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薄情为刃by柠檬兔儿精彩章节乔欢邵谦泽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1 09:25:43    作者:柠檬兔儿    来源:WANDU

小说简介:乔欢邵谦泽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乔欢邵谦泽是《他以薄情为刃》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柠檬兔儿所编写的总裁豪门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乔欢不见了姜雯苦着脸说,清逸让我加快进度,可邵谦泽老谋深算的,哪那么容易得手啊。谦...

他以薄情为刃by柠檬兔儿精彩章节乔欢邵谦泽小说全集

《他以薄情为刃》第6章 乔欢不见了

姜雯苦着脸说,清逸让我加快进度,可邵谦泽老谋深算的,哪那么容易得手啊。

谦泽刚刚吞掉乔氏,正是忙碌的时候,你勤快点去他的公司偷有用的文件,实在不行就和谦泽结婚吧,这样他的财产就是你的,只要你巧用乔欢离婚,他恨的人就是乔欢而不是你,你可以带着你们的共同财产和邵清逸双宿双飞,放心,我会帮你的!

她们越走越近,我警惕地蹲下身,满脸震惊。

原来姜雯呆在邵谦泽身边,只是为了帮邵清逸夺权!

这个不得了的秘密震得我半天回不了神,旋即感到解气,邵谦泽,这就是报应。

你放着真心爱你的我不珍惜,活该你被姜雯利用!

走廊上响起嘈杂的脚步声,我听见邵谦泽紧张地声音,乔欢不见了!

不会吧?是苏倩倩。我躲在护士站下,见苏倩倩四处张望,掌心淌满紧张的汗水。

她会这么好心帮姜雯对付邵谦泽?我可是亲口听她说,她喜欢邵谦泽的!

姜雯在她眼里算不上情敌,她唯一的敌人只有我,她这么做一定又是想害我!

他们到处疯狂地找我,躲在角落的我通身冰凉,不时望向电梯。

终于叮一声,一身黑色西服的梁信延皱眉走出电梯,他俊逸的五官透着紧张,直奔护士站,乔欢住在哪间病房?

信延!我喊他,流着眼泪站起身!

欢儿?梁信延见到灰头土脸的我,着实怔了一下,他上下打量我好几圈,心痛的语气说着,欢儿,你的额头你的手

他哽咽地问我,疼吗?

我轻轻摇头。

梁信延想抱抱我,可是他不敢碰我,他注意到我的裤子上都是血,霎时红了眼眶,语气大得吓人,怎么回事?告诉我!

我痛得快发疯,手指搭在梁信延手腕上,求他救救我!梁信延被我冰凉的体温吓到,将我打横抱起,我搂着他的脖子想起他第一次抱我。

梁信延是我爸爸资助的孤儿,亦是我爸爸为我千挑万选的优秀丈夫。

我从小对从商不感兴趣,我妈妈死的早,我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为了我,他选择终身不婚。

为了让我一辈子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爸从孤儿院接了名男童回来,一心当做继承人培养,这名男童便是梁信延。

他十岁来到我家,和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贴心的照顾我,保护我,从没让我受过一丝一毫的伤害。

他年长我两岁,我便叫他哥哥,可他却从不叫我妹妹,他叫我欢儿。

我爸爸很满意梁信延也看的很明白,他说过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比梁信延待我更好。

可在我心里,梁信延只是哥哥,我对他除亲情以外,没有任何别的情感。

我太憧憬一份美好的爱情,导致我大学遇到邵谦泽时,义无反顾地沦陷了。

为了邵谦泽,我忤逆我爸爸,逼走梁信延。

我爸爸坚决反对我和邵谦泽在一起,他说邵氏集团内幕太多,资产来源不合法,总有一天要出事。

我不管那些,我又哭又闹,甚至绝食,我爸爸没有办法,他太宠我了,已经把我给宠坏了。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他已经被检查出肺癌晚期,他什么都没告诉我,只把一份他签过字的遗嘱交给了我。

上面写着他所有的资产都归我,也就意味着,不论将来我嫁给谁,乔氏都将是我丈夫的囊中物。

我爸爸入土那天,我才知道他生病的事,我在葬礼上哭得差点昏厥,是梁信延把我从地上抱起来。

他抱着我,替我擦泪,对我说,欢儿,你还有我,你还有我。

我答应了乔叔叔,要一辈子照顾你,我说到做到。

《他以薄情为刃》第7章 公然在医院偷情

梁信延抱着我欲离开,恍惚有个物体飞向我,梁信延飞快侧身,用身体替我挡住。

是一只矿泉水瓶!扔矿泉水瓶的人是苏倩倩,她满脸敌意地看着梁信延,好你个乔欢,身为邵太太,公然和别的男人在医院偷情!

