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多娇艳by沉砚精彩章节赵询杜娇娇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2 18:18:37    作者:沉砚    来源:qy

小说简介:赵询杜娇娇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赵询杜娇娇是《春风多娇艳》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沉砚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倒打一耙赵询今日来不就是为了让我出丑?眼下正是机会,他怎的反而关心起我来了?他这几日太...

春风多娇艳by沉砚精彩章节赵询杜娇娇小说全集

《春风多娇艳》第六章、倒打一耙

赵询今日来不就是为了让我出丑?眼下正是机会,他怎的反而关心起我来了?

他这几日太不正常了,我还是谨慎些好。

我抿唇,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温声细语的回他,世子爷多虑了,妾身不过是在后院碰上了一只野猫罢了。那野猫着实厉害,抓坏妾身的脸不说,还将世子爷送的和田玉镯一并叼了去

竟有这等事?赵询蹙了眉,没有意料之中的为难,反而掏出手绢替我擦脸,一边擦着,咬牙切齿又骂了一句,这该死的畜生!可别叫我逮着,否则定要扒了它的皮给娘子出气!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赵询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看了杜佩心一眼。

不对不是我的错觉

赵询的确在盯着杜佩心看,盯着杜佩心的手腕看

他知道是杜佩心抢了我的镯子,那他还满嘴畜生的骂?

他以前不是很喜欢杜佩心的吗?

赵询的举动简直让我惊讶极了,杜佩心比我更惊讶,她的脸顿时一阵发青,摸摸索索的将玉镯往袖子里藏。

然而,下一刻,赵询做出了更令我震惊的举动。

诶,六妹妹,我瞧着你手腕上的,怎么像是我娘子的和田玉镯啊?

娘子,你不是说你的玉镯叫野猫给叼走了吗?怎跑到六妹妹手腕上去了?

杜佩心刚藏进去,他忽然大喊了一声,嗓门儿大得整个前厅都能听见。

刹那间,厅内的宾客都将目光聚了过来,个个都盯着杜佩心看,没有一会儿就沸腾起来,说杜佩心堂堂伯府嫡女,怎么能抢了庶女的东西,还说她平日里看着知书达理的,不想暗地里竟是这样跋扈凶悍。

眼看宾客们越说越难听,杜佩心脸都涨红了,急得顿时就哭出了声,五姐夫,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这镯子是昨日才买的,你怎能诬赖人!

哭着哭着,她忽然看向我,委屈又可怜,我知道了,五姐姐你是不是又去赌坊了?我与你说了多少回,那地方万万去不得!我帮的了你一时,可帮不了你一世!

她满脸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

她是想说我去赌坊把镯子给输了,又告诉赵询是她抢的?这才惹得赵询对她指桑骂槐?

她怎能这样下作?抢我东西还坏我名声!

她欺负我,我从来忍着,可她坏我名声就万万不能忍!

我咬了咬牙,立刻拍案而起,六妹妹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明明是你将我打伤还抢走我的玉镯,我看在侄子百日宴的份儿上不与你计较,你不知感恩就算了,竟还污蔑我做那下九流的勾当!

杜佩心似乎没有料到我会反击,她微微一诧,眼中的怒色更甚,愤愤道,五姐姐说我抢你镯子,可有证据?

怎么没有证据?方才阿秀亲眼看到你抢的!我抬声反驳她。

阿秀是你的丫鬟,自然向着你说话

被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噎住了。

是啊,阿秀是我的丫鬟,她说的话怎能当做证据呢?

五姐姐,凡事都要讲证据的。可别无端端的污蔑人!见我说不出话,杜佩心得意洋洋的又说了一句,一双杏眼来回在人群里扫动。

宾客们立刻转了风向,不干不净的便开始骂我,说青楼女子生的种就是下作,还说我长得便是一副狐媚相

他们越说越难听,越说越过火。

好好的一场百日宴闹成这般模样,我大哥气得脸都黑了,厌恶的扫了我一眼,怒斥道,小五!你怎能做出这等下作之事!你六妹妹到底与你有什么仇怨,你要这样毁坏她的名声?

大哥哥,我没有

你还敢狡辩!

