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肋by茯苓半夏精彩章节钟聿梁桢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2 15:40:25    作者:茯苓半夏    来源:qy

小说简介:钟聿梁桢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钟聿梁桢是《软肋》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茯苓半夏所编写的都市婚恋小说。小说精彩段落:006 激动陆青走后钟聿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双手握拳合拢,蹭着下巴神叨叨地想,一会儿得把姿态摆得高一...

软肋by茯苓半夏精彩章节钟聿梁桢小说全集

《软肋》006 激动

陆青走后钟聿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双手握拳合拢,蹭着下巴神叨叨地想,一会儿得把姿态摆得高一些,她若态度好,服个软,他中午就带她去吃大餐。

她要还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死样,哼,肯定不会放她过门,可转念又想到五年前的事,抓耳挠心又觉得甚是膈应。

不行不行,起码得折腾她几个来回才能原谅。

钟大少就这么把自个儿憋在办公室,心理斗争了八百遍,总算熬到十点钟。

门外叩叩响了两声。

钟总,人到了!

钟聿一下从椅子上坐直,整了整衣领,又从架子上胡乱抽了份文件摊开,这才清清嗓门:进来吧。

陆青推开门,身后闪出一个人,粉色T,牛仔裙。

小唐见到正主后先是怔了怔,随后一脸亢奋。

嗨,你,你好,你是不是那个

你谁啊?

难抑的激动情绪被打断,小唐这才想起来正事,我是爱佳房产的,我同事让我过来帮她取个东西。

钟聿听出意思,眼神瞬间转阴,梁桢让你来的?

对,梁姐说

出去!

什么?

我让你出去听不懂?

可是梁姐说有只档案袋

没有什么档案袋了,滚!

外人都知道钟家这位祖宗的脾气,乖戾跋扈,喜怒无常,陆青见势赶紧把小唐拉出了门。

梁桢上午约了两个客户看房,一直忙到十二点才赶回门店。

小唐托着腮帮趴在桌上发呆。

怎么没出去吃午饭?

她抬头,眨了下眼睛,梁姐,我有负众望,没能帮你把东西拿回来。

其实一小时前梁桢就已经知道这事,小唐在微信上跟她说了情况,转念一想倒也正常,就冲那男人的狗脾气,还真能让小唐无功而返。

没事,大热天倒是让你白跑了一趟。

她以为小唐是为这事在伤神,心里颇有些过意不去,可是趴桌上的姑娘猛地一打挺,但是怎么办呀,真人怎么可以帅成那样?

梁桢愣了愣,什么?

小唐:Zeus啊。

梁桢:宙斯?

小唐:对啊,捡到你档案袋的人居然是Zeus,以前LPL排名第一的职业电竞选手,但五年前已经退圈了,不过你也不玩游戏,不认识他很正常。说完双手托腮,转过去盯着电脑屏幕继续犯花痴。

梁桢看了眼,屏幕上正是钟聿的照片,穿了件白T,戴着耳机,长腿伸直搁软椅上,整个人懒懒散散地窝在沙发里打游戏。

镜头抓得不好,应该是被谁偷拍了传到网上,然而依旧不影响他的颜值。

皮囊好也算是优势之一。

梁桢想了想,这应该是他五六年前的旧照,那时候的钟聿身上还有几分少年气。

就这间隙,门外传来声音:哪位是梁桢,有你的同城快递!

思绪被打断,梁桢出去收包裹,心里还讶异自己最近并没有在网上买东西。

签收完后骑手给了她一只巴掌大的小盒子,她拿刀划开,里头滚出来两团纸。

梁桢捡起来摊平,整个肺腔里的呼吸好像被瞬间抽干净。

是之前落在医院的房产证,却被人抽出内心揉成了两团废纸,纸上还用钢笔大咧咧地写了几排字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刺激不刺激?

真是直击灵魂的拷问,最可笑的是后面还跟了一串数字,应该是某人的手机号码。

赤裸裸的挑衅呐!

这波操作气得梁桢肺都要炸了。

二十五了,他TM都二十五了,怎么还是跟五年前一样幼稚!!!

