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上尧殷落留大结局-三月鬼妻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1 09:39:25    作者:山谷俗人    来源:WXB

小说简介:三月鬼妻免费阅读,左上尧殷落留全文结局是什么?左上尧殷落留小说名字叫三月鬼妻,是由作者山谷俗人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殷落留终于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这里的一景一物全是她精心设计,精心装修而成的。哪怕闭...

左上尧殷落留大结局-三月鬼妻免费阅读

《三月鬼妻》第5章

年初,他曾预感到殷落留今年会有一场大劫,却从未想过,竟然是一场以生命为代价的劫难,否则,哪怕是要他付出生命,他也义不容辞替她挡下。

殷落留想替他擦干眼里的泪,很想告诉他,她就在旁边,就在旁边。可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年右北陷入悲伤之中无法自拔。

年右北一直抱着殷落留冰凉干涸的身体,从清晨到日暮。

太阳红灿灿的挂在西边,沙漠的尽头染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如此的美景,衬的他更加的凄惶。许久之后,年右北才缓缓的开口说

小留,别怕,我会带你回来,我想办法带你回来。

他把她的尸体抱上了直升机,殷落留也跟了上去,静默的坐在旁边,发不出任何声音,说不了任何话,只能静默的看着自己的尸体与悲伤的他。

年右北与机长说

去阿汗姆家!

机长熟练的调整了方向,往阿汉姆家的方向开去。

阿汉姆是年右北在非洲认识的一位知名巫师,据说能够让人起死回生。年右北曾与他有过多年的交情,他深居简出,近几年很少在外露脸,更鲜少去实行巫术,但对年右北却是有求必应的。

年右北抱着殷落留几乎是冲进了阿汉姆的家。

阿汉姆看到殷落留的尸体,摇头说

太久了,很难,很难。如果是刚去世几天,我还有把握。

年右北请求道

请您务必要救她!

阿汉姆为难的点头说

我只能保证她能醒来,但至于醒来活多久,很难说,最佳时机错过了。

接着阿汉姆让年右北把她的身体放在一张冰玉床上,床上的冰寒在外边炎热的天气下,一直冒着氤氲的雾气。她的身体久逢甘露,竟然渐渐的没有那么干涸了。

殷落留的心在狂跳,还有希望吗?还有希望吗?

阿汉姆忽然说

小姐,你在这屋里吧?

是在问她吗,他能看到她,能看到吗?

果然,阿汉姆双眼对着她,竟然真的能看见。

殷落留一颗心激动的差点流下泪。

年右北也顺着他的方向朝她看了过来,但他什么也看不见,他情绪更加激动的一把抓住阿汉姆说

你是说,小留在这?

对的,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你说!年右北还是继续看这个方向,但眼睛始终没有与殷落留的对上。

殷小姐必须在这冰床上躺90天,让她的身体进入最佳的状态。而您,有个任务需要帮忙。

什么任务?他迫切的问。

阿汉姆说请进一步说话。

016

阿汉姆与年右北谈了许久才出来。

殷落留并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话,阿汉姆面色凝重,而年右北却一派从容。

只见年右北说

小留,你听的见对吧,你乖乖在这呆90天,等90天后,我们一起回家!

殷落留朝阿汉姆点点头,让他转告年右北,放心,她很好。

殷落留看着自己躺在冰床上干涸的身体,血肉模糊的脸,心里恐惧的直发抖,她真的死了吗,真的死了吗?

除了恐惧,又满怀希望年右北与阿汉姆能够救她。

这样无依的时刻,就会格外的想念左上尧。

他现在在做什么?

是不是还在生她的气?

阿汉姆与年右北从那日之后,一直没有出现。她一个人守着自己的尸体,这种感觉很奇怪,已不懂害怕,只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年右北的身上。

终于等到了90日。

她再次看到年右北,他竟然满头白发,然而却是面色喜悦的走到她的身体旁边,附身触摸她的脸

小留,我来带你回家!

