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玥楚江秋大结局-邪医毒妃冷王爷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1 12:57:41    作者:红白莲    来源:WXB

小说简介:邪医毒妃冷王爷免费阅读,冷玥楚江秋全文结局是什么?冷玥楚江秋小说名字叫邪医毒妃冷王爷,是由作者红白莲倾情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 强势反击冷玥将身上的衣袍一挣,坦坦荡荡走到冷侯爷面前:老头,你说我跟人私奔,你是亲...

冷玥楚江秋大结局-邪医毒妃冷王爷免费阅读

《邪医毒妃冷王爷》第五章 一家恶毒

她看着自己一身的脏污的衣服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这幅样子如果回到众人眼前,怕是会让人觉得是神经病吧。摸了摸自己身上,看看有没有古代贵族大小姐随身带的丝帕,至少得将自己脖子上跟手上的血擦擦干净。

果然,她在腰间摸出了一条白色丝帕,质地细致柔滑,像是上等丝蚕的做工,这丝帕上还淡淡的绣着一个玥字,没想到穿越了还穿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她苦笑摇了摇头,用那丝帕沾了一点水,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自己脖子上的血。

这时,她却发现了一个非常令她惊诧无比的事情,自己脖子上的这道血痕,边缘细小的地方居然已经结痂了。按照人体恢复速度看,不可能一晚上就恢复到这个程度。

看来自己的这副身体不如想象中那般娇贵,有着不为人知的特殊体质。前世她是痛觉缺失,时不时就会不小心弄伤自己,三天两头就有一堆伤口,没想到这一世竟是伤口复原迅速,看来是老天爷可怜她了。

冷玥将身上的血污擦去,等擦干净自己脸的时候,那双白色的丝帕已然全都变成黑色,她随手扔在一边,等回到了自家府邸,这样的丝帕还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她回到原地,顺着那些人将面具男子救走的方向走,那里一定是出山的路。

这一条路走到头是一条蜿蜒山道,她看着地上的马车痕迹,通向南边的比较多,想必这南边就是人多的地方。只要遇到个人,那一切就好解决了。走了也不知道多久,她就看到了一个城门口,上面方方正正的写着两个字京都。

如果她是千金小姐,父亲还是侯爷,那她的家就一定在这京都里。再者说,那个黑衣人趁夜行凶不会将抛尸运到太远的地方。

这一进城门,她的身子突然之间又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双腿好像受到了什么东西指引,不受控制的往一个方向去,在一个朱门大户前停了下来。

只见那府邸顶上的瓦砖居然是镶金的,台阶都是由羊脂白玉雕刻而成,上面铺着一张一尘不染的红毯,显然是每日都有人打理,平整无痕。

门匾则是四个烫金大字:忠平侯府。

四字苍劲有力,还夹杂着一股极其尊贵的气息,一看就是出自高人之手。门口两只石狮子,张开大嘴,目光凶险,透着一股非常威严肃穆的气息。

奇怪的是,这样大的一个侯府门口竟然连个守卫都没有,更奇怪的是即使没有守卫,这府邸门前路过的人也一个都没有,连野猫野狗都不见一只。

突然,冷玥感觉背心像是有一只莫名的手推了她一把,似是让自己快些进门。她知道她找对地方了,这身体的主人潜意识里正在催促。

这个地方就是她的家,她是忠平侯府的千金小姐!

她目光冷冽,浑身散发出一股杀气。柳眉轻扬,踏步上前拉起门上的两个金环,咚咚敲起了门。

半响,那门缓缓打开,露出一张男人的脸。两只眯眯眼配上那两撇细细的胡须,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老鼠,原本平淡的脸看到自己之后,突然变得惊愕起来。

玥大小姐!他失声叫道,目光惊诧,嘴唇瑟瑟发抖,像是看到了鬼!

冷玥眯了眯眼,这个人很怕她,不是出自对主子的那种敬畏,而且是出自于心虚的那种害怕。

狗奴才!冷玥试探性的冷冷说道,眼眸里透着说不出的寒光,这个人会不会也参与了对自己的谋杀?

