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小姐爱你三千遍by胭脂蔻精彩章节欧文月楚安森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2 09:29:38    作者:胭脂蔻    来源:qy

小说简介:欧文月楚安森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欧文月楚安森是《欧小姐,爱你三千遍》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胭脂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视他如瘟神怒目瞪着欧文月,夏淑媛的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欧文月满心无辜,想要...

欧小姐爱你三千遍by胭脂蔻精彩章节欧文月楚安森小说全集

《欧小姐,爱你三千遍》第六章:视他如瘟神

怒目瞪着欧文月,夏淑媛的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

欧文月满心无辜,想要张口对这些人解释清楚,却被楚安森打断:如果奶奶觉得我是逆孙的话,那我们就断绝祖孙关系吧。

冷幽的话,骤然让全场降至冰点。

你,你说什么?夏淑媛从未想过,向来听话的楚安森竟然有一天会如此忤逆她!

当年你一直不愿意接受我的母亲,我也不强迫你接受我从此以后,我楚安森,不再是你的孙子!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楚安森迫不及待想要和夏淑媛了断。

语毕,不等夏淑媛再说什么,楚安森直接转身,拉起欧文月的手,便赫然离开。

楚安森!你给我站住!夏淑媛还想说什么,却已经气的要昏厥了。

楚安森脚步都没有停下,一直带着欧文月离开了宴会

只留下傻掉的林家父女和夏淑媛

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订婚宴会,怎么会变成这样。

此时,欧文月和楚安森已经离开了酒店。

出了酒店大门,欧文月便立刻挣开楚安森的手,回眸望向楚安森。

她不傻,已经明白了他的意图:这就是你的目的?利用我来解决这场订婚宴?

除此之外,她根本想不明白,楚安森为什么非要和她今天就办证的原因!

楚安森眉头微挑,冷然一笑道:你很聪明。

说着,他蓦然靠上来,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聪明到,让我对你有了一丝兴趣

心蓦然停跳一拍,欧文月一把推开了他,讨厌极了他的撩拨。

谁稀罕。说着,欧文月转身便走向马路边,要打车回家。

楚安森眼底闪过一抹冰冷,不等她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直接向车内拽去。

欧文月顿时瞪大了眼睛:你干嘛!

该演的也演完了!他还要干嘛?!

楚安森眸底闪过一丝冰冷:你要去哪?

我回家啊?欧文月瞪着星眸,郁闷的看着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莫名其妙被这个男人耽误了一天的时间了!她真的还有事情要做。

森然一笑,楚安森的眼底一片冰冷: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夫人了,既然要回,当然是回我们的家。

什,什么?闻言,欧文月瞪大了眼睛,神情严肃的看着楚安森。

你不只是利用我破坏订婚宴吗?我想我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和你演戏了吧?

你以为在演戏?挑眉再度靠近她,他周身的冰冷气势让她浑身发冷

难难道不是吗?凝视着他深邃的眸子,欧文月根本看不穿他在想什么

我楚安森从来不做后悔的事情。逼近欧文月,楚安森周遭的气势压的她近乎喘不过气来:欧文月,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你哪都别想去。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她想逃离,他就莫名的不想她得逞

欧文月心中蓦然一动,刚要说什么,下一秒却已经被楚安森打横抱了起来!

啊!你干什么!惊呼一声,欧文月的手却下意识的圈住了楚安森颈项。

楚安森嘴角微勾,似是很满意她的动作,直接霸道地将她塞进车里。

直接吩咐一声:回别墅。

是,先生。忆初低喃一声,一脚油门,直接扬长而去

夜色幽深,被气的不行的夏淑媛被送回了楚家老宅。

幽暗的书房里,夏淑媛缓缓落座,满脑子都是楚安森叛逆离开的画面!

不禁气恼地拍了下桌子:这个逆孙,居然扬言要和我断绝关系?!

从他父母去世,她付出所有心血去栽培楚安森,没想到他这次竟然敢如此违抗她!