他伸开手掌心,露出一只精美的吊坠,是一个极小极小的滴血石,仿佛是一滴血在他的掌心之中。

他小心翼翼的把滴血石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忽然,仿佛是一股魔力

那具完全没有生命力,面目模糊的身体竟然一触到滴血石就仿佛万物复苏那般,皮肤逐渐变成了她原有的完整,白里透着粉红,平滑而有光泽。

殷落留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吸了过去。一个踉跄,她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

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抬起自己的双手,真切的触摸到了冰床的凉度,身上衣服的厚度,她回来了,回来了?有一瞬间有些恍惚。

而年右北惊喜的看着她

你真的回来了,谢天谢地!

阿汉姆咳嗽了一声出现。

两位请跟我来。

阿汉姆把两人都叫来,嘱咐道

虽然现在回来了,但是只能有三个月的期限,这是我的极限。另外殷小姐,您需要注意两点。

好,您说。殷落留尚且还未从死亡的档口恢复思绪,有些茫然。但听阿汉姆的语气十分严肃,所以也强聚了精神来听。

第一:这滴血石集结了年先生哦,不,集结了你身体所有的元气,召唤了你的灵魂,所以您一定要随身携带,不能有任何失误,否则会万劫不复。因你是在沙漠遇险丧命,所以身体会极度缺乏水分,要注意多喝水。

第二点

阿汉姆看了看年右北,顿了顿,才开口说

第二:你绝对不能受男子的刚阳之气,否则会严重影响你三个月的寿命。

殷落留点头,心头震动,她所有思绪都停在只有三个月的生命,三个月?她只有三个月的性命了?她还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那么多的人没来得及见。想到这个,不禁被悲伤所淹没。她不是怕死,只是舍不得。

而年右北听完阿汉姆的话,脸色沉痛,把殷落留紧紧的拥在怀里,喃喃的问阿汉姆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阿汉姆摇头说

没有!这三个月已经是我的极限。

017

左上尧刚处理完一宗并购案,媒体蜂拥而至的要采访他,

请问左董,您这次入股60%是出于哪方面的原因?

这是左氏集团进军制造业的第一步吗?

请问左氏集团下步的动作是什么?

左上尧始终未答一句,甚至从头至尾都面无表情。

对不起各位媒体朋友,左董马上要参加会议,不能接受各位的访问!

热情高涨的媒体被童尔一一挡下,宁飞护着左上尧离开现场,送他去晚宴。

晚宴上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只有他没带女伴。有人过来跟他祝贺,有人过来跟他敬酒,

都是生意场上的人,他只点头表示。

左董,这次怎么没见左太太?我还没当面好好感谢她治好我父亲的病。

一对夫妻过来,关切的问。

左上尧抬头看了看,他有点印象,对方的女主人跟殷落留还算有点交情。

他随口答

她出国旅游!

对方男主人惋惜的说

那真是可惜了。左太太的舞姿也是一流的。

嗯!

气氛太冷,那对夫妻识趣的离开了。

他是主角,却没人敢再靠近半步,周围一米远处,竟没有一人。

他这几年与殷落留已经是貌合神离,聚少离多。但是但凡她在国内,有宴会必然会挽着他的手出席,见谁都会热情打招呼,装出一副恩爱夫妻的摸样。

她从前并不大会跳舞,但她爱玩又爱学,自己请了老师,学了不到两个月,竟能达到专业水平。这下好了,每出席宴会,必拉着他进舞池,最后成为众人的焦点,别人都被比下去。

跳到脸上,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两人身体贴近,他搂着她细腰的手,也掌心微热。偶尔,她会有些洋人的做派,不管宾客如云,会忽然垫脚轻吻一下他的唇,惹的外人惊呼他们的甜蜜。

要演戏?他也配合,无所谓。

今晚这样的宴会只是无聊透顶。

宁飞正与其它宾客客套周旋,但双眼却时刻注意着左上尧的神情,此刻见他喝着闷酒,眼底有寒意,就知他不耐烦了。

他走了过去

左上,我让小李送您回去,这边我来应付!

左上尧点头,转身就出了宴客大厅。宁飞留在这足够,左氏集团他的地位仅次于他。

018

左上尧没让司机送,自己开车飙速回家。忽地看到一个身影坐在家门前睡着。这个房子的安保系统做的滴水不漏,如果是陌生人进来早向他发出警报了,那么这个模糊的身影显然只有是殷落留了。

他眉心紧皱,她还知道回来?

