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医生by吃饱了撑的精彩章节孙骄徐菲菲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1 20:14:46    作者:吃饱了撑的    来源:qy

小说简介:孙骄徐菲菲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孙骄徐菲菲是《少年医生》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吃饱了撑的所编写的社会都市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一顿早餐他是山里人,深知竭泽而渔的道理,揣崽儿的猎物不抓,未成年的不抓。这片峡谷地静...

少年医生by吃饱了撑的精彩章节孙骄徐菲菲小说全集

《少年医生》第6章 一顿早餐

他是山里人,深知竭泽而渔的道理,揣崽儿的猎物不抓,未成年的不抓。

这片峡谷地静的有些吓人,不过孙骄并不害怕。毕竟以前总是来这里,对这里不要太熟悉。

之所以来这,是因为这里有一种花雕野鸡,个头大,口感嫩,味道美,最重要的是营养还很丰富。

果然,他刚一进去,就见远处的荒草唰唰乱动。

孙骄将之前抓的兔子捆好,用力将一米长的细竹竿戳进了地里半米,而后拍了拍手,趴在地上宛如猎豹一样窜进了峡谷地。

十分钟后,孙骄的战利品花雕野鸡已经达到了十五只,每个都在七斤左右。

他之所以抓这么多,可不完全是为了吃,因为他从城里回来,知道这玩意儿在城里很金贵,绝对的有价无市。别说七斤的大花雕了,就是两三斤的小雉鸡都难得一见。

随便一只,卖个两百块钱,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刚好可以用这些钱,暂时补贴一下家用,要不然,饭都吃不起了,还谈什么狗屁理想?

等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就见徐菲菲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

见到孙骄带了一堆野鸡回来,徐菲菲简直惊呆了,赶紧起身跑了过来。哪成想野鸡见了她以后扯着老鸭嗓子嘎嘎叫了起来。

小丫头哪见过这阵仗?吓得连连后退。

这这么多鸭子,不会是偷的吧?徐菲菲咽了口唾沫,忍不住问道。

你瞎啊?这是鸡,就你这样鸡鸭不分还想到带着全村致富呢?孙骄白了她一眼,随后把大花雕还有野兔丢进了之前养狗的笼子里面,手里只剩下了一只鸡一只兔子。

随后进了屋,把菜刀拿了出来。

刀下留人徐菲菲见到孙骄举刀便落,下意识的捂住了眼睛,。

孙骄被她这一嗓子喊的差点晃了肩膀,寒着脸说:你有病啊?不想吃饭了?

徐菲菲尴尬的挠了挠头,似乎是想到了野鸡的美味,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可是兔兔那么可爱,怎么下的去口呢?

那你就饿着!说完,孙骄一刀下去,直接剁掉了兔子脑袋,随后扒皮抽筋,不一会儿,一只肥美的野兔已经扒好,随后在给野鸡抹了脖子,放干了血,用刀尖挑破点皮,搁手一搓,一扯,连皮带毛弄了一地。

如此血腥的场景,吓得徐菲菲小脸煞白。

孙骄抬头看了她一眼,哼笑了一声,去屋里端盆水,把它们洗干净,我去弄点柴火。

说完,他把野兔跟野鸡往案板上一放,拿着墙角的柴刀走出了门外,过了一会儿便杠着一捆干柴走了回来,手里还多了一个破塑料袋,里面装着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是某种菌。

我说话你没听到?让你洗洗,你怎么没洗啊?一看自己走时啥样,现在还啥样,孙骄放下了柴,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徐菲菲那叫一个有苦说不出,她一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小姐,何时干过这种活计啊?

相比较血肉模糊的案板,诗和远方更适合她。

我徐菲菲抻了抻衣角,想起诗和远方就感觉鼻子一酸,心里甭提有多委屈了。

算了!

孙骄叹了口气,拎起了血粼粼的野鸡野兔向着屋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嘀咕,就你这样,我看还是回家享福去吧,还带领我们致富呢,切

你!

徐菲菲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咬咬嘴唇走进了屋,一把拽住了孙骄的衣服。

怎么了?扎你心了?孙骄笑眯眯的打量着她。

我来!徐菲菲咬着牙抢过了孙骄手里的野鸡野兔。

这回孙骄乐了,你确定?

