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箬轻秦俞大结局-宠妃之惊华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1 12:32:35    作者:缄口不语    来源:WXB

小说简介:宠妃之惊华免费阅读,白箬轻秦俞全文结局是什么?白箬轻秦俞小说名字叫宠妃之惊华,是由作者缄口不语倾情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 暗卫紫云:暗卫紫云  她慢悠悠的往花厅方向走,头上坠着珠玉流苏的步摇轻轻的在耳边晃荡...

白箬轻秦俞大结局-宠妃之惊华免费阅读

《宠妃之惊华》第5章 独得恩宠

第五章:独得恩宠 

  白箬轻耳朵敏感,极为怕痒,堪堪躲避着他的骚扰:臣妾只是有自知之明罢了,果不其然,皇上已有了打算,还拿话来逗臣妾。她顿了顿,收起了笑意,淡淡提醒道:只是臣妾如今仍是带罪受罚之身,皇上不便多留,还是去其他宫里吧。

  秦俞将她抱在怀里的胳膊蓦然收紧,笑容微冷道:你这是要赶朕走了?

  屋里热气翻涌着,使得近日体寒渐渐好转的白箬轻那白皙通透的颊边染上了一丝红晕。

  此刻她虽冰冷的木着脸,但艳丽的五官在那两颊红晕的衬托下,仍是一派动人的神态:臣妾只是在为皇上着想,蓉妃妹妹的手伤还未痊愈,皇上如今却歇在臣妾这个罪魁祸首的宫里,若传了出去,岂不是让尚书大人寒心。

  秦俞没搭理她这番为君之论,一把抱起絮絮叨叨说着规矩的白箬轻,皱了皱眉:你这一天天的愈发清减了,没好好用膳?

  白箬轻忽然被他悬空抱起,不由得有些畏惧的娇喊出声道:皇上,皇上这是作甚,快放臣妾下来。

  秦俞看她如此慌乱,得逞似的笑了笑,大步走到床榻边,将她放于床榻之上。

  白箬轻半躺在床上,有些慌乱的悄悄往里侧挪动,面上不解的望着秦俞。

  秦俞望着白箬轻,见她这番动作,邪魅的笑了笑,随后霸道的俯下身压在她身上,不容她拒绝的狠狠的吻住了她的樱唇。

  他强势而猛烈的在她口中肆意扫荡,攻城略地,汲取着她甜美的津液。

  白箬轻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孟浪举动,弄的有些愣怔,待回过神便开始挣扎了起来。

  秦俞用身体压制住她的动作,望着她艳丽的眉眼笑道:你为朕生个孩子吧,生个健康漂亮的孩子。

  白箬轻忽闻此言,一时情难自禁,眼眶也有些酸涩,都微微泛起了红晕,她又何尝不想生一个流淌着他们二人血脉的孩子。

  她侧过头,同时也睁大了眼睛,不让眼泪落下,稳了稳嗓音然后回道:臣妾不是会久居深宫之人,也不是愿将孩子交给别人教养之人,若真的生下他来,到离宫时岂不是会徒生烦忧和挂念。

  秦俞看着身下语气决绝的无情女人,心里十分烦躁,滔滔怒火亦突然而起:你别不识好歹,拿这些话拒绝朕,朕是皇帝,朕让你为朕诞下龙嗣,你现在作为朕的嫔妃就必须毫无异议,而且还要感恩戴德的乖乖听从。

  说着,他粗鲁的将她身上的衣衫撕扯开来,毫不怜惜的吮吻着她柔嫩的樱唇,同时略带惩戒的用带着剑茧的手掌,大力爱抚着她敏感处的细滑皮肤。

  白箬轻被他这么粗暴的对待着,心头微冷。若自己真的为他诞下子嗣,就是到时她为了孩子留在宫中,孩子也肯定会按规矩被他交于皇后管教,若是那样她还不如从未生下那个孩子。

  秦俞恶狠狠的在她身上驰骋着,听着她压抑着的痛吟,有些不忍。但想起她刚刚拒绝自己的话语,心里便怒意横生,只想把她欺负的更惨,让她从此乖巧听话的待在他身边。

  翌日,天光微亮,秦俞便已起身,由宫女太监们伺候着更衣洗漱,准备去上朝。

  按理说,为皇上更衣本是侍寝妃嫔应做的事。可白箬轻还沉沉睡着,春琴欲唤她起来,却被秦俞拦住了:静妃身子不好,让她睡着吧,这种事情就不要让她费心了。

  春琴恭敬的低垂着头,退于一边:奴婢记得了。

  秦俞收拾完毕,俯身看着床榻上熟睡的白箬轻?,心中微动,顺手为她掖了掖被角。

  临走时,还嘱咐春琴好好伺候着她吃饭服药。她身子不好不要随便由着她出去吹风,末了,悠悠的加了一句,等她醒了告诉她,晚上他还会来祈云殿用膳。

  白箬轻这一睡便睡到了半晌午,春琴见她终于醒来,欣喜不已:娘娘可算是醒了,皇上临上朝时嘱咐奴婢不要吵醒您,让您好好休息。可这都日上三竿了,您早晨的药还没吃,奴婢正作难呢,可巧您就醒了。