管家连忙上前扶住气愤不已的夏淑媛,轻声安慰着:老夫人,少爷肯定是被人蛊惑了,您如果真的生孙少爷的气,不就让那个女人称心如意了么?

没错,她差点就忘记了还有那个跟楚安森一起来的小贱人!

查!去给我查!把那个小贱人的底细都给我查清楚!

夏淑媛从来都没有这么丢人过,一想到欧文月的脸,夏淑媛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管家不敢耽搁,连忙应了一声:是,我这就去查。

等等。

夏淑媛忽然开口叫住即将出门的管家:将我书房里的唐三彩给林家送去,然后替我和他们好好道歉,先安抚住林家!

一想到林家父女,夏淑媛只觉得阵阵头痛,林子扬可是副总理,如果真的得罪了副总理,对楚家百害无一利!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绝对不容许这场联姻有任何闪失,只能先稳住林家再说了!

是。看到夏淑媛疲乏地闭上眼睛,管家连忙去办夏淑媛吩咐的事情。

幽暗的书房,只剩下夏淑媛一个人。

楚安森的话历历在耳,她的手不禁攥紧扶手,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这个混小子,居然说要和她断绝关系?她倒要看看他有没有能力脱离楚家!

趁着如水的夜色,豪车抵达了楚安森的大宅。

欧文月根本没想过,她竟然会被才认识一天的男人带回了家。

身后,车门关上,欧文月赫然回神,:我命令你,送我回家。

不论如何,她是不可能跟一个刚认识一天的男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

楚安森斜睨了欧文月一眼,戏谑地扬了扬唇角:还从未有人敢命令我什么

语气中潜藏的危险,欧文月瞬间浑身发冷,气势消失一半,却依然顾着勇气开口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感情,这样的婚姻也不合法,我是不会和你一同住一个屋檐下的!

楚安森饶有兴趣的看着欧文月,全球有多少名门千金梦寐以求想要嫁给他,可是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抗拒他!

内心的傲气,生成了一丝怒意,楚安森轻嗤一声提醒道:欧文月,你知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要成为我的女人?你能和我领证,应该感到荣幸!

而不是这样抗拒他!仿佛他是瘟神!

《欧小姐,爱你三千遍》第七章:早有预谋

这种感觉真是不爽极了!

欧文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到底是有多自恋啊?脑袋被门夹了,她才会觉得荣幸!

楚总,既然这么多人喜欢你,你为什么偏偏选择我?她真的到现在也弄不明白,她怎么就上他这艘贼船下不去了!

她的话赫然问的他沉默三秒最终霸道的道:因为——我乐意。

这个理由找的真不错

欧文月顿时气结,他简直太任性了!

你乐意那是你的事!我现在要走了!你再拦着我!我就报警告你非法监禁!

说着,欧文月鼓足勇气,抓着裙摆,转身就要离开他的大宅院!

楚安森看着她的背影,怒火冲天,这个小女人,竟然真的敢走!

欧文月,如果你敢离开这个门,就被国际设计大赛取消资格了。

什么?欧文月瞪大了眼睛回眸,这才想起楚安森就是这次的主办方!

楚安森,你居然威胁我?你这么卑鄙,不怕遭报应么?

卑鄙?楚安森第一次被人这么骂!

忍无可忍,上前一步,直接将她扛起:随你怎么说,反正婚已经结了,就没有你反悔的余地!

啊!楚安森!你放我下来!在他的背上,不断的踢腾着!欧文月却抗拒不了他的力量,直接被他扛进了大宅!

他毫不怜惜,直接把她丢在了房间的大床上!

欧文月被丢在柔软的大床里,却依然摔的七荤八素!

你这是非法拘禁!混乱的挣扎着起身,瞪着楚安森刀削般的俊逸面庞,欧文月只想在这张脸上狠狠地来个几百拳!

闻言,楚安森剑眉微挑,满眸狂傲的道:在A国,我就是法律我想拘禁你,就拘禁你

楚安森语气中的寒意,令欧文月下意识缩了缩肩膀,因为她知道他说的没错

对于A国来说楚安森就是王者

见她安静下来,楚安森满意的转身离开。

殊不知门关上的瞬间,欧文月丢过来一个柔软的枕头,直接砸在了门后。

你这个混蛋!

