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月谢白一大结局-狼妻入怀总裁大人矜持点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15:42:41    作者:不可休思    来源:WXB

小说简介:狼妻入怀:总裁大人矜持点免费阅读,楼月谢白一全文结局是什么?楼月谢白一小说名字叫狼妻入怀:总裁大人矜持点,是由作者不可休思倾情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 家从圣尔顿酒店出来的时候,楼月身无分文。雨已经停了很久,只是...

楼月谢白一大结局-狼妻入怀总裁大人矜持点免费阅读

《狼妻入怀:总裁大人矜持点》第五章 姐姐

司蘅眉头轻轻的皱着,看上去神色略微不佳。

楼月还没来得及问有什么事吗,就被迈步过来的司蘅腾空抱起,她低叫一声,眼睁睁的看着他又把自己抱回了床上。

穿上这个吧司蘅从来没见过能把自己活得那么糟糕的女人,从旁边坐凳的礼盒里拿出一双款式简单又精致的平跟鞋给她。

楼月皱着眉,有些难为情的拒绝道:不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司蘅打断了,他反问道:还要我给你穿?

楼月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把鞋接过来,也没再说什么,埋头穿了起来。

我不清楚你和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不过你恨的谢白和顾清妍,都是我捧红的。司蘅盯着她正在系鞋带的那双手,突然开口。

楼月穿鞋的动作一顿,没回应这句话,继续系着她的鞋带,等待着他的下一句。

果然,司蘅接着说:如果你想,你也可以。

甚至,还可以更红。

但是如果妄想要用今天那种做法去发泄心中的愤懑,以求彻底毁掉所有人的话,这种不经大脑的方式,简直是愚蠢到家。

就算把所有人都毁掉又怎么样呢,最后你还不是只能站在食物链的底端,对着一堆曾经伤害过你的蝼蚁,苟延残喘,一无所有!

稍微一想,就知道这实在不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

司蘅以为楼月听完这个提议会沉默,会思虑,甚至可能会直接欣喜的答应,可没想到她居然只是低头发出了一声轻笑,极清,又极脆,一时间让人分辨不出那是觉得这句话可笑还是仅仅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笑。

司蘅这才发现她原来长了一张足够吸引住男人的脸,皮肤白皙,五官柔和,清秀的眉目在灯光的清衬下显得淡薄异常,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很淡很淡却足以引起你注意的气质。

司总。楼月抬头看他,薄唇微抿,唇角还挂着一抹还未消散的笑意,她缓缓开口,语气平淡得就像说在我今天不想去吃午饭一样,我是挺恨他们,不过我不需要,这是两码事。

司蘅心彻底一沉,嘴角噙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笑,看着她,我好像之前就说过让你别闹?

她在大堂那样闹,差点就把事情弄到无法收拾的地步,现在居然还这么直接就拒绝他的邀约,她可能根本还不知道能进司娱乐到底意味着什么,她甚至都不知道,只要她答应了,他会怎样尽心尽力的捧她。

你是说过,但是你不是我,又怎么会明白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仅凭一面之缘就想揣测我整个人的想法,甚至还要插手干预我的人生,你这个人未免也太狂妄自大。

司蘅眯了眯眼,轻声道: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凡是个聪明人就不会像你这样,你现在的处境你自己清楚,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一下

事实上,司蘅只是这么打量她一眼,就知道她出了这个酒店还能去做什么,不仅身无分文,而且背负案底,她要是实在没有演戏的天分,哪怕就在司娱乐混混日子,他这么大的公司,也不在乎多养一个闲人。

她居然就这么想也不想的拒绝。

楼月淡然一笑,反问他一句:我比较好奇的是,无缘无故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呢?仅仅是因为那些?