《软肋》007 骨牌

陆青是钟聿的助理,一年前钟聿在美国完成学业,回来进了钟氏集团,那时候陆青也才刚刚毕业,面试当天就被钟聿一眼相中。

后来陆青一直跟在钟聿身边,已经十分清楚这位小老板的脾性——毛捋顺了他什么都好商量,可一旦被触了逆鳞,没人料得准他下一步会怎么整你。

尽管陆青不清楚他跟梁桢之间的关系,但隐约也能嗅出一丝不寻常。

整个下午钟聿都把自己闷在办公室。

陆青一直憋到临下班前才敢去敲他办公室的门。

里头冷冷传来一声请进。

门被推开,陆青愣在当场。

两百多平的办公室,从门口接待区到里面开会议事的地方,地毯上一路绵延排满了多米诺骨牌,弯弯绕绕,层次交纵,一层层复杂的造型少说也得有好几千块。

钟总,您这

等我五分钟。趴在地上摆阵的男人低沉出声。

陆青傻愣愣地站着再也不敢动,就怕不小心踢到哪块让这个即将完工的巨型工程毁于一旦。

而地上忙碌的男人卷着衣袖,扯了领带,一皱眉一凝神,往上垒牌的时候眼锋甚是骇人。

煎熬又屏息的五分钟,陆青在那都快杵成一座雕像了,终于听到老板开口:行了,说吧。

他拍了下手从地上起来,绕开牌阵走到办公桌边上。

陆青战战兢兢踮着脚跟过去,将手里一叠资料递给他。

这是爱佳房产那边刚发过来的合同,细节我都已经看过了,没什么问题,您过目一下就可以签字。

这是您让我查的一些个人信息,我已经整理打印出来,都在这里。

另外还有一件事。陆青顿了顿,下午我给北京那边打了电话,校方告知五年前根本没有一位叫梁桢的女学生去报道,也就是说,梁小姐应该没有受过统招本科教育,所以她的履历资料上才会显示只有高中学历。

陆青简单阐述完,留意老板的表情,然后者脸色平常,隔半饷才轻轻敲了下桌子。

你先下班吧。

那您也早点休息。

陆青走后钟聿抽过那叠资料,顶上合同被他扔到一边,只扫了眼最后一张纸。

纸上是丁立军的资料:

男,滏阳富平县人,三十二岁,初中学历。

当过卡车司机,电焊工,仓库理货员,现在在一施工队当水电工人。

六年前离异,半年前再婚,配偶一栏赫然写着梁桢两个字。

钟聿一把将手里的纸揉烂,抬手往外抛,一个精准抛物线,击倒第一张骨牌。

他转身抽了架子上的外套出门,身后啪啪啪一串骨牌应声倒地

梁桢下班后先把豆豆送去了芙蓉苑,舅舅一家住在那边,平时无暇管孩子的时候她就会把豆豆交给舅妈照看。

当然,这种照看并非无偿,梁桢会定期支付费用。

安置好豆豆后梁桢才坐车往医院赶。

丁立军小腿骨折,一时半会儿还出不了院,尽管梁桢给他找了看护,但毕竟也是因为去幼儿园接豆豆才遭了车祸,于情于理她都不能不管。

梁桢还特意在医院门口买了几样水果并一条芙蓉王。

大包小包拎着进了医院大门,路过停车场,一辆越野车突然从车位上窜出来,嗖一下就窜到了梁桢边上。

梁桢还受了点惊,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车上已经下来一人,二话不说先夺了她手里的袋子,拉着就往车前拽。

梁桢看清来人自然不从。

干什么?放开我!

但来人才不管,连人带包一股脑全给塞进了副驾驶。

梁桢扭着身子要下车,钟聿双手把她摁在椅子上。

再动扒了你的皮!呵斥间眸底寒光奕奕。

梁桢与他对视一眼,终究还是放弃了挣扎。

钟聿松了一条手臂,扯过安全带给她绑上,发动车子一下冲出了院区。

软肋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