  白箬轻浑身酸痛无力,脑袋也有点昏沉,许是睡的太久了。

  听着春琴的回话,也没说什么,由着她扶着自己起身。

  春琴见状也不再多言,默默的伺候白箬轻更衣洗漱。

  透过雕刻着繁复花纹的窗棂向外望去,只见,天色暗沉沉的,太阳也仿佛灰灰的,不甚明亮,郁郁的挂在天边。

  今日春琴给她盘了一个朝云近香髻?,发丝间簪着去年秦俞赏赐给她的那对金海棠珠花步摇。身上穿的是红豆今年正月里才为她做好的春衣,红豆说她穿红色抬脸,但位份在那又不能用正红色,故退而求其次做了一件海棠红绣水纹锦鲤的掐花宫装。

  虽说病姿犹在,但细细上完妆后,她那清瘦的体态与眉目间掩不去病郁,在这番丰姿冶丽间亦平添了股弱柳扶风的韵味。

  立在这苍凉的天色里,就像一朵色泽鲜艷的牡丹,令人不得不侧目而视。

  还记得那时,红豆笑着和她说:娘娘五官生的太艳丽又太冷淡,须得穿戴点柔和的红色衣衫冲一冲这冷意,才不会显得太盛气凌人。

  她彼时听着红豆拿话逗她,便故作姿态的回道:原来我在你心中竟是个盛气凌人的主子。那好吧,赶明儿?,我就把你从祈云殿遣出去,让你找一个虚怀若谷的娘娘伺候着去。

  不料,一语成谶,红豆如今真的离开她了。

  喝完那碗黑黝黝的苦涩汤药,春琴体贴的端来一盘果脯蜜饯,白箬轻挑了枚杏脯在嘴里含着。

  她静静望着花盆里开的生机蓬勃的晚山茶,纤长的玉指无意识的在花梨木桌上轻轻敲着。春琴站在一旁,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白箬轻轻声回道:娘娘,刚刚皇上临上朝前说,晚上要来咱们祈云殿用膳。

  白箬轻闻言身子一僵,隐隐觉得有些头疼,不由皱眉叹道:原来如此,刚刚你为我这般用心的打扮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原来是他今日还要来我这。

  春琴看着苦恼不已的白箬轻,微微笑道:娘娘应该高兴啊,听邹悬GG说,皇上自从当日罚您禁足的那晚在皇后娘娘宫中歇了,之后再没有踏足后宫一步。

  白箬轻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袖,幽声说道:是啊,这么多天不来后宫,如今一来就歇在我这带罪禁足之人这儿。

  春琴跟上前去,稳稳的搀扶着白箬轻疑惑道:娘娘您是怕后宫里那些人嫉妒?

    

《宠妃之惊华》第6章 暗卫紫云

第六章:暗卫紫云

  她慢悠悠的往花厅方向走,头上坠着珠玉流苏的步摇轻轻的在耳边晃荡着,滢滢作响:这种事情我又何曾惧过,只是我不惧她们嫉妒,也不惧她们在暗地里做些小动作,我只是怀疑皇上的谋算......

  是不是跟父亲和赵将军有莫大的联系。

  春琴听不太懂,随声附和道:娘娘有皇上护着呢,就是上次蓉妃娘娘的手被伤成了那样,娘娘您不也逢凶化吉了。

  想起那件事,白箬轻目光有些黯然,转开了话头问道:赵将军那里可有回音?

  春琴扶着白箬轻坐在花厅里的软凳上:除了去送信的那天晚上,因着皇上罚您禁足的旨意还未传出去,奴婢侥幸出去了一趟,后来就再也不曾有过机会走出殿外去了。

  白箬轻叹了口气,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正是早春二月,杏花盛开之时。花厅里虽不至于如屋外那般凉风习习,但是由于白箬轻身体的缘故,而且此地又没有暖炉,因此不免有些冷意。

  春琴见状,忙吩咐在花厅外间侍候着的紫云,去寝宫将白箬轻的银狐大氅和鎏金手炉取了来。

  花厅里不知是谁折了几枝红梅摆在了白瓷瓶里养着,冰枝嫩绿,疏影清雅,隐隐有梅香扑面袭来,令人心醉。

  但是宫里的梅花尽在陇梅园里生着,看这梅花开的还如此鲜艳,定是这两天刚折来的,不过陇梅园离这祈云殿也不算很近,谁能如此厉害在这层层看管之中还能溜出去折几枝梅花回来赏玩。

  这几枝梅花是谁折来放这儿的?白箬轻若有所思的问道。

  

  春琴把紫云刚取来的鎏金手炉塞进白箬轻手中,又为她披上那厚重的大氅,笑吟吟道:许是紫云折来放这的,毕竟花厅归她管辖。

  白箬轻用冰凉的双手捂着暖烘烘的手炉,温声笑道:她整理的倒是挺不错的,不过,我怎么没听说过祈云殿有她这个人?

