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狂婿by奔跑的猎枪精彩章节叶天韩文熙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2 12:30:36    作者:奔跑的猎枪    来源:qy

小说简介:叶天韩文熙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叶天韩文熙是《上门狂婿》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奔跑的猎枪所编写的社会都市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烂泥扶不上墙到了酒店后,叶天这个抢了众人风头的上门女婿,立刻就被众多亲戚挤开。少爷...

上门狂婿by奔跑的猎枪精彩章节叶天韩文熙小说全集

《上门狂婿》第六章 烂泥扶不上墙

到了酒店后,叶天这个抢了众人风头的上门女婿,立刻就被众多亲戚挤开。

少爷少爷,等下等下

吕洪斌见到叶天被晾在一边,赶紧跑过去,把他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

叶天满脸疑惑的看着吕洪斌,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吕洪斌飞快的从怀里拿出来个巴掌大小的破纸盒,递给叶天,满脸谄媚讨好表情。

少爷,上次你的手被玻璃划破了,我专门托人弄了株野山参给你补补,快递运来路上,包装盒不小心搞破了,不过少爷你千万别嫌弃别嫌弃,这野山参虽然其貌不扬,可品级却是顶级。

吕洪斌怕叶天嫌弃这野山参包装盒丑,赶紧解释一番。

那就谢谢吕叔了对了,吕叔,前两天徐大师字画被我撕破了,你算算多少钱,我赔你

叶天见到吕洪斌满脸期待的表情,也没有拒绝,紧接着想起字画的事情的,顺带着问了句。

哎呀,少爷啊,那副字画就一赝品,值屁的钱!你不撕破,我都准备让人摘下来扔了,不用赔不用赔好了,少爷我还有点儿事情得忙,就先走了啊

吕洪斌连连摆手,表示不用陪,一句话说完,不等叶天在开口,立马找了个理由溜走。

叶天在吕洪斌走后,低头看了下手里的野山参,见到没地方放,只能拿着顺着人群走进寿宴包厢。

来到包厢里后,众人纷纷感叹老爷子这七十大寿过的,果然是牌面啊,只把老爷子乐得合不拢嘴。

韩征打完电话进来,见众人只顾着感叹这包厢豪华奢侈,忘记了送寿礼,赶紧把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套紫砂茶具拿出来。

爷爷,我知道你喜欢喝茶,你看看这套顶级紫砂壶茶具,是我亲自请赵大师打造的,优惠价都花了八十八万呢。

酒店门口被叶天、韩文熙抢了风头,韩征立刻打算在送寿礼上扳回一城。

好好好!小征啊,你果然是我好孙子,知道爷爷爱喝茶,花近百万亲自找赵大师打造这紫砂茶壶,太破费了太破费了。

老爷子看到韩征拿过来的寿礼,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夸赞起来。

哈哈!爷爷你看看我这幅字画,这幅字画可是我托朋友找关系很久,花了近一百三十万才买来的,名为《斫琴图》,爷爷请看!

韩征博得老爷子好感,而沾沾自喜时,堂哥韩壮立刻拿着一副字画从人群中走出来。

《斫琴图》?莫非是顾恺之的《斫琴图》?快快快,快拿过来让爷爷看看

老爷子一生爱茶、爱字画、爱玉当他听到,韩壮送给他的寿礼,竟然是顾恺时的《斫琴图》时,激动的不得了。

哈哈哈,果然是顾恺之的真迹《斫琴图》啊,大壮,你这孩子有心了有心了

《斫琴图》是宋代摹本之一,此图虽不及《洛神赋图》有名,也不及《洛神赋图》更具代表性,但在风格特征上仍凸现出顾恺之的千古一绝,对于爱古画如命的老爷子来说,自然是爱不释手。

本来还一脸沾沾自喜的韩征,见到又被堂哥抢了风头,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爷爷,你瞧瞧这是什么?这可是漫漫跑了好几次赌石馆,花大价钱才买来的哟。

韩漫漫也不甘示弱的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走了出来。

老爷子小心翼翼放下手里的顾恺之《斫琴图》,接过韩漫漫递来的寿礼。

这是这是和田玉?

