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尔by仅允精彩章节姜喜向径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2 09:47:16    作者:仅允    来源:qy

小说简介:姜喜向径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姜喜向径是《厌尔》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仅允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小许姜喜大老远的,就看见了向径。她急急忙忙朝他跑过去,在他面前站定,本来是想冲进他怀里的,但到底是不...

厌尔by仅允精彩章节姜喜向径小说全集

《厌尔》第6章 小许

姜喜大老远的,就看见了向径。

她急急忙忙朝他跑过去,在他面前站定,本来是想冲进他怀里的,但到底是不敢。

阿径她想诉诉苦。

向径扫了她一眼,说:上去。

于是姜喜跟着向径一起进了男生宿舍。

向径一个人住,地方宽敞,他又爱干净,所以屋子里很整齐。

姜喜搓着小手站在一边,等到向径朝她伸出手了,她才跟获得批准似的,往他怀里扑,委委屈屈的:阿径,昨晚有人占我便宜。

她醉醺醺的,根本不记得人是黎江合,以为他只是送她到酒店。

向径的视线往她身上扫一眼,拉开衣领,白到发光的沟壑旁边,的确布满了被欺负的痕迹。

姜喜这种身材,就是用来被欺负的。

是男人,都喜欢。

向径也喜欢。

但他更恶心。

只是他又喜欢羞辱她的感觉。

向径的手漫不经心用力捏住她的胳膊,用的劲儿大,姜喜疼的轻轻哼了一声,叫着他的名字阻止他:阿径,不要这样。

他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冷冷一笑,收敛,温声叮嘱她:以后在外头,得警惕些,知道了吗?至于昨晚的事,我会替你查清楚,就不必惊动爷爷,免得他担心。

向径说完,没等她回答,沉着声音钓她:帮帮我?

姜喜微顿,然后在他面前蹲了下去。

她帮向径做这种事情有过很多次了,他喜欢的,她都愿意替他做。

向径只凉凉的低头看着蹲着的小姑娘,嘴角勾起,肆意猖讽。

姜家最最尊贵的大小姐,他要践踏、要羞辱,她只会乖乖照做。在他面前,也不过是条可以随意摆布的狗。

结束的时候,他将扣子扣上。视线随意往左侧瞥去,说:洗手间在那儿。

姜喜好半天才出来。

嘴巴红通通的,娇艳欲滴。

向径只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自顾自打开电脑,处理自己的事情。

她走过去,刚才的事让她有些害羞,声音不太大:阿径,我坐哪呀。

向径懒得管她,只说:等下宿管会上来检查。

姜喜果然就害怕了,好学生平时最怕的,就是乖巧露底,立刻说:那我得走了。

他倒是好心的送她下去。

一路,又提起昨晚的罪魁祸首:黎江合人不错,你们可以好好认识认识。

姜喜认同的说:是的,黎同学对我可好了。

向径勾勾嘴角。

男人想泡一个女人,自然得下功夫花心思。

不过他不会揭穿黎江合,他的心思,正好他需要。

姜喜回到学校,是在下午,正好赶上专业课。

她在课堂上,一直照镜子。

口腔内被磨破了,现在疼得要命,一沾口水就刺痛。

小向径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了,跟向径那张精致的脸完全不符。

她一边想,一边抬头,同专业的许紫一正盯着手机愁眉苦脸。

姜喜问:怎么了?

许紫一叹口气:男朋友不接我电话。

姜喜和她,算不上熟,微信也没有加,只有QQ有联系,一时之间,也不太方便做感情分析,况且她也是第一次听说,她有男朋友。

许紫一:你说,一个男人要是经常不回你消息,是不是心里没你?

姜喜想起向径,他也不经常回她,不一定,可能在忙。你男朋友是我们学校的吗,叫什么?

许紫一说:其他学校的,姓向。

姜喜却是一顿,真是有缘,竟然也姓向。

她开玩笑说:难不成,是向径吗?

《厌尔》第7章 带劲

许紫一一顿。

向径是个大名人,很多人认识,也见怪不怪。

可是她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所以犹豫了片刻,还是否认:不是。

姜喜本来说的也就是句玩笑话,她当然不觉得是向径。

向径是她的呀。

这次省大学生篮球赛的决赛,放在姜喜的学校举行。

姜喜是礼仪队的,一大早的,就在门口当起了迎宾小姐。

来来往往的很多球队,路过时,总爱看她几眼。

姜喜长相不算绝顶,但太清纯太干净,气质算独特,往人堆中一站,很有辨识度。

这学校女生颜值都挺高啊,比咱们衢大好。球员当中有人感慨道。

段之晏淡淡的往后扫一眼,女生穿着蓝色礼仪旗袍,还算娇俏,但太干净的,不够骚,就无趣了。

向径要是来了,肯定要上去勾搭。

但向径还没来,他有点事,得晚一点。

段之晏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抬着脚往里走去。既然队长走了,剩下的也就都没有再驻足。

姜喜一偏头,就看见了地上的打火机,再看看不远处往里走的穿着衢大校服的一行人,喊道:同学,是你们的打火机掉了么?

比赛期间,不准抽烟,敢公然违反规定的人并不多。

段之晏回了头。

他神色淡淡,看着女生蹲下将打火机捡起,往他走来,最后停在了他面前。

姜喜抬头看他,嘴角弯弯,眼角也勾成月牙儿:是你的吗?

段之晏垂眸,视线从她锁骨往下扫,从旗袍的领口望去,景色宜人。

清纯的脸,浪妇的身材。

段之晏忽的抬头一笑,灿若星河:谢谢,是我的。

一群人面面相觑。

段之晏呐,可是从来不笑的。

不客气呢。姜喜摆摆手,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段之晏敛了笑,冷漠:走了。

姜喜没想到,向径竟然也来。

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是他们学校篮球队的。

姜喜老远朝他摆摆手,声音明显带着几分喜悦:阿径。

向径微顿,掀起眼皮扫了她一眼,才散漫的走了过去。

阿径,你今天要打比赛吗?

向径:嗯。

那我去给你加油。姜喜说。

向径的注意力从她脸上往下扫,看到的是她饱满的棉花糖,眯了眯眼睛,到底还是事不关己,懒得提醒她。

姜喜甜甜的笑:那中午的时候,我可以跟你一起吃饭么?

向径应了:行。

今天见到他,她就很开心了,现在则是更开心。

向径是第一次来她学校,姜喜牵着他的手,四处逛,给他介绍了一路。

他老早不耐烦,但情绪掩饰得很好。

向径讨厌聒噪的和天真愚蠢的女生,偏偏这两样,她全给占了。

姜喜一直送他到了篮球场。

里头人多,向径松开了她的手:我去熟悉场地,你可以走了。

姜喜有点舍不得,但是她不会耽误他的正事的:那我走了。

向径往里走。

里头热闹,都在讨论,说的几乎都是那个漂亮的迎宾小姐。

他不用猜,都能知道说的是姜喜。

同队的球员看见他,说:向径,你看见那个清纯的女同学了么?

嗯。但姜喜脸清纯,身材并不,算得上是妖姬。

球员小声的说:你知道不,今天段队长,都对她笑了。

向径挑了挑眉。

随后他进换衣室换球衣,里头传来压抑的闷哼声。

他自顾自换衣服。

几分钟后,段之晏走了出来,一身自渎以后的气息。

都是男人,习以为常。

段之晏从容的洗完手,外头在讨论我?

向径跟他不算熟,懒懒散散的:嗯。

说那个礼仪吧?段之晏淡淡的说,不过她并不是清纯款,稍微调教调教,以后带劲着。

厌尔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