  春琴解释道:紫云是正月十四,内务府拨来的,一同来的还有几个洒扫庭除的小婢子。娘娘那个时候因被皇后以不尊宫会之由,在雪地里罚跪罚了两个时辰。致使体内寒气郁结,膝盖受冻,病情更加严重,红豆姐姐看您身子难受的紧?所以这些杂事就没有惊动您,全由她代您处理了。

  白箬轻心下思索了几番,轻声笑道:红豆心细,既然能让她这个新来的丫头管理这偌大的花厅,那肯定是这丫头能力出众,机敏聪慧了,这么想来,我也想看看这个名唤紫云的丫头是个什么模样。

  春琴得了吩咐,立刻出去唤了紫云进来。

  先前正瞧着天色暗沉,现在果然淅淅沥沥下起了细雨,雨丝伴着微风拂过枝繁花盛的杏树枝,落下一地的霞红色花瓣,看的人徒生悲凉。

  白箬轻浑身酸痛,便慵懒的靠在了软榻上,听着外间雨打花枝的声音,瞧着跟在春琴身后步履轻巧的宫女,神色淡漠。

  奴婢紫云,参见静妃娘娘。紫云垂着脑袋,恭敬的向白箬轻行礼道。

  白箬轻没什么表情,淡淡道:起来吧。

  是。紫云得了话,便站了起来,沉默的立在一旁。

  白箬轻以袖遮口,轻轻咳了几声,然后看向听见她咳嗽便一脸担忧的春琴笑道:无妨,只是不爱喝,也喝不惯这花厅里的阳羡茶,春琴,你还是去煮一壶茉莉花茶来吧。

  春琴闻言,担忧的神色也舒展了开来,笑道:也就娘娘会如此说,阳羡茶可是皇上最爱喝的茶了,宫里也就皇后娘娘和您这里有,您还这般嫌弃。

  白箬轻笑了笑:让你干点活,都不够你贫嘴的,还不快去拿。

  春琴闻言,应了一声,便笑着去寝殿那边煮茶去了。

  白箬轻不爱那么多侍婢跟前跟后,所以春琴一走,这花厅便剩下了她和紫云两人。

  白箬轻看着悄然立在一旁的紫云悠悠问道:你是谁派来的?

  紫云闻言并未惊讶,标致的五官冷肃的有些麻木,她垂首,恭敬的回道:奴婢先前的主子让我回您一句诗,说您听了就知道了。

  白箬轻疑道:何诗?

  紫云抬起头来,看向白箬轻,淡淡回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白箬轻听见这句诗,不由面色微变,心下复杂。

  她至今还能记得赵沉当时对她说起这句诗时,向她暗示的求婚之意。

  那时北燕来犯,他即将要随他父亲去南方镇守边陲。临行前,托表妹言玉枝约她至丞相府辞别。

  当时年少,还不知情为何物。

  他轻轻执起她的手,在那个桃花肆意绽放的季节缓缓说道:箬轻,今年年底你就要行及笄礼了。可是,我明日就要和父亲去镇守边疆,此次一别,怕是没有一年半载再难相见,若是...若是...我说...

  白箬轻看着耳朵通红,言语含糊的赵沉,笑的粲然:赵沉哥哥是怕到时敌不过燕军,回来之后被我取笑吗?

  赵沉闻言苦笑,捻起落在她头上的桃花瓣,温柔的凝视着她的眸子说道:诗经里有句诗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箬轻,等以后桃花开时,你愿意陪我一起赏花吗?

  只是赏花而已,白箬轻当时不疑有他,便没心没肺的满口答应了。后来的某一天,她和长姐白曛瑶一起去后院采桃花做胭脂时,突然想起了这句诗,便附庸风雅的卖弄着念了出来。

  长姐那时听了连连笑她不知羞,说她还未行及笄礼,就想着出嫁的事了。

  而她听了长姐的话,才终于明白赵沉临行前和她说的那几句诗,原是是述说古时女子出嫁时的满心希冀,以及大婚之后的幸福景象,而他的那番话,其实是委婉的向她求婚的意思。

  待她终于明白其中关节之后,再想起赵沉时,心里就有些怪怪的,然后莫名的开始在意起他来。

  她那时,日日盼望着他能早日骑马归来迎娶她进府,她那时痴痴的以为,那就是话本子里说的思慕一人。

  后来,也是一个桃花肆意的季节,他凯旋而归,成了京城里炙手可热的少年将军。她欢喜的以为他会来向她提亲,日日在府等候,可是等来的却是他十里红妆,娶了名满京城,国色天香的长姐。

  从此她心灰意冷,和他断绝了所有往来,他之前送给她的礼物,也统统拿去扔了,或是让奴婢们拿去变卖了,眼不见为净。

  后来在她和还是宁王的秦俞订婚之后,她才终于找到了她的真正思慕之人--秦俞。

  她也渐渐明白了自己此前并不是思慕赵沉,只是当时太年少,她还不懂事,仅仅因赵沉的一番情话便扰乱了心弦罢了。

  于是,当她把这些事情想通了之后,两人才又开始有了一些交集。

  

 

    ?

《宠妃之惊华》白箬轻秦俞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宠妃之惊华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