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诺云祁大结局-谋定天下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1 15:32:31    作者:十年青梧    来源:WXB

小说简介:谋定天下免费阅读,凤凌诺云祁全文结局是什么?凤凌诺云祁小说名字叫谋定天下,是由作者十年青梧倾情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九公主凤凌诺从小就有一个怪癖,睡觉时容不得别人打扰。七岁的时候,夜风离故意捉弄她,在晚上偷...

凤凌诺云祁大结局-谋定天下免费阅读

《谋定天下》第五章:疑惑

莫甄也不恋战,立在容祁三步远的地方,不敢上前。只是眼神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凤凌诺以及她身后的汀兰。

谢风离侧身挡了挡莫君的视线,有些不满。

容祁忍了忍,还是掏出一块帕子,闷声咳嗽了几下,道:莫甄,不得无礼。

莫甄心下一紧,往前迈了半步,想到什么又赶紧退开,六爷!

谢风离暗自搓了搓手指,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这个时候出事情。今日朝会出头的机会没有选对呀,忍下不满跟凤凌诺低语了几句。

凤凌诺冷笑着,从腰间取下一个荷包,掏出一个瓶子,往被子里倒了倒东西。

素手一翻,一杯盛满水被凤凌诺动过手脚的杯子便朝容祁飞去,莫甄离容祁有些远,躲闪不及,正想以身挡住凤凌诺的攻击,就听到一声呵斥,接着!

莫甄下意识地伸手去接杯子,却还是洒出了几滴。

雪峰山独产的云雾,便宜你们了!登徒子!汀兰看着莫甄不识货的表情,愤慨地哼哼着。

这茶可是一年只产半斤,更何况是被主子用各种药物滋养出来的茶树!刚才主子还在里面放了刚配置的药。

容祁顺了顺气,拍拍莫甄的肩膀,从他手里接过茶杯,毫不介意地饮下了这杯茶。

深吸几口气,容祁便感觉到从腹部到胸腔有一股暖流划过,慢慢地运转内力跟随着这股暖流调整着气息,欣喜地朝凤凌诺一揖。

看到容祁的脸色逐渐红润,莫甄的脸上有些发躁,也朝凤凌诺拱手道:多谢姑娘,是莫甄莽撞了!

可凤凌诺毫不领情地嗤笑一声,就连汀兰也高高地扬起下巴冷笑。

当舒玉溪寻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双方人丝毫不友好的气氛,而谢风离依靠在柱子上,完全是看好戏的模样。

舒玉溪忍不住地皱眉,不善地看了一眼谢风离,瞧着他站直了身子,才朝凉亭里迈去。

殿下。又是干巴巴的一声。

有了舒玉溪这个大冰块的加入,花园中的气氛就更让人难受了。汀兰老实地跟着秋暮朝舒玉溪行礼,然后双双退下。

默坐了片刻后,凤凌诺瞧瞧伸手拽了拽舒玉溪的袖口。可舒玉溪单纯的以为凤凌诺想吃茶点,但碍于外人在不好意思伸手,大方地拿起一块点心放在凤凌诺的手里。

吃吧。像小时候哄她喝药一样。

凤凌诺只好接过来慢慢咬了一口,果然不能指望大哥这块木头。又朝谢风离递了个眼神过去。

谢风离早就憋笑到不行了,看到小师妹的眼神,赶紧就顺坡下,殿下

不待谢风离说,容祁赶紧接话,今日祁打扰谢先生了,下次祁做东,请先生喝酒。祁先告辞。

凤凌诺偷偷翻了个白眼,矜持地朝容祁点头,殿下慢走。

舒玉溪也点点头,殿下慢走。

只有谢风离叫来王管家送客,笑容满面地跟容祁奉承着。

等人走了后,谢风离这才朝凤凌诺扮鬼脸,模仿两个人的语气把让容祁慢走的话复述了一遍,你们俩也太冷漠了,一副巴不得人家赶紧走的样子!

