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子是皇帝by贰蛋精彩章节赵洞庭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2 15:19:21    作者:贰蛋    来源:qy

小说简介:赵洞庭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赵洞庭是《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贰蛋所编写的历史军事小说。小说精彩段落:006.罚杨仪洞赵洞庭趁热打铁,数秒后,见杨淑妃仍没说话,便道:那此事便这么定了。众臣见杨淑妃都...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by贰蛋精彩章节赵洞庭小说全集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006.罚杨仪洞

赵洞庭趁热打铁,数秒后,见杨淑妃仍没说话,便道:那此事便这么定了。

众臣见杨淑妃都不再阻止,知道木已成舟,只得作揖说:皇上圣明!

张世杰更是道:皇上天资聪颖,实我大宋之福,看来我大宋光复之日可期啊

话到末尾,这位老臣愣是挤出两滴干巴巴的眼泪来。

赵洞庭看得嗔目结舌,这要是放到现代去,那绝对是拿影帝级存在啊!

然后他看向杨仪洞。

自己刚刚差点就被送去了阴曹地府,仅仅就拿到侍卫亲军的兵权,自然不够。

难道这种机会以后还能天天有?

要真天天有,那自己怕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杨仪洞,你作为侍卫步军公事,手下副职意图害朕你却浑然不知,可知罪?

杨仪洞低下头去,闷声道:臣知罪。

知罪就好。

赵洞庭轻轻点头,既然知罪,那朕便也不为难你。你去殿前司寻个职位吧!

殿前司的禁军不负责貼身保护皇帝,调杨仪洞去那,他就算真想害赵洞庭,也不容易。

说着,赵洞庭看向苏刘义,苏大人,杨大人的职位便由你安排了。

他以为,自己接掌侍卫亲军都没人反对了,收拾个区区杨仪洞,应该更不会有人反对。

但没想,杨淑妃竟然是突兀的出声制止,昰儿不可!

赵洞庭疑惑,母后,怎么了?莫非觉得皇儿的处置不妥当?

杨淑妃微凝着眉毛,没有说话。显然,她刚刚出声制止赵洞庭有些急促。

过去几秒,她才缓缓对赵洞庭道:昰儿,从我们逃离临安城之时起,杨大人便掌管侍卫步军,为我们母子鞍前马后,劳苦功高。他熟谙侍卫步军之事,又才干突出,虽然杨万里之事他有责任,但你若这般直接将他调去殿前司,未免有些冒然了,也容易让人寒心。依母后看,不如先保留他侍卫步军公事之职,以观后效,如何?

杨仪洞忙开口,谢太后,臣定鞠躬尽瘁,以报圣恩。

不妥!

赵洞庭果断开口。

要真按着杨淑妃这么来,那不等于是没有处罚杨仪洞?

而且,杨仪洞要是继续任侍卫步军公事,那自己还怎么接管侍卫亲军?

他要是真想害自己,不还是轻而易举?

赵洞庭绝不愿意让杨仪洞这个可能是毒瘤的人物继续留在自己身边。

杨淑妃见赵洞庭否决自己的话,脸色露出些些不高兴,话语微重道:昰儿莫要任性。

大臣们则是没人敢开口,只是许多人心里惊讶。小皇帝真是长大了,竟然敢否定太后的话了。

当然,他们心里会因此泛出什么小九九,那就无从得知了。

赵洞庭知晓自己现在还拗不过杨淑妃,想要将杨仪洞调去殿前司显然是不可太可能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道:依母后之言,保留杨仪洞步军公事之职也不是不可。只是,朕的旁侧必须由朕所亲自统率的亲军守护。

他也看出来杨淑妃现在很是怀疑自己,更为迫切的想要组建自己的力量。

不过他这话落到众人耳朵里,倒也没什么。小皇帝兴许是被这场行刺吓坏了,再也信不过杨仪洞,只想着自己掌兵保护自己,也是人之常情。

杨淑妃也不在乎侍卫步军那点人,便道:那杨大人便专职守护本宫的行宫吧!

毕竟她心里也只是怀疑而已。

太后!