司蘅看着她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沉默了一会,那些头发细碎而又柔软的伏在她额头,却不知什么时候被吹到他心头一样,蹭得他喉头一紧,好痒,淡淡的移开视线,漫不经心的说:你不需要知道。

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为什么拒绝你,你也不必知道。

说完,楼月一脸沉静的看向窗外,换句话来说就是,我在婚礼上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与你无关,我以后会去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就更是与你无关,一根针扎在我身上,也许以后会好,可你根本不知道当时我会痛成什么样当然了,谢谢你,替我解围,我以后尽量的,不给你带去麻烦,当然,如果给你带去了麻烦,我也没办法。

司蘅皱眉盯着她看了很久,似乎想透过肉眼彻底看穿她这个人,不过一时之间好像没什么结果,他发现她正在看着酒店的窗外,他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在窗外驻足,从这里能看到很好的夜景,那些在地面上拥堵成长龙的汽车,在高空看下去却如美丽的星河,这个被欲望堆砌起来的城市,只有在高处,才会有好风景。

可他看了她那么久,却没有在里面发现一丁点的欲望,有的只是世事落定的沉静与沧桑,甚至连一丁点希冀都没了。

这个人,不过就短短几年,怎么会变成这样?

司蘅压住心头的情绪,从怀里签出一张支票递给她,就像走一个公式化的程序一样,哪怕他有点感觉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不过他还是这么做了。

楼小姐,无论你怎么说,司娱乐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不仅是我,所有的商人亦是如此,谢白的合同还有两年,他需要以明星这个身份继续为公司赚钱,所以我希望我以后不要再听到任何有关于谢白找人顶罪的

楼月嗤地一声轻笑,打断了他的动作。

她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既没怒目质问他,更没伸手去接那张支票,她只是说了句:打扰太久了,天色晚了,我也该走了。

说完,楼月直接起身开门离开了。

关门的时候她仿佛想起什么,特地在门口顿了一下,但还是没有什么感情的说:如果可以的话,比起支票,我更希望司总能安排我和顾清妍顾小姐见一面。

她如今比以前还要大牌,以我一己之力,根本见不到。

司蘅在房里眉头微皱,一针见血的问了一句:她是你的?

最后司蘅没有看到她的表情,只听到一句略带嘲讽和单薄的语句从门外轻飘飘的传来。

姐姐。

《狼妻入怀:总裁大人矜持点》第六章 家

从圣尔顿酒店出来的时候,楼月身无分文。

雨已经停了很久,只是风还像没拉闸似的刮个不停,她抱着手臂恍恍惚惚的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看着一对对在她身旁陆续走过的亲热伴侣。

他们脸上的笑容那么温暖,要去的地方也那么明确,好像就唯独她是个没有希望的游魂,这个城市那么大,可没有一个地方是她的家。

她还是不想死,哪怕会生不如死,她也还是走回了原来的那个家。

自从母亲带着满身的伤痕过劳死在那间房子后,楼月就已经很少回到那个地方了,她那时候有了令人艳羡的稳定工作和温柔体贴的可靠男友,除了只需每个月固定打一笔钱供那个男人喝酒赌博以外,她的日子过得很好。

那个男人还是习惯性的会把备用的钥匙放在门口的第二排鞋柜上,摸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楼月这才略微颤抖的发现自己的手心是潮的,就连背上也渗出了涔涔的冷汗,她强装镇定的把门打开,老式防盗门刚被钥匙转出一声吱呀的声响的时候,她就紧紧的攥住了刚在半路捡上的那块极尖的石头。

里面没开灯,有种压抑到极致的沉闷,楼月一脚踏进黑暗中,迈过狭小的客厅,借着窗外微弱的月色,看到了正倒睡在床上早已醉得不省人事的楼浩东。

摸到开关把灯打开,这才发现整间屋子乱得就像被强盗洗劫过了一样,楼浩东床前吐的那滩污秽早已发出了异常难闻的恶臭之味,那个角落仿佛还起了一层污垢,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在那吐了一遍又一遍,新的污秽覆盖旧的,却从来没有被人清洗过。

楼月实在被熏得受不了了,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找了一些清洗工具出来,先用拖把把那个地方用力的拖洗了一遍,再蹲在地上用抹布擦了一遍又一遍,才好不容易止住那些从地板里头散发出的难闻的呕气。

然后她就看了一眼楼浩东,他好像和三年前没什么变化,只是略显苍老一些了,她都很奇怪以他这种滥赌成性又素爱与人争吵的脾气是怎么能在她没法给他打钱的情况下活到现在的,她揉了揉痛得要命的脑袋,就像母亲以前常做的那样,去厨房打来了一盆温水,准备给楼浩东擦擦他那不知道多久没洗的糙脸。