真的把这个家当成旅馆?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心里有怒火,更加不想理会她,所以直接越过靠在墙上睡着的殷落留,完全当她是透明,按了门口的密码准备进门

大概是按密码的声音吵醒了她,她忽地坐了起来,惊喜的朝他说

上尧,你回来了!

左上尧站在门口,握着门把,门还未开,殷落留已经扑进他的怀里。

他浑身僵硬,想推开她却抵不过她紧紧的拥抱。

此时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殷落留的心情。她看不清左上尧的表情,他背着光,站在门边上,一身笔挺黑色西服,挺拔伟岸。她拥抱着的,靠着的怀里冰凉而僵硬。

但她还能这样真实地拥抱着他,这几个月的煎熬与痛苦,忽然就爆发了。

左上尧极力想推开这个随心所欲的女人,

而殷落留则是不管不顾抱着他,嚎啕大哭,哭的左上尧莫名其妙,更加烦躁。

上尧,对不起。

上尧,我她正想说她很想他,很后悔自己的行为才导致如今的结果。但话还未说出口,

却忽然听到头顶上,左上尧冷冷的毫无感情的声音说到

滚,明天早上民政局见!

她的眼泪已把他的上衣哭湿一大片。

他终于一把推开了她,嫌恶的把上衣脱了,直接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又忽然转身,捏着殷落留苍白的脸,狠狞的说明天准时到,不要再甩花样。

殷落留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曾与她海誓山盟的男人,心被踩了一脚似的那么痛。

这些日子的遭遇,让她忘了他们已经快要离婚了。

如果是在以前,左上尧说出这样的话,她肯定二话不说,拖着行李就去远游。

可现在,她只有三个月的生命,只有三个月,每分每秒都那么弥足珍贵。她再也不要跟他怄气,再也不要跟他分开,只想守在他身边。把以前她欠他的,为人妻的责任全在三个月弥补回去。

她拉住了左上尧的手

我不要离婚,死也不要!

左上尧忽然暴怒,转身看她时,脖子青筋一跳一跳,双眼狠戾的说

这由不得你!

他转身就往房内走,背影毫不留恋。

殷落留只来得及堪堪抓住他的衣角,不肯放手,声音哀哀,及其可怜的说

我没有去处!

每次吵架,她只要摆出这样的姿态,再大的错,左上尧也会瞬间饶了她。

只见他后背笔直僵硬,但这次却冷酷的说

我让宁飞送你去西郊的别墅。

她从后背拥抱住他,紧紧靠在他后背上跟八脚鱼似的粘着他,声音悲恸:

我不要走,也不要离婚。上尧,你原谅我一次,我保证以后一定做一个好妻子。这是殷落留第一次肯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软话,做这样的保证。

左上尧的心稍微松了些,声音沉沉的问

你让我还怎么相信你?

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三个月,如果三个月后,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我主动消失。只要你给我三个月的补偿机会。她说的非常诚恳又急切。

左上尧微眯着眼看他,那里有黑亮的光,看不清任何思绪,但最终,他似叹了口气说

你最好说到做到,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好。殷落留当即就答应。

《三月鬼妻》第6章

殷落留终于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这里的一景一物全是她精心设计,精心装修而成的。哪怕闭着眼睛,她也不会撞到任何东西。

左上尧皱眉上下打量了她一会说

你行李呢?

殷落留的行李早在沙漠中,全部丢失,所以只能编个理由说

在回来的机场上丢了!

左上尧并没有再说话。

殷落留一进门就发现这个房子内空空荡荡的,她的所有物品都被清空了。衣服,鞋子,包,化妆品,甚至她的各种旅行时的工具,包括她装满药的瓶瓶罐罐,全被清空了。

她望着左上尧的背影出神,他正在冰箱前倒水喝,可她竟没有勇气问,她的东西去哪里了?

他真的已经这么恨她了吗?恨到不愿见到她的任何东西?

上尧,我想洗个澡,能给我一件你的衣服吗?

