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男主太子妃的躺赢人生未删减小说《太子妃的躺赢人生》

时间:2021-05-19 17:56:21    作者:林浅笙    来源:812

小说简介:独家小说《太子妃的躺赢人生》由林浅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太子妃的躺赢人生未删减,书中主要讲述了:冬日的阳光虽没什么温度,却总令人生起几分愉悦。余幼容沐浴在阳光下整个人懒洋洋的,她困得想打瞌...

女主男主太子妃的躺赢人生未删减小说《太子妃的躺赢人生》

<太子妃的躺赢人生>短篇在线阅读

冬日的阳光虽没什么温度,却总令人生起几分愉悦。

余幼容沐浴在阳光下整个人懒洋洋的,她困得想打瞌睡却碍于冯氏在场,不得不将困意压下去。

隔着眼睫上的水雾她扫了眼花厅,视线与一名男子对上后呆滞了片刻。

目光尽头,男子颀长的身形藏在雪白轻裘后,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说不出的飘逸出尘、风|流韵致。

低垂的眼眸过分疏离,给人一种矜贵清冷的感觉。

他怎么在这儿?

听到冯氏的介绍,花厅中的千金小姐贵公子哥们纷纷转头看过来,当视线触及到余幼容。

皆愣怔住。

他们只听说余家住着一位乡下来的表小姐,却不知道原来这位表小姐长得这么好看,就是气质稍微冷了点,脸上虽含着笑但似乎并不太好接触。

余幼容微微颔首,向众人打招呼。

阳光从她侧面打过来,如凝脂般的皮肤白的不像话,仿佛在她周身镀上了一圈金色光晕。

注意到大家眼中的惊艳之色,余泠昔眼底略过一丝不悦,很快又掩盖在笑意下。

“表姐,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刚才还跟大家提起你呢!”

这边余泠昔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两名小丫鬟立马接了腔,“我们找到表小姐时,表小姐正在树上呢!”

“树上?”

花厅中一名身穿湖蓝色锦缎小袄,边角缝制着雪白色兔子绒毛的少女嗤笑了一声,“你们家这位表小姐是猴子不成,还能上树?”

花厅门口处的冯氏闻言脸色已暗了下去,碍于人多又不好直接开口骂人。

余泠昔面上看似为难,眼角却微微扬起泄露了她的幸灾乐祸。

“思柔,你有所不知,我表姐自小在乡下长大,没有学过规矩,我们也不想太过于苛刻她。”

“难怪。”

那名唤做思柔的少女一脸不屑,说话间将背挺得笔直,“没学过规矩,总念过书识得几个字吧?”

“念书啊。我不爱念书。”

意料之中的回答让少女又是一声嗤笑,“字都不识,想必琴棋书画样样都不精通吧!”

原本乍一看到余幼容那张令人生妒的脸生起的愤懑顿时散了不少,长得再漂亮又如何?不过是一个空心花瓶罢了。

“你是?……你是那个不检点的女人!”

就在这时,花厅中又响起了一道声音,一名面若桃花的男子匆匆跑了过来。

男子脸上的震惊毫不掩饰,隐隐还有几分激动,他在余幼容面前站定后,十分欣喜的说道。

“你竟然是余家的表小姐。”

男子刚一出声,余幼容便认出了他,视线再次扫向坐在角落处的矜贵身影,她在心中暗自感慨,这么巧?才一晚上的功夫她竟然又遇见了这两人。

时间回溯到前一晚。

子时时分初雪刚落,因为天气缘故余老夫人最近的身子又不大好,趁着夜深人静余幼容出门为她抓了几服药便匆匆往回赶。

结果在一条小巷子里遇到了一名犯了喘鸣之症的男子,通俗的讲就是哮喘。

由于犯病时间过长,男子已出现缺氧症状。

因为买药的缘故余幼容随身带着她的小药箱,好巧不巧的,里面刚好有一瓶氧气,是她用氧化汞和水银好不容易制出来的。

可精贵着呢!

本想着日后用在危急之处,没想到竟被她碰到了这种事,不救吧!她的良心又实在过意不去。

稍作迟疑余幼容还是走到男子身边蹲了下去,一边用软管伸进男子口中帮助他吸氧,一边动手撕扯他领口的衣服好让他的呼吸更加顺畅些。

本是见义勇为的行为,偏偏被人撞见了。那人裹着雪白轻裘从天而降,脸上的神情……难以描述。

月黑风高的雪夜,寂静的巷子里一名少女徒手扒一名男子的衣服,确实引人遐想。

最最关键的是……躺在地上的那名男子喘的特别厉害。

余幼容只当这人路过,并未搭理他,更不会逮住人家解释一番,反倒显得她的行为莫名其妙。

那男子也并未久留,转个身便没了影。

等到地上犯病男子的缺氧状况缓解后,他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没有β2激动剂,没有氨茶碱,没有溴化异丙托品,徒手救治一位哮喘患者显然十分困难。

这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挫败感余幼容很讨厌。

并且,她不喜欢救人。

所以当初大学选专业时她才主修了法医学,对她来说面对一具尸体要比面对一个活人轻松的多。

瞧犯病男子的衣着打扮应该非富即贵,余幼容抱着试试的心态在他身上搜寻一番,果真叫她摸到了一支小药瓶,她打开瓶塞闻了闻,正是治疗喘鸣之症的五石散。

喂男子服用了五石散后,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等到那人意识恢复清明余幼容暗自松了口气,正准备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时,那人竟一把抓住欲起身的她。

他惊恐的低头望了眼自己凌乱的衣服,“你……你这个女人怎如此不检点!”

余幼容头疼的皱了皱鼻子,还算耐心的解释道,“你发病了,我解开你的衣服是让你呼吸顺畅。”

男子面上一滞,他当然知道自己刚才喘鸣之症发作了。

“你?救了我?”

答案不言而喻。男子望着眼前清冷却好看的一张脸有半刻的恍惚,随即便施舍般的开口道,“说吧,你是要钱还是想让我收了你?”

“?”

神经病!余幼容甩开男子抓住自己手腕的手,只瞥了他一眼便径直朝巷尾走去。原以为经历了这么件小插曲她应该能顺顺利利回家了吧!结果又发生了变故。

刚到巷尾一道黑影蓦然出现在她面前,余幼容一手拿稳药箱,另一只手上缠绕的红绳绷紧。

然而还未做出下一步动作,那黑影便顺势将她带到了墙角,动作快准狠,一气呵成。余幼容一抬头便对上了对方的双眼。

阴鸷,疏冷。

染着几分血意。是他!刚才那个路人?

“别出声。”

男子音色偏冷,低沉中还有那么些沙哑,他刚说完这句话,一群黑衣人手持长剑在巷尾的拐角处站定东张西望了一会儿,接着又朝另外一个方向快速离开。

因为离得极近,余幼容嗅到了一丝血腥味,原来是受伤了。

这血腥味中隐约还有一股冷冽的梅香,余幼容皱了皱鼻子,竟觉得有些好闻,她喜欢梅花冷冽的清香。

“他们已经走了。”

待周围重新安静下来,余幼容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潜台词是你可以放开我了。

然而男子突然晃了晃整个身体朝她倒来,余幼容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紧接着她便听到男子说。

“带我去你家。”

“这……不太好吧!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

话未说完,男子竟轻笑了一声。余幼容不傻,立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在笑她刚才还在巷子里扒男子衣服,现在居然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太子妃的躺赢人生小说
猜你喜欢