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蛮长公主摄政王求抱抱by招财小团子精彩章节沈七七墨炎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1 20:18:16    作者:招财小团子    来源:qy

小说简介:沈七七墨炎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沈七七墨炎是《刁蛮长公主:摄政王,求抱抱》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招财小团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诋毁墨炎虽然沈七七自视记忆力超群,过目不忘,可是斗蛐蛐这件事情,她实在...

刁蛮长公主摄政王求抱抱by招财小团子精彩章节沈七七墨炎小说全集

《刁蛮长公主:摄政王,求抱抱》第六章 诋毁墨炎

虽然沈七七自视记忆力超群,过目不忘,可是斗蛐蛐这件事情,她实在是没什么天赋。

半个时辰下来,在她第五次指挥错蛐蛐后,她终于认出来了,那只已经快被咬死了的,就是她的黑霸王。

在萧霁景越来越狐疑的目光中,沈七七把心一横,果断扔掉了手里面的草。不玩了,这个游戏,一点意思都没有。

阿姐,你之前最喜欢斗蛐蛐了啊。萧霁景虽然十二岁了,可是似乎还是满满的孩子天性。

沈七七挑了挑眉,我跟你说,我这儿有更好玩的游戏,比斗蛐蛐有意思多了。

萧霁景一下子被勾起了好奇心,什么游戏?

因为从小记忆力好,沈七七很少玩什么游戏,现在拿什么唬住这个小皇帝呢?

有了,她眼珠一转,不一会儿,古代简易改良版的扑克就问世了。

这个,怎么玩啊?看着那一张张纸牌,萧霁景有些摸不着头脑。

沈七七快速的讲了规则,又着重解释了一下斗地主的玩法,果然很快就勾起了萧霁景的好奇。快开始,快开始!

等等,这牌可是要三个人或者四个人才好玩,两个人玩不了?

为什么?萧霁景问道。

沈七七耐着性子解释,因为两个人的话,那不就知道对方是什么牌了吗。

对啊!萧霁景一拍脑袋,小桂子,你也一起来玩。

站在一旁,突然被点名的小桂子一愣,皇上,这个奴才不会啊!

别废话,不玩朕就让人打你板子。萧霁景威胁着开口。

就这样,沈七七,萧霁景,还有害怕被打板子的小桂子三个人组成了天月史上的第一个斗地主三人组。

几把下来,沈七七已经放水放到了极限,可是还是赢得不费吹灰之力。而萧霁景自己乱出牌,反而还嫌弃小桂子笨,拖他后腿。

只剩下小桂子一个人心中默默流泪。奴才委屈啊!

终于,在沈七七第七次赢了之后,萧霁景看她的眼神已经闪着崇拜的小火苗了。

阿姐,你怎么这么厉害,分明你才是我们天月最聪明的人啊!

赢个牌就聪明啦?小菜一碟。沈七七已经没有玩牌的耐心了,便顺着萧霁景的话问了下去,你说的天月最聪明的人,是谁啊?

当然是摄政王了。萧霁景立刻开口,他们都说,他是最聪明的。

墨炎?

沈七七心头一颤,右胳膊又隐隐约约的疼了起来。谁说他最聪明了,胡说八道。

萧霁景立刻附和着点头,对,胡说八道,之前我还觉得他的确是最聪明的,可是现在觉得,他要是玩牌,肯定也会输给阿姐你的。

沈七七也没想到,一个纸牌竟然让萧霁景如此看重她。不过那个墨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梁子,还没完呢!

想到这儿,沈七七凑近了一些,皇上啊,你觉得墨炎,我是说摄政王,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啊?

摄政王?萧霁景想了想,他很好啊,要不是他帮着处理朝政,朕一定会累死的。

啧啧,你听阿姐说,这个世界上啊,有一种人叫做披着羊皮的狼,看起来是好人,实际上根本就不是!