苏倩倩不知道梁信延是我爸的养子,很少有人知道梁信延和乔家的关系,他才是本该接手乔氏集团的人。

我好笑地看着苏倩倩,我没有偷情。

都抱在一起了,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邵谦泽和姜雯双双出现在走廊上,我撞进一双沉如深渊的眸子里,隔着十米宽的距离,我明确的看见邵谦泽脸上的阴沉以及愤怒。

愤怒

因为我擅自逃跑还是此刻我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

我自嘲地笑了,不用想一定是前者,我什么都不想对他说,拉了拉梁信延的袖子,他抱着我及时转身。

她是我太太!身后,邵谦泽怒声强调,放她下来,否则我会报警!

你报去吧。梁信延不屑地哼了声,淡定自若地抱着我踏入电梯。

我终于松了口气,终于逃出了魔爪。

就在电梯门闭合到只剩下一道缝隙,一双手猛地伸进,硬生生掰开了两扇门。

我率先看见男人英俊的脸,随后是薄凉的唇。邵谦泽淬了冰的目光望着我,嗓音低低沉地吐出一句,邵太太,我给你五秒钟,下来,跟我回去!

回去继续做你和姜雯的生育机器?我浅浅一笑,他脸色狠狠一沉,我接着道,邵谦泽,我已经失去生育能力,对你没有价值了。

邵谦泽脸色更差劲,收回视线沉默不语,我看不懂他,是不是他对我也有一丝的怜悯?是不是他也曾站在我的角度为我想过,哪怕一秒钟?他理解我此生无法再当母亲的苦痛,对不对?

我天真的奢望邵谦泽能对我有一丝柔情,他却残忍至极地扼杀掉我的天真,冷冰冰的让我心死,你的卵巢没坏,你的卵子依然可以用。他说出这番话,眼睛眨都不眨,好像我失去生育能力对他而言无足轻重,只要我卵巢没坏就好。

我不想讨伐他什么,我习惯了他的冷漠绝情,可梁信延忍不了,他把我放下就和邵谦泽厮打在了一起!

畜生,你凭什么这么对欢儿!我和乔叔舍不得动她一根毫毛,把她捧在手心疼爱,你凭什么这么伤害她!梁信延拎起邵谦泽衣领,怒气滔天,愤怒地挥动他的拳头,我告诉你,有我梁信延在一天,你休想再动欢儿一根毫毛,你之前对欢儿做过的事,我要让你痛不欲生的还给欢儿!

邵谦泽被打懵了,回过神后,毫不客气的反击回去,她是我老婆,怎么对她是我的自由,你这个外人没资格插手我们夫妻间的事!

夫妻?梁信延冷笑起来,你有拿欢儿当过妻子?你给过她丈夫的温暖和关怀吗?连那种照片你都大方的交给媒体,任由曝光!就为了抹黑欢儿,邵谦泽,对一个女人用这种下三滥手段,你他妈是人吗?

原来梁信延知道怎么回事,他没有误会我,全世界只有梁信延相信我没有混乱的私生活!

我失声痛哭,不为何故,就是委屈,委屈背了黑锅!

梁信延见我哭,连忙停手,搂着我安慰,欢儿,别怕,从今往后我保护你!

我重重地点头,如果当年没有忤逆爸爸的意思,顺利的嫁给梁信延,我现在一定过得很幸福吧。

泪眼朦胧间,我看见邵谦泽的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一定是我眼花了。

我闭了闭眼睛,梁信延明白我的意思,挥拳将邵谦泽打出电梯,这次电梯门顺利关上,梁信延抱着虚脱的我上了他的车。

他以薄情为刃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