杨仪洞急了。

但杨淑妃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便让他收了声。

赵洞庭也知道这差不多是杨淑妃的底线了,也就作罢,全凭母后意思。

杨仪洞瞬间像是斗败了的公鸡。

自然,众大臣中暗暗幸灾乐祸的不在少数。

苏刘义被剥夺侍卫亲军的兵权,脸色也是不太好看。这样,他在朝中的话语权就大大降低了,此消彼涨之下,日后难免不被张世杰等人压一头。

他实在是满肚子窝囊气,当下冲着门外的侍卫喊道:还不滚来将皇上的寝宫打扫干净。

门外涌进来十余个披甲侍卫,忙不迭将屋内的尸首抬了出去。

有个大臣则是看向赵洞庭,出声问道:皇上,那安太医和这太监如何处置?

赵洞庭道:这位大人是?

这个大臣年约五旬,两鬓已是斑白,站位就在张世杰旁侧,地位肯定不低。

他微微躬身,答道:臣签书枢密院院事陆秀夫。

陆秀夫在南宋末年是个名臣,极为忠心,到最后南宋灭亡的时候,他宁死也不愿皇帝再受辱,背负着末帝赵昺跳海自杀,和南宋共存亡。赵洞庭见是他,脸色柔和几分,道:安太医孙儿被杨万里挟持,害朕实属无奈,便先以待罪之身仍旧在太医院任职。这小太监目无君主,心无忠义,拉出去斩吧!

皇上

小太监尖叫一声,吓晕过去。

有两个侍卫走过来,将他连人带椅子给抬了出去。

安太医跪在地上,只是不停地说:感谢圣恩、感谢圣恩

屋内终于消停些。

赵洞庭又让苏刘义安排人去抄杨万里的家,救安太医孙儿,然后便不再说话。

杨淑妃瞧瞧赵洞庭,又瞧瞧杨仪洞,道:天色已晚,昰儿早些休息。

赵洞庭点点头,恭送母后。

杨淑妃便带着众大臣往屋外走去。

安太医叩头叩得额头见血,才起身,缓缓向外退去。

他现在看向赵洞庭的眼神中满是感激。

待众人到得门口,赵洞庭忽然喊道:苏大人,明日清晨让侍卫亲军全员在校场集合。

苏刘义的身形猛然怔住,估计实在是控制不住肚子里的火气了,头也没回,只是轻声应了声是。

赵洞庭也懒得计较,能得到侍卫亲军兵权已是心满意足,没必要再计较这些小事。

众人陆续离去。

很快有小太监进来打扫卫生。

地上满地的鲜血,看着实在是渗人的很。

颖儿见赵洞庭坐在床榻上发呆,也欲告退离去,皇上,奴婢告退

别!

赵洞庭偏头道:朕心里还害怕得紧,你便在这陪着朕吧!

刚刚从鬼门关转回来,饶是赵洞庭上一世经历颇多,此时也真是心里有些发毛,说害怕,并不是假话。

颖儿却是误解赵洞庭的意思,联想赵洞庭白天的举动,还以为这小皇帝又有什么小心思,俏脸倏的红了。

但瞧赵洞庭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她心里又不禁是一软,竟是点头答应下来。

其实她这真是小看赵洞庭了。

经过刚刚这些事,赵洞庭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纵然是有,以他现在年纪,怕是也没那个能力。

他抬头看向寝宫门口,怔怔出神。

杨淑妃连自己要掌握侍卫亲军都没有多加阻拦,却急切力保杨仪洞,这让赵洞庭嗅出些异样的味道。

杨淑妃为什么这么迫切的要保杨仪洞呢?

真的只是如她所说,感激杨仪洞护送她和自己从临安出逃有功么?

她之前说出那么多理由要保留杨仪洞官职,莫不是还存着想让杨仪洞重掌侍卫步军的心思?

不行!

赵洞庭猛地握紧拳头,吃到嘴里的肉老子绝不能再吐出去!

他心中思量出几个主意。纵然你杨仪洞想再接管侍卫步军,那也得你有那个本事才行。

赵洞庭暗自思量时,颖儿在旁边也不敢出声打扰。

直到过去许久。

赵洞庭忽然问她,颖儿,你怎会有这般好的身手?

啊?

颖儿正瞧着赵洞庭怔怔出神呢,赵洞庭忽然开口说话,让得她俏脸更为红润,而后低声细语道:颖儿入宫前曾随父亲学过武艺。

赵洞庭轻轻点头,那你父亲肯定是个身手不凡的大能人了。

颖儿没好意思接话。

赵洞庭又道:颖儿你日后能不能教朕习武?