阿姐,你是说摄政王是狼,他是妖怪吗?萧霁景皱着眉头。

沈七七嘴角又抽了抽,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他不是什么好人,你看他那样子

摄政王长得不是很俊美吗?宫里面好多人都偷偷说他生的好。

长得好看没用啊,他这就是标准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蓝颜祸水你听过没有?你看他啊

接下来的时间,沈七七充分发挥了人类诋毁人的极限,从里到外,不仅成功的将墨炎的优点通通转化为缺点,而且还通过猜测、想象、揣度等一系列手法,想让萧霁景在心里面暗暗将墨炎列为五星级危险人物。

而一旁的月灵和小桂子两个人,从一开始的紧张到震惊再到怀疑,最后,终于在沈七七的口若悬河之下,他们也觉得摄政王殿下好像真的很有问题。

猛的灌下一口茶水,沈七七看着萧霁景,现在你明白了吧,一定要防着他。

萧霁景有些懵懵懂懂的抬头,阿姐,真的有披着羊皮的狼吗,朕打猎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见到?

沈七七一口茶水喷了出去,呛得一下子咳嗽了起来。

她说了这么多,结果对方只记住了一句披着羊皮的狼?

萧浣烟啊萧浣烟,我可已经尽力了,你这个弟弟要是哪天被抢了皇位,那也是,算了,也是正常的。

这样的皇帝,不抢你皇位抢谁的?

哦,她真是这么说的?修长的手指合上桌上的奏折,墨炎抬起头,看着一脸气愤的青城,披着羊皮的狼,这个比喻倒是有趣。

殿下,长公主这般诋毁您,难道您就不生气?殿下是何等人物,纵使是长公主,也不是她能够冒犯的。

墨炎勾起嘴角,冷峻的脸上绽放笑意,竟显得有些邪魅,本王倒是觉得,这个比喻不错。

青城愣了一下,低下头,他知道,殿下露出这表情,就说明有人要倒霉了!

除了诋毁本王,还有什么事情吗?墨炎随手打开了一本新的奏折。

青城想了想,将宫道之上,沈七七遇见白桦的事情又如数禀报了一下。

拿着奏折的手一顿,墨炎勾起嘴角,她倒是有一张利嘴。

听说当时白桦将军整个人都被说的愣在了那儿。青城语气里面带着几分笑意,白桦素来和他们不对付,他自然也不会同情他。

墨炎抬起头,你难道不觉得萧浣烟的变化,有些太大了吗?

青城一愣,虽然之前他们和长公主没有什么接触,可是根据之前的传言和消息来看,的确是大不一样。殿下,您的意思是?

墨炎眸光暗了暗,查查吧,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有太过牙尖嘴利,有时候也需要敲打敲打。

是,属下遵命!

《刁蛮长公主:摄政王,求抱抱》第七章 墨炎的敲打

玉凝宫中,沈七七已经喝了好几杯茶水了,可是还是觉得嗓子干的不行。

现在看来,那个萧霁景就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要是墨炎真的动了皇位的心思

沈七七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她读过那么多史书,自然知道朝堂之上的利害相关。现在,她这个长公主还能依靠着身份暂保一下平安,可是一旦朝堂颠覆,她和萧霁景必然也就成了板上鱼肉。

公主,该上药了。月灵和端着纱布和药粉的宫女走了进来,打断了沈七七的思绪。

好。看着自己猪蹄般的左手,沈七七想起之前白桦的态度,貌似现在她这个长公主的身份就已经不怎么被人在乎了。

拆开厚厚的绷带,沈七七看着自己红肿的左手,除了手腕全肿了,手背上面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擦痕。

月灵小心翼翼的将药粉涂在了沈七七的伤口处。公主,你忍着点,一会儿就好了。

好,我知沈七七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疼,啊,疼

公主,你怎么了?月灵有些惊慌的收回手,她没有碰到公主的伤口啊!

沈七七感觉自己整个手上都火辣辣的疼,好疼啊,这什么药啊,怎么会这么疼!

疼?不会吧,公主你之前都没有说疼的。月灵惊慌失措的开口。

这药哪里来的?沈七七只觉得自己的左手像是着火了一般,咬着牙开口。

月灵立刻看向身后那宫女,怎么回事,难道这不是公主平常惯用的药吗?

这宫女瑟缩了一下,一下子就跪了下去,公主,这是今日送来的新药

看着宫女的神色,沈七七一愣,立刻看出来她有事情在隐瞒,到底怎么回事?

