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爱我如初》封誉白若若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22 12:09:11    作者:风和你本尊    来源:wyy

小说简介:封誉白若若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封誉白若若的小说是《若你爱我如初》,是作者风和你本尊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我们重新开始吧她就是这么想的,还不如我直说好。我一说,她气的五脏六腑像...

《若你爱我如初》封誉白若若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若你爱我如初》第18章我们重新开始吧

她就是这么想的,还不如我直说好。

我一说,她气的五脏六腑像是骤燃了似得。

我总得赚钱啊,你儿子又不给我钱,我不得养活自己吗?我呵呵一笑,也不想再气她了,万一气得住院了,封誉还得再打我。

她气急败坏的说:你能赚几个钱?我们封家要破产了吗?用你出去卖弄?不够丢脸的。

卖弄?丢脸?

我懒得和她说了,我与她出行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她也一样,还有什么好说的?

车子又行驶了一阵,我忽然又开始小腹疼,这才想起来今天还没吃药,便从包里拿出止疼药,吞了一片。

温美霞看药瓶上全是英文,厌恶的措开脸打开车窗,风吹进来,她嫌弃的用手扇着鼻子附近的风

后来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瞧着我:陈禾茵,你吃的什么东西?

我回答:维生素。

你当我不认识英文?

她瞧着我,厌恶的问:陈禾茵,你到底有什么病?

艾滋病,我睁着眼睛看着她。

她听到的一瞬间,似乎被吓到了,我一笑,你儿子传染的!

她厌恶的看着我,还有些如坐针毡似得,我憋着想笑,眼睛朝着车窗外面看去。

这场逛街,她终于算是不挤兑我了,也不和我说话了,而是离着我几米距离,不停的发短信,等着最后帮我付了账,她急匆匆的从商场离开。

我估计她会安静几天,和温美霞分开之后,我便接了一通电话,是北市那边公司打来的,公关有些疑惑的说:陈总,这几天网络上有些黑你的,开始露头了,说的都是无中生有,我也没查出来是什么团队,咱们好像得罪人了。

没事。我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现在莫名其妙被黑正常,因为现在做媒体的人很多,有时候要走些流量,不说一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八卦,沾不上热度,吸不到粉。

我挂断电话之后,便在带着口罩在商场里逛了逛,买了几身小孩的衣服,便准备去给小西寄回去。

刚走到商场门口,封云州的电话打了过来,他说我把药瓶落在了温美霞的车里,但是温美霞现在去做美容了,要我去封家取药。

我有些疑惑,把翻开包看了看,发现药瓶真的不见了。

可我分明记得,吃完药便放回了包里,这也是我的习惯,怎么会掉在温美霞的车里?

今天是休息日,所以封云州也在家,他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递给我,我接过打开看,是我的药。

封云州看了看我,对我说:你没事时候,要多回家来。你们妈妈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久了你就会了解。

我微笑着点头,好的,爸爸。

封云州好似对我的表现有些满意似得,人都是要相处之后,才会了解,当年我和你父亲做过几场生意,他这个人的人品很不错,合作起来很愉快。

他和我谈了几句,又和我说,面对他的时候放松一些,他是我长辈,又不是我上司。

和封云州聊了一阵,便到了下午,我从封家离开,半路上去了快递公司,把给小西买的衣服寄去了北市。

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封誉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电脑,在看一份文件,他见我回来了,蹙眉说:你怎么才回来?我不是叫你早点回来吗?

我这才想起来,他说要带我出门去,有事情要做。

我抱歉的笑了笑,我忘了。

他更加不悦,挑眉望着我,我的话,你有几句能记住?你中午吃饭了么?

我怔了一下,他问我有没有吃饭?

今天他怎么好似,不像往常那么对我了,虽是不悦,却眉宇间似乎少了一些戾气。

眼底里没有往常的厌恶,眉目也柔和了几许。

我正发怔,一通电话打到他手机里,他蹙眉接了起来,由于家里安静,我听到电话里的人说:封总,预约的医生等了您和太太一下午,您和太太今天有时间来吗?

他要带我去看病?

封誉蹙着眉,淡淡和电话里说:再等半个小时。

电话挂断之后,我愣愣的看着封誉,你要带我去看病?

嗯,他刚刚眉宇里的柔和消散,拉着我的手便朝着门口去。

你要给我看什么病啊?我挣扎着问,有些慌张。

他捕捉到我的表情,蹙眉问:你慌什么?

我害怕医院,我挣扎着,封誉,我没病。

他冷笑着望着我,昨晚我们做的时候,你不是说你怀过我的孩子吗?我总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

这一刻的他,似乎又恢复成往日那种冷血无情的样子,我急着说:封誉,别的事你不深究,这件事你深究什么?

陈禾茵,你要知道,连做爱时都能撒谎的女人,是无药可救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揪着这件事不放,可我真的不能和他去医院。

我对他说,我是骗他的,可我终究还是被他带去了医院,他把挣扎着的我塞进检查室之前,说:陈禾茵,如果你昨晚是骗我的,我们一会就去离婚,如果你没有骗我,我

他顿了顿,我们就重新开始吧。

《若你爱我如初》第19章检查结果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我的眼眶红了一下。

重新开始?我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吗?我没有了。

而我拒绝做妇科检查,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怕他知道什么?我也不清楚

我想,我可能是怕被检查出来,生过孩子吧?

我红着眼睛望着他,这一刻他眼里似乎有着风雪,和很多不确定,他好像想看透我一样。

我吸了吸鼻子,封誉,我年少时就跟了你,你为什么从不肯信我一次?