这不是废话吗!大哥和他熟吗?我和他熟吗!凤凌诺很是无所谓,捏着剩下的半块糕点摩挲着,弄得桌上满是点心碎屑。

舒玉溪想了想,不熟。无所谓。

待他喝了半杯茶之后,瞥了一眼还在打着眉眼官司的谢风离和凤凌诺,眉头一皱,微眯的锋眸,透出危险的气息,吓得凤凌诺和夜风离立马正襟危坐地坐好。

解释。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让凤凌诺和谢风离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两人对视一眼,顿时明了大哥唬人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

哎呀,别提了!前几日我刚从思崖闭关出来,还没来得及进屋就被师傅一掌给轻飘飘地送下了山!凤凌诺用愤慨的语气试图掩盖自己的心虚。

嗯。

凤凌诺拽了拽自己的衣袖,讨好地替舒玉溪添茶,我在闭关之前,将酒窖里的酒喝完了一半剩下一半,我给倒掉了

谢风离倒吸着凉气,雪峰山有三大禁地,老头的酒窖,凤凌诺的药室,以及舒玉溪的武场,这小妮子居然二话不说就这干了这么一件丧心病狂的事情!简直是大快人心!

凤凌诺小心地看着舒玉溪的脸色,解释道:老头天天喝酒,我给他的解酒药下半斤黄莲都管不住他!而且师傅也太不爱幼了,说扔我就扔我!

谢风离在一旁忍笑忍的十分辛苦,在雪峰山除了老头,他家小师妹就是祖宗,没有谁敢惹,更别说是直接扔她了,否则后果十分的惨烈。

想起他经常被她下一些莫名其妙的药,差点绷不住的笑立马绷住了,恢复一张严肃脸。

舒玉溪的眼神慢悠悠地扫过两人,轻飘飘地道:师傅来信,你的及笄礼在盛京办,由我与风离主持。

连谢风离都愣住了,在盛京办及笄礼?

凤凌诺皱着眉头。她虽然知道女子及笄礼的重要性,尤其是勋贵之家。但她一个孤儿,又是江湖中人,虽然两位师兄是位高权重,可是这及笄礼又是要两位师兄主持,怎么也不合规矩。

更何况离她及笄还有将近一年的时间!

若是我及笄哪天不在京城呢?要知道我想走,你们没人能拦得住我。

秋暮走进园中,刚巧就听见了这句话,惊恐着,主子!

舒玉溪不满地看过去。他很不喜欢秋暮。

比起十岁才被凤凌诺在路边捡到的汀兰,秋暮是凤凌诺五岁那年,被师傅亲自带上山交给她的。

同样年龄的三个人,凤凌诺从小被放养,加之早慧,虽然懂事却也爱祸害别人。汀兰虽是受过磨难,在凤凌诺后来的纵容之下,也是格外的活泼。

只有秋暮,六岁刚上雪峰山,那一身的气派就不像是师傅口中说的在人贩子手中救下来的人,小小年纪一脸稳重,认凤凌诺为主的冷静,怎么看都像是自小就被培养成的女奴,甚至应该是从小为凤凌诺培养的。

秋暮被舒玉溪的目光一吓,赶紧低下头,将手中的绿豆汤放在三个人的眼前,整了整思绪。

婢子的意思是,主子的及笄礼在京城办,自然是更好些,二位公子圣宠加身,后院又未曾有女眷,主子您作为师妹,也能给二位公子添些力。

我等再不济,也不会让师妹挡在前头。谢风离也瞧出了不妥。

但总归,师尊不会害主子。秋暮直愣愣地跪在凤凌诺的脚边,后背汗湿了大块。

半晌的沉默,凤凌诺似笑非笑地拍了拍秋暮的肩膀,起来吧,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你我自小长大,我还能不了解你?师兄也不过是谨慎了些。

秋暮被凤凌诺扶起来,站在凤凌诺的身后,心有余悸之下更多的还有欢喜。

药室还未规整完,今日我就不陪大哥啦,大哥明日记得陪我吃个饭就好了。凤凌诺喝了小口绿豆汤,看着越高的日头,准备回房。

秋暮去将汀兰找回来,今日别又让她吃撑了。

浓墨的凤瞳与舒玉溪谢风离对上,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凤凌诺走后,谢风离杀意渐起,大哥什么时候发现秋暮有问题的?