嘴里咒骂着,但是看了下时间,这奢华富人区,就算逃出去也打不到车离开的

看来今晚只能住在这里了,欧文月烦躁地挠了挠头,只能认命。

摆平了那个难缠的小女人,楚安森来到书房,忆初早已经在书房等候多时了。

见到楚安森进来,立刻毕恭毕敬的汇报:老夫人那边气的不轻,不过她还是暂时稳住了林家,似乎不死心

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得到满意的答案,楚安森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忆初迟疑的看着楚安森,心中有个疑问不知该不该问。

看出忆初想要说些什么,楚安森冷然地开口:有话直说。

总裁,您只是为了气老夫人的话其实没有必要办证件吧?

你以为我奶奶,是吃素的吗?楚安森微微眯眼,眸光阴沉。

她太过了解夏淑媛,不真办证,根本不可能骗过她,希望她以后彻底断了给他联姻的念想

那,欧小姐在计划结束之前,会一直住在家里吗?平日从来不带女人回来的总裁,今天居然强行留下一个女人在家里,忆初总觉得有点怪。

怎么?不行?楚安森冷眸看着忆初,觉得他问的有点多了

不是如果您不喜欢,我可以给欧小姐安排酒店忆初战战兢兢,不知道自己那句话说错了。

楚安森慵懒坐在椅子上,斜睨了他一眼道:不用,就让她住在家里吧。

很意外,他竟然不讨厌欧文月留在家里,忆初疑惑的挠挠头:我知道了

忆初离开,留下楚安森凝视着窗外,久久无法成眠

朝阳从天边缓缓升起,欧文月顶着两个黑眼圈从床上坐了起来。

睡眠质量良好的她昨晚居然失眠了?!

虽然有认床的毛病,但是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是敌军的屋檐下!

不过事实证明,欧文月想多了,昨晚某人并没有出现。

起身收拾一下下楼,欧文月打算尽早离开这里。

欧小姐,你醒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欧文月刚刚下楼,就被管家请去了餐厅。

摸了摸肚子,昨晚就没吃饭,欧文月决定先去果腹再说,正好趁机和楚安森说清楚。

刚刚坐定,楚安森便慵懒地从楼上走了下来。

看到欧文月面前的早餐没有动过,楚安森无意识地挑了挑眉:怎么?厨师做的不合口味?

不是,我是在等你。

欧文月直白的说出目的,本以为楚安森会询问原因,谁知楚安森竟然没再理会她,径自坐在椅子上吃着早餐。

欧文月强压怒火,继续道:楚安森,我们好好谈谈怎么样?

谈什么?

昨天才把她强行带回来,现在就装作无辜的问她谈什么?

压制住心中的怨气,欧文月扬起一抹带有讨好意味的笑容:楚总,我真的不能和你结婚,我们两个不合适。

我觉得很合适。

楚安森神色不变,心中再度郁结,别人巴不得的婚事,这女人居然这么避恐不及?

狠狠地握紧拳头,欧文月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哪里合适了?单是我们两个的家庭问题就不合适。

没关系,我不嫌弃你。看着她焦急的样子,他冷然给她填堵。

我嫌弃你可不可以?欧文月差点脱口而出。

脸上的笑容就快维持不住了,欧文月就想不明白了,楚安森为什么非她不可?

楚总,明人不说暗话,我是不是那里得罪你了?你直说吧。

想来想去,只有这个理由说的过去,如果不是得罪了楚安森的话,他干嘛抓着她不放?

楚安森朝着忆初递了个眼神,忆初连忙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欧文月的面前。

这张卡貌似是她把某位总裁当做鸭子时留下的

楚总,你不会就因为这张卡和我过不去吧?

楚安森理所当然地挑了挑眉:难道这件事不值得生气?

堂堂世界首富,被人当做鸭子,他难道应该笑么?

欧小姐,爱你三千遍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