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by2鱼精彩章节凌骁云琇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2 12:15:39    作者:2鱼    来源:qy

小说简介:凌骁云琇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凌骁云琇是《斩春风》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2鱼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发烧滚!哪来的小蹄子!一个随从吼道,再挡路,打死你!云琇知道,没有忠毅侯示意,下属不敢妄为。可凌骁不说话,...

斩春风by2鱼精彩章节凌骁云琇小说全集

《斩春风》第6章 发烧

滚!哪来的小蹄子!一个随从吼道,再挡路,打死你!

云琇知道,没有忠毅侯示意,下属不敢妄为。

可凌骁不说话,不表态,就这么坐在马上,手握短鞭,居高临下俯视她。

云琇第一次与凌骁正面接触,一种不容忽视的压迫感自上而下,逼迫她不得不服软。

侯爷,她强装镇定,低头道,云府对您不敢有半分不敬,若不是老爷在燕京述职未归,今日一定亲自接待您。

屁什么话!还不滚!另一个随从叫嚣。

云琇没有一点畏惧是假话,前世谢宗仁读书出身,举止并不粗俗,武将之家舞刀弄枪没那么讲究。

不然等明日老夫人身子好些,登门谢罪。她做最后努力,也领悟到官场上为何对忠毅侯褒贬不一。

杀伐果断之人,血性刚烈,即便二十出头,气势足以架住忠毅侯三个字,让人又敬又怕。

而门房几个蠢婆子竟把人当挑夫,折损侯爷脸面

凌骁依旧不吭声,神色漠然,嘴角微微下沉。

云琇知道今天想求得谅解是不可能了,她不顾积雪,行跪拜大礼,趴在地上说:侯爷,我家老爷是独子,膝下位两小爷都在京求学,府上只剩女眷,求侯爷可怜可怜我们,别与一介女流计较。

不计较也行。沉默半晌的凌骁终于开口,低沉道,本侯在定国公府喝过一次老窖龄酒,说是扬州特产,你们备上十坛,明天我派人来取。

提要求证明还有缓和机会,云琇连忙应下:多谢侯爷体恤,明日一早奴婢叫人备着,随时恭候。

起身时,忠毅侯一行人已经走远,她才发现袖子和棉裙已浸湿,寒湿往骨头里钻,冻得浑身发抖。

远处,随从愤愤不平:侯爷,云府大不敬,您只要十坛酒,岂不便宜云之洞那老泼皮!

闭嘴。凌骁目不斜视警告,那丫头不是奴才,回京后谁敢传到定国公府,叫他提头见我。

定国公家齐三爷什么都好,就是怕媳妇,要让三夫人知道娘家人被下马威,忠毅侯府也别想清静。

***

一场不大不小的矛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云琇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双手抱臂往府邸跑,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免得真冻病,又惹老太太担忧。

她刚步入垂花门,春桃就慌忙火急冲上来,一把将斗篷披云琇肩头,急红眼眶:八姑娘,您方才去哪了,让奴婢好找啊!要不是门口小厮看您出了垂花门,奴婢都准备去晖寿堂领罚了!

莫急,我出去有点事,你先陪我回小院。云琇瑟瑟发抖,声音发颤。

春桃听出异样,大着胆子握了握云琇的手,惊地一下抱住自家主子,快哭出来:姑娘!您赶紧回去暖暖吧,莫再病了,奴婢怕挨打。

傻丫头,有我在,府里没人动得了你。真切实意的关心,听得云琇心头一暖。

安慰归安慰,刚刚病愈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云琇寒邪入体,加上屋里炭盆一烤,没出院门就开始发烧。

《斩春风》第7章 不辱心细二字

我们折回屋,你叫春兰去晖寿堂告诉祖母,说我想午睡,晚些过去。她握住春桃的手,轻晃两下,险些撑不住。

春桃见云琇脸色发白,寸步不敢离开,扶人进屋躺下,摸摸额头,急切道:姑娘,您已经烧起来了,老太太那边瞒不住的,就算奴婢不说,一会请大夫来,晖寿堂一定会知道。

说着,叫粗使婆子打盆凉水进来。

云琇叫住她,虚弱道:今天过节,医馆都关门了,你到哪请大夫,听我的,叫小厨房煮三大碗红糖姜水,姜要老姜,喝下去发完汗,捂着被子睡一觉,明儿能好大半。

姑娘,真行吗?春桃举棋不定,担忧、害怕全写脸上。

云琇笑着点点头:你只管按我说的去办,如果不行,明儿请大夫不迟。

春桃半信半疑犹豫片刻,转身离去。

屋内顿时安静下来,云琇也睡意上头,她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倏尔听见有人叫她,睁开眼,春桃端着姜汤坐在床边,轻声说:奴婢按您说的,熬好姜水,您起来喝了再睡。

云琇支持着坐起来,一口一口强迫自己喝完一碗姜水,又喝第二碗,第二碗喝一半,便开始发汗。

春桃见姜水起效,整个人放松下来,一五一十说起寻找过程:姑娘,若不是春兰心细,接替我的活,奴婢肯定不能及时接您回来。

她本想替春兰说情,虽然春桃不明白,自家姑娘为何对春兰不满,但春兰平日做事挑不出错,为人聪明,何况好几年主仆情分不是假的。

可云琇听出别的意思,慢悠悠问:你说春兰接替你的活,她做了什么?

春桃老实回答:奴婢带谢公子回晖寿堂,半路遇到春兰,她见奴婢没穿披风,又拿着姑娘斗篷,便问了一嘴,奴婢说个大概,她就叫奴婢赶紧寻您回来,还接替奴婢的活。

半路遇到春兰云琇眼底浮出冷意,她只记得叫春兰回小院,没叫人出来,倒是个主意大的,为了见谢宗仁一面,借着关切护主的名头,擅自主张跑出来,还假装偶遇。

真不辱心细二字,叫人挑不出错。

云琇越想越觉得自己身边留个祸根。

谢公子没说什么吗?她能看清的事,谢宗仁未必看不清,春兰已见端倪,云琇反而好奇另一个的人反应。

春桃想了想,摇摇头:谢公子什么都没说,奴婢愚钝,但看得出公子有意避嫌。

连春桃都看出来,证明谢宗仁的避嫌做得很明显。

云琇忽然想笑,她倒要看看没有自己这颗绊脚石,春兰如何得到谢宗仁。

只要谢宗仁求娶春兰,她一定想方设法请老太太做主,促成这段好姻缘。

思及此,云琇又问:春兰呢?我从刚才进院子就没看见她。

春桃也奇怪:奴婢估摸春兰给谢公子送姜汤去了,应该快回了吧。

云琇恍然,她怎么忘了,刚才是自己叫春桃给谢宗仁送姜汤,正好便宜春兰。

春桃见她不说话,以为又要责怪春兰,求情道:姑娘,要不奴婢出去看看,兴许春兰已经回来,奴婢不知道而已。

不用找她。云琇又有别的法子,叮嘱,谢公子是客,又住府上,以后少不得见面打交道,祖母规矩多,我既得注意男女分寸,也不能疏于待客,春兰伶俐,交由她处理吧。

姑娘,这个主意好。春桃连连点头赞同,一会奴婢就告诉春兰,姑娘心里有她。

云琇淡淡嗯一声,她心里当然有春兰——

一切才开始

斩春风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