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尊医妃要和离》白引歌夜煌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5-22 14:47:09    作者:许九汐    来源:wyy

小说简介:白引歌夜煌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白引歌夜煌的小说是《独尊医妃要和离》,是作者许九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王妃是个好人夜煌和沐王生母笛妃英年早逝,皇后膝下无所出,皇帝让她成了他们...

《独尊医妃要和离》白引歌夜煌免费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第18章王妃是个好人

夜煌和沐王生母笛妃英年早逝,皇后膝下无所出,皇帝让她成了他们的养母。打小他们就生活在皇后身边,直到十岁夜煌去了齐太妃别院才分离。

夜煌的事,皇后基本都知晓,一直在找机会帮忙,却使不上力。

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皇后拉住夜煌的手朝他摇摇头,只要我们母子不管,临西候那边也不会追究,到时候办场风光葬礼

母后,凤玉已是燕王妃,过去的事勿要再提。

今夜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提起白凤玉,他们一说,夜煌的心脏就像是被利刃割了一刀,鲜血淋漓的痛。

他把最深的伤埋在了心底最深处,没想到会被一直挖出。

每多曝光一次,他就多难受一分。

燕王妃?怎么会

皇后的眼里一瞬间溢满惊诧,她紧了紧捏着夜煌的手,你们不是两情相悦,这是发生了什么,难道又是她

目光越过夜煌,直直落在白引歌身上,充斥着熊熊怒火。

儿臣以为,母后消息灵通,早已知晓太平别院发生的事。夜煌不愿多说,语调偏冷的将手从她的湿热手心抽出,皇祖母尚需她医治,母后在此袖手旁观变相要她命,若传到父皇耳中,怕是会引起雷霆之怒,到时您更说不清。

一提到大顺帝,皇后的脸色就变得晦暗。

夜煌夹枪带棍,今日第二次用大顺帝向她施压。

发生那件事以前,他一直都是温和孝顺的典范,如今却大变样。

挥挥手让张太医进门救人,皇后唤住欲一同入内的夜煌,声音哀伤,煌儿,你还在生母后的气,是吗?

夜煌就着还在流血的手躬身行礼,儿臣不敢,恭送母后回宫。

皇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敛眉离去。

临行前留下一句话,等时候到了,你就会明白母后的良苦用心的。

瞿瞿——

夜煌伫立在门口,目光深邃的送皇后远离,身后不远处的蛐蛐在草笼子里反常的叫着,只是没人能听懂。

白引歌使劲的蹦跶,叫嚷,出口的只有瞿瞿音。

失去意识后,她的魂好似又离体了,飘到了室内最近的蟋蟀身上。

她在罐子里听到了夜煌和皇后的谈话,在心底把皇后一顿好骂,见死不救皇后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可恶,这是灵魂穿越后遗症吗?

每次濒死就灵魂离体,附身到最近的动物身上

不对,上次夜煌喂她的是安眠类的速效药,她以为是毒药,实则和死亡不沾边。

所以只要她失去意识,这样的事就会重复发生。那若是周遭没有动物呢?睡着会不会也魂魄出窍?

白引歌来到这边后还没睡过觉,她想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试一试,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附身目标就平儿的虎皮鹦鹉好了。

一念起,白引歌感觉身子骤然一轻,眼前一片刺目白光。

等她再睁开眼,她眼前的环境大变样。

从平儿的内殿,一下飞跃到沐王的书房。

而她的蟋蟀腿也变成了鸟爪子和鸟翅膀,惊的她脚下不稳,轰的跌坐在华贵的笼子里!

所以,在她失去意识期间,她能随处附身?

比如附身到夜空翱翔的鸟?水里游动的鱼?山间鸣叫的虫?

白引歌想了一圈,灵魂还是在虎皮鹦鹉的身上,难道只能在她见过的动物里进行?

她试了下原本附身的蟋蟀,哗——

又是一阵强烈的吸力,眼睛一眨,她回到了草编的笼子里。

笼子编的很粗糙,漏了不少缝隙,白引歌支起蟋蟀的身子巴着缝隙往外看,她的身子躺上了平儿的床,她在外侧,平儿在里边。

齐王殿下,齐王妃失血过多引发昏厥,这是补血养气汤,喝了能固本培元。现下棘手的是王妃身上的伤,前胸后背都是私密处,老臣这有止血生肌药粉,需得您剪开王妃衣服,清理碎肉后上药。

张太医打开医药箱,拿出两个小瓶,一个白如玉,一个黄瓦罐。

他叮嘱夜煌要混合使用。

看完白引歌,张太医受夜煌令再给平儿把了把脉,脉象平稳,夜煌紧拧着的眉微微松开一些。

老臣这就去抓药熬汤。

张太医告退,夜煌捏紧药罐,性感的薄唇轻抿,一把打横将白引歌抱起往外走。

你跟本王来!