老爷子打开盒子,取出里面鸡蛋大小的光滑石头端详了半天,才神情激动的开口道。

快快快快去一碗水来,我要鉴别一下这玉石真假

老爷子话音落下不久,立刻就有人送过来一碗水。

老爷子端过碗,滴了一滴水在玉石上,立刻就见到那滴水形成露珠状,久久不散开。

上等和田玉!竟然是上等和田玉啊,漫漫,我的好孙女,这玉石要至少两百万吧?

老爷子在确定这和田玉是上等货色后,更是如获至宝的收好,这下子就换成了韩壮的脸色,如吃了屎般难看到极致。

而且,老爷子口里的话,也无疑是说给众人听的,这和田玉价格最贵,也是他到目前为止,最为喜欢的寿礼。

爷爷,你真厉害,一下子就猜出来价格了我这是跟我朋友求了半天的情呢,才两百五十万买下的。

韩漫漫脸色掩饰不住的得意,炫耀完后,不忘记把堂姐韩文熙带上,道:哎呀,堂姐啊,咱们几个孙子孙女都各自拿出了寿礼,你打算送爷爷什么礼物啊?

韩漫漫话音一落下,众人立刻把目光转移到韩文熙与叶天身上,等待着他们两人拿出寿礼。

韩文熙轻咬了下嘴唇,看了眼为爷爷准备的寿礼,顿时觉的脸颊微微发烫,有些拿不出手。

爷爷,这是我与叶天一起送你的青灵芝,相比于堂哥堂妹他们送的礼物,我送的灵芝的确廉价,不过胜在有改善虚劳体弱,神疲乏力,心悸失眠,头目昏晕的功效,爷爷你服用在适合不过了。

韩文熙硬着头皮把礼物送过去,心里充满了苦涩不是她不想给老爷子送好点儿礼物,实在是因为徐大师的字画被叶天撕毁,想着这赔偿肯定要一大笔钱,她现在压力比较大,不敢太过放肆的乱花钱。

哇!堂姐,你这未免太抠了吧?爷爷七十大寿,你就送株灵芝,太敷衍了事了吧。

韩漫漫夸张的讽刺嘲笑起韩文熙来,一点儿情面不留。

韩漫漫之所以这般落井下石,也是从小到大,韩文熙不管容貌还是才华都压她一筹。

不仅如此,她心里暗恋着周超,可周超却是钟情韩文熙,对她爱答不理这更是令她心里产生一股浓烈的嫉妒仇恨情绪。

韩漫漫的话,顿时引起一大片嘲笑声,所有人看向韩文熙的眼神都充满了讽刺。

老爷子的脸色阴沉下来,丝毫没有去想今天的寿宴,之所以能在凯旋门大酒店风风光光举行,全都是孙女的功劳。

有心了

老爷子接过礼盒后,象征性的看了眼,就扔到了放到了一边桌子上。

姐夫姐夫,你手里拿着的那是什么啊?快递吗?哎哟哟,原来你们是给爷爷准备的双份大礼啊

韩漫漫觉的这样羞辱韩文熙还不过瘾,在瞥见叶天手里拿着的快递盒时,立刻大叫起来。

随后,她快步来到叶天身前,不管叶天同不同意,直接夺了过去,姐夫,我看下你给爷爷送的啥啊呀,这么丑,还带着泥巴,恶心死人了!萝卜根?

韩漫漫的话,引起了一片哄笑声。

老爷子瞥见韩漫漫从快递盒里掏出来根黑乎乎东西,还用着塑料袋包裹着,本就难看的脸色难道到极点。

本来,今天老爷子对叶天这倒插门女婿的印象,稍微有点儿改观,但见到这草包送的寿礼后,一下子差到最低点。

果然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巴!

老爷子懒得看一眼,直接丢到桌子一脚,他感觉今天的脸面,都被叶天这草包给丢尽了。

快看,周大少来了!

正在此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瞬间把众人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紧接着,就见到一身白西装,中分汉奸头梳的锃亮的周超,拎着礼物从门外走进来。

众人一见到周超来了,争先恐后的围了上去,你一句我一句的巴结奉承起来。

让让!快让让!这包厢可是我闺女找周大少要来的,你们一群拍马屁的人瞎参合什么!