当然!

那行,我看着你洗!

十分钟后,孙骄实在是看不过眼了,走上前挤开了对方,就你这样,咱们天黑之前都吃不上饭。

徐菲菲嘟着嘴,委屈的站在一边,狠狠的瞪着他,不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洗干净了野鸡野兔,孙骄进屋一看,好嘛,这日子过的,穷的连油都没有一滴。

真不知道这大傻妞这些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傻妞,你这些日子都怎么过的?

方便面。徐菲菲下意识的的说道,不过很快她便回过味来,你说谁傻妞啊?

当我没说!

孙骄叹了口气,家里的锅倒是挺干净,估摸着是这傻妞经常煮方便面煮的,倒是不用孙骄在把锅重新打磨了。

把野鸡块放进锅里,倒上水放了两勺盐,又把刚才在山上采来的山菌洗干净丢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孙骄开始生火,不过火点好了以后,徐菲菲接替了这项工作。

当然了,孙骄也没闲着,舀了盆水端到了墙角下,按比例把土水还有盐和好,随后用泥将用鸡皮包裹的野兔包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搬来马扎一边晒太阳,一边欣赏美女炖鸡,野鸡不容易烂,得多炖一会儿。

随着时间的流逝,香味从锅里飘了出来,飘的满院子都是。

还得烧多久?徐菲菲弄的灰头土脸,看到孙骄跟个大爷似的坐在那里,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孙骄拍拍屁股走了过去,把锅盖一掀,用筷子戳了一块鸡肉出来,笑了笑,行了,不用烧了。

说完,他转身把早就裹好的兔子,丢进早坑里,一边掩埋,一边说,等下我得出去趟,估摸着天黑才能回来,这里有底火,闷到中午就熟了,你也别往外拿留着晚上当干粮!

徐菲菲彻底愣住了,心里堵的那口气瞬间消失不见,脸色也在此时缓和了过来,点了点头,哦!

虽然材料不多,但清水加盐炖出来的野鸡也是极为鲜美的。

他们俩一人弄了一碗,蹲在院子里吃了起来。

徐菲菲吃了两口,哈哈着热气,太香了。

我看你是馋了,来,给你个鸡腿!清水煮瓠子,能有什么味儿?除了鲜一点外,味道特别的淡。

徐菲菲小脸一红,过了一会儿,转移了话题,这东西卖钱多好?咱们就这么吃了,是不是有点可惜了?

可别这么说,我还指望着你吃的白白胖胖,带着全村人走向致富路呢!孙骄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

《少年医生》第7章 任到重远

通过这一天的接触,徐菲菲知道孙骄这人就是嘴毒了点,其实人性不坏,所以也就没往心里去,反而觉得有个人调侃自己,会给自己增加动力。

有时候,对于一个人的感觉改变就是那么快,不知不觉间,徐菲菲已经接受了有这么一个男人在自己身边。

当然了,也仅仅只是接受他在身边,就跟多了一个伺候自己的老妈子没什么区别。

孙骄荣幸的成为了她心目中的老妈子,想到这里,徐菲菲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孙骄有些纳闷的看着他眼中的傻妞。

没没什么!徐菲菲当然不能告诉他,她笑什么,赶紧转移了话题,哎,你做饭跟谁学的?

自学成才!孙骄已经吃完了一碗鸡肉,走到锅台前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怎么?你想学啊?求我,或许我会教你。孙骄笑着说道。

切!徐菲菲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麻溜的将碗里的鸡肉吃光光。

对她来说,带领全村走向富强,不给国家拉后腿那才是正经事。

至于做饭什么的,还是让别人学去吧,她感觉这样就挺好,有的吃就吃,没的吃就煮面吃。

不过一想到带来的方便面都吃没了,徐菲菲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哎,你做饭那么好吃,要不咱们开个饭店吧?徐菲菲头脑大条,提出了一个很不符合当前实际情况的建议。

专门给你开?孙骄抬起手来,很不客气的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就咱们这边的消费水平,开个小超市都能倒闭,你还想开饭店?你那小带脑瓜子里装的是什么啊?

