事,她第一个会被问责,是以徐贵妃待我多了几分担待,见我浑身湿透,一改平日的冷淡上前抱住我,长宁这是怎么了?皇上刚到本宫那儿,就听太监说你落水了,把本宫急坏了。

公主落水了,是世子爷救的公主。有宫女在后答道。

父皇闻言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长宁在宫中待的时日不多,今日要不是世子在,朕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谢行止身上还湿着,我见他表情并无多少愉悦,只是虚扶了手,您言重了,公主落水时,侯爷也在。

言外之意:公主落水,侯爷见死不救!

我看他二人对视一眼,颇有些争锋相对的意思。

世子身手不凡,比本候还要快上许多。燕绥表情认真的说着。

父皇神色稍霁,让人送我回长生宫,我没走两步,就听见谢行止声音响亮,本世子虽救了公主殿下,但我曾立过誓言,此生只娶我心悦之人,实在不敢承明齐皇帝的情!

他说得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反而显得我像个未嫁老姑娘上赶着要嫁给赵国,赵国太子变相拒婚也就算了,这谢行止当着所有人的面这般义正言辞,让我很是尴尬。

扶着我的太监战战兢兢地看我,公主,您衣裳还湿着,还是先回长生宫吧。

回到长生宫,宫女们为我沐浴更衣,我打发她们出去,一个人泡在水里头。

屋里静悄悄的,黄铜镀金的熏笼里旋起一缕细瘦白烟,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玉门关黄沙漫天,李必小将军父子带兵在外,燕绥负伤在军营休息,不料魏贼突袭城中,只为刺杀燕绥。我不得已做燕绥的打扮骑马奔向塞外,刺客追来,发现我不但假扮燕绥,还是个女人。

为了避免魏人将我威胁燕绥,我打算自尽,是李家父子在千钧一发之际赶来救了我。

燕绥发着高热,骑在马上出城找我,发现我浑身破烂染血而归,抱着我不肯撒手,你是不是傻?要是出事了怎么办?你可是我花重金买来的,命没了你拿什么伺候爷?

那时我以为,我即便是个丫鬟,也是个对燕绥是顶重要的丫鬟。

我缓缓睁眼,梦里燕绥的脸在眼前放大,你哭什么?

是厌恶冰冷的语气。

《哑妻长宁》第7章 一介娼妓

我这才惊醒过来,发觉自己光着身子躺在被子里,便用肩膀将被角压得严实,防备地看着燕绥。

世子为何拒绝成婚?是不是你从中做了手脚?燕绥质问。

我打着手语否认,我没有。

没有最好。燕绥语气严肃。

柳卿卿这时从外头走了进来,礼仪周到地行礼,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她梳了个堕马髻,耳畔戴了副翠绿的玉珰,项上挂了个五彩如意络子,浅笑时眼尾勾起一抹媚态。从前在灵霜阁,她房里的客人便不少。如今得了势,仪容越发娇艳。

我看不惯她,也恨她,想不通燕绥为什么带她来。我正狐疑着,就听燕绥说,公主年纪尚轻,许多事可向柳姨娘讨教一二。

侯爷的意思,是让我向柳姨娘讨教如何杀人?还是讨教怎样魅惑男人?我问。

燕绥白脸上挂着嫌恶和冷漠,口吻不容抵抗,从今日起,柳姨娘便留在长生宫教导公主,什么时候世子同意成婚,什么时候再让她走。

柳卿卿一介娼妓也配进这长生宫?我不要,你让她回去。我说完,燕绥定定地看着我,周身气势凌厉叫人不敢直视,李佳人,你骂别人脏,你又能干净到哪里去?

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燕绥说完拂袖离开。

侯爷慢走。柳卿卿福身送行。

我愕然愣住,把被子裹得更紧,企图融化心底的寒意。从始到今,燕绥从不肯信我哪怕半句话,他眼里心里只有一个柳卿卿。

可柳卿卿真的爱他吗?还是贪慕虚荣,爱慕他的权势?

燕绥一走,柳卿卿就收了那副清纯温柔的样子,捏着腰直起身子来,她上前拉了拉我的被子,拿腔拿调的说,公主今日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

什么时候?我毫无印象,我警觉地看着柳卿卿,隔着被子踢了她一脚。

她躲开了,眼里闪着恶毒的光,一把捏住我的脸,指甲就要掐进我的肉里,公主沐浴时睡着了,是侯爷将你抱了出来,真可惜,哪怕你光着身子,侯爷也对你毫无兴趣。

我张嘴就咬在她手指上,柳卿卿抬手就要打我,我恨恨地瞪着她,她迟疑地看了看窗外,放下了手。

臭哑巴,我告诉你,你最好赶紧嫁给那个什么世子,别在侯爷眼前晃来晃去,否则,我会让你跟绿袖死得一样惨。

她承认了,她终于承认了,绿袖是她害死的。

我的绿袖

我被她刺激,抓着玉枕就往她身上砸,柳卿卿竟然不躲,她的额角被磕破了一层皮,扶着桌角站定,脸上挂着阴毒的笑,你十七未满,你懂什么叫男人?只要我顶着伤回去,侯爷明日便会来找你麻烦。不过这次我不跟你计较,只要你以后乖乖听我的,别靠近侯爷,咱们两个还是能像从前在灵霜阁和平相处的。

你说是不是啊?公主殿下。柳卿卿将玉枕捡回来放到床上,挑衅地看着我笑。

我气得浑身发抖,推了她两下让她赶紧滚。

为了避着柳卿卿,我常往父皇的御书房跑。

这天我还未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徐贵妃的声音,皇上,臣妾隐约有听说,那小哑巴可并不好掌控,就说御花园落水一事,她还掌了身边宫婢的嘴,也不是个没主见的。

可是徐丞相近日又和爱妃说起什么了?徐贵妃的话已经够让我惊讶,昭庆帝接下来的话更让我如坠冰窟,我听到他说,燕绥八面玲珑,要是这小哑巴有问题,他还敢送进宫来?况且,小哑巴并非重头戏,只要她顶了公主的名顺利出嫁,朕就会杀了燕绥派去的人,取而代之,燕绥苦心经营的一切,最后不都落在朕的手里?

徐贵妃娇笑着,皇上英明。

我在殿外不知该做何反应,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原来,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昭庆帝知晓一切,燕绥利用我,他利用燕绥,说到底,只有我,才是最卑贱如泥的那一个。

绿袖的死,是我蠢钝让柳卿卿钻了空子。

我身陷桎梏,是我未能及时抽身离开燕绥所致。

轻信帝王有情,将其视为父君,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哑妻长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