阿秀的话不可信,字据总是可信的吧。我红了眼,正是百口莫辩,一道清冷的男声骤然打断了我大哥。

我回过头,只见方才一直不说话的赵询此刻正温柔的看着我,他轻轻笑了笑,抬手擦去我眼角的泪水,低声道,别怕,相公今日定会为你讨个公道。

下一刻,他的目光忽然一冷,缓缓看向杜佩心,冷笑,六妹妹何时何地,在何处花了多少银两买的,那字据上头一定都有记载。六妹妹既然说那玉镯是你买的,那就烦请六妹妹把购买玉镯的字据拿出来瞧一瞧。

《春风多娇艳》第七章、出口恶气

赵询满面寒霜,眼底更是冷得像掺了冰,幽幽盯着杜佩心,沉声又说了一遍,倘若今日六妹妹拿不出字据,就请你将玉镯物归原主,并向我家娘子赔礼道歉。

杜佩心哪里拿得出来,她当下就傻眼了,愣愣的看着赵询,一时说不出话。

可当着外人的面,她不敢承认那玉镯是她抢来的,怔住片刻,白着脸回赵询,那那等不重要的东西,我留着做什么,五姐夫便是偏袒五姐姐也不必如此污蔑

所以六妹妹是拿不出来了?赵询嗤笑了一声,没等杜佩心再开口,他又不紧不慢的从衣兜里取出一张字据,笑盈盈递到杜佩心面前,六妹妹没有,我可是有的。

杜佩心的脸色更难看了,眼看着宾客们都窃窃私语,她眼圈都红了,杏眼时不时的朝我大哥看去,我大哥的脸比方才更黑了,旁边的大姐更是一个劲儿的朝我使眼色。

她这是怕丢人,叫我拦着赵询些。

我虽想要收拾杜佩心,可也不希望好好儿的百日宴闹成了一场笑话。

何况,赵询字据一拿出来,人人都晓得是怎么一回事了,便是为着我娘,我也没必要死咬着不放。

于是我赶紧扯住赵询的衣角,低声唤他,世子爷,镯子讨回来就成,不必为难六妹妹。

六妹妹,我娘子刚刚说了,不让我为难你!我话音刚落,赵询骤然抬高了嗓音,梗着脖子就对杜佩心大喊,你把镯子还回来,赔礼道歉就不必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完了完了,此事若闹大了,我娘必然要被嫡母责罚!

嫡母对外和善温柔,可对付我娘从来都是心狠手辣

我顿时慌了神,忙不迭拽住要去扒杜佩心手镯的赵询,急声道,世子爷,镯子妾身不要了,只当是送给六妹妹

六妹妹,我娘子又说了,镯子不要了,只当是送给六妹妹!赵询到底想做什么!

赵询这一嗓门儿,无疑是更让杜佩心难堪,也让我大哥难堪!

刹那间,宾客们都炸开了,直接从方才的窃窃私语变成了指指点点。

我大哥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气得几乎浑身发抖,直骂杜佩心下作。

杜佩心哪里还待的下去,慌忙将玉镯扯下来放到桌上,哭哭啼啼的便跑没了影儿。

看着杜佩心消失的背影,再看看我大哥大姐满脸的难堪,我更慌乱了。

大哥我

娘子,我突然觉得有些头疼,这里太吵了,咱们还是回府吧。我刚开口,赵询忽然就拽住我,拖着我便往外走。

我根本来不及与大哥解释,就被拖出了永昌伯府。

我生气极了,气得失去了理智,气得半点也不再怕赵询,当下对着他怒斥,世子爷为何要这样做!你可知道你是与我为难,与我娘为难!

我红了眼,愤愤爬上马车,气的眼泪都掉了出来。

赵询也坐了上来,伸手轻抚去我脸上的泪珠,温声道,我只是想为你出口气。

为我出气?我才不信!

他先前明明那样嫌恶我,如今突然这样大的转变,除了故意以退为进坑害我,我还真想不出旁的缘由来了。

我狠狠扒开他的手,更加恼怒,胡说八道,你分明就是故意坑害我!你想让我不好过,让我娘也不好过!

见我发火,赵询装得更是无辜,他满眼无奈,蹙眉看着我道,你胡思乱想什么,我怎会有那样的心思

怎就没有?你从来厌恶我,这两日突然待我好,不就是为了害我吗?我厉声打断了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我告诉你,你伤害我可以,但你若伤害我娘,我就与你同归于尽!

那也好啊,一块儿去做死命鸳鸯。

算了,我不与他吵了,吵也吵不出个结果来,还气得要死!我还是想想怎么与我嫡母解释吧。

如此想着,我立即转身用背对着赵询。

你娘若有个好歹,我拿命偿行吗?我刚转过身,赵询忽然将手搭到我肩上,脑袋轻轻凑了过来,低声道,放心吧,你那嫡母绝不敢为难你娘。

他在说笑吗?他当我是傻子?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还是有些好奇,我倒要看看他能编出些什么陈词滥调。

我转过身,怒目瞪着他,为什么?我嫡母怎就不敢为难我娘了?

春风多娇艳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