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铁血王妃》叶从容梁长乐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22 14:43:38    作者:墨涵元宝    来源:wyy

小说简介:叶从容梁长乐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叶从容梁长乐的小说是《邪王的铁血王妃》,是作者墨涵元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蹬鼻子上脸慕容廷没对这群贵女叮嘱一句,就转身去送郁芸菲上车。留下...

《邪王的铁血王妃》叶从容梁长乐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邪王的铁血王妃》第18章蹬鼻子上脸

慕容廷没对这群贵女叮嘱一句,就转身去送郁芸菲上车。

留下一群女孩子,直接炸了锅,我没看错吧?杀神王爷也有那么柔情似水的一面?酥了酥了

又不是对你!你激动什么?

看看也好啊,至少饱了眼福,王爷五官那么精致深刻,只是平日里太严肃,刚刚你们没看,他连眼神都是温柔的!

女孩子们嚷嚷得很热闹,倒是没人再关注梁长乐。

梁长乐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原本担心,狩猎场上不比京都这么大规矩,万一慕容廷心血来潮,想干点儿什么她是不是应该备把匕首在身上?以他的身手,就算她备了匕首,也是转眼就被他夺去的份儿吧?

这下好了,他的心尖儿人来了,有郁芸菲在,他应该不会那么猖狂了。

慕容廷返回之前,慕容景安来安排她们一群人。

圣上御驾在前,接着是敏妃娘娘,而后是太子。两侧有禁军、神武军护驾,你们一部分随我在左翼,一部分编入右翼。慕容景安目光扫过一群女子。

他伸出手指了一圈,完美的把梁长乐隔在外头。

你们,跟我走。慕容廷冷脸说。

这会儿有人想起梁长乐来,顾小姐不是准侧妃吗?世子怎么不带上她呀?

人群里有与他相熟,且性格豁达的女子,直爽问道:你看人家齐王对郁小姐多温柔体贴!世子也不学学?谁不知道顾子念跟你的关系?你避嫌也不用这样啊?

慕容景安皱了皱眉,侧脸看向梁长乐。

梁长乐冲他摇头,不用格外照顾,世子顾虑的对,您忙您的。

外人面前,她倒是客气有礼!

慕容景安气儿还没顺,冷哼一声,人家自己说,不用我照顾,你们走不走了?不走卷行李回家!

他虽不如齐王威名赫赫,却也总是表情冷酷,难易亲近。他这么一喝,众人也不敢再说了。

等左翼的人走远了,有些中秋宴见过梁长乐的女孩子,才过来说:女孩子要学会示弱啊,看人郁小姐,如弱柳扶风的,多招人疼啊?连齐王都怜惜那样的病美人呢。

梁长乐但笑不语,众人看她淡淡的,也就不和她多说了。

很快有大将来率领她们,跟随右翼神武军,随圣驾浩浩荡荡开出京城。

狩猎场距离京城不远,只是人多,且有女子。行进速度慢了些,一直到次日黄昏才抵达狩猎场,开始安营扎寨。

安营这种活儿,轮不到这群女孩子。

她们离开京都犹如脱出笼门的鸟儿,这里天高地阔的,规矩礼仪也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年轻的贵公子,年轻的圣上宠臣,早就眼馋这一群年华正好,如娇花盛放的女孩子们了。

行军一停,他们就找各种借口邀约女孩子们过去玩儿。

营地里架起篝火,年轻人离圣驾远,聚在篝火旁,肆意嬉戏玩闹。

梁长乐对这种游戏没兴趣,她环顾四周地形,往南侧的坡地走去。

顾小姐,过了喝杯酒暖暖身啊,狩猎场夜里很冷的!有人叫她。

梁长乐道了谢,却没去。

一旁人推着慕容景安,你的准侧妃,你不去请,她怎么好意思过来?

好歹救了燕王,中秋节还当众表白,你是块石头疙瘩也该被暖热了吧?大家喝了几口酒,说话越发放肆。

慕容景安不会在这种场合,轻易动怒。他皱着眉头,想起她在中秋宴上,那一番话以及最后,她闭目长叹,流下的那一行泪

心悦君兮君不知

慕容景安豁然起身,在众人怂恿之下,向梁长乐走去。

喂,喝杯酒暖暖身吧,不是烈酒,也有不辣的果酒。慕容景安一副被逼无奈的口吻。

梁长乐好笑看他,你想让我过去?

慕容景安轻嗤一声,爱来不来,我还求你?