脸色气的铁青的张兰,突然见到周超来了,立刻来了精神。

众人本来在狂拍周超马屁,陡然间听到她趾高气昂的吆喝声,脸色尴尬到极致,骂了句小人得志,只能悻悻然的让开。

张兰拉着周超的手,那副热情的劲儿,就如同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周少啊,老爷子寿宴包厢的事情,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你要不是文熙找你帮忙,咱们韩家恐怕就要成为云海市笑柄咯。

张兰故意说的很大声,好给在场众人,包括老爷子在内提个醒,大家伙儿之所以能坐在这里,可全都是她闺女功劳。

此时,周超哪里还有餐厅里那下贱猥琐的模样,完全化身成了一彬彬有礼的绅士。

兰姨,没事没事,我也就给我爸讲了一声而已,没想到这事儿还真的办成了。

此时,老爷子也亲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慈爱的笑容快步走了过来。

小超啊,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周家帮我老头子,我韩家这脸啊,可就要丢尽了哎,我韩家这些个没出息的畜牲,啥时候能有小超你一半出息,我九泉之下也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老爷子过来连连感叹一番后,瞥见韩文熙面色阴晴不定的站在那,立刻老脸一板,大声道:文熙,你还站在那干什么?还不快过来感谢下小超,还懂不懂礼数!

爷爷,我

韩文熙不太确定的扭头看了眼叶天,轻咬了下嘴唇,十分不情愿的走了过来,道:周少,谢谢。

不用谢不用谢,文熙啊,虽然我们那天在餐厅闹的不愉快,但我还是给我爸打了电话你看,我对你真是真心的!你就早点跟你那草包老公离婚,嫁给我吧。周超含情脉脉的看着韩文熙,开口道。

韩文熙听到周超的话,眉头紧锁,脸上的厌恶之色更浓。

周少,你看看我堂姐她,你帮了她这么大个忙,说声谢谢都不情不愿,真个是白眼狼!别搭理她,来我这边坐来我这边坐

另一边,韩漫漫见到周超目光狂热的看着韩文熙,心中充满了怨气,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屁股一撅把她顶开,主动挽住了周超胳膊,轻轻摩擦着

《上门狂婿》第七章 眼中钉肉中刺!

漫漫,你怎么回事?干嘛撞你堂姐啊,文熙,你没扭到脚吧?来来来,我看看我看看

然而,周超对于韩漫漫的主动献殷勤,视若不见。

当他看到韩文熙被韩漫漫屁股顶的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后,立刻挣开韩漫漫胳膊,快步来到韩文熙身边,关心起来。

这一幕,更是气的韩漫漫俏脸一阵青一白,眼睛弥漫起一层浓浓的雾气,心里感觉特别的委屈。

为什么!为什么周超对着她看也不看一眼!

对,她的确不如堂姐韩文熙长得漂亮,但是她身材也不差,脸蛋也是上等反观韩文熙,就以成为人妻这一条,就比不过她!

可偏偏周超就是钟情韩文熙,这令作为堂妹的韩漫漫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心中充满了怨恨与嫉妒。

没事,我没事

韩文熙满脸厌烦的躲开周超伸来的手,赶紧后退两步,回到叶天身边。

周超见到自己关心,换来却是韩文熙淡漠的不领情,脸色微微变的难看起来。

老爷子作为韩家的家主,精明无比见到周超下不了台,立刻笑着道:哎呀,小超小超,别光站着,快坐!快到我那边坐文熙,你也给我过来!小超帮了你这么大忙,敬他几杯酒。

周超听到老爷子喊韩文熙过来陪他喝酒,脸色也是缓和下来。

随后,他把准备好的礼物,递给老爷子,道:韩爷爷,来的匆忙,没来得及准备什么好礼物,这对玉镯是我托国外朋友找首饰大师梦迪安娜亲手雕刻而成,希望你不要嫌弃。

首饰大师梦迪安娜?莫非是世界顶级珠宝蒂爵旗下首席雕刻大师梦迪安娜?