他望着我,许久才说:陈禾茵,你很难让人相信,你想要的始终与感情无关。

莫名其妙的,我居然笑了,有些自嘲。

我们说了这几句,耽误了几分钟时间,而在检查室的房门关闭之前,温美霞急冲冲的来了,直接进了检查室的门。

她怎么忽然来了?

封誉蹙着眉,妈,你来干什么?

一看温美霞的样子,就是焦急赶来的,真古怪,她居然把我护在身后,喘了几口气,眼睛眨了眨才说:封誉,你带小茵来检查也不方便,我陪着小茵就好。

陪我做检查?我都微怔。

封誉听罢温美霞的话,淡淡说,妈你出来,我是她丈夫,我带她做检查没什么不方便。

检查室里的女医生也微笑着说:封夫人,封总是带太太来做产检。

温美霞一听,又恢复了本来的温柔贵夫人表情,把门一关,对着门说一句:男人怎么能做这种事?我在这陪着小茵,免得她害怕。

她关闭了检查室的门,随即转身看着我,目光里像是有刺一样,压着嗓子,陈禾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

打算盘?

她继续说:今天上午我就觉得你吃的药有问题,还好我让管家拿出去打听了一下,那是癌症晚期的止疼药,下午我托人调查你在北市的病例,你得了宫颈癌。

她话里像是有刺一样,陈禾茵,你故意来做检查,就是想让封誉知道你的病吧?让他可怜你,把股份给你?

我安静的听着温美霞的话,她知道了真相,我居然一点都没紧张。

我忽然笑了,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这样想的,封誉也会照做,把股份给我。

她拧着眉,厌恶鄙夷瞧着我,继续压着嗓子说:我叫人消了你的病例,陈禾茵你和男人鬼混得了脏病,现在想利用死来骗我儿子的钱?我告诉你,你不可能拿走我们封家的一分财产的,你必须马上和我儿子离婚,我不允许我儿子被你拖累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那还真是不巧了,我现在就去告诉他。我笑着朝着门走去了。

其实我是装的,但她立刻扯住我,有些慌了,陈禾茵,我给你一千万,只要你能立刻离开我儿子,一个月之后,我还会再给你打过去一千万。

她语气软了一点,我知道你爱他,你也想一想,难道你愿意看着他得知你病情之后很痛苦?陈禾茵,做女人要善良一点。

原来她知道我爱封誉。

我望着她,笑了一下,温美霞,成交。

温美霞扫了一眼女医生,你知道该怎么说了吧?

女医生慌慌张张的点了点头。

随即我和温美霞又坐了一会,温美霞便从检查室出去,笑着和封誉说:封誉,小茵什么病都没有,能怀孕。

封誉面无表情,眸子望着我和女医生一起出来,女医生唯唯诺诺与封誉说:封总,太太没有做过流产的痕迹。

做没做过流产,生没生过孩子,宫颈口是不一样的。

我顿时笑了,封誉也笑了一下,随即搂着我从医院离开。

一路上他开着车,一言不发,眼睛一直看着路况,到家的时候他停下车,坐在车上许久,随即笑了一下看着我。

他笑起来很好看,当年我就是被他这种笑容给骗了,清冽又迷人,完全看不出来他有多坏,有多恶劣。

他笑着看了我一阵,小茵,离婚吧。

好。我点点头,也笑了一下,我去拿证件啊?你等我一会啊?

我笑着,手朝着车门碰去,他忽然蹙起眉,猛地拉了我一把。

我回头看他,他措开眸光,望着远处的路,半响淡淡问:小茵,你是怀过我的孩子吧?

他为什么问这种问题,我笑着说:我说有,你会信吗?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他没有说话,我已经下车了,刚关闭车门,他喊我:小茵。

我回头望着他,回过头的一刹那,鼻子里一股温湿的血渗出来

他下车,蹙着眉大步朝我走了过来,我捂着鼻子急着转身,天气太干燥了。

他追上我,摘掉我的手,让我低下头,我低下头,便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看得见血珠噼里啪啦的落下去,滴落在地面上,摔碎了。

他声音像是急了,陈禾茵,你别乱动。

他一只手按着我的头,一只手抓住我手腕,要带我回到车里。

我猛然挣扎起来,甩开他,你离我远一点。

我直冲冲的进了别墅里,上了二楼把自己关在浴室很久,用冷水拍着额头,洗着脸,后来血止住了,脑子里也逐渐清晰了。

我愣愣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还在贪恋什么呢?离婚就离婚吧,我什么都不要了。因为我要不来。

往后的日子,我能赚到多少钱,算多少,能给小西留多少,便留多少。

我洗好了自己,随即从浴室里出来,下楼去,到楼下怔了一下。

封誉拿着拖把在拖地,刚才我走的急,血珠掉落在地板上不少。

我抢过拖把,去拖地。

他便站在一旁望着我,我擦完地板,回头看到他居然还站在原地望着我。

估计是等着我拿证件和他去离婚呢吧?

我喃喃的说:封誉,天都黑了。

嗯?

我说天黑了。

他就那么着急和我离婚吗??我心里酸极了,又想到了小西,和小西的生日愿望。

我垂着头,他许久叹了一口气,我知道。

我垂着头吸了吸鼻子,后来抬起头朝他笑着,封誉,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我什么都不要你的,我们离婚后,好好在一起一个礼拜,就像我们从前时的样子,就像我们从来都没分开过。

他听着我的话,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满眼厌恶,冷酷的说:陈禾茵,你能别这么恶心吗?

若你爱我如初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若你爱我如初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若你爱我如初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