谢谢,她两眼弯弯,如一泓清泉,映着火光,分外好看,不用了,我不喝酒,你们玩吧。

前世正因喝酒,才会中了叶从容的奸计,她好不容易活过来,今生就该滴酒不沾。

慕容景安似乎不料她会拒绝,他错愕瞪她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他真是疯了,忘了她蹬鼻子上脸的德性!

梁长乐轻笑着摇摇头,往南坡走去。

南坡地势高,寂静无人,空气更清冷。

她长长吐出肺中浊气,不由想起前世种种父亲的慈爱,弟弟的憨态可掬,以及对她的百般依赖。

少博别怕,阿姐没有死我一定会回去救你。

她望着山坡下连绵起伏的营帐,望着苍穹渐渐亮起的星光,抱着腿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坐下,四顾观察着营帐周围的地形,以及布防。

观察地形,安排布防,似乎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和本能。

她喜欢独处,喜欢在安静中审视回顾

怎么不见顾小姐?郁芸菲却在营中找她。

慕容廷也四下看去,他视力极佳,并没有在欢乐的人群中看到她的身影。

问了景安,他也说不知道。郁芸菲似乎有点儿急。

慕容廷温声说:明日总能见,先去烤火吧,他们烤了兔子,獾和鹿肉,比京都里的鲜美。

郁芸菲欢喜又羞怯的笑笑。

他见她没有拒绝,就叫人取来,亲自切成小块给她。

他刀法娴熟,不但砍人快,切肉也是大小均匀,方正漂亮。

一群观望的女孩子,简直看直了眼,怯怯私语:能得齐王如此温柔周到,死也值了!

郁芸菲吃得很少就吃不下了,听他们说,顾小姐往南坡去了,我想去找她。上次求她做一个灯盏给我,实在冒昧了,我想向她求教工笔画,以及叫那灯旋转的法子。

天黑的很快,夜色渐浓。

慕容廷陪着郁芸菲往南向坡地而去。

梁长乐如今没有功夫在身,警惕却还有。

两人还未靠近,她就咻的回过头来,喝问一句:是谁?

倒把郁芸菲给吓了一跳,她捂着心口,顾小姐,是我们。

梁长乐看清了来人,立即问道:今日扎营,是谁安排布防?

慕容廷眸子一亮,表面不动声色,怎么忽然问布防?

《邪王的铁血王妃》第19章我们生死相依

营中有御驾,圣上再此,不可大意。今日营地,四围布防都很谨慎,滴水不漏。唯独此处高地,本就是居高临下,占据优势。偏此处的防备有缺漏!若要确保万无一失,必须立即填补此处缺漏!不然一旦叫别有用心之人发现,圣上的安危就会受到威胁!梁长乐义正言辞,表情严谨。

她说话时的气势和一般的女孩子大不相同。

她们多温柔婉约,就连将门之后的女子,也带着柔弱之气。

她的刚毅果决,却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她声音清越,气势却凌厉逼人。

慕容廷的眸子越发暗沉,暗黑的夜色,遮掩住他眸底的志在必得。

哦,我知道了。他淡淡回应。

梁长乐见他不以为意,越发认真,我没有同齐王开玩笑,您若不信,可在这里观察一刻,看看是不是如我所言?轮岗巡查的神武军,似乎没有注意到此处缺漏!

慕容廷点点头,背着手,却不理会她的话音。

梁长乐深深看他一眼,皱眉绕过两人,要往山坡下走去。

顾小姐别急,布防的人,正是廷哥哥,你与其找别人,不如好好跟廷哥哥说。郁芸菲说道。

梁长乐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转了几个弯。

竟是他亲自布防,那这样的缺漏,他不可能不懂故意不理会,是怨她在他心尖儿肉面前,说他布防不妥,跌了他的大男子威严了?

哦,许是我看错了,自作聪明了。你们赏星吧,我下去吃点东西。梁长乐拱了拱手,在外她潇洒的行了男子之礼。

一身骑装的她,当真英姿飒爽,比男子还多几分帅气。

顾小姐,我是专程叫廷哥哥陪我来找你的。郁芸菲挡住她的去路。

梁长乐挑眉,找她?

琉璃的烧制之法,我已经交给燕王世子了,郁小姐若是喜欢,想来宫中很快就有成品制出。

除了这件事,她们两个应该没有任何交集了吧?

上次冒昧相求对不起啊!