这,这小宫女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是摄政王殿下身边的青城大人送来的药,说是,说是

说什么?你快说啊!月灵着急的开口。

说是摄政王吩咐,换个药帮公主您清醒清醒,免得糊里糊涂,祸从口出!

什么?沈七七一愣,下一刻,怒从心头起,墨炎,你大爷的!

沈七七怎么没有想到,自己说的那些话竟然那么快就被墨炎知道了。不过,她本以为只是伤药被换这一件事,可是等她手上的火辣之感好不容易退去之后,她却又收到消息,说是玉凝宫被断了粮。

什么叫做断了粮?沈七七嘴角抽搐,这又是墨炎那家伙授意的。

月灵艰难的点了点头,公主,御膳房那边说,摄政王殿下吩咐了,说是公主最近有些太闲了,怕公主吃的太撑,所以这几日都不供应膳食了。

我可是长公主,御膳房的人难道真的

沈七七的话还没有说完,看着月灵那凄凄惨惨的小眼神时,好吧,她明白了。

那我们自己的小厨房呢?就算御膳房不送膳,玉凝宫不是还有小厨房么。

公主月灵哭丧着脸,我们小厨房的那些食材也都是从御膳房拿来的啊!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既然摄政王殿下都说了,恐怕也没人敢送吃的过来了。

墨炎一阵响亮的磨牙声响起,沈七七猛的站起身,你丫的给我等着!

她的人生信条素来是有仇必报,既然不让她好过,那墨炎自己也别想逍遥。

月灵,去准备纸笔,本公主要画画!

画画?月灵有些摸不着头脑,这都什么时候了,公主怎么还有心思画画,公主,那您的膳食?

不是还有萧霁景么,去蹭他的就是了,我就不信了,连小皇帝的膳食,他也能一并给扣下了!

不过,沈七七没有想到,蹭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白将军,你家人没有教过你,吃饭的时候不要盯着别人看吗?当沈七七第三次蹭饭遇到白桦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萧霁景不仅对墨炎满是赞许,而且似乎还特别喜欢留白桦在宫中一同用膳。

白桦脸色一僵,他总觉得现在的萧浣烟有些奇怪,像是彻底换了一个人一般。长公主,食不言寝不语。

呵,白将军倒是食不言了,只不过,就你这眼神杀,你不怕分心噎死,本公主还怕消化不良呢。

阿姐,你之前不是老想见白桦吗,怎么现在一起吃饭你还不高兴了。萧霁景有些摸不着头脑,之前可是阿姐总是找借口白桦的,现在他帮阿姐留他一起吃饭,阿姐怎么还不高兴了。

白桦眉头微皱,又看向了沈七七,直觉却告诉他,接下来一定没有什么好话。

人嘛,总有年少无知错把鱼目当珍珠的时候。沈七七挑着眉头,不以为然的开口,再说了,白将军脸色黑的都可以当门神了,想见他,我是想要辟邪吗?

哈哈哈,哈哈哈萧霁景大笑起来,阿姐,你居然说白将军是门神。

咔嚓一声,白桦手里面的筷子一下子折断了,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萧浣烟,你不要太过分了!

扫了一眼那筷子,沈七七提高了声音,来人,给白将军换上最好的象牙筷。

萧霁景和白桦都有些发愣,而一旁的月灵也怔了一下,难道公主只是一时嘴硬,心里面还是惦记着白将军的?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下,沈七七又开口了,象牙筷珍贵,若是有人再手贱,记得好好记下来,然后让人去白将军府上索赔!

萧霁景

白桦

月灵好吧,是她想多了!

而蹭饭回来之后,沈七七就一头扎进了房间里面,在书桌的抽屉里偷偷拿出自己画好的,名为摄政王和侍卫青城不得不说的秘密的同人图,一下子揉起来扔到了一边。

提起笔,在白纸之上新写下一行大字:

论摄政王和白将军不得不说的爱恨情仇!

此刻,身在摄政王府的青城猛然打了一个喷嚏,他还不知道,因为沈七七的蹭饭之行,一下子就把他从后来众人那疑似断袖的目光之中拉了出来

刁蛮长公主:摄政王,求抱抱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