被师傅带回来的第一天。舒玉溪奇怪地看了一眼他,你没发现?

谢风离的杀意一激,你怎么不和师傅讲清?如今她可留在诺儿身边留了十年!

这么紧张作甚。我问过师傅,师傅未曾答话,只说我看人太过片面。而且十年了,你瞧着秋暮可曾害过诺儿,反倒是诺儿很多地方需要秋暮。

舒玉溪松了松眉头,想必跟诺儿身世有关。那及笄礼也得开始准备了。

虽然,话头一转,你怎么越来越没个正行?我听灯花弄说你昨日连午膳也未曾准备?可是最近太过于散漫了,往后每日午时在院中扎扎马步,不用很久,一个时辰足以。

谢风离一口茶喷出来,马步?上次扎马步还是十多年前吧?大哥的歪点子越来越多了!

《谋定天下》第六章:九公主

凤凌诺从小就有一个怪癖,睡觉时容不得别人打扰。七岁的时候,夜风离故意捉弄她,在晚上偷偷潜入她的房间放虫子捉弄她,接过反而被她在衣服里塞满虫子扔了出来。

这几日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药材整理上,秋暮虽有帮着打下手,却也累得凤凌诺丝毫不想动弹,如今突然被嬉闹声给吵醒,让她有些心烦。

秋暮赶紧给凤凌诺端上蜜水,九公主来了。

是我想的那一位?

是。正是与大公子有婚约的那一位。

说到这位九公主,却是皇族的一个异类,她的母妃明妃娘娘,乃是皇后的远房庶妹,在宫中虽不得宠,但也是风头较盛。

其原因就是这位痴傻九公主。坊间传言,这位九公主一出生就是不会哭,只会傻呵呵的笑,因着十分得皇帝的宠爱。但是长至五岁,众人这才发现了端倪,这位万分受宠的九公主居然是个傻的。

不管别人说什么,怎么说,她都只会笑,不会别的。还常常做出异于常人的举动,不是与野猫抢食,就是在泥地中翻滚。因此连带着明妃娘娘也成了众人的笑料。

凤凌诺眉心跳了跳,大哥经常与九公主见面?

是,明妃娘娘曾经谏言,如是大公子有半分不愿意,她便自去与皇帝说明,不会让大公子担任何责任,但是大公子拒绝了,甚至与皇帝请求,每月有五天将公主待在身边,以让公主往后不排斥他。

该是午膳了?我出去瞧瞧。凤凌诺换了身衣裳,迈出了房门。

此时九公主正在厅中与汀兰一起踢着毽子,谢风离与舒玉溪在厅里坐着。

凤凌诺走过去,懒洋洋地往椅子上一倒,还以为大哥没时间陪我呢?倒是不知道今日是大哥与九公主约定的日子。

舒玉溪愣了一下,不是说好陪你吃饭的么?

然后一只素手直接伸了过来,越过凤凌诺,扯了扯舒玉溪的袖口,阿溪要用膳吗?阿玥也要去!

凤凌诺故作惊讶地咦了一声,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而容玥竟也是毫不避讳她的目光,任由她打量,更是笑意盈盈地反过来盯着她看。

梅色的广袖宫裙,索杂繁丽的宫髻上点缀着不少华而不实的头饰,粉嫩的小脸上全然是不符合年龄的稚气。

凤凌诺了然的笑了笑了:想必这位就是名满盛京的九公主殿下了。

容玥眼睛亮了亮,拍手道:哦,原来你也认识阿玥呀!你好美啊,宫中都没有你这般的美人,不对,六哥哥也是美的。阿玥好喜欢你!

凤凌诺抿嘴一下,朝容玥眨眨眼睛,反问道,那你是更喜欢你六哥还是舒将军呢?