可毛巾刚碰到他脸上,他就一胳膊拐过来,正巧撞到她包了纱布的额头上,快接近五十的男人手腕力量依旧极大,还带着极大的醉酒情绪,当时就撞得她脑袋一懵,整个人都往后一仰,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楼月脑海突然就闪过无数副他在这间屋子里打她母亲的场景,母亲凄厉又隐忍的叫声每每压抑的从这个房子里传出来的时候,她都咬碎了牙恨不得直接冲进去掐死这个畜生。

母亲秦婉,那么温婉的一个女人啊,书香门第,豪门世家,却落到这个人的手里,被他生生给折磨成那样。

被打了,还要在第二天做早餐的时候强扯着笑意安慰她说:月月,月月,你听妈妈说,昨天叔叔只是喝多了酒脾气不好,你知道他平时不这样的,在妈妈被赶出顾家却发现肚子里怀了你的时候,是他收留了我,也一并收留了你,所以咱们乖一点,不和他闹,不和他闹好不好

一想到秦婉,楼月就一脸痛苦的皱紧了眉头,已经有好久,她都不敢去想她当时躺在这张床上身体冰冷,面部发僵的情况了。

不过破产,不过是因为秦家破了产,她的丈夫顾青海就能另找新欢,甚至堂而皇之的把女人带回家,最后还在那个女人生下顾清妍之后直接就将她给扫视出门。

她的亲生父亲是顾青海,继父是楼浩东,哪怕一个在云端,一个在尘埃,可半斤八两的,全都不是个好东西!

楼月再也不想给他收拾,直接一脸嫌恶的把毛巾扔到楼浩东脸上,迈步去了客厅。

楼月用遥控器拂开放在客厅饭桌上的那几只臭袜子,垫了几张纸坐在了那个早已破旧不堪的沙发上。

楼月根本就不知道楼浩东还愿不愿意再收留她几天,早在三年前听说她要入狱的时候他就冲到她住的地方给她了一巴掌,瞠目欲裂,青筋暴起的骂了一大堆不堪入耳的难听话。

她有三年都不能再给他打钱了,他自然是该愤怒的,愤怒到哪怕他要拖着她去医院,扬言要把她全身的血都卖掉换钱给他,她都觉得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她甚至连电视都不敢开,柜台上摆了一堆楼浩东闲着打发时光的黄色光碟,DVD的仓还是开着的,不过瞥上一眼,封面上的内容就能恶心得让人反胃。

她强迫自己撑起精神,也不敢去睡,就这样直接在黑暗中坐到天亮。

天蒙蒙亮的时候,楼月仿佛终于得到了解脱,长吁一口气,换上以前还留在这儿的衣服和取出床头柜上的一点零钱,去厕所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直接就出了门。

她没办法在楼浩东清醒的时候和他共处一室,那个人实在是太无耻,太下流,她无法想象和他单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

好在今天是礼拜五,秦婉和楼浩东生的儿子,她正在上高中的弟弟楼绪下午放学就会回来,她正好可以趁这段时间去外面找找工作,才好尽快离开那个像炸弹一样随时都会爆炸的地方。

虽然以前早就想过,但在人才市场逛了一天,楼月才发现她身上背负的那个污点让她有份好工作就如登天一般的难,律师是不能再做了,诸多歧视和议论不说,很多地方一听她有案底也立马就摇头。

快到傍晚的时候,她才终于在超市找到一个收银员的工作,早晚两班倒,试用期三天,如需食宿全包,费用则在工资里扣。

一听可以有地方住,楼月几乎是立马就答应了。

只要不寄人篱下,和楼浩东那种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工作落定的事情让楼月这两天百转千回的心情终于好了那么一丝,她还想着她和楼绪已经三年没见,她那个弟弟会不会记得她,会不会想她?

想着想着就在半路买了个楼绪小时候挺喜欢吃的西瓜,但由于身子单薄和双脚受伤,一路都只能一瘸一拐的提回家。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她揉了揉被勒出红印的手指,停下来准备换个手来提袋子,刚一把西瓜放下,才发现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车,她记得早上走的时候明明没有的,可现在,底下的破败路灯一闪一闪的,就像个势力的人一样,把仅有的灯光也尽数打在那辆此刻正安静停在一片老式居民楼,突兀而又打眼的黑色玛莎拉蒂上。

《狼妻入怀:总裁大人矜持点》楼月谢白一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狼妻入怀:总裁大人矜持点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