皇上,习武

颖儿欲言又止。

赵洞庭笑着道:你是想说习武很苦吧?放心,朕吃得苦。

眼下为求保命,莫说是练武,便是再大的苦,他也能吃。

颖儿见状,只能点头,轻声应下。

这整夜,颖儿都没有离开赵洞庭的寝宫。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007.校场阅兵

两人聊到深夜,最后颖儿在赵洞庭的床榻上睡下。

不过赵洞庭身子还虚弱得很,没什么花花心思,是以老实得很。

在睡前,他还特意用枕头拦在自己和颖儿中间。他睡觉不老实,怕夜里打扰颖儿。

而他睡着后,颖儿却是悄然睁开眼睛,满是柔和地看着他。

这个小皇帝真和以前不同了。

颖儿很感激赵洞庭。

刚刚两人聊到颖儿的家室上,颖儿说自从逃离临安后便和家里的父母兄弟彻底失散,赵洞庭竟然拍着宗脯说以后有机会肯定帮她找到家人。自己只是个小小侍女而已,皇上却如此看重自己,这样的皇上,是值得自己用生命去守护的。

颖儿深深看着赵洞庭,心里暗道:皇上,颖儿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以前的赵昰也疼爱她,但眼神中多是小孩子的依赖,不像现在的赵洞庭这样。皇上好像突然之间长大了。

想着想着,颖儿的俏脸有些羞红起来。

再过几年皇上就真正长大了,到时候他不会真的

她水汪汪的眼睛愈发柔和起来。

那时候,侍女心里是断然不敢兴起什么抗拒的想法的。天下之大,尽是皇土,更何况人?

翌日清晨,天色才蒙蒙亮,赵洞庭便醒了过来。

上辈子他就有养成健康作息的习惯,如今穿越过来,生物钟仍是未改。

刚睁开眼,便听到颖儿在旁边说:皇上您醒了?

颖儿起得更早,已经穿好衣服在旁边伺候着。

赵洞庭轻轻点头。

颖儿又道:天色尚早,您要不要再休息会?

赵洞庭坐起身子来,道:不了,我、朕还要去校场检阅侍卫亲军。

您真勤奋。

颖儿抿嘴笑着,那奴婢服侍您更衣。

心里却想,以前皇上这么早起来,也只是关心他的蟋蟀有没有饿着。现在,竟是问都不问了。

赵洞庭一愣,好。

上辈子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呢!

颖儿的手轻柔得很,身上还带着处子甜美,帮赵洞庭更衣室,让赵洞庭心里止不住的感慨温柔乡真是英雄冢,要不是自己这副躯体年纪还太小,真有想将颖儿搂到被子里快活快活的想法。

等颖儿帮赵洞庭穿戴整齐,梳洗完毕,已经是数十分钟之后。

之前赵洞庭在寝宫中只是穿着便服,现在龙袍在身,带着高高的帽子,心里还真是有几分兴奋。

以前总是幻想当皇帝怎么怎么爽,没想到如今自己竟然真的能够品尝到这种滋味。只是,这高高的帽子戴着实在是有些不便,感觉脖子累得很。

走,带朕去校场!

赵洞庭甩甩宽大的袖袍,咧嘴一笑,往屋外走去。

刚走出门,在门外守卫的几名侍卫亲军便跪倒在地,皇上!

赵洞庭慢悠悠点头,尔等随朕去校场!

几名侍卫亲军应了声是,乖乖跟在赵洞庭的后头。他们都是练武之人,且又是深夜替班过来的,是以倒也不显得怎么疲惫。

一行人走在路上,撞见的太监宫女侍卫都跪地行礼,让得赵洞庭心里很是暗爽了番。

刚走出正门不多远,又遇到大太监李元秀领着几个太监匆匆行来。

他看到赵洞庭一行,先是愣住,随即也连忙跪倒在地,皇上您怎么这般时辰就起了?

赵洞庭拂手让他们起来,笑道:朕今日去要检阅侍卫亲军,自然应当早起。

昨夜里李元秀并没有被宣过来,是以兴许不知道赵洞庭接掌侍卫亲军的事。

检阅侍卫亲军?

李元秀微微惊讶,然后道:那让奴才也随着皇上去吧?

赵洞庭沉吟后点头,也好。

李元秀看样子好像是怕自己出什么事似的,赵洞庭也不好驳他的好意。

见赵洞庭答应,李元秀吩咐身后几个小太监去打扫赵洞庭的寝宫,便也跟在赵洞庭的后头。

然而,等得一行人到校场时,那里竟是空空如也。

校场旗杆上高挂着的绣龙旗帜随风飘扬,在晨曦照耀下绽放着光芒,却只显得分外萧索。

赵洞庭登时微皱起眉头来,苏刘义这是搞什么鬼?