走出内殿正大门,进入耳房前,夜煌唤来之前贴身照顾平儿的丫鬟,去找一套合她穿的衣裳,再找个帮手帮齐王妃上药。

白引歌在草笼子里着急的大叫,做什么,夜煌,你是嫌上药麻烦要把我丢出去?

瞿瞿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显得很突兀,但没人理睬。

白引歌这边心急如焚,那边夜煌将她安置在床上后,把药粉的使用方法告诉了圆眼镜的绿衣丫鬟,大步流星的走出来避嫌。

新婚夜,按白引歌说的,他们米已成炊。

可他服用了蒙汗药,失去了意识,发生过什么他都不记得了。

以前他信白引歌为了活命,真的趁他昏睡做了苟且之事。

但最近发生的事,让他意识到真相远比他看到他了解的复杂,楚焰,本王有事要你去办。

耳房,圆脸小丫鬟拿着剪刀站在床前,一动不动。

白引歌失血过多脸色很不好看,她就那样直愣愣的盯着她,盯了有几息的功夫,忽然嘭的跪在了地上。

王妃娘娘,您受苦了!

眼泪汹涌而下,小丫鬟快速的抬手抹去,怕泪水迷蒙视线,剪衣服的时候误伤白引歌。

她的手在微微发颤,越往下剪,露出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她的手抖的越厉害。

嫩白如玉的心窝上,有块两指并拢那么大的洞,深度约一指,持续不断的淌着血。

小丫鬟拧来热毛巾,将周遭的血污擦掉,再检查伤口没有异常,撒上混合好的药粉,用干净的纱布遮盖。

跟着处理后脑勺,后背,还有手背。她的手法轻柔,如同呵护失而复得的宝物。

一盏茶的功夫,利落的小丫鬟为白引歌上好药绑好伤口,再为她换上了干净的新衣服。

夜煌一直守在门外,见丫鬟端出一盆又一盆擦拭的血水,他好看的剑眉越蹙越紧。

王爷,好了。

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小丫鬟开了门站到一侧,见夜煌踏步进屋,她双膝一曲,嘭的跪下。

齐王殿下,十处伤痕啊,从头到脚,体无完肤。奴婢不知道王妃娘娘做错什么受此大刑,奴婢斗胆以命相谏,王妃是个好人,请您护着她!

《独尊医妃要和离》第19章嘴硬心软

小丫鬟不止斗胆,简直胆大包天。

以下犯上,其罪当诛!

夜煌冷锐的凤眸微眯,似没料到这里会遇上白引歌的熟人,你认识王妃?

小丫鬟匍匐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语不成调,不,不认识但王妃娘娘,曾,曾救过奴婢的姐姐若没有王妃,奴婢和奴婢的姐姐都活不了。

夜煌停滞了一会儿,问了事情原委,小丫鬟惶惶不安的据实已告。

听完,他居高临下的瞟看她一眼,起来吧,回去看顾好小世子。

小丫鬟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脚底抹油跑的飞快。

夜煌大长腿一迈,高视阔步进了屋。

白引歌呼吸很轻,脸白的无血色,安静的像是死了过去。

夜煌第一次认真的打量她,巴掌大的脸,五官并不是极为出色,比不上白凤玉的天姿国色。

性格也不好,以前唯唯诺诺,现在一点就炸,都令他不喜。

他原本以为白引歌在临西候府的好名声是装乖装巧得来的,因为爹不疼后娘不爱,她唯有笼络下人,日子才能好过一些。

可今日那丫鬟说,三个月前,白引歌曾倾尽全部家产,甚至把她生母留给她唯一的镯子一并拿去,在人牙子手上将她姐姐买下。

当时小丫鬟有病缠身,挨冻又挨打,状况很不好。

亏得她姐姐得了自由,带她寻了大夫放在身边好好将养,这才好了起来,得以被小世子看中,成为这沐王府的丫鬟。

她虽然没见过白引歌,但从姐姐的嘴里知道她是临西候府的小姐,一跃成了齐王妃,攀了高枝嫁的很好。

如今再见,白引歌却伤痕累累,几乎濒死。

白引歌曾是她们姐妹的救世主,小丫鬟知道她身份后,又震惊又心痛,故而冒死劝谏。

若换作一天前,夜煌都有可能将她仗责。

如今,他不愿相信的过往开始一点点的被证明,他心绪复杂。

王爷,王妃娘娘的药好了。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张太医站在门口,丫鬟端着汤药进来请安。

夜煌侧了侧身,方便丫鬟喂药。

丫鬟不知白引歌背上有伤,一搀扶她,昏睡中的她不自觉的疼的嘤咛一声,眉头皱成一团,似疼痛欲裂。

本王来。

夜煌冷着脸上前,用手臂撑住白引歌的脖子,避免和她肌肤接触,本王是怕你死了,皇祖母无人能治,不要因此生出任何妄念!

