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意难平by唐颖小精彩章节林宛白傅踽行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2 09:26:07    作者:唐颖小    来源:qy

小说简介:林宛白傅踽行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林宛白傅踽行是《山海意难平》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唐颖小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傅踽行,对不起傅踽行没动,并拉住了林宛白的手,说:外公,这件事是误会。林宛白没做声,只余...

山海意难平by唐颖小精彩章节林宛白傅踽行小说全集

《山海意难平》第6章:傅踽行,对不起

傅踽行没动,并拉住了林宛白的手,说:外公,这件事是误会。

林宛白没做声,只余光淡淡一瞥,她的好老公,要为她辩解了。

他一脸正经,我找过那个男人,他看了小白的照片,却不认识。我想应该是有人冒用了小白的名字。

林宛白抿着唇,忍着笑,继续听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应该是小白帮朋友打的掩护,我了解她,她不会做这样的事儿,也不会是这种人。我完全相信她。

他说着,转头,与她对视,你自己跟外公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名誉是你自己的,我相信你,但也压不出外面人说闲话。很显然你的朋友显然没有为你考虑过,外公会生气,是气你不爱惜自己的名誉。

林宛白当然要配合,说:是的啊,朋友求我,是人家头牌说了,只买我的账。我那朋友特别喜欢他,而我呢,又有一个最善解人意的老公,所以一心软就应下了,没成想我那朋友会那么高调,而且有些人也是要事情,随便乱说话,要让我知道是谁,我一定不能饶了他。

林钊威睨了她一眼,哼了声,而后将目光落在句傅踽行的身上,你这样纵容她不是在帮她,这是在害她。我林钊威的孙女,岂能是这样没有规矩没有原则的人!就算是帮朋友,那也有错!去,把戒尺给我拿来,旁的话一句都不要说。

外公的心意已决。

傅踽行还要再劝,他直接叫了老管家向叔。

林钊威的这把戒尺做工精良,代代相传下来的,打起人来贼疼。

林宛白从小到大没少挨打,那把戒尺上,包含了她的血泪。没想到长那么大,竟然还要被打。

她乖乖的站在茶几前,搓搓手,偷偷看了林钊威一眼,这是要动真格了?

很快向叔就把戒尺拿来,递给了林钊威,他握在手里,啪的一声,在桌面上拍了一下,林宛白肩膀下意识的耸了耸。

林钊威起身,中气十足,自己说,这次犯的错误,该打几下?

林宛白吞了口口水,说不出来。

傅踽行道:每个人犯错都该有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这一次口头教训一下就算了吧。小白只是太过善良,不懂拒绝。

大是大非面前,林钊威油盐不进,他微微缓和语气,对傅踽行说:你不必再说,任谁做错,都要挨罚,这是我们林家的规矩。而后,又瞪向林宛白,说。

林宛白舔舔唇,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二十下。

二十下?你倒是好意思说出口。看来你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林宛白,你这是犯的可是七出,一个为人妻子的女人,竟然做这种事情,你是人,不是畜牲!这事儿要是往外传出去,我这张老脸都不要了!

林钊威的语气很重,林宛白都不敢说话了。

这要是放到古代,你该是要浸猪笼的。林钊威压了怒火,说:我念你是第一次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并且没有做出实质性的行为,我打你五十戒尺,每打一下,跟阿行说一声对不起。以后要是再犯,我必然不会轻饶了你。不要以为你是我唯一的孙女,我就会纵容你。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有错,就要挨打。委屈么?