自己找!他头也不回的回答。

殷落留轻车熟路的上更衣室找衣服。

左上尧的衣服几乎清一色全是黑色,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挂在衣柜上。

她看了看,最终挑了唯一一件纯白色的衬衫,还是她从前买的,连包装都没有拆,没有他的味道,有点失望。

衬衫很大件,她洗完澡,穿上以后,几乎已经到了膝盖上。

回到家,洗完澡,倦意袭来,她是真的累极了,这段日子几乎不曾合眼睡觉,此时就在自己家里,旁边有左上尧,心安到能沾床就睡。

所以冲正在书房的左上尧喊:

上尧,我先睡了,好累!

然后很有自知之明的到客房的床上躺下就睡。虽然也是自己的房子,但里边她的东西全没了,再加上左上尧对她的态度,让她很难再有主人翁的精神。

真的太累了,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身边又有自己爱的人,让她很快就进入睡眠。

只是睡着睡着,忽然梦到自己血肉模糊的脸,那只猎鹰正蠢蠢欲动要冲下来撕咬她的肉。她死了,她已经死了

不要

不要

不要.

她惊恐的大叫,惊醒着坐了起来。

房内的灯忽然大亮,左上尧站在门面皱眉看她

发生什么事?

她看着他,恍诺隔世,茫然的摇着头说

没事,做噩梦了!

可她心里知道,这根本不是噩梦,是她所有的经历,是她所有亲身经历过的经历。

上尧,陪我一会好吗?

左上尧握着门把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进来走到她的床边躺下。

020

当时已不知几点,左上尧躺在她的身侧,她不顾他的反对与拒绝,直接钻进他的怀里,双手搂着他,听着他强劲的心跳声,一声又一声,她告诉自己这三个月要快快活活的,可此时还是忍不住悲恸起来,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他,舍不得。

两人都躺在床上

殷落留把左上尧的手放在自己的头底下枕着,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

上尧,如果哪一天,我死了,你会伤心吗?或者会想我吗?

左上尧在黑暗之中很干脆的回答

不会!

殷落留苦笑到

这样啊,那最好了,你不要想我,也不要伤心。

黑暗中,她又抓起他的手把玩着

上尧,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孤儿院的事情吗?

左上尧听她提孤儿院的事情,身体有些僵硬,被她枕着的手也紧了紧。

怎么会不记得呢?

殷落留从出生就被遗弃在孤儿院里。他10岁父母双亡被亲戚送过去时,殷落留当年4岁,但俨然已经是孤儿院的小主人。见到他时很热情的跟他玩,给他零食吃,见有别的小朋友欺负他时,小小的她总是站在他的面前叉着腰吼别人,一副小鸡护母鸡的模样。

他那时候已经是半大不小的孩子,父母突然双亡,家里的产业都被左令君的生母以及亲戚瓜分,亲戚把他送到孤儿院。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当年他就发誓,这些亲戚从他身上得到的,他一样一样抢回来。

那么小的孩子,心里已经是充满了仇恨。他打架从来不顾及后果,到孤儿院没多长时间,他已经靠打架赢得了自己的位置。

后来年龄稍大点,他开始去外边打工赚钱,甚至后来学费都是自己交了。

如果说,童年的生活是一片灰暗,那不可否认,殷落留是他童年生涯中,唯一的一抹亮色,甚至是他生活的一抹亮色,他从自己会赚钱那天开始,就把殷落留划到自己的羽翼之下来保护。

或许是他保护太过,又或者。她羽翼渐满。两人越行越远。

上尧,我只是想,小时候,我们都不要长大该多好。或许,当年,令君找到你,想接你回家,你若跟着他回家,走的路也许完全不一样。你不是左猎党的左上,不是左氏集团的左董,你只是我的尧哥哥。我也不四处游荡,只安安生生在家做你的妻子,为你生儿育女。

说到这,她有些哽咽,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左上尧不想再听,打断她的话,冰冷的说

睡吧!

021

睡了一夜,她的精力全回来了,顿时生龙活虎的。

左上尧还未起来。

她轻手轻脚的爬起身去厨房准备早餐。

冰箱里食物倒是齐全,她榨了橙汁,烤了面包,做了三明治,还包了寿司,一桌子的丰盛。

再蹑手蹑脚的去客房叫左上尧。

她挠他

起床吃饭!

没有反应。

她锤他

起床吃饭!

没有反应。

她踢他,加大了分贝

起床吃饭!