随即他转身问李元秀道:公公可知道侍卫亲军以往是什么时候操练?

李元秀施礼答道:禀圣上,自我朝迁居碙州岛以来,守卫吃紧,侍卫亲军们时刻都守护在各禁宫和皇亲贵胄们旁侧,是以侍卫亲军已经许久没有操练过了。

赵洞庭缓缓点头,那咱们便在此等着罢!

他表明上没什么,心里却止不住的叹息。南宋朝廷真是到大厦将倾的时刻了,记得水浒里宋朝还号称禁军八十万,可现在,侍卫亲军竟然紧缺到连操练的功夫都没有。

士兵若是不操练,哪怕武艺再强,那又能有什么战斗力?

赵洞庭难以想象现在南宋朝廷的军队战斗力会低到什么境地。

侍卫亲军如此,殿前司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而这两者合称禁军,可是朝廷最为精锐,也是最具战斗力的军队。

过几分钟,赵洞庭又问道:现在侍卫亲军和殿前司分别有多少军士?

李元秀答道:这个老奴不知。

赵洞庭便不再说话。

日头缓缓升高,风吹军旗,呼呼作响。

足足过去数十分钟,才陆续有穿着盔甲,头戴铜盔红缨的侍卫亲军前来集合。他们都是腰悬雁翎刀,手持素木枪(南宋制式长枪),看着倒也威风,只是脸上都有懒散、低迷之色,有的还打着哈欠。

赵洞庭心里暗叹,南宋小朝廷逃窜流连到这,果然是军心涣散。

这些个侍卫亲军根本就没有任何士气,若是在战场上厮杀,还不得望风而逃?

到时候,只怕是比自己这个皇帝都还要跑得快。

李元秀带着怒气尖声喊道:皇上在此,尔等还不速速过来拜见!

这些侍卫亲军却仍只是慢慢悠悠踱步到赵洞庭面前,单膝跪下喊皇上,有气无力。

赵洞庭也不训斥他们,而是淡淡道:你们且先排好队伍候着。

这些侍卫便又懒洋洋过去站着。

他们真是久未操练了,得知小皇帝要检阅,也只是当小皇帝闹着玩儿。

赵洞庭虽是皇帝,但年岁太小,在朝中都没有什么威望,更遑论军队里面。

这些侍卫能够跟着朝廷来到碙州,没有中途逃离,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又等数十分钟,校场才聚集数百人。

苏刘义、杨仪洞也终于姗姗而来。

见到他们两个到来,这些侍卫亲军的表情才终于严肃些,但也仍没显得多精神。

而这两人,竟好似视若无睹似的,径直走到赵洞庭面前行礼,皇上。

赵洞庭也不叫他们两起来,淡淡问道:苏大人、杨大人,朕怎么看将士们好像没什么精神?

苏刘义瞥向杨仪洞。

杨仪洞回禀道:禀圣上,侍卫们日夜守护禁宫,无暇休息,还请皇上见谅。

赵洞庭轻笑,我大宋朝都岌岌可危了,将士们终日不行操练,禁宫看护得再好又有何用?

他这话说出来,苏刘义和杨仪洞都是色变。他们自然听得出来赵洞庭这是在责怪他们治军无方。

赵洞庭也不给他们辩驳的机会,紧接着问道:现在侍卫亲军共有多少军士?

苏刘义答道:侍卫步军六百有余,侍卫马军四百有余。

朕怎未瞧见马军所在?

马军在马军校场等待圣上检阅!

好。

赵洞庭点头,那杨大人便开始操练,让朕瞧瞧咱们大宋亲军的威风。

是!

杨仪洞抱拳站起身来。

不得不说他确实生有副好皮囊,此时身披甲胄,剑眉星目,当得威风凛凛这个词。

他猛地将佩剑从腰间拔将出来,高喝道:列阵操练!

在场的侍卫步军徐徐散开,开始操练起来。只是动作杂乱,看起来实在是乌烟瘴气。

有些侍卫动作懒洋洋的,更像是大姑娘绣花。

苏刘义面上都不禁露出些愧疚之色。

赵洞庭瞧着,心里只是轻笑,杨仪洞这是想要老子知难而退,不想交权啊

见到侍卫这么懒散,杨仪洞都不训斥两句,也不说什么激励的话,不是默认他们如此是什么?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