老爷子听到周超的话,手一抖,差点儿把周超递过来的一对手镯摔地上。

先不论这手镯质量如何,光光就是这闪闪发光镀金的礼品盒,就看直了许多人眼睛。

众人心中纷纷惊叹,这盒子表面镀的一层黄金,恐怕要好几十万!

那么可想而知,里面的一对镯子要多少钱了,这周家不愧是云海市四大家族之一啊,真是财大气粗。

哈哈,韩爷爷好见识,不错,就是蒂爵的首席雕刻大师梦迪安娜作品也不是太贵,也就五六百万的样子吧,具体多少,我那朋友也没跟我说。

哗!

周超一阵充满了骄傲的笑声,换来整个包厢众人惊呼连连!

众人心里尽管已经预料到周超送来的厚礼肯定价值不菲,但怎么都没有想到,价格竟然达到了五六百万的骇人程度。

这么贵重的礼物,要说是韩壮、韩征等孙子辈的自家人送,那到也说得过去。

可周超与老爷子,可是非亲非故啊众人在震惊之余,下意识的把目光落到一边的韩文熙身上,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周超之所以下这么大血本,就是为了博取韩文熙的好感。

小超,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啊当年,我家那老太爷也是老糊涂了,要是把文熙许配给你该多好啊。

老爷子激动的一顿唏嘘感叹,瞥了眼站在不远处红着眼睛,嫉妒生闷气的韩漫漫,又慈爱的道:小超啊,文熙呢,已经嫁给叶天这窝囊废不过我小孙女漫漫也不错,而且对你情谊深浓,你若不嫌弃

不!韩爷爷,我对文熙的情谊,天地可鉴哪怕她结婚了,我也不在乎!虽然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心痛三年我都等下来了,我会继续等下去,一直到我的爱意感动到她那天为止

周超断然拒绝了老爷子撮合韩漫漫的好意,含情脉脉的看着韩文熙,只把周围众人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韩漫漫本来听到老爷子提起自己来,还打算撮合与周超在一起,俏脸一红,显的特别紧张羞涩。

然而,周超毫不留情的拒绝,甚至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话,真的深深的伤到了她!她心里对于韩文熙这个堂姐的怨恨嫉妒,更深了一层。

韩漫漫心里咽不下这口气,特别是韩文熙装出来的一脸高冷模样,更是令她觉的自己就是一跳梁小丑。

哎呀,某些人啊,送礼物还不如人家周少一对镯子包装盒来的贵重!一个送株廉价货灵芝就算,另一个倒插门到我们韩家的女婿,送根老树根还是萝卜根的玩而已,冒充野山参,真是笑死人了

韩漫漫就是要在周超面前,狠狠践踏韩文熙与叶天的脸面他们两人越是丢人,遭人讽刺,她心中就越是有报复的快感。

什么?送根老树根?漫漫,你是在说叶兄吗?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叶兄性格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窝囊废的一点,但绝对不会送老树根噗嗤,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口水呛到了口水呛到了

周超本来是没打算搭理韩漫漫的,但是听到她的话后,立刻夸张的大叫起来。

周超看叶天,就是眼中钉肉中刺,正如韩漫漫看向堂姐韩文熙那般不顺眼一个心情。

此时,他好不容易逮到个笑话让叶天出丑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周少,我知道你这是给我姐夫留面子但当着韩家这么多亲戚朋友的面,他既然敢拿出来那老树根,还怕人说吗?

韩漫漫见到周超终于是正眼瞧她了,也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心里顿时激动不已,更加尖端刻薄的讽刺起叶天来。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啊我不信叶兄会送这样的礼物,韩爷爷韩爷爷,叶兄送你的寿礼呢,我可以看看吗?我今天一定要为他正名,是你们大家看错了