那人浑身一抖,额头上浮出豆大的汗珠,牙关打颤,像是被人放在蒸锅上蒸了一样。

本大小姐回来了,你就这么迎接?冷玥踏步进来,将那人逼视得节节倒退,一个踉跄就跌坐在地上。

她冷眼看着那人,只见他面容惨白,瞬间失了血色,好像有什么妖魔鬼怪要生吞了他似的。

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一个娇巧女声喊道。

冷玥寻声看去,一个少女向她飞扑而来,不顾她满身污秽将她紧紧抱住,呜呜就哭了起来。

不知怎的,她觉得这拥抱很温暖,这个少女的哭声也让她莫名的心疼,看来这个人对她这身体的主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

不知廉耻的荡妇!还有脸回来!尖酸刻薄的声音响彻院落,一个头戴金钗,手带着三四个玉镯,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妇人走了出来,脸上已经满是皱纹,浓厚的脂粉完全遮掩不住她的衰老。

快将这丧门星打出去!别污了忠平侯府的门楣!她嘴角向两边拉开,头微微扬起,一副目视无人的倨傲模样,甩着手里的丝帕,皱眉捂住口鼻,满脸都是嫌弃。

冷玥身子微微一抖,退后了半步,自己的这个身体很害怕眼前的人,也不知那老妇人是谁。

老太君这又何必呢,也不一定玥儿就真跟那马夫私奔去了,事情还未弄清楚,可不能冤枉了人。老太君身后转出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妇人,头上也是一堆金钗,体态优雅从容。

冷玥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她就是昨晚自己梦里,那个说自己未来会做皇后的女人!

她警觉起来,感觉这女人的眼神很危险,就如黄蜂尾上针一样,隐秘不可察觉。

逆女!你还敢回来!狮子般的怒吼传来,只见一人风风火火走出,满面怒火,对着她就是一阵厉声骂道,给本侯将这个败坏门风的逆女拿下!就地打死!

眼前这个男人,金丝滚边长袍,头戴金冠,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年纪,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如此霸道蛮横,看来是这侯府的主人无疑。她爹已经死了,这个人想必是叔伯之类的人。

冷玥冷然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老爷,玥儿这不是回来了。你看她身上这么多伤口,没准是被劫走了呢?事情还未有定论。那妇人担忧上前,用一件衣袍披在了自己身上。

冷玥斜眼看着那妇人,见她眉宇间尽是担忧,半搂着自己的肩,像是在保护着自己。但她眼底的阴冷,瞒不过自己的眼睛,这个女人很虚伪。

夫人不用护着她,这个逆女伤风败俗也不是一次两次,不必再替她求情!说不定是她投奔了哪个野男人,被人抛弃了又灰溜溜的回来!真是下贱!那侯爷大怒,面红耳赤。

就是,小小年纪就如此放荡,还痴心妄想要做太子妃,心术不正,根本不配做我侯府的人!老太君拄着拐杖,斥声骂道,字字带刺。

听到这,冷玥算是明白了。原来她昨夜被‘抛尸’是跟人私奔去了,如果自己真被那黑衣人埋在了坑里,岂不是坐实了这私奔的污名。

她扫了这几人一眼,蛮横霸道的侯爷,尖酸刻薄的老太君,假仁假义的夫人,那陷害自己的人,就在这几人之中!

《邪医毒妃冷王爷》第六章 强势反击

冷玥将身上的衣袍一挣,坦坦荡荡走到冷侯爷面前:老头,你说我跟人私奔,你是亲眼看到了,还是拿住那所谓的野男人,这么不分青红皂白,血口喷人,也好意思说我下贱?

你!冷侯爷被激得瞪大了眼珠子,你敢这么跟本侯说话!

冷玥一声冷笑,又是上前一步,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一字一字的说道:有本事你就杀我头啊,本小姐可有皇上御赐的免死金牌,你有种就动手!

冷侯爷被步步逼退,面色铁青,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眼睛瞪得老圆,满是惊愕。

原来堂堂忠平府的冷侯爷竟是个没种的怂货,连一个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的丫头都不敢动。冷玥高声笑起来,怜悯看着眼前的冷侯爷,讽刺的扫了一眼边上的老太君。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老太君跟夫人惊得说不出话来,愣在原地像被惊雷吓傻的母鸡。

老太君,玥儿只怕是真遭了歹人劫掠,死里逃生后吓傻了,不如我们先请个大夫看看吧。夫人回过神来,柔声细语。

老太君眨了眨眼,摆出了一张臭脸:你啊,就是太过善良,这样的丫头还值得侯府给她请大夫吗,也罢,免得别人说我侯府不近人情,欺负她这没爹娘的野丫头!给她找个大夫看,再将她赶出府去!拄着拐杖没好气的转身而去。

你个老不死的给本小姐站住!冷玥喝住她,这个老妖婆,从刚才就对自己冷嘲热讽,怎么能不给她点颜色看看。

你叫我什么!老太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停步转身,略有些愕然。

冷玥迎面而上,正对着她那张脂粉刷得比墙还厚的脸:老不死的你听着,在这侯府里,尊你那是我敬老,别以为你快入土为安就可以放肆撒野。我若不知廉耻,那你就是为老不尊!