徐菲菲尴尬的笑了笑,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一想到以后自己再也不用天天方面便了,徐菲菲打心眼里高兴。

吃饱喝足,刷锅洗碗的大任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的肩上,不过她却一点怨言都没有。

因为这点小事,打消了孙骄的积极性,的确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徐菲菲将一个洁癖少女展现的淋漓尽致,光碗筷就刷了五遍,孙骄在旁看着,要说这丫头长相也好,身材也棒,要是能留下给自己当个压寨夫人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好。

这时徐菲菲刚好转过头,见到孙骄的眼睛盯着自己屁股一顿猛看,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羞的赶紧把头转了过去。

要是在山外面,你这样看我,我肯定找人把你两只眼挖出来。徐菲菲操着那不比蚊子声大多少的声音说。

孙骄嘿嘿一笑,故意装出饥渴难耐的样子,说:要是能摸一下,就是给我打骨折我都乐意。

徐菲菲翻翻白眼,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茬了,转过身,气鼓鼓的吼道:滚!

哎,我是认真的。要不你就留下,给我当老婆吧。你看我这条件也摆在这里了,模样模棱两可,破屋三间,在村里反正不算最穷的!见她面若桃花底气不足,孙骄满嘴花花起来。

这一刻,徐菲菲的脸红的甚至能够滴出血来。

孙骄循循善诱,你看咱们这里,要山有山,要水有河,我都想好了,咱们就在这里,生根,发芽,生上一窝孩子,相扶到老咋样?

你是猪吗?

徐菲菲走上前,一把拧在了孙骄的胳膊上,咬着嘴唇气道:我告诉你,本小姐只是暂时性的留在这里,什么时候上湾村脱贫,什么时候本小姐就会离开,你休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啥?

孙骄呵呵笑了起来,就你这智商?我看一辈子都走不了了。这里的穷全国都出名。

说完,孙骄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哼哼起来,想要富,先修路,路不通,穷一生!

看着孙骄已经走远的背影,徐菲菲气的出拳比划了一下,你等着,我徐菲菲说到做到,我一定会想办法提升全村GDP,提升村民幸福度,狠狠打你的脸,哼

她是这样想的,孙骄心里同样如此。

这次回来,一是为了养伤,二也是想为父老乡亲们做点什么。

他还记得爷爷临终前,抓着他的手说,饺子啊,你爷爷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父老乡亲们过上富庶的日子。

他想为爷爷弥补这个遗憾,责任重大啊!

真正的富庶并不是给村民们发钱,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一点孙骄还是清楚的。

前路漫漫,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饭要一口一口吃,钱要一点一点赚。

孙骄的理想很远大,富余的不仅仅是村民的钱包,还有文化。

所以任到重远啊!

孙骄来到村口,望着缓缓流淌的湾河,不由陷入了沉思。

他们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要出去,必须得翻山越岭。一去一回,普通人没两天肯定回不来。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

掏出烟点上,心里可劲儿的琢磨怎么先弄条路出来。

上县委跑钱这根本就不现实,因为想让上湾村通车,工程太大了,县委一年的财政收入全给他,恐怕都修不起来。再说了,人家也不会给。

他把烟头丢进了湾河里面,看着烟头飘向了远处,心里瞬间有了主意。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湾河不就是一条现成的路吗?

身为土生土长的上湾村人,对于湾河这条母亲河,那是自然不陌生。

上湾下湾两个村,就是因为这条湾河而得名。

湾河河道宽,水流急。不过急流也分河段,分时间的。现在不是雨季,相对来说水域相当平缓,弄俩大车胎搭上两块板出去根本不费劲,只是回来的时候,相对费点力气,但也不是说回不来。

想到这里,孙骄眼前一亮,转身就往家里跑。

进了门,拿着柴刀转身就走,那急色匆匆的样子可把徐菲菲吓坏了,还以为他跟谁打起来了呢。

他不是想跟谁打架,而是想砍点山竹,弄个木筏子凑合一下。

他抓了那么多野味,就是想弄出去卖,可是怎么运出去是个难题,他自己一个人可以轻松出山,可带上那么多东西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前后两个小时,他的小竹筏已经扎好停在了村口的河道旁。

少年医生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