周超连连摆手,一脸正气凛然不信,向老爷子询问起叶天送的老树根在哪。

周超尽管脸上一脸气愤,但是心里却乐开花了,妈的!这个窝囊废,今天就要把他的尊严按在地面上狠狠践踏摩擦最好是能让韩文熙羞愤交加的跟这草包离婚,那他周超就有机会了。

哎,小超啊让你看笑话了啊,这畜牲今天真是把我韩家的脸给丢尽了

老爷子口里连连叹息,一阵老脸阴沉的能够滴出墨汁来。

本来,他是不打算把叶天这畜牲送的老树根,拿过来让周超辨别一番的,但周超态度坚定的要看,只能硬着头皮从桌角找来了。

哇!这黑乎乎的东西是啥?是屎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激动爆粗口了。

周超拿过叶天送的野山参,装模作样端详一番,立刻痛心疾首大叫起来,叶兄叶兄,你到底怎么想的啊,怎么能给老爷子送老树根啊,哪怕是入赘韩家三年,心里堆满了怨气,也不能意气用事啊男人,你得有担当知不知道?

而他口里话落下,老爷子及韩家众人,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这他妈的,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真想把叶天这丢人现眼的畜牲,给碎尸万段。

丈母娘张兰,也是吃人般目光盯着叶天,气的浑身颤抖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她可不敢说话,免得遭殃。

老丈人韩经平也是哀叹连连,对叶天这倒插门女婿失望透顶,门口时女儿为他挣来面子,这一下子全都被叶天这畜牲给败光了。

韩文熙脸色阴晴不定,红唇咬的苍白,想要帮叶天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毕竟,眼前这黑乎乎的老树根,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她也觉的叶天这次准备的礼物,太过分了要是没有钱,跟她说啊,她又不是不给好吧,干嘛挖根老树根滥竽充数。

让让!大伙儿都让让,莫老爷子莫神医到!

正在众人纷纷口诛笔伐叶天这畜牲时,门外候着寿宴迎宾员,立刻大喊一声。

韩家众人,一听莫老爷子到了,赶紧慌忙朝着两旁走开,为他让出来一条路。

哈哈哈,韩老头,这寿宴办的气派啊我来时就听人说,你这七十大寿,让吕洪斌吕经理亲自携全体员工迎接,整个云海市也没几人有这面子吧?牌面!牌面!

莫神医走进门后,老爷子快步迎过去,与他来个大大的拥抱,口里连连谦虚,但脸上掩饰不住的骄傲。

哎呀,莫老啊,老头子我之所以能过个风风光光的七十大寿,全都是小超的功劳啊要不是小超帮我这忙,我韩家已经成为这云海市笑柄咯

老爷子大笑间,把功劳归功到周超身上,对于真正帮了大忙的孙女韩文熙,提都不提一句。

莫神医好!

周超见到莫老把目光落到他身上,赶紧恭恭敬敬跑过去问候了一声。

莫老可是整个云海市大名鼎鼎的老神医,虽然家族不大,但哪怕是四大家族也不敢轻易得罪毕竟是医病救人的神医,人活着一辈子,谁能没点儿小病小痛。

特别是人老了后,病魔暗疾更多了,得罪不起得罪不起。

好好好,英雄出少年英雄出少年啊咦,小伙子,你手里这株野山参,是送给韩老爷子的寿礼吗?

莫老连连点头,但当他目光无意间瞄到周超手里的野山参时,顿时惊咦一声,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眨都不眨一下。

野山参?莫神医你说的是这老树根?莫神医,你是不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了啊,这就根老树根,哪是什么野山参。

周超满脸嫌弃的看了眼手里用塑料袋裹住的老树根,好心提醒莫老道。

老树根?不不不这难道不是你送给你韩老爷子的寿礼?

莫老连连摇头,语气十分肯定,满脸疑惑询问道。

我送的寿礼?不不不老神医,你说笑了,我怎么说都是周家子孙,韩爷爷大寿,再差也不会送根老树根啊,这老树根,可是韩家上门女婿叶兄送的啊。

周超见莫老误会是他送的老树根,赶紧撇清关系,特大声的指着叶天道。

哦,既然不是小伙子你送的,那可否把这株野山参拿来我看看?

周超早就想把这丢人现眼的老树根扔掉,此时听到莫老要,立刻递给他。

莫老接过野山参后,小心翼翼的掀开沾在黑乎乎泥土上的塑料袋。

当他如同对待自己情人般,轻柔无比的刨开一层泥土后,脸上表情骤然大变,激动不已的惊呼起来

上门狂婿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