舒玉溪漫不经心地扯回衣袖,看着凤凌诺古怪的模样,笑了笑,怎么别人夸你美,你还不乐意,非要攀扯到我身上来?

凤凌诺眉峰一挑,别人?这个词有趣。

大哥说什么呢,人家这不是害羞了嘛!

凤凌诺拉过九公主的手,让她走到自己跟前来,想清楚了没?六皇子殿下与舒将军,你更喜欢谁?

容玥纠结着,很委屈,不可以都喜欢吗?

不可以哦。

那我两个人都不喜欢啦,你长得比六哥好看,我以后喜欢你好不好!

说着,挽起凤凌诺的手,连拖带拽地拉到刚摆上午膳的桌前,亲自给她夹菜放在碗里,欣喜道:吃饭!母妃说吃饱饭才能跟喜欢的人一起玩!

容玥孟浪的动作吓得落后一步的秋暮和汀兰赶紧接手,暗戳戳地瞥了一眼一脸好玩的凤凌诺,道:公主殿下,这些小事不劳您动手,奴婢们来就好了。

凤凌诺坐在九公主和舒玉溪的中间,瞄了瞄如同小孩一般吃饭的九公主,又瞅了瞅一脸坦然的大哥,顿时心中了然。

只是刚刚与九公主对话时眼中的戏谑之意满满变了意味。

饭后,容玥被丫鬟带下去整理那因饭菜洒了,而弄脏的衣裙。换下的整好是前几日被凤凌诺嫌弃的那件。

容玥与凤凌诺的身材相似,不过容玥比凤凌诺丰满三分,与凤凌诺清冷孤傲的气质不同,容玥是萌俏可爱。

她穿着早上秋暮为凤凌诺准备的黛色湘裙,偏偏压住了青黑色的成熟老气,只显得她娇俏神秘。

凤凌诺再不想承认也只能夸一声好看,更何况是她情愿夸赞。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容玥虽不懂凤凌诺说的话,不过见她的神情和自己一样是愉悦的,也就明白是在夸赞她了,跑到舒玉溪面前,炫耀道:阿溪阿溪,阿诺夸我了!

舒玉溪眉头微皱了一下,殿下,您该叫她凤小姐的。

凤凌诺又是对着舒玉溪挑眉,看着容玥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的笑脸,直道:没事的,叫阿诺多好呀,一个阿玥,阿溪,还有阿诺。

容玥这下笑得眼睛弯弯,欢乐的在院子里乱跑,她的几名贴身宫女虽安安静静的候在一旁,眼神却不离她半分。

大哥近几年倒是很悠闲,如今更是天天有时间陪我吃饭,还能带着个小美人满京的玩。那些老熟人不常来找你叙旧了?

凤凌诺给舒玉溪斟了一杯茶,问道。

再怎么熟的熟人也不会天天来找我叙旧,近几年倒是没了以往那么多。

是没了话题可叙还是没了胆子来叙,大哥这冷面阎王的称号可是在江湖中也是响当当拿得出手的。

比那张青的夺命还响亮吗?谢风离忍笑不住,补刀一句。

凤凌诺哧哧地笑出声,惹得舒玉溪挖了她一眼,滑头!

随着他们两的话,谢风离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着。张青?哦,对,是有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了,跑到江湖中去了?也真是不嫌命大!

风离可有什么收获?舒玉溪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可以考核夜风离的机会。

只见夜风离默了一会,手比了一个六字。

前段时间六皇子容祁下江南游历,回京途中不仅替宫里的贵人们带回了洛阳城久闻盛名的机巧老人,更是在洛阳返京途中遇刺,耽搁了回程,皇帝一查便查到了皇后的头上。

可是自江湖出身的云贵人却拿出证据直指玉淑妃,随后便服毒自尽。于是皇后便脱簪披发入廷向皇帝陈情,就有了张青匆忙出京这一出戏。

事发到事毕,不过三日,宫中可是好戏连连。

凤凌诺勾了勾嘴角,说曹操,曹操可不就到了么。

《谋定天下》凤凌诺云祁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谋定天下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