您客气。梁长乐浅笑打断。

正在这时,却忽有破空之声传来。

嗖——

慕容廷与梁长乐几乎同时察觉。

他伸手护着郁芸菲,躲在大石头后面。

梁长乐就地一滚,躲去另一旁。

当当当——几根短箭打在他们刚刚所站的地上,竟溅出火星,箭尖击碎石块。这要是钉进肉里

梁长乐吸了口气,抬眼向慕容廷看去劝他他不听!美了?

却见慕容廷正低声朝郁芸菲叮嘱:我引开他们的注意,你往山下跑,有人接应。

不要,廷哥哥,你别走!

听话!

梁长乐翻了个白眼,这时候了,就别你侬我侬了?

嗖嗖嗖——

又是几根利箭,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直冲他们藏身的地方。

这箭都是冲慕容廷来的,梁长乐心知,顾子念就算有仇人,也不至于惹上这么高段位的仇敌。

她是个小喽啰,最多惹来女子之间的嫉妒吃醋,高不过是燕王妃、蒋方怡那种女流之辈。敢在御驾近旁下杀手的,所图的必定是大事。

事不关己,她不想惹一身骚,不等慕容廷安抚好他的心尖儿肉,她拔腿就跑。

不曾想,慕容廷竟然又快她一步,他飞身向她躲藏处扑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护在怀里。

跑!他大喊一声,并带着她冲出石头的遮掩,往背离营地的方向跑去。

梁长乐心底顿时一凉——他是叫郁芸菲跑!却拉着无辜的自己涉险!

风呼呼的刮过耳畔,他温暖的胸膛就在背后。

梁长乐张嘴想骂娘,问候他全家!一张嘴,却灌了一嘴的风。

冷箭紧随他们身后,嗖嗖的破空声,让人汗毛倒竖。

当当,击碎石块的声音接踵而至,叫人只觉死神就在背后,慢一步就是穿心透肺。

慕容廷似乎故意在跟他们兜圈子,他既能保持速度,不叫他们射伤两人,又不果断甩掉追兵。

连如今失去功夫的梁长乐都能察觉,追在他们后面的人越来越多,所射出的利箭也越来越透出狠厉。

你把自己当诱饵?她侧脸问他。

他还轻笑一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自己诱敌就行,干嘛拉上我?!梁长乐若有本事,她想直接废了他!

慕容廷还笑,怕他们不信。

梁长乐一口气卡在心口你大爷!

抓那女的!

那是齐王相好,郁家小姐!

呼呼的风声里,有狠厉的声音传来。

小郁,你怕不怕?慕容廷扬声问她,风吹散他浑厚的嗓音,竟有几分肆意洒脱。

梁长乐心里直骂:小郁,郁你个头!

我不会丢下你,我们生死相依!慕容廷感觉到她的排斥抗拒,反而把她抱得更紧。

梁长乐咬牙切齿,要送死,你自己去!我想办法脱身!

慕容廷贴在她耳边,那怎么行,刚刚说好了,生死相依。

呸!你跟谁说好了?!

梁长乐观察过地形,她知道慕容廷跑的这方向是一条绝路!再往前就是一处断崖!

你放开我!梁长乐用手肘猛撞他心口。

砰的一声,他速度略减。

噗——利器射入肉的钝响。

慕容廷闷哼一声,他苦笑,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真想死啊?

我不是郁

她话没喊完,被他猛捂住嘴。

嗖嗖嗖——几根利箭,擦着她的耳垂而过。

他们不信的。慕容廷在她耳边说。

梁长乐明白,信也晚了,已经追到此处。不管她是不是齐王相好,他们都不会放她离开。

前头无路可走,两人已经到断崖边上,稍微用力,就会有石块簌簌滚落山崖。

齐王爷,把您身边的女子交出来,今晚不会有人命。一群黑衣人包围上来。

周围月光照不到的地方,似乎暗藏了数不清的刀斧手。

梁长乐心里说,真是找死啊他!就算他艺高人胆大,对方少说也有上百的人!打不死他,累也累死他!

把本王的软肋交给你们,本王以后岂不任你们摆布?慕容廷轻哼。

王爷,生死就在一念间。郁小姐还这么年轻,还没享受世间欢愉,您不问问郁小姐想不想死?黑衣人蛊惑说。

小郁,跟着本王,你后悔吗?慕容廷低头在她耳畔,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

梁长乐攥着拳头,真想把他的俊脸打成猪头——他早就为郁芸菲安排了退路,确保她平安无事,万无一失。

他故意误导黑衣人,错把她当成郁芸菲。

他是个疯子!以自己的性命为饵,诱敌出洞,还拉她垫背!

邪王的铁血王妃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邪王的铁血王妃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邪王的铁血王妃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