那是他唯一可以确定没受伤的地方,跟着让丫鬟在前面喂药。

一碗药喂下去,咽下去的少,溢出来的多。

隔半个时辰再喂一次。

夜煌见她死不了,不算轻也不算重的将她放下,有些嫌弃的掸了掸自己被她碰过的衣袖。

对了,她的伤这么重,搞不好会留下疤痕。女孩子爱美,若她醒来记恨于他,不肯好好医治皇祖母

好好照顾齐王妃。

夜煌想到了白凤玉手里有他曾给她的清凉祛疤膏,能去腐生肌,极为难得,他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得来一蛊。

必须再得一罐,至少能保证白引歌露出来的手不留疤,也能用此拿捏她。

醉鳯楼,还得再去一趟。

白引歌一觉醒来,已过晌午。

她几乎是一瞬间惊醒睁开的眼,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床上,四周不是监牢,身上穿着干净的衣服,盖着温暖的被子,她整个人放松

下来。

太好了太好了,咱们王妃回府了!欢儿,快跟我一同去王府门口,沐王吩咐,府里所有的人都要去迎接王妃,快!

门口传来丫鬟惊喜万分的声音,隔着屏风,白引歌看不真切有谁。

但她听出了两个重要的讯息。

这里是沐王府,沐王妃没事了,马上就要回沐王府。

她不是被判了午后问斩,怎么突然就无罪释放了?

脑袋有些沉,像是脖子撑不起脑袋的重量。

身上很多地方都疼,白引歌手撑着坐起来,一边查看自己的伤势,一边竖起耳朵听两个丫鬟的谈话。

伤口已经处理过,经过一夜不再流血,凝结的血渍呈暗黑色。

白引歌不知道这些药粉具体成分,但应该类似现代的酒精和碘伏,是杀毒杀菌的。

齐王妃这边应该快醒了,等我把粥给她温上就去,等等我。

叫欢儿的丫鬟端着托盘,上面放着小火炉,里面燃着红炭,炭火上烧着一小蛊软烂的米粥。

哎呀,对她这么好作甚,咱们王爷说了,等她醒来第一时间将她赶出沐王府。

尖酸刻薄的声音阻拦欢儿,抬手就要将米粥端出去倒掉,她害了咱们王妃和小世子,没把她炖了就不错了,还想好吃好喝伺候着,做梦。

别,好歹是齐王妃

哗啦——

欢儿阻止不下,丫鬟泼了米粥。

这,这可是我熬了一个多时辰,加了很多养胃药材的

欢儿带了哭腔,拦阻中,丫鬟带翻了小火炉,欢儿的手被泼出的热粥烫伤,火炉的炭火落在她的衣衫上,瞬间燃起明火。

欢儿被烫的失声尖叫,丫鬟吓得花容失色,怔楞一秒开始帮着欢儿灭火。

欢,欢儿,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怕你被惩罚

察觉不妙,白引歌忍着痛下了床,第一时间去到圆桌前,摸了茶壶里的水微凉,她麻溜的提起来大步朝屏风后走去。

哪里烫伤了?

她走近,欢儿衣服上的火已经被扑灭,烧了三四个黑乎乎的小窟窿。

两人听到她的声音皆扭头看去,惊诧的忘记了行礼。

白引歌注意到欢儿的左手背一片猩红,瞬间起了水泡,不等她回神作答,她眼疾手快将冷茶水浇在她的烫伤上。

不行,太严重了,得用冷水浸着。这附近哪里有冷水,带路。

啊?冷水?烫伤得撒白糖,欢儿你听我的我不会害你,我们去小厨房

丫鬟觉得白引歌胡诌,单手抓住欢儿尚好的手臂,心慌慌的将她往外拉。

你,你快去门口把吧,少我一个,我可以说在照顾小世子,你被管家发现会很危险。我自己会处理,不是什么大事

欢儿夹在中间,本能的信任白引歌,但又不想同伴难堪,找了借口催促她离开。

行,那我先去了,你记得撒点白糖抹点油。

对于她们丫鬟来说,这种伤真不算严重,平时常有发生。丫鬟怕受处罚,思忖了几秒,叮嘱欢儿一句便放手离开。

白引歌无奈的拉着她出门找冷水,怎么,要不要再放点盐,放到火上烤一烤。

独尊医妃要和离免费阅读全本出炉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凄美而纯洁,还在寻找独尊医妃要和离完整版全文大结局内容的朋友快来吧~

独尊医妃要和离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