床上的人终于有了一点点反应,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似一时没有适应床头站在一个女人,黑瞳之中沉了沉,又揉了揉眼睛,才想起,殷落留回来了。

他很久很久没有睡的这样踏实了,竟然一觉到了天亮,而且任由这个女人对他又吼又踢的才醒来。

殷落留两眼瞪着他几乎全裸的身体。

他他..他什么时候脱了睡袍睡的?昨晚明明,他还穿着睡袍。此时,他身上仅着一条黑色底裤,古铜色的肌肤,身材线条分明,充满力道的肌肉,再加上早晨起来,某个部位有变化,显得尤为性感,让人想入非非。

殷落留忙捂着自己的双眼,离他远远的,还喊着

快把你的睡袍穿上!

她不是装矜持啊,左上尧的身材有多好,老天可以作证。而且,而且,他有多厉害,她更加深有体会,甚至她很想念。

只是如今,阿汉姆说她不能接受男子的刚阳之气,如果让自己再观赏他的身材下去,受内伤的一定是她,所以索性要把这份邪念夭折在她的眼里。

眼不见为净,眼不见为净,色即是空,色即是空,她反复念,才控制住自己的想入非非。

但左上尧才不管她的尴尬,就那么穿着,走进走出

殷落留实在受不了了,把他的睡袍找到,远远的就扔了过去披在他身上。

他接过之后,依然不穿,而是去浴室洗澡,洗完澡后,只在腰间扎了一条浴巾,

神清气爽的坐在餐桌前开始享受早餐。

真是妖孽啊。

殷落留好不容易平复下的心跳,又隐隐跳动的厉害,还要强自镇定的坐在他的对面吃早餐。

022

左上尧去上班,刚开了家门,便看到宁飞站在那里,满脸喜色的问

左上,落留回来了?

宁飞昨晚就听守在附近的保镖说殷落留回来了。实际上,他昨晚就守在他家门口,希望能尽早看到殷落留。

还未等左上尧回答,里边传来一阵轻快的声音,

宁飞,宁飞,你来了

话音刚落,已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朝宁飞扑了过来,一把就用手臂勾住他脖子,对她每次与他打招呼的特殊待遇,他早习惯了,他忙弯下了身子,任她踢打

可这次,她破例的没有再往下折磨他,只是搂了搂他,兴奋的说

进来吧!

宁飞看殷落留只穿了一件左上尧的衬衫,这形象太过于家居与暴露,他怕左上尧不高兴,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就听左上命令

上班去。你让童尔一会过来帮她买几件衣服!

宁飞只能朝殷落留吐吐舌,眨眨眼,表示不是他不进去,而是没有机会啊。

唉,之前那么多衣服全扔了,真是可惜。

童尔接到宁飞的电话,没用几分钟就过来找殷落留。

殷落留大白天正在做面膜,看到童尔过来,虽然许久不见,但没有任何生疏,热情的问

你要不要来一张?我自制的面膜,美白保水的效果一级棒,纯自然无伤害,让你永葆18岁。

童尔揶揄到

我本来就18岁,不需要。你什么时候这么重视外貌了?

殷落留涂了满脸的白色浆糊,喊着

是是是,你永远18岁,我的大美女!你等我一会,我洗个脸就走!

嗯,不着急!童尔只看到她穿着左上尧的衬衣,在她眼前换来换去的,她忍不住在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上寻找是否有左上尧昨晚留下的痕迹。

说不嫉妒是假,但更多的是羡慕,羡慕她能拥有那样至上至尊的左上尧。

她发呆的功夫,殷落留已经换好了衣服,是她昨天穿回来的很简单的T恤与卫裤,扎着马尾辫,脸色脂粉未施,肤如白脂,可能是刚做完面膜的缘故,似乎能掐出水来,整个人看上去就是高中女生那样清爽干净。

童尔真的自叹不如。

殷落留蹦跳中就走了过来挽着童尔的手

走吧。

童尔发现她脖颈的滴血石,红艳的璀璨夺目,好奇的伸手想摸一摸

这个质地很不错!在哪里找到这样的宝贝?

殷落留身子一侧,巧妙的躲过了童尔的碰触

嗯,朋友送的!

然后笑嘻嘻的拉着童尔走出门外。

《三月鬼妻》左上尧殷落留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三月鬼妻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