老太君面容煞白,像是吞了一颗石子,双眼发黑踉跄向后险些昏过去。

夫人连忙上前一把将老太君搀扶住,泪眼盈盈:玥儿这是说的哪里话,老太君是严苛了些,但也是为你好。怎么你竟还顶撞起来了,这岂不是辜负了老太君的一番苦心吗!说着,她便哭哭啼啼起来。

冷玥见她如此会演戏,果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目无尊长!任意妄为!侯府怎会出了你这么个孽障!冷侯爷也是连忙上来,搀扶住自己的亲娘,指着冷玥就骂。

冷玥摊开手:那侯爷就说话算话,将我打死吧,现在我一身的伤,也算是半个身子进了棺材,不用多,二十大板足够将我打死。快打死我,不然你忠平府侯爷就是言而无信,是个孬种!

冷侯爷咬牙,脖子上青筋暴起,显然是火冒三丈。半天也说不出来一个字,只是愤声道:孽障自有天收!你好自为之!

撂下一句话,他便跟夫人一起搀着步履虚浮的老太君去了。

冷玥轻哼一声,摇头只觉无趣。

大小姐。身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那少女亦是带着一种看着诧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冷玥见她不过十五六岁,比现在的自己要大些,对自己也没什么敌意:不用怕,你家大小姐我今时不同往日了!有我在侯府一日,那群王八蛋休想再欺负我!

冷玥仔细看那少女,才想起她就是梦里那跪在自己面前的粉妆玉琢女子,这真人一见,果然生得眉清眼秀,笑起来还带着甜甜的梨涡,对自己很关切,看来这是她在这忠平侯府里唯一对她好的人了。

大小姐,您昨晚究竟是?那少女欲言又止,拿着药箱看着她背上手臂上,全身上下几乎都是血痕。

说来话长了,你叫什么名字,昨晚我撞了脑袋,有些事情不记得了。冷玥假装失忆,不然会显得自己很奇怪。

奴婢叫修竹,还是您给起的呢。修竹一脸担忧,轻轻的给她上药。

冷玥点头,真是个好名字,看来这身体的主子是个很聪慧的大小姐,起得名字都这般风雅。

修竹,我记得我好像还有一个姐姐是吗?刚才在院落里,她梦里的两个人都见了,就是没见到那个大姐姐,她这一身伤都是那个女人抽的。

修竹怔了怔,起身走到门口看了看四周,关上房门,低声道:既然大小姐记不清,那奴婢可得好好提醒提醒您。这侯府里你谁都可以招惹,唯独不要招惹柔大小姐。

这冷柔的表哥袁明凯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她看谁不顺眼就找她那表哥替她出气,断手断脚那都是轻的,京都里好几条人命了都跟这表哥脱不了关系。

冷玥一惊,这闹出人命的事在任何时代都是大事,能这般残暴而不被制裁,这袁明凯看来后台很硬。她想起那第二个杀的人,不会就是袁明凯吧?

修竹将声音压的更低:大小姐还是小心,能不惹就别惹柔大小姐。

奇怪,既然我是大小姐,你怎么又叫她柔大小姐,我们到底谁是大小姐?她又起了一个疑问。

修竹很耐心给她一一解释,他们原本是将门一家,老将军有两子,冷守忠跟冷守义,分别由一妻一妾所生。

她爹就是冷守忠,几年前牺牲了,累下战功被皇上封了侯府,刚刚那位侯爷是冷守忠的异母弟弟冷守义,顺理成章继承了兄长的爵位,那位老太君也在老将军发妻死后被封了太君。

她是冷守忠的独女,所以应该她是大小姐,可现在侯府的侯爷是冷守义,两位小姐又是同天出生,所以又该冷柔是大小姐。

冷守义为了彰显自己的大度,让她们平起平坐,吃穿用度都一样,都是嫡女大小姐。

冷玥心中冷笑,照顾亡兄的孤女,在古代传出去可是不小的贤名。那老太君跟夫人对她的态度那么恶劣,原来是嫌弃自己碍着冷柔的位置。那冷柔一定是个口蜜腹剑的虚伪女子,能讨得那老不死的欢心。

我是不是很不会说话?她前世的口才还不错,几百亿的合同随随便便就能给老总谈下来。

修竹犹豫了一下:倒不是不会说话,就是在老太君面前出了不少丑。加上太子那事,她便对大小姐厌恶了。

太子?冷玥来了兴趣,这在皇权时代一个至为尊贵的人。

结合那梦境,她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一定是侯府里她们两位千金要被选为太子妃,为了独占名额,她便被设计了灭口。这么说,那害自己的主谋是跟冷柔有关的人无疑了。

这好端端的关门做什么,病人就该开窗通风,对身子才好。

门外传来一个温柔轻缓的声音,听得令人心里莫名的暖。

冷玥浑身一凛,这嗓音很耳熟,是梦里那大姐姐的声音!

《邪医毒妃冷王爷》冷玥楚江秋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邪医毒妃冷王爷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