林宛白:不委屈。

她说着,伸出双手。

林钊威狠狠一戒尺打下去,掌心立刻就红了,林宛白咬住唇,吸了口凉气,竟然来真的。她憋了一口气,几秒以后才说:傅踽行,对不起。

紧接着,大厅里,就只听到打手心的声音,还有林宛白对傅踽行的道歉。

晚上,林钊威没让他们留下来吃饭,打完就赶人。

说什么眼不见为净,气的不想吃饭。

林宛白抖着手,心说这老头也是个戏精,戏很足,也很真。

她手掌都烂掉了,打出了血泡,疼的要死。

可不管多疼,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

《山海意难平》第7章:奉献

回去的路上,路过药店时,傅踽行去买了点药。

而后,让司机去买水,车内独留他们两个人。

两只手掌的伤势倒是很均匀,老爷子没有半分偏颇,一样的重。

傅踽行给她上药,林宛白疼的整个人都抓狂起来,你能不能轻点,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看到我这样,你心里是不是特高兴?!

她额头疼出了细密的汗,五官都疼的扭曲了。

他朝着她的手心轻轻吹了一口气,凉凉的,有些舒服,现在知道疼,给人买车的时候,怎么没想一想会有这样后果?

林宛白心里有火,恶狠狠的怼回去,爱情来的时候,哪里来那么多理智,只想着奉献了。

他看她一眼,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四目相对。

他纠正,是我的奉献。

你可真抠,不就是刷错卡么!这事儿你能说一年是么?她说着,抽回手,想去包里拿自己的卡甩给他,可惜现在已经是手残了,这般潇洒的动作是做不了。

才刚打开包,金属扣不小心刮到掌心,疼的她猛地吸一口凉气,直接把包扔到他的手里,包里那张黑卡拿去,随便刷,就算是给你情人刷一栋别墅,我也不计较。

她瞪着他,满脸的不耐烦。

傅踽行把她的包扣好,放在一边,我的奉献,不止是钱。

她看了他一眼,不知他这话里的意思。

手给我。他没回,目光落在她的手上。

林宛白不动,他便主动伸手捏住她的手腕,拉到自己眼前,继续给她擦药,动作更轻了一点。

快擦完的时候,他开口,我说最后一次,我没有情人。你要是不信,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给你查,若是查出来

她挑挑眉,查出来怎样?

你想我怎样就怎样。

他抬了眼,神色坚定又坦荡。

林宛白扯了下嘴角,没有接话。

上完药,傅踽行又温温柔柔的给她呼了呼,嘱咐道:这几天先别沾水,在家里安分几日,别到处乱跑。

她不答。

最近不要跟叶润见面了。

她随意的哼哼两声,默了几秒后,又看向他,问:我一定要见呢?

先跟我说,不要擅作主张。

她轻笑一声,转头看向了窗外,懒懒的说:回家。

随后,傅踽行把司机叫了回来,顺便给容姨打了电话,让她做一些清淡点的菜。

回到兰涉,容姨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为了不打扰小两口,她当即找了个借口就出门了。吵架的时候,最忌讳有第三个人在。

林宛白的手没法用筷子,傅踽行亲自喂她。

两人面对面坐着,林宛白似有似无的瞥他一眼,屋内很安静,从小养成的规矩,食不言寝不语。

反正就是不说话,憋死也不说。

饭后,傅踽行又给她喂了点蓝莓,等时间差不多,就带她上楼洗澡。

整个过程,她都不需要动手,他就是她的双手,甚至于每一件事,她都不需要多说一句,他都可以准备的非常到位,找不出任何差错。

从生活的细枝末节上,不难看出来,他对她是真的花了心思,通过日常的观察,做了深入的了解。

你能说他不好不用心么?怕是不能。

林宛白躺在浴缸里,睁眼便是傅踽行倒置的一张脸。此时,他正在给她洗头发,位置正对着一盏灯,光晕在他周身散开。

他的神色认真,手上的力度刚刚好,并且还挺熟练,让她很舒服。

林宛白眯着眼,双手高高举着,视线落在他的脸上,一秒钟都没办法挪开。

看了那么多年,竟然还没有看腻。

这时,外头响起手机铃声,是她的手机。

傅踽行洗了手里的泡沫,出去给她把手机拿进来。

顺道还替她接了,放在她的耳边。

林小姐,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已经详细调查了傅踽行近几个月的行踪